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弦高之计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58 2019.02.10 19:56

  一听将军说放松两日,亲兵嘴里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却见另一名亲兵打马前来,战马在初冬的冷风中,也跑得大汗淋淋,腾起一缕缕白色的雾气。

  “将军,不好了,葭州裨将刘宇浩亲率大军,也向碎金镇而去。”

  “去他娘的!”贺人龙一听,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一把拨开亲兵,狠狠一拳击上树杆之上。

  “一定是有人传信给他,他也知道了碎金镇才有油水!”贺人龙咬牙切齿的大吼起来。

  “传令下去,马不解鞍,人不解甲,全军直扑碎金镇!”

  ……

  碎金镇就像延绥商路中的一个客栈,静静地泊在路上.青灰色的民居,弯曲的小巷,砖砌的三角桥墩,在沙尘满眼的黄土高坡上,这座小镇带上了一丝绿色。

  小镇由两条十字交叉的主要街道构成,有着一条小河,虽然水量很少,依然带着一丝清凉和诗意。

  一座由青石板筑成的小桥横于河上,小桥虽短,却是仿赵州桥所建,小巧玲珑。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李自成站在街道的十字路口,感受着古镇的恬淡和安然,看着李鸿恩打马前来,问道:“恩子,镇里的居民都安排好了?”

  “妥了。”李鸿恩跳下马背,嘴里还呼呼冒着白气,“现在这镇里,基本都是咱们的人马。”

  “呵呵,恩子,你说官兵会不会感谢我们?咱们安排的这么好,能让他们感觉到宾至如归的感觉。”

  李鸿恩也笑了起来,“咱们不收他们银子,还免费提供住宿和酒菜,相信他们到了地府,也会面带微笑。”

  “驾……”

  两人正在说笑,却见李鸿杉带着几名亲卫打马而来。

  “二哥,田副爷让我来通知一声,诸事完毕,刘宇浩的人马离这里不远了,而贺疯子正快马加鞭而来。”

  双掌轻轻一击,李自成终于将心完全放下了,“他们在玩龟兔赛跑咧,你们猜猜,哪枝兵马最先到达?”

  李鸿杉想也不想说道:“贺疯子麾下兵马精锐,应该会快上一些。”

  李鸿恩则摇摇头,“距离上有差别,依我说,最先到达的是刘宇浩。”

  ……

  榆林卫是大明九边之一,现在鞑靼被后金分裂成了几部,靠近榆林卫的是鄂尔多斯部。

  “为猛隼之羽翼,为驾辇之护卫,为刚毅之明哲,将如山之白室,竭诚护卫者”这就是强悍的鄂尔多斯部!

  鄂尔多斯部世世代代继承了祖先的职业,一直聚集在成吉思汗奉祀之神周围,形成了守护诸多宫殿的部落。

  鄂尔多斯部现在还没有投靠后金,和明军大体相安无事。

  榆林卫前前后后修筑了大量的寨堡,这些寨堡大都是北宋时所建,以种谔、种师道为首的种家军,在这里曾和西夏展开连番血战,双方打得火星四溅,谁也奈何不了谁。

  响水、龟河两堡守将听闻米脂县有流民叛乱,得到胡巡抚和岳巡抚的许可后,当即率领榆林边军南下。

  陕西几位大佬争权夺利,可苦了李自成这位小虾米,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从高空俯看,四路烟尘以米脂县为中心,滚滚而来。

  从龟河堡到碎金镇,中间有一个陈官庄,这个村庄从前还算繁华,但这两年天灾重重,此时已是人影稀松,十分荒凉。

  龚植是延绥巡抚岳和声心腹之人,领着五百官兵兼程南下,想着自己也许能第一个到达米脂县,心里热切了起来。

  现在军队不光欠饷成了常例,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布置在榆林卫的各堡守军骂骂咧咧,叫苦连天。

  袭植手下有一千的兵额,但实际在册的不到三分之一,大约也就二百名兵丁。

  不过他毫不担心,有着商会的支持,加之吃空饷,他手下也养着三百家丁,能征善战,对付那群暴民还不是手到擒来。

  立功心切,袭植这次带上了所有人马,恨不得早点到达米脂县城抢掠一番。

  可惜骑兵只有一百余骑,他再自负,为稳重起见,并不准备带百余人马就进攻米脂,说不得按捺下急燥的心情,带着步兵一起行动。

  岳巡抚反复叮嘱,此战要以稳为主,千万别鱼没吃到,反惹得一身腥。

  五百精兵走在小道上,零星的民众见到都远远避了开去,看着畅通无阻的道路,感到已方迫人的气势,龚植的心情很是愉悦。

  “将军,前面就是陈官庄,已经有乡绅在此迎接将军,摆酒洗尘。”

  听说有乡绅专门来此迎侯自已,龚植得意满满,大笑数声,吩咐道:“告诉队伍加快速度,兄弟们都辛苦了,等会好好喝上几杯。”

  部伍转过一个急弯,就见前面山庄彩旗飘扬,锣鼓喧天,魏浩然一身盛装,带着几名美人站在路旁迎侯。

  见到袭植带着亲兵打马前来,魏浩然快步走上前去,口中直呼,“咱们盼将军犹如久旱盼甘霖啊!”

  魏浩然介绍自己是米脂县中的乡绅,身负秀才功名,面对读书人,袭植不敢怠慢,看着其身后一车车美盛的酒食,连连称谢。

  身后的官兵闻着酒肉之香,哪里还走得动路,一个个咽喉直吞唾沫,只恨不得化身狗熊扑到车上大快朵颐。

  “李贼听闻将军领兵前来,十分惶恐,并不敢守城,而是跑到了碎金镇。”魏浩然携着龚植的手,轻轻说道。

  “这样啊……”龚植有些紧张,“贺疯子他们是不是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魏浩然笑着点了点头,“不但贺守备,就是刘将爷也已经熟知了情况。”

  “这个……”龚植看了看自己手下的士兵,如此实力对付流民还行,要和这两位后起之秀抢利益,贺人龙那爆脾气,有着陈总兵撑腰,麾下兵马又多,只怕不会给自己面子。

  “将军勿忧。”魏浩然牵着龚植的手向庄内走去,龚植顿时会过意来,使着眼色让亲兵们退后了几步距离。

  就听魏浩然轻声说道:“千羊在望,不如一兔在手,虽然传闻李贼将细软金银都转移到碎金镇,但学生得知,仍然有一部份留在了县城之内,由刘芳亮那名贼人守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