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3章 八股之害 甚于焚书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105 2019.03.24 11:34

  李自成的面容沉寂了下来,并没有立即出言应战,秀才们看在眼中,胸中战意纵横,气势暴涨。

  “咱们以一炷香的时间各写一首诗,谁的好,谁便胜了。”

  “这个……”

  李自成有些为难,急中生智地说道:“咱们现在比的是学问,无论是乡诗还是会试、殿试,都是不用试贴诗的。”

  秀才们见他如此,更加笃信他不擅长诗词,不由长笑道:“咱们开蒙时,就要学诗,要想进学,也要会试贴诗,如何会不重要呢?”

  笑罢,三人一起漫声吟道。

  “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

  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学问勤中得,萤窗万卷书;

  三冬今足用,谁笑腹空虚。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

  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这一首神童诗,镇得满屋的人寂然无声,年长者虔诚不已,年少的向往不已。

  “狗屁!”李自成却在心中晒笑一声。

  他对这样的诗文半点兴趣也无,智商并不是最重要的,决定人生高度的是情商。

  明朝这帮读书人,满肚子的文章没用于国计民生上,全用于党争。

  朱由检前后换了五十名内阁首辅,具体都有哪些人,只怕史学家都难以一一清点出来,走马灯式的换首辅,开创了历朝之最。

  曹操手下那几位重要谋士如奉孝、文若等,那都是几十年不换的呢。

  首辅们信心满满的上任,垂头丧气的下台,幸运的回家赋闲,倒霉的弃首西市。

  这些首辅们并非没有学问和水平,做不稳这个位置,实在是环境太恶劣,明朝的读书人,特别是结事中这类的言官,官虽不大,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个个马力十足,谁当政就把谁往死里骂。

  言官们有一个名耀华夏青史的绰号——‘抹布’,将干净送给别人,肮脏留给自己,这是明朝独一份。

  能在这些言官嘴里不倒的,一个人也没有,就算是大奸臣温体仁、周延儒也不行,只是稳的时间久一些罢了,一样被干挺了丢出去。

  朱由检的内阁人员最开始不是选拔入阁的,无论朝廷推荐谁,都会被言官那张嘴无情的干掉,可是内阁又不能没有人,怎么办?

  抓阄。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抓阄,这样绝对的公平,只靠运气,不靠党派和学问,大家皆无话可说。

  这些官员学会了道德文章,除了祸害国家和人民,还有鸟的用处!

  科举考试兴起于隋唐,在此之前无论是春秋战国还是秦汉三国,汉民族几时怕过游牧民族?

  八股之害,甚于焚书!

  李自成对这话是心有戚戚焉。

  三秀才吟完神童诗,意气之色跃然脸上,见李自成一声不吭,更是得意非凡。

  “咱们就出个简单的题目,就以竹为题,一枝香时间内各写一首诗,让大家评评谁写的好。”

  竹子的风骨是得到世人认可的,玉可碎而不可改其白,竹可焚而不可毁其节。

  一听说以竹作诗,屋里响起了掌声,三位秀才走到魏浩然、萧离、杜政面前,恳请他们作一个见证。

  众目睽睽之下,并不怕这三人吹黑哨,正好将他们一并教训一顿,竟然投身于流民之中,真是丢尽了读书人的脸!

  魏浩然摇着扇子不语,杜政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萧离只好笑道。

  “比诗好,比诗好,每每一时之佳兴,却成千古之文章,没准今日便有佳作流出,学生早已迫不及待了。”

  他对着魏浩然眨了眨眼睛,魏浩然一收折扇。

  “有诗无赌,总是不能尽兴,这次诗文会,我赌三位老友获胜。”

  说罢便将袖口中掏出一绽银子,将声音提高了几分。

  “谁有兴趣,就由景立先生作庄,买定离手。”

  说罢他便将金子放在了景立的左手边,“这里是押秀才的,右边是押大帅的。”

  男人天生都有赌性,正值元旦,李自成除了奖赏有功人员,所有寨民都有一份新年的礼物,男人们兜中都有了几个零花钱。

  这时见魏浩然树立了榜样,顿时很多人都意动起来,可是看着自家大帅,又有些犹豫不决。

  这注并不好押啊!

  一边是大帅,虽然他肯定要输,大家都抛弃他,这……是不是太过份了。

  如果押大帅,摆明了输钱,自己可也不是富裕之人呢。

  李自成摆了摆手,对魏浩然说道:“这场就由军师下场比试如何?”

  魏浩然手中的折扇快速摇了起来。

  果然,不等他说话,一位秀才笑道:“子优先生已经是裁判,自然不能下场,如果大帅不敢应战,可以指定其它人与咱们比试。”

  屋中之人,唯有魏浩然、萧离、杜政三人进过学,现在都是裁判,其它任何人下场,只怕同样要灰头土脸。

  邢凤娇流露出担心的神情,看在高杰的眼中,泛起一阵阵的酸意。

  “这小妞,看到她心上人如此狼狈,只怕会心疼吧!”

  高杰立即站出来对三位秀才吼道:“你们真是无知无畏,咱们大帅上马能安民,下马会写诗,班门弄斧,说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呢。”

  被高杰这样一激,三位秀才只是冷笑不断,将挑衅的眼光看向李自成。

  田见秀,李过相处日久,很熟悉自家大帅的风格,拿出银子毫不犹豫押向了右边。

  “我赌大帅。”

  “大帅必胜。”

  有了几位将军带头,不少人想到来日方长,就算今天大帅输了,以后也会为自己补回损失。

  于是不少人都掏出银两,押向了右边,不多时右边的银两堆的很高,而左边只有高杰数人,显得很是惨淡。

  萧离此时说话了,“这样悬殊很大啊,要是秀才你们输了,可是赔不起呢?”

  说罢他自己也将一锭十两重的银子拍在了右边。

  “我们不会输的。”三位秀才十分淡定。

  看着右边小山似的银子,魏浩然夸张的说道:“要是秀才们赢了,可就发财了!”

  “哼。”

  一名秀才站了出来,这个诗题他们是有备而来,所以那香刚点上,他已经挥毫写了出来。

  琼节高吹宿风枝,

  风流交我立忘归。

  最怜瑟瑟斜阳下,

  花影相和满客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