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破府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37 2019.01.25 20:45

  李自成略施妙计,让胆大心细的李过扮成县令的心腹家丁,凭借对明末历史的了解,果然顺利将艾家的主力调出来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将艾家的势力连根拔起,这样不但能让族人全力支持自己,也能震慑米脂县周边的世家大族。

  艾虎在一阵剧痛中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看到眼前一道人影,连忙用手使劲擦了擦双眼。

  看到李自成正对着自己微笑,艾虎大惊之下,不禁暗暗叫苦。

  原来这次骚乱是他组织的!

  可他不是在大牢里吗?这该死的狱卒,被几两马尿就灌得不知道南北东西,居然放出了这条大虫。

  李自成看着艾虎灰败的脸色,蹲下身来拍了拍他的脸颊,带上满面微笑亲切的说道。

  “终于请到了县丞大人,真是不容易啊!”

  艾虎看着一旁正在磨刀的大汉,一记记铁器和砂石的磨擦声让自己更加心慌,一听这话便懵逼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久闻县丞大人的书法堪比江南四才子中的唐寅和文征明,不想今日终于得见。”李自成笑得更加灿烂,“咱们请大人来这里做客,就是求一幅书法,别无它意。”

  “书……书法……”

  艾虎也就识得几个字,又不像自家弟弟胸有锦绣,跟书法沾不上半点边。

  “大人,此事很简单,你只需写一封信,展示一下你的书法,在这里喝上几碗酒,便可以回府去了。”

  李自成亲热的揽着他的肩膀,两人看情形更像是相交多年的老铁。

  一旁磨刀的大汉将明亮亮的钢刀举起来左看右看,然后用手指弹了弹刀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掌盘子,这刀可以砍上百十个人头!”

  李自成端过一碗酒来,对着艾虎笑道:“喝了这碗酒,咱们期待艾大人一挥而就。”

  艾虎头脑一片混乱,心中又惊又怕,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

  垂花门早已经严阵以待,县衙外三三两两的流民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晏子宾放下了大半心事,但他依然拒绝了家丁的请战,严令紧守垂花门。

  现在已经快要天亮了,黑夜让晏子宾很紧张,只要天亮,一直都好办了。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夜里暴乱的流民数量并不多,仔细听去,并没有听见太多的惊呼声,火光也很少,这让晏子宾越发的心安,对米脂县的局势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

  “老爷,前院进来一个人,说是带有县丞大人的亲笔书信,要亲手交给老爷。”

  晏子宾心中一喜,心想艾县丞肯定和自己是同样心思,对眼前的局势十分乐观。

  为官之道,就是要让局势向着有利于自己的情形发展,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说不定还能升官发财。

  “带他到后院厢房,你等要仔细,不可怠慢。”

  李过成功的骗过艾家,积累了相当的经验,这次更加简单,有了艾虎的亲笔信,晏子宾毫不犹豫就相信了他的话。

  “大人,我们的人马已经埋伏在小巷中,县衙外的流民已经没有了士气,我家老爷说了,凌晨时分正是人最困倦的时侯,这些穷棒子们本来就饿的奄奄一息,哪里还有半点的战斗力。”

  晏子宾正在犹豫要不要主动出击,听李过说外面的乱民正在鼓噪要去抢粮仓,心中也有些焦急起来,狠狠地一拍桌子。

  “出兵,将这群穷棒子该抓的抓,该杀的杀。”

  “大人英明!”

  李过弯腰行了一个大礼,“小的这就出去,将消息带给我家老爷,大人但见到前面火起,便率兵杀出,必能获得大胜。”

  晏子宾点了点头,抚须缓缓说道:“回去对你家老爷说,这次……”

  李过连忙弯下腰去,“我家老爷说了,一切以大人马首是瞻。”

  “好……很好。”晏子宾看李过十分机灵,满意地点了点头,“让你们老爷放心,李御史那里,我自会为他说话。”

  “谢大人。”李过此时对自己这位二爹佩服的五体投地,狗官的种种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怎么突然这么历害了呢?”李过跃出县衙墙头时,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

  艾虎以为自己乖乖听话,李自成便会饶自己一命,但现在他绝望了,虽然后面两条汉子将他架住,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向地上滑去。

  暴民们虽然带着自己回府,却是一次血腥的旅程。

  “快开府门,大老爷受了伤,流了很多血,需要马上救治!”

  被勒住舌头的艾虎根本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任凭左右两人摆布。

  “快开府门,外面正在厮杀,大老爷让你们速速增援。”

  看着艾虎全身包的像粽子一样,丝丝血迹还在不停的向外渗出,艾府墙头上的家丁着了慌,连忙打开了大门。

  “不要啊!开了门就全完了!”

  艾虎拼命的张开嘴,象一条在太阳下寻找氧气的鱼儿,可惜除了他自己能听到,空气中没有响起一丝声音。

  李自成手持长枪站在队伍之中,架着艾虎前来的人数并不多,只有八人,全是李家村的高手。

  在拐角处,数百名早已经准备就续的流民屏住呼吸,在队长的率领下,等着冲锋号的吹响。

  艾府打开了一道缝隙,艾诏当先跑了出来,看到神情萎迷不振的兄长,忍不住喝问道。

  “为什么会这样?”

  艾虎绝望的表情终于引起了他的注意,可惜还没等着他回过神来,就见一道黑影闪过,李自成一枪将他扫翻在地,身形如风,带着几名好汉冲进了艾府。

  “啊……啊……”

  几声惨叫响彻夜空,拐角处的队长狠狠将手向下一挥,一群流民脚下生风向着艾府冲来。

  往日里正眼也不敢看的高门大户此时就像是惊慌无助的大姑娘,徒劳的进行着毫无意义的反抗。

  李自成手中长枪挥洒,手下无一合之将,百鸟朝凤枪接连挑翻五六名家丁,一马当先将艾府仅有的残存力量打得烟消云散。

  不知不觉已经杀到了后院,听到里面响起女人的惊叫声,李自成这才停下了脚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