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告急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21 2019.02.13 17:59

  贺疯子和刘宇浩看来是完了,碎金镇已经烧光了,贼人必是回了米脂县城,让自己去进攻贼人重兵把守的县城,许光想都不想就将这个念头否定了。

  榆林卫驻扎的边兵,欠饷已经大半年了,婆娘娃儿饿的哇哇直叫,让他们去塞外打粮,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要他们去攻城,只怕一个个缩的比乌龟还慢。

  边军的士卒们逃跑率太高,已经没留下几个人了,虽然当官的可以心安理得吃着空饷,可总要留下些兵丁应急吧?

  攻城,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李自成看来早就有了周全的准备,没准再来一把大火……

  此时李自成在他们心中,就如同火神一般。

  于是许光再次说出两个字。

  “退兵!”

  龚植重重一拍案桌,“许将军英明神威,现在退兵为第一上策,敌军火烧碎金镇的目的何在?”

  许光轻轻一笑,眼神无比的深遂,“他们必然是想趁机北上,逃窜到关外,这样就可以成为一帮马匪,肆意抢劫鞑靼人。”

  “咱们大明和鞑靼是兄弟之邦,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群流贼去祸害美丽的大草原呢?”龚植的语气严肃中带着一丝悲天悯人的味道。

  “龚将军所言极是,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纵然前面有明珠美人,咱们从小熟读圣人之言,当以大义为立身之本。”

  许光说完这话,以龚植为首,帐下部将都连声称是,许光一见士气高昂,拔出佩剑。

  “这次咱们两军联合作战,一定要相互配合,互为支援,交叉掩护,力求不损一兵一卒回到榆林卫。”

  “请将军放心!”一众部下齐声抱拳领命,声震长天!

  许光见部下纷纷出门之后,长叹一口气,“龚将军,你先到这里一步,好歹享受了一会,我可是风餐露宿,连根毛也没有捞到呢。”

  魏浩然早就跑得无影无踪,龚植和许光也无心去理会他的身份,带着兵马急急出庄,分列成前军和后队,经过商议,由龚植率前军开路,许光率军断后,两路人马踏着地上的霜雪,绝尘而去。

  左面的小山坡上,魏浩然看着眼前这幕场景,先是为自己的妙计兴奋,继而脸上慢慢布上了落寞之色。

  “九边精兵,已经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过上几年,遇上大当家,只怕会被打得溃不成军吧!”

  见亲兵走上前来,魏浩然知道他的意思,摇了摇扇子,口中轻叹了一口气,意兴阑珊的转过身去。

  “任务已经完成,撤掉那几名哨骑,咱们走吧!”

  ……

  大火烧了一夜,整个小镇被烧成一片白地,烧无可烧中烈焰终于偃旗息鼓,只剩下缕楼清香在空中诉说昨夜的惨烈。

  李自成站在小镇门口,轻声说了一句。

  “是不是做的太狠,从此这小镇该从地图上消失了!”

  李过不以为然,开口说道:“慈不掌兵,这可是二爹你说的,何况咱们又没杀害平民百姓,杀的都是那些欺压良民的狗官兵,依我说,只怕还是杀的少了,逃出去的可不在少数。”

  田见秀笑了起来,“不到一百人打败二千人,这样的战争奇迹,只有大当家才能打的出来啊!”

  一提到如此光荣的战绩,李氏兄弟都来了兴趣,大家你一语,我一言,只恨不得吹上三天三夜。

  “兄弟们都到齐了吧?”

  “大当家算无遗策,兄弟们连根汗毛都没少,只有几人在黑夜中杀得太狠,差点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哈哈哈哈。”

  一众人开心的大笑起来。

  李自成骑上战马,看着上百匹优良的马匹,正要下令前去陈家庄接应军师魏浩然,却见一名刘芳亮的亲兵打马前来。

  “不好,明远那里出事了,难不成米脂有难?”

  听了李自成之言,众人良好的心情瞬间化为乌有,静静立在原地等着那名亲兵。

  只见他跑得满头大汗,胯下的战马在清晨的冷风中,也是浑身汗珠滚动,人马都沉浸在浓浓雾气之中。

  李过心中吃惊,冲上前去拉住战马的缰绳,亲兵来不及道谢,立即滚鞍下马伏于地上。

  “大当家,贺人龙部去了吴家山,攻破了好几座寨子,现在正在猛攻吴家寨,刘将爷接到吴寨主亲笔写的求援信,一面调兵前去支援,一面派我前来向大当家汇报。”

  听说贺人龙去了吴家山,而不是米脂县城,李过等人都松了一口气,李鸿恩更是叫了起来。

  “这位吴金良,自诩是读书人,看不起咱们,大当家派人去联络他,他只是客气,并无和咱们联盟的意思,现在有难又要咱们救援,天下间哪有这么好的事呢?”

  李自成没料到贺人龙别出心裁,放过碎金镇和米脂县,竟然去攻打吴家山。

  “现在战况如何?”李自成不动声色问道:“明远将军带了多少兵马前去?”

  亲兵答道:“贺人龙攻势凶猛,听说已经攻到吴家寨的寨门前,吴金良率领寨丁,滚木礌石打了下去。官兵虽然伤了些人,却有大多数拥到寨栅下来,喊杀之声震耳。”

  看来贺人龙是铁了心要破河东河西这十八寨,十八寨以吴金良为首,结寨自保好几年了,官兵们几次征伐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这次贺疯子倾力一击,寨中并无名将驻守,只恐……

  李自成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沉重,要是十八寨被攻破,寨中这几年的存粮细软,和诸多女人尽皆归贺人龙所有。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李自成从牙缝中迸出一句话来。

  田见秀脸色很是难看,“本以为咱们大获全胜,没料到贺疯子这样来上一手,让咱们很是被动啊!”

  李鸿恩说的无非是气话,十八寨离米脂县距离并不远,有着唇亡齿寒的战略意义,一旦官兵驻守在那里,居高而下监视米脂,李自成就很被动了。

  所以他早派人去联络十八寨,可惜党世雄和吴金良虽然客气,也都送上一份礼单,言语中却透露出疏远之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