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明末第一贼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自白书

明末第一贼 风情如画 2045 2019.02.13 11:36

  自从在得月楼见到大当家凭一道计算题就拿下三万多两银子,现在双喜的眼界已经开阔起来,一万两银子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李自成笑了,双喜真是神助攻呢,他并不说话,只是让笑容在脸上慢慢放大。

  原计划是在这里突击刘、贺二人,然后趁乱放火,乱杀一气,将敌军击败。

  现在贺人龙部没来,刘宇浩看上去是个富二代,包里极其有钱,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金主,李自成将心中的计划微微作了些改变。

  “三万两,三万两。小将只有这么多了!”刘宇浩报出的这个数值的确是倾其所有了,毕竟他还年轻,才出道不久,收刮的财产自然少了一些。

  “三万两?”这次双喜没有说话了,李自成微微皱起眉头,“你舅舅为官这么多年,才这点财产?难不成他想做大明朝第二个海瑞?”

  得到李自成的提醒,刘宇浩终于机灵起来。

  “对……对……我舅舅那里还有些薄产,我再去借二万两白银。”

  双喜一听有了五万两银子,忍不住咽下一口唾沫。

  “小浩啊,你太看不起你家舅舅了。”李自成语重心长的说道:“刘兵备在陕西可是很多年了,三品大员啊!从榆林卫出关的商人,谁敢不孝敬于他?聚沙成塔,滴水成海,这道理你总该懂吧,并且前些年由于后金跟科尔沁部结盟……”

  李自成看着刘宇浩那茫然的眼神,突然觉得跟他讲天下大势,属于对牛弹琴,快刀斩乱麻说道:“所以你舅舅还能从鞑靼那里获得钱财,如此算来,区区八万两银子,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啊!”

  刘宇浩见李自成神情轻松起来,也慢慢将那颗悬着的心放下,他对军事不懂,便对机锋却是熟悉,听了李自成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

  “大王,八万两现银,小将真的拿不出来啊!”

  “没关系,咱俩谁跟谁啊。”李自成亲热的揽过他的肩膀,循循善诱,“生意场上,不光有现银啊,商品、渠道、人缘、利益等等都是可以折算成钱财的,八万两对你们刘家来说,毛毛雨啊!”

  刘宇浩听明白了,连连点头,“如此小将就写下八万两白银的欠条,还请大王放小将一条生活。”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李自成连声应诺下来,“你我兄弟情深,只要你写下欠条,再写一篇《自白书》马上就会放你走的,放心吧!”

  “自白书?”刘宇浩有些懵逼,这没听说过啊。

  “很简单的。”李自成笑着说道:“就说你这次来打我们这样的流民,是错误的,不是真心的,现在后悔了,随便写上几个字就行了。”

  此时只见外面已经是火光冲天,李自成怕刘宇浩的亲兵进来,厮杀起来有些麻烦,向李双喜使了一个眼色,几人架着他向后院小门走去,李自成手持长剑亲自断后。

  呼呼的北风吹得大火肆虐,碎金镇就如同打翻了老君的炼丹炉,熊熊火柱如飞龙一般升腾在空中,咆哮着,翻滚着,骇人之极。

  碎金镇大量的箱子中装的并不是什么金银珠宝,而是引火之物,李自成本就准备将这个小镇烧成飞灰,这样就能对两堡南下的边军产生强烈的威慑。

  为了抢在贺人龙部前头,刘宇浩手下官兵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进入小镇后喝酒吃肉闹到半夜,这时都睡的死沉,等到惊醒过来,火势已成,烈焰中不少人惨叫着变成火球四处乱跑,引燃了更多地方。

  李过等人乔装后混在官兵中间,左边一刀,右边一剑,专杀那些把总、总旗之类的下层军官,让他们不能有效组织灭火。

  混乱中如何分得出来谁在杀人,谁在救火,谁在逃命,官兵们就如同被刺激的蛮牛一般,乱跳乱踢起来。

  大火加上营啸,这二千名刘应遇经营了半生的精兵,在碎金镇遭遇到了灭顶之灾,熊熊的大火让幸存的官兵时时做着恶梦。

  李自成简直不是人,而是火神,吐的这把火,烧掉了千余条性命。

  惨啊!

  ……

  碎金镇到陈家庄距离三十余里,冲天的大火,不多时就将陈官庄映得微微有些亮色。

  龚植认为这次出兵无非就是一次旅游,除了这些,他希望还能获得些金银、粮草,自己对手下兵将也能大方一次。

  “嘭……”

  木门被一脚踢开,凶猛又狂暴,他毫无防备,不由的大惊失色。

  冲进来的不是龚植的亲卫,而是从响水堡出兵的许光,此时他大吼了一声。

  “碎金镇起火了,烧的天都亮了!“

  龚植第一次感到这次出兵竟然并不美妙!

  两人急匆匆赶到正屋,却见几名千总、把总已经等在那里,一见两员主将进来,纷纷叫嚷起来。

  “将军,退兵吧!”

  “已经发现有贼军的哨骑身影向这里而来,看来刘、贺两位将军已经在碎金镇中了埋伏,在敌人火攻之下全军覆灭,贼军正向着陈家庄而来。”

  “这里无金无粮,犯不得和贼军拼命!”

  龚植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将眼光看向许光。

  自己先到陈家庄,听了张正明之言,将目标定在了米脂县城。

  现在碎金镇出事了,虽然不知道贺疯子和刘宇浩是什么情况,这么大的火势,龚植是知兵之人,就是金刚也会被烧融了,他们失败是不可避免了。

  许光后到陈家庄,本准备痛饮庆功酒,明日一早双方共同出兵前去米脂县……

  许光看到龚植要自己先说话,沉吟了半响,缓缓说出两个字来。

  “退兵!”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那位名叫张正明的乡绅,一定是敌军派来诱敌之人。

  天幸自己和龚植逗留在庄上一日,又不贪心,完美错过了被大火焚烧,这些流贼们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使尽手段,却连自己一根汗毛都没烧到。

  想到这里,许光就想好好嘲笑那位李自成一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