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进入里建筑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火红森林 3127 2015.09.16 23:57

    “你……是发现了什么吗?”叶喻走近梁云霄,同时小心地观察着眼前的墙壁。

  主卧的墙壁上依旧画着一副壁画,但与楼下其他其壁画不同的是,这幅壁画不再是《创世纪》局部,画面中不对称的人脸与明艳的色彩构成了一个怪异的女人的形象,让人不由联想到毕加索,然而如此超现实主义的风格与整幢别墅古典的氛围却有些格格不入,这点在先前叶喻探访主卧时就已经注意到了,难道这上面另有乾坤?

  “嘘,别出声。”梁云霄开口示意叶喻保持安静,同时深吸了一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

  外面的雷雨已渐渐平息,此时的房内一片是寂静,然而在梁云霄的耳内,却是有一串细微的电流声破墙而来,听得真真切切。

  梁云霄闭着眼睛,循着声音伸出手,在墙上摸索片刻后,随即停在一块角落上。睁开眼,梁云霄左手托着手电,右手用手指一寸一寸地轻抚着面前墙壁的一小块区域,似乎在仔细辨别着什么。

  叶喻正准备跟着上前细看,突然听见墙上传来轻微的“喀嚓”一声,只见梁云霄的食指和中指竟然直接插进了墙壁,足足没入了两个指节。而随着梁云霄的动作,原本平淡无奇的墙壁也立即发生了变化。

  壁画上的女人半张脸开始渐渐拉长,叶喻发现原来女人面部是一块能活动的石板,而原本紧闭的嘴部随着石板的运动慢慢张开,露出了口中的物体——九个按钮,九个数字,一块显示屏,那赫然是一个密码锁!

  “那是……机关!”叶喻兴奋地看向梁云霄。“你是怎么发现墙上藏着这东西的?”

  “听出来的。”梁云霄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收回手指走到密码锁前仔细端详了起来。

  之前就号称自己嗅觉灵敏,现在又靠听觉发现暗藏的机关……你是猎狗吗?叶喻强忍着没有发话,但内心忍不住吐槽了两句,他感觉自己的认知又被刷新了,现在的神棍难道都那么厉害??

  而梁云霄显然不知道叶喻此刻正进行着如此丰富的内心活动,现在的他正探着脑袋,一门心思地研究着密码锁,末了直起身,摇了摇头:“如果有辅助工具的话倒好办,但现在这里要什么没什么,实在没法解……”

  “开了这个密码锁就能进入‘里建筑’吗?”叶喻问道。

  “我认为是的,现在只能猜几个数字试试看了,希望这锁没有输错限制。”梁云霄看样子也是一筹莫展。

  手电光下,两人再次把脑袋凑上了墙壁。密码锁的显示屏中有六个空格,看来密码是六位数。

  “一般人习惯用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来当密码,而设置这机关的人应该郑邱,既然如此,可以用郑邱的生辰试试看。”叶喻思索片刻,抛出了一条建议。

  “好主意,那就交给你了。”梁云霄伸手拍了拍叶喻的肩膀,想都没想就直接同意了。

  “……”

  “快试试呀,你怎么不说话了?”看到叶喻没有动,梁云霄又开口催促了句。

  “……你知道郑邱的生日是几号吗?”

  “不知道,所以要靠你啊。”梁云霄的回答干脆直接。

  叶喻眼角抽了抽,满脸尴尬:“其实……我也不知道。”

  “靠,那废什么话啊。”梁云霄毫不客气地飞了叶喻一个白眼,看得后者又羞又恼。

  “那你来猜一个好了!”叶喻不服气地回敬了一个白眼,把难题又推给了梁云霄。

  “嗯……郑邱也是个老头了,记忆力应该不会太好,太复杂的密码也记不住,说不定设了一个最简单的密码呢?”梁云霄说着下巴,自言自语道。“比如说……123456?”

  “现在谁还会设那么白痴的密码啊!连银行都屏蔽了这种简单密码好吗?”叶喻终于没忍住开口吐槽了起来。

  说真的,他是越来越搞不懂梁云霄这个人了。时而吊儿郎当,时而气场凌厉,虽然看上去像个骗钱的非主流神棍,但又偶尔会露个两手,让人觉得他有点本事,可现在说出的话却如此脱线,实在不知道他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哎,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梁云霄没有理会叶喻的嘲讽,自说自话地开始输入起来。

  “你再考虑一下吧!万一真有输错限制不就浪费了……”然而还没等叶喻来得及阻止,却见梁云霄已飞快地按下了确认键。

  “滴——”

  叶喻瞠目结舌地看着屏幕上绿色的“Open”字样,同时随着密码的解锁,两人身后的地板也发出了动静。

  一块地板缓缓移开,露出了一道一米见方的黑洞洞入口,看位置赫然就是先前叶喻所站的方形区域。

  “我去!!还真的开了!?这不科学!”叶喻彻底凌乱了。

  “啧啧,本大师运气就是好啊~”梁云霄哈哈一笑,将手电照向地板下的洞口。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一排整齐的石梯延伸而下,不知道通向哪里。

  “既然下面有风透上来,那就说明有空气流通,我们下去看看。”梁云霄转头看向叶喻,却发现后者依然张着嘴瞪着入口,似乎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

  “唉~你就别纠结什么密码了,如果不是我们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锁早就被破坏了。”梁云霄正色道。“说不定你什么数字都不输直接按确认键也能开,但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那个真凶可能就藏在下面的‘里建筑’内,我们得打起精神加倍小心。”

  叶喻终于回过神来,想想梁云霄的话也有道理,于是便强压下心中的惊诧,走上前向地板下的洞口探照了一番。石梯并不长,大概二、三米的样子,到了底部向右一拐,看来应该另有通道。

  “我先下去打头阵,你殿后。”梁云霄说着便弯下腰,一马当先地钻入了洞口。

  叶喻正准备跟着下去,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些装备,左顾右盼了一番,终于发现了先前放在地板上的钢质大扳手,于是转身捡起揣在了怀里,这才多少有了点底气,随后叶喻便不再磨蹭,赶紧追随而下。

  主卧室里顿时恢复了宁静,然而没过多久,墙上的密码锁屏幕却悄悄起了变化。

  只见屏幕中的画面诡异地扭曲、闪烁起来,绿色的“Open”字样逐渐隐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之色;与此同时,壁画上女人的嘴也开始合拢,将密码锁再次掩藏在墙后,而原本开启的地板也随之缓缓关闭。

  不一会儿,只听‘砰’的一声,地板上的洞口消失了,整间房间犹如一个巨型怪物,将两个活人悄无声息地吞入了肚内。

  当然,对于此刻已走入通道深处的叶喻和梁云霄来说,他们并不知道来时的入口已然封闭,事实上他们也没有闲心去管身后发生的情况,因为现在两人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面前满眼的照片所吸引。

  是的,满眼的老照片,大大小小,挂满了一屋子。

  照片很陈旧,很多都是合影,上面的人有年少有年老,而从人物的眉眼上看,却可以发现照片的主人公几乎都是同样的两个人——一男一女,男人温文尔雅,女人端庄秀丽,每幅合影中两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脸,整个屋子仿佛是一本回忆录,记录着两人从少年相伴到老的点点滴滴。

  “在现在这种数字时代,竟然还有人印纸质照片啊……看来郑邱真的特别喜欢复古的东西。”叶喻环视着周围,不由感叹道。

  屋里亮着两盏昏黄的壁灯,将整个房间照得真真切切,看来这里的电路并未受到外面跳闸的影响。

  叶喻关了手电,缓步走到屋子正中最醒目的一副合影前抬头望去,只见画面中的男女双手交握,对着镜头微微笑着,而照片的背景明显就是郑家别墅。

  “上面的男人是……郑邱?”

  叶喻先前见过郑邱的肖像油画,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而这张照片中的郑邱似乎更年轻一些,头发尚未花白,四十多岁的样子;他身边站着的女性与其年纪相仿,虽然看上去有些瘦弱,但白净秀气的脸庞上挂着温柔的笑容,那笑容仿佛有魔力一般,只看一眼便让人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郑邱旁边的那位,想必就是他的发妻了。”叶喻看着照片,做出了初步判断。

  据说郑邱在丧偶七年后,以近耳顺之年的高龄续弦了一位比他小了近三个生肖轮的年轻美娇妻,从年纪上来看,应该不可能是照片上那位中年女性。当时郑邱再娶时可是经历了不少压力,虽然最终还是得以成婚,但可惜好景不长,仅仅一年后他的小妻子便与情夫私奔出逃,不知所踪,而郑邱的性格也从此变得愈加古怪,不喜近人。

  “这里应该是郑邱珍藏回忆的地方,不过似乎只有他和发妻的照片。”叶喻看着照片墙,喃喃说道。“看来他还是更留恋和第一任妻子的感情啊……嗯?这是……”

  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叶喻低下头一看,顿时刹住了脚步。

  -----------

  作者的话:

  总算赶上在零点前更新完毕了,大家看书愉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