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火红森林

  • 悬疑

    类型
  • 2015.05.18上架
  • 88.60

    完本(字)

8568位书友共同开启《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的悬疑之旅

盟主费介 舵主ilove888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风云突变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火红森林 3629 2015.05.18 00:27

  序章:复活的死者

  陈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一身肥肉在麻绳的捆绑下仍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为什么!?怎么可能!?

  陈严脑海里反复嘶吼着这两句话,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分明在一周前已经死在他眼前。

  没错,就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如果不是被他发现“那件东西”,如果他可以像以前那样老老实实地为自己做事,陈严恐怕不会痛下杀手——至少短期内不会。

  陈严清晰地记得他被毒死前痛苦的表情,冰冷僵硬的身躯,断然没有诈尸假死的可能性。

  可是,眼前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一模一样的五官和身材,熟悉的、标志性的假笑,还有那身西服,不就是出事那天穿的……

  “陈总,您好像很惊讶啊。“

  ——连声音和语气都一模一样!

  陈严崩溃了,他拼命想要挣脱束缚,被捆严实的身躯可笑地扭动着。

  而眼前的男人却好像并不在意陈严的挣扎,他拖了张椅子,在陈严面前坐了下来。房顶的简陋吊灯把他的脸照得苍白又透着诡异。

  “我跟了您那么多年,替您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虽然知道您迟早会灭口,我也悄悄做了防范,可没想到还是被您算计了,真是厉害啊。“

  说着,这个男人自顾自地鼓了两下掌,似乎在表示称赞。而此时的陈严却只是绝望地瞪着对方,他已放弃了挣扎。

  “我知道您想问什么,我怎么还会活着是吗?“男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陈严,“呵呵,当然是为了拿到“那样东西“,所以从黄泉回来找您了。“

  果然是因为那个!

  陈严身体又开始不受控制地抖了起来,被堵住的嘴里不断发出“呜呜“声。

  “您是不是想说,只要放了您,您就告诉我那东西藏在哪里?“

  男人摘下眼镜,掏出眼镜布擦起了镜片。

  “可是啊,我又怎么知道您会说实话呢?说不定又被您算计了,论老奸巨猾,我可是比不过您啊。“

  陈严又开始“呜呜“喊了起来,似乎想辩解,但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让他说话的打算。

  “我想了个办法,可以让您对我说实话。“

  男人收起了眼镜,慢慢把脸贴到陈严面前,陈严猛然发现他的脸开始扭曲如鬼魅,黑血从眼角流淌而出,瞳孔也变得浑浊灰白,而此时自己的身体像被冻结般无法移动分毫。

  只听这个男人用一种及其诡异地音调吐出了几个字:

  “把您的脑子给我吧“。

  这也是陈严在这个世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H集团地下车库。

  陈严仰面躺倒在自己爱车的驾驶座上,已毫无气息。

  ----------------

  第一章:风云突变

  “最新消息,H集团总裁陈严今天早上被发现在公司车库暴毙,身体并无外伤,法医正在鉴定其死因,具体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据悉,陈严的秘书吴学冰在其出事一周前神秘失踪,此前陈严正配合警方追查其下落。有传言称陈严与走私集团有往来,案件不排除有他杀的可能性。“

  叶喻关掉新闻,不禁犹豫起今天要不要去公司。毫无疑问,今天公司肯定一团乱——自家公司总裁出事,谁都没心思上班的吧?

  说来也讽刺,作为大型网络新闻媒体集团总裁的陈严自己倒成了头条新闻——而且不是什么好新闻,恐怕近几个月这个话题都会成为其他媒体的好料。

  此外,其他媒体报道的时候还总是有意无意地提“H集团与走私集团有往来“的内容,这点让叶喻尤为不爽。

  “可恶,明明是没有证实的消息,这帮人还有没有职业道德啊“。叶喻恨恨地想着,一边也开始为自己的职业前景担忧起来。如果媒体报道持续渲染,别说影响公司股价,整个公司迟早会垮掉。

  而自己作为一个刚毕业的菜鸟记者,很可能面临失业。

  H集团虽为大公司,但口碑在行业中却并不怎么样,主要还是因为CEO陈严做事经常不择手段,得罪了不少同行。而且最近几月H集团接连完成了数项吞并项目,过程顺利地让人咋舌,有传言陈严在吞并过程中用了些“特别手段”。

  在这次事件的报道中,其他媒体竟然连“暴毙”一词都用出来了,可见所谓媒体报道的客观公正也是因人而异的。

  “叮铃铃铃……“

  突然响起的手机把叶喻的思绪拉了回来,拿起一看,上面跳着主任的名字。

  “喂?你在哪?快来公司!“电话那头似乎很嘈杂,主任几乎是在吼着说话。

  “哦,好的,我在路上了,马上到!“

  叶喻心虚地应和着,迅速穿上外套准备出门。

  “到了来会议室找我!“没等叶喻回答,主任便挂了电话。

  看来事情比想象中更棘手啊。叶喻想着便上了自己车,往公司飞驰而去。

  到公司后叶喻发现倒是没想象中那么乱,只是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和员工们不安的神色多少透露出这家公司正经历着重大变故。

  叶喻放下包,直奔会议室。

  推开门,只见主任黑着脸沉默地看着他。叶喻不禁心里暗暗发怵,自己每次犯错时主任都会露出这种表情。

  正要开口,却突然瞥见主任对面还坐着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年轻人。

  这人年纪似乎和叶喻差不多大,五官清秀,瘦削的身材在一身黑色制服的映衬下倒显得精神与挺拔。此时的他正抬头看向叶喻,礼貌地笑了笑。然而,虽说他脸上是笑着,但叶喻却总觉得……他眼睛里完全没有笑意,漆黑的眸子似乎透射出一股说不出的冷峻。

  叶喻被盯得有点不自在,不知为何,这位年轻人长得虽然白净,但却有种特别的强大气场,让他有点不敢直视对方。

  “你自己闯了什么祸!?快给我老老实实交代!“主任果然开始吼了。

  闯祸?闯什么祸?迟到也算闯祸??

  “老大,我不明白……“叶喻怯怯地说。

  “没闯祸?没闯祸为什么警察找上门了!“主任几乎开始咆哮了。

  警察?哪里有警察?叶喻左右扫了一圈会议室,最后视线落在对面的年轻人身上。

  不会吧!?他是警察?那身制服也不像啊……

  年轻人似乎看出了叶喻的疑惑,笑了一下,开口说道:

  “王主任您先别激动,他并没闯祸,我只是有些事想向他确认一下。“

  年轻人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叶喻面前。

  “而且,虽然是赵长官和您打的招呼,但我并不是警察。“

  说话间,年轻人向叶喻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敝姓楼,楼兰的楼,来自特别事务调查局。“

  特别事务调查局……?没听说过啊……

  叶喻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伸手回握了对方。

  “您好您好,我叫……“

  话没说完,叶喻突然感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直冲脑门,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似乎有什么……想钻入他的脑袋……

  等等……什么情况?!

  叶喻几乎是本能地抗拒着这种入侵感,这让他的脑袋瞬间像要爆炸般难受。

  出去……滚出去!!

  叶喻在脑海里嘶吼着,然而这种感觉却完全无视他的意志,从四面八方陆续侵蚀而来。从他的四肢,到胸腔,沿着脊髓往他的大脑奔腾而去,试图敲破他的抵抗,钻入灵魂深处。

  这种对抗所产生的撕扯感让叶喻觉得自己快疯了,神识也有些模糊了起来……

  就在叶喻快要放弃抵抗的时候,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从各处涌出了一股股能量细流,交缠着汇入大脑。

  能量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一股能量风暴,开始如风卷残云一般迅速驱逐入侵者。

  叶喻不再抵抗,任由这股风暴在自己身体里将那种奇怪感觉一一绞杀。

  几乎是瞬间,那股入侵感已被这场能量风暴清除殆尽。

  猛然回神,叶喻已是满头冷汗,刚刚那番较量在现实中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却让他像经历了场战役一般虚脱。

  抬眼,看见面前的漆黑眼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楼长官您好!“

  叶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握紧了一下对方的手,还略有点夸张地上下摇动着。

  “我叫叶喻,树叶的叶,比喻的喻,不是那个“业余”哦,我是专业记者。“

  “呵呵,叶喻吗……人和名字都非常有趣,我记住你了。“年轻人微笑着松开了手,转身向王主任说道。“我们局并非政府机构,但有些事想和这位叶记者单独聊聊,不知王主任可否行个方便?“

  “当然方便,您请随意!“王主任听到并不是手下闯了祸,也就放了心,都不知道先前他到底得到了什么消息,使得他有这样的想法。

  他嘱咐了叶喻两句,便离开会议室,关上了门。

  会议室静了下来,叶喻不由感到略微紧张。眼前这位楼长官虽然看上去年轻,却可以让上头亲自来打招呼协助,估计来头不小。

  “坐吧。”

  叶喻战战兢兢地坐了下来,心里完全没底。

  “你看下这张照片。”年轻人说着,轻轻转动了下手上的金属手环,叶喻面前出现了一个虚拟屏幕。

  近年来,这种手环式智能设备已经逐渐面世,不但可以当手机使用,还可随时随地拉出一个虚拟屏办公,更重要的是,它能读取佩戴者的DNA及脉搏,确保仅该所有者才可以解锁使用,这无疑大大提高了信息的安全性及隐私性。

  只不过这东西造价昂贵,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他们陈总就有一个,叶喻却是第一次亲眼见到。

  但此时的叶喻已经没有心情对这东西表示惊叹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屏幕上的照片所吸引,脸上的不安也全变成了惊讶。

  熟悉的身材,熟悉的穿着,熟悉的表情……没人会比他更熟悉照片上的人了。

  因为照片上的那人,正是叶喻自己。

  “这张照片是在你们CEO陈严的手环里发现的。”

  年轻人意味深长地看着叶喻,慢慢说道,

  “也是他出事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