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侦探推理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别有洞天

凶罪迷城:血钥侦缉档案 火红森林 3315 2015.09.14 21:58

    没等叶喻追问,梁云霄便捧着相机直奔主卧而去。而叶喻虽然不明就里,但看到梁云霄瞬间甩掉了先前那张臭脸,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只好跟着上了楼。

  两人一路狂奔进三楼主卧,梁云霄比对着照片上“人头”的方位,俯身蹲在房间中央的某块区域,伸手在附近几片木质地板上来回轻轻敲打着。

  “你在找什么?”叶喻一脸莫名。

  梁云霄没有回答,只让叶喻把手电端好照着地板,同时放下手中的相机,跪在地板上双手并用,开始在地上摸索起来。

  不消片刻,梁云霄站起身长长舒了口气,脸上的欣喜溢于言表。

  “果然如此……这样一来所有的事都能解释了。”

  “到底什么情况?你倒是明说啊。”看着梁云霄的举动,叶喻的好奇心不由被激了起来,忙不迭地问道。

  “你过来这里,手贴近这条接缝试试。”梁云霄招呼着叶喻,手指着地板上的一块区域。

  叶喻蹲下身子,伸出手掌缓缓贴近梁云霄所指的地方,一阵似有若无的微风划过指间,而微风的来源,正是手掌下的地板接缝。

  “地板下有风!”叶喻睁大了眼睛,同时双手立即顺着指间捕捉到的微风扩大了摸索范围,不一会儿他便发现那些透风的缝隙围绕着自己所在的区域形成了一个一平米左右的方形闭环,自己有如正蹲在一个大正方形的窨井盖上。

  “这块地方好像是个出入口,难道这下面藏有空间!?”叶喻站起身,对眼前的新发现惊讶不已。

  “没错,而且不知你有没有发现,这幢房子的构造有个非常奇怪的特点。”梁云霄意味深长地看向叶喻。

  “奇怪的特点?”叶喻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别墅的大致样式。郑家别墅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整体呈对称式,外形富丽,到处装饰着精美的雕刻,要说和其他同类型的三层别墅不同的话,也就是这幢似乎建得更高一些。

  “这幢别墅只有三层,从外面看,每层楼距都非常高,但奇怪的是内部的房间及走廊的楼距却在正常的范围,你觉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还没等叶喻想明白,梁云霄又继续开了口。“另外,整幢别墅占地面积不小,但房内的房间却并不算多,那些多余空间又去哪里了呢?”

  “这幢房子里……有密室!”叶喻脱口而出。

  “而且不止一间。”梁云霄补充了一句,视线移向叶喻所站的地板。“我怀疑这幢房子是一栋‘阴阳建筑’。”

  “‘阴阳建筑’!?”

  “对,即明面上有一套正常的建筑格局,也就是‘表建筑’;但只要触发特定机关,就能进入到内部另一套‘里建筑’,而这套‘里建筑’巧妙地隐藏在了整幢房子结构内,旁人如果不知晓其中奥秘,根本难以发现。”梁云霄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我听说在很久以前,曾有富豪邀请过一些特别的工程师专门打造这类建筑,建筑内‘表’、‘里’两套空间互相串联,‘表建筑’供正常居住及对外迎客,而‘里建筑’则用于藏匿一些走私货品。但由于此种建筑不但对工程结构要求非常苛刻,占地面积也大,所以最终建成的并不多,到了如今寸土寸金的时代这种建筑更是少见。郑家以前一直都在搞古董收藏,外界也有传言郑邱拥有秘密宝库,这样看来,这个别墅也是一幢‘阴阳建筑’的可能性很大。”

  叶喻仔细想了想,觉得梁云霄说得也挺有道理,然而又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看向对方:“你是不是早就看出这里格局不大对了?之前你半夜起来到处敲敲摸摸,就是为了查找入口?”

  “说对了一半。我当时虽然察觉出这幢房子有些怪异,但还没有往‘阴阳建筑’那边想,直到看到了你拍的那张照片。”

  “那颗人头……!?”

  “那的确是人头,但却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确切来说,你抓拍到了一个人从这里的地板入口进入密室的瞬间。”梁云霄说着再次捧起了相机,向叶喻展示出那张照片。

  “从照片上来看,地板上的那个人头外面好像包裹着一层塑料,你仔细看看这层塑料,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

  叶喻把脑袋凑了过来,瞪大双眼盯着照片中那只球形物体。

  半透明的塑料仿佛一张薄膜笼罩着地面上的球体,里面隐隐约约看得见些许短短的、黑色的毛发状物体,怎么看都像一个人的后脑勺,而外面的那层塑料……难道是!?

  一个画面闪过叶喻的脑海,与眼前的照片瞬间关联了起来,事实上就在不久前叶喻还亲自接触过这种塑料。

  “是雨衣!”叶喻立即反应了过来,人头外面的这层半透明塑料与之前见过的施工队雨衣极其相似!

  “你总算看出来了。”梁云霄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时候照片中的人身体刚走入了下面的秘道,头还没来得及进去,就不慎被你的相机捕捉到了,由于拍摄角度的缘故,相片中就出现了‘人头掉在地板上’的诡异景象,你后续进主卧时应该没发现地板上留有什么痕迹吧?”

  “的确没有。后续的几张主卧照片也表面地板上干干净净,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就对了,因为后来那个人已经通过地板上的入口下到了‘里建筑’内,从这间房间中消失了。”

  “也就是说那个‘里建筑’的入口就在我脚下?”叶喻看着下方地板的方形轮廓,小心地往一旁挪了挪。

  “是的,按照这套建筑‘阴阳互通’的结构,恐怕这样的出入口并不少,这样一来先前的很多奇怪现象就都能得到解释,写满血字的办公室也不再是‘密室’,而消失的游勇和许严伟,说不定身处在‘里建筑’内。”

  叶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突然想起当初在漱洗室镜中看到的人影,该不会那边也有暗门吧?如果真的有,那当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影会是谁?

  “对了……那大厅中那副郑邱画像和钱允能尸体消失又怎么解释呢?”叶喻问道。

  “那个嘛,恐怕是因为‘里建筑’的机关。”梁云霄放下相机,边随口解释着,边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在房间四处观察起来。

  “你好好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我们先是将钱允能放在大厅那副肖像下,还用黑布盖在了上面;许严伟遇袭后,我们发现画像下的钱允能尸体不见了,黑布又盖回了画像;再后来黑布被吹了下来,我们便发现画像上的郑邱表情发生了变化。画像中的人自然不可能自己笑,既然我们看到的两幅画中的人物前后不一致,那么原因只有一个——那根本就是两幅画。”

  “两幅画!?”

  “是的。另外钱允能已经死透了,也不可能诈尸自己离开,显而易见是被转移了。”梁云霄说得振振有词。

  “也就是说,有人既偷偷更换了大厅中的那副肖像,又将钱允能的尸体藏起来了?他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做这种事……就为了吓唬我们?”叶喻仔细想了想,总觉得逻辑上不太通。“要完成这些事动静可不小,那个人没有必要冒着被发现的风险特意去做这些啊。”

  “并非有人『特意』去做,而是在‘里建筑’机关的触动下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原本我也想不通这件事,但现在既然有了‘阴阳建筑’的假设,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看着叶喻一头雾水的表情,梁云霄伸出一只手掌说道:“我们假设大厅中央挂着画像的那面墙,连同下方的小片区域整体是个可以向内转动的暗门,就像一块连着底座的牌子。”梁云霄缓缓转动着右手手掌,向叶喻演示着。

  “当触动机关后,整面墙连着下方底座一起做了180度平转,相当于翻了一个面,而当时钱允能的尸体正好被放置在了墙角的‘底座’处,随着暗门的转动被送到了‘里建筑’内,导致外人看来尸体突然消失;另外,我猜测暗门的另一面恐怕也是与正面相同的布局,即同样挂了一幅郑邱的肖像,但这幅肖像与正面的肖像有略微差异,可因为同样被人盖了一块黑布,所以我们那时才没有察觉到异样,直到黑布再次被揭了下来。”

  “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看到的那副微笑着的郑邱肖像,其实是原本‘里建筑’那一面上挂的?而钱允能的尸体……就在那面墙的后面!?”

  “是的。”

  叶喻有些不敢相信,但在冷静思考了片刻后,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解释是最合理的,然而现实问题是,即便这幢房子内有多个暗门,但要怎样才能找到开门的机关?

  想到这里,叶喻不由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梁云霄,却发现对方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只见梁云霄已经停下了四处探索的举动,定定地站在一面墙前,一动不动。

  --------------

  作者的话:

  写文本是一件愉快的事,但在本职工作无比忙碌杂事一堆的情况下,保持定期更新渐渐成了一件负担。说实话我现在基本上是写完一章更一章,虽然有大纲加持,但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存稿了。。。不管怎么样自己开的坑吐着血也得填完,接下来如果实在太忙的话我可能要调整一下更新频率,但一定会定时更新,不断更这点我可以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