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歪理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2077 2020.07.01 12:07

  “前辈,那狸猫精正趴在一块石头上修炼,我看洞里没什么宝贝,就这石头看起来像宝贝,用不用搬走?”吕博文牢记杜羽裳说的“贼不走空”原则,惦记着总得搬点什么东西回去,于是便看上了那块大石头。

  杜羽裳嘿嘿一笑,传音道:“你先原路返回,我们白天再来。”

  吕博文虽然不解,但也没多问,乖乖倒退着从通道里爬出来,几个除尘决把自己清理干净后,便要去抱杜羽裳,手都伸出来了忽然想起“前辈”已经会飞了,忙讪讪地缩回手。

  杜羽裳扑棱着翅膀飞起来,在吕博文的胸口上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用爪子抓住他的衣襟把自己固定住,懒洋洋地道:“先前跟你说的篓子还是要做的,飞起来太累了,还是人肉轿子更舒服一点。”

  吕博文眼里泛起笑意,一只手托着杜羽裳,另一只手抬了抬又老老实实地放了回去:撸前辈的代价,他目前还承受不起……

  吕博文一路疾行,回到驿馆又修炼了两个时辰天才大亮。

  县令和师爷早早便等在驿馆门口,今日要去查探异常之地,他二人好歹算是一方父母,自然是要亲自到场的。

  吕博文抱着杜羽裳,跟着县令与师爷往异常之地行去,没走多远他就发现,眼前这条路正是他俩昨晚跟踪狸猫精时走过的那条路。

  “前辈,您昨晚就知道那地方是异常之地了?”

  杜羽裳道:“嗯,七里县这种小地方,有两处异常之地的可能性不大,所以狸猫精修炼之处,十有八九就是县令所说的异常之地,再加上我昨晚飞起来时看见那地方附近有条河,基本就能肯定了。”

  “前辈为何会选择白天动手?万一那狸猫精发了怒伤到凡人,我们岂不是徒沾因果?”因修士大多受凡人供奉,这已是一层因果了,若再无缘无故屠戮凡人,那更是大因果。而修士一旦因果缠身,晋级会受到影响,因果太大的话,甚至会导致心魔滋生,无法晋级。

  杜羽裳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懂因果之说,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这修道之人里头,若多几个像你这样的明白人,想必会和睦许多,可惜啊,有些人就算知晓因果之道,却偏偏不信这个邪,欠下满身因果,最终害人害己。你放心,那狸猫精不会暴起伤人的,这异常之地已经出现好几年了,不仅没有百姓受到侵害,就连牲畜也都不曾遇害过,可见它也是奔着大道去的,不会随意枉造杀孽。”

  吕博文为难道:“这样说来,那狸猫精倒是个好妖精了?那我们去抢它的宝物是不是不太好?”

  杜羽裳道:“我们抢它的宝物,是为它好。”

  吕博文嘴角抽了抽,心想就算您是前辈,但也不能强词夺理到这种地步吧,抢人家机缘还成为它好了?我也就是不敢为您好,否则……

  杜羽裳冷笑:“我知你心里必是不以为然,今儿前辈我便给你说道说道,教你个乖。”

  “你也说了,那洞里没别的东西,就那块石头看着像宝物,实话告诉你,那块石头还真是宝物,否则狸猫精也不会放弃吸收日月精华,大晚上的跑去那洞里修炼。若是别的天才地宝,它也许早就搬回自己洞府藏起来了,偏偏是块大石头,它搬不走又舍不得丢,又不敢把家小都迁过来,它的亲族很可能并未成精还只是凡物而已,生活在人类的城镇里是十分危险的,所以狸猫精只能每天夜里过来此地修炼,白天回去照顾亲族家小。

  现如今那块地在县令和师爷的心目中已经成为异常之地了,那就等于是在崇仙门备了案,即使你不来,一两年内肯定会有其他人来处理此事,处理结果无非就是赶走狸猫精抢走宝物,或是杀掉狸猫精抢走宝物,没别的可能。遇到不讲究的,杀性大的,说不准还追本溯源,把它一家子都端了,以绝后患。

  但好在我们来了,趁它没在,我们取走宝物,给它留一小块让它能搬回洞府,如此这般,它的亲族家小也能跟着沾光,说不定还能再出几个妖精,而我们也省了麻烦,皆大欢喜不是?”

  吕博文听着这一堆说辞,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不过就算有什么不对,他也是万万不敢驳斥前辈的,因此只得很是虚心地表示受教了。

  在两人嘀嘀咕咕传音交流即将结束时,那块所谓的“异常之地”也到了,果然就是昨晚发现地洞的那块地,不过洞口已经被狸猫精重新埋了土,上面还盖着乱七八糟的枯草,跟周围并无任何不同,若不是早就知道那里有个洞口,还真是察觉不了。

  吕博文右手从储物袋里取出他的凡器长剑,左手掐着一张神行符,神色一派肃然,加上他昨晚回到驿馆后换了件簇新的弟子服,此时看起来白衣黑发,齿白唇红,眉清目秀,还真有几分仙师的风采。

  “还请县令大人与师爷回避一二,以免发生不测。”

  县令和师爷巴不得退得越远越好,闻言麻溜地跑到数百丈外去了,现在吕博文能看见他俩,但他俩肉体凡胎却看不到地洞附近的情形,这才真是皆大欢喜。

  待那二人走远后,吕博文收起长剑和灵符,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把锄头。

  “……你连锄头这种物件都有?”杜羽裳有些目瞪口呆。

  吕博文嘿嘿一笑道:“有备无患嘛,这不就用上了。”语气还很是得意。

  杜羽裳嗤笑:“嗯,是能用上,你在这边挖,我去那边挖,咱们比比谁先挖到那块石头,谁赢了石头归谁,如何?”

  吕博文抬眼看了看杜羽裳的小爪子,点头道:“谨遵前辈吩咐。”

  结果,他这边刚把原洞口上覆盖的枯草扒拉开,露出被填了土的洞口,还没来得及开始挥动他的小锄头呢,那边杜羽裳一爪子下去就把地面刨出来一个大坑,昨晚见到的那块大石头就这般明晃晃地暴露在大坑之中。

  !!!

  ???

  前辈,您这样欺负一个老实巴交的晚辈,良心不会痛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