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0、红尘问心-色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2021 2020.07.21 18:28

  第二个幻境。

  杜羽裳一脸惬意地躺在迷踪岭的花海里,身旁扔着好几个空酒壶,脸颊微红,半眯着眼,二郎腿翘得高高的,还不时抬一抬翘起的那条腿,嘴里哼着俗世情情爱爱那一套的小调:“恰到如今,花好月圆,良辰美景,佳人在怀,不羡鸳鸯,不羡仙呐,咿~呀嗨……”心里却很奇怪:我什么时候学的这种神经兮兮的曲子?

  这时从木屋的小院子里跑出来一位少年,十一二岁年纪,生得浓眉大眼,齿白唇红,一双眼睛明亮透彻,那张略显圆润的小脸上,属于小孩子的单纯和天真尚未完全褪去,但眉宇间已经有了几分大人的成熟与焦虑。

  那少年一路不知踩断多少朵鲜花,气喘吁吁地跑到杜羽裳身前,着急道:“师尊,师弟他练功又岔气了,弟子把他泡进了寒潭里,师尊您快去看看吧。”

  杜羽裳从花丛中坐起,皱眉道:“云扬那小子怎么搞的,修炼总岔气,以他的资质,应该不会如此啊,还有,咱们迷踪岭什么时候有寒潭了?我怎么不记得这回事?”

  当幻境跟原有记忆差异太大的时候,使用者本能还是会觉得不太对,但自我意识却并不会强烈排斥这种不对。

  那少年奇道:“师尊,您是不是又喝多了?寒潭一直都有啊,每次师弟练功岔气,您都把他泡寒潭里的。师尊,您还是少喝点儿酒吧,免得影响修行。”

  杜羽裳点头“哦”了一身,站起身来,揉了揉少年的头发,这小子身高还不到她肩膀呢,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反倒时时提点她这做人师父的,仿佛有操不完的心。“走吧,去看看你师弟又闹什么幺蛾子。”她将手搭在少年的肩上,揽着他一同往回走。

  少年这时仰头看了她一眼,随即惊讶道:“师尊,您怎么哭了?”

  杜羽裳一脸茫然,“哭了?没有啊。”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似乎真的满脸都是水,但她好像也没什么可伤心的啊,为什么会流泪?

  “我没哭啊,大概是眼睛这狗东西看见我们宗翰如此秀色可餐,所以流口水了。”

  少年耳根子一红,羞恼道:“师尊您还是少喝点儿酒吧,每次一喝了酒嘴里就胡说八道。”

  “是是是,我家大徒弟说话最有道理了,不愧是为师的开山大弟子。”

  师徒俩拌着嘴往木屋走去,走到左边院子时,一直被杜羽裳揽着肩的少年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但她却一无所觉,推开门便进了房间。

  房间的门口竖着块屏风,屏风上画着一对儿划水的鸳鸯,前景是一丛牡丹,背景是圆圆的月亮,画面简直俗不可耐。杜羽裳皱了皱眉,心想:“云扬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了?”

  “云扬,你还好吗?”杜羽裳一边发出声音,一边绕过屏风往里走,宗翰十二岁的时候,云扬才七岁,还不到避嫌的年纪呢。

  但她没走两步便呆住了:屋子正中央是一个硕大的水池,水池里白雾升腾,寒意弥漫,想必便是那所谓的寒潭了。但是:“谁特喵的把寒潭挖在一进门的地方?就不会另外捣鼓一间屋子专门放置寒潭?”杜羽裳忍不住抱怨道。

  寒潭里雾气太重看不到人,杜羽裳又喊了两声,没人回应,她便着急了:练功岔气这种事,可大可小,如果问题不大的话,也就是经脉淤堵一阵,自己强行运功破开再以寒潭水镇痛就能解决,如果问题严重的话,搞不好就会损伤经脉丹田,甚至废了根基。

  杜羽裳担心云扬的安危,顾不得旁的,直接跳进寒潭之中,被那潭水激得打了个哆嗦,她咬牙忍着,放开神识查看云扬的位置,然后她便愣住了:云扬不是应该才七岁吗?怎么突然就变成大人了?

  长大了的云扬趴在寒潭边,一袭黑衣一多半都泡在水中,墨色长发一部分在岸上铺开,还有一部分落入寒潭之中,露出他苍白的侧脸和俊美无俦的轮廓,有种虚弱病态之美,很是动人心魄。

  杜羽裳看了一眼便觉得心突突的跳,心中却有些莫名其妙:这张脸天天看,都看几十年了,心跳个鬼哦。

  她顶着冰冷的潭水走过去,摸了摸云扬的额头,这人烫得像块烙铁似的,寒潭水也没能将他的体温降下去,可见这次岔气颇为严重。

  杜羽裳叹了口气,盘膝在寒潭中坐下,将云扬的手腕握住,一股灵力涌入他体内,替他疏导堵塞的经脉。

  那灵力运行小半个周天后,云扬脸上有了几分血色,但随着杜羽裳输入他体内的灵力越多,他的脸色越来越红。然后,云扬醒了过来,一双眼尾上挑、眼角微红的桃花眼朝杜羽裳看过来,虚弱地道:“师尊~弟子好热……”他说话的同时,另一只空着的手扯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半片肩膀来。

  杜羽裳有些生气:“你是不是傻?你是修行中人,热了脱衣服作甚?还不赶紧运功退热!为师这么些年教的,你都学狗肚子里去了?”

  云扬有些委屈,但还是听话地坐直了身体,闭眼调息,片刻后,杜羽裳的灵力在他体内运行完大周天,清除了隐患,刚要收手离开,却不防被他一把反抓住了手腕,“师尊别走,弟子害怕。”

  杜羽裳惊讶莫名,很不客气地用神识将云扬上上下下扫了个彻底,修行中人用神识查看别人是很放肆的行为,极不礼貌,被查看之人会有一种啥也没穿的感觉。

  云扬脸红到了耳根子,羞窘道:“师尊,您这是做什么?”

  “我就看看你是不是被哪个青楼女子附体了,今儿怎么这么阴阳怪气的?”她神识查探一遍后没发现问题,便甩开云扬的手,冷哼道:“既然没事,还不赶紧去修炼,不想修炼的话,给为师酿酒也行,赶紧出去!”

  云扬叹了口气道:“师尊,可这是弟子的房间啊。”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