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线索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2241 2020.07.23 11:00

  杜羽裳在红尘问心镜中经历人生百态时,魔宗议事大殿里,阵堂堂主百里扶风与灵兽堂堂主左不齐匆匆赶到,除他二人外,其余魔宗高层早已到齐。

  刑堂堂主候仲文面色肃然道:“左堂主,每次议事你总迟到,是否过于懈怠轻慢?”

  在魔宗高层里,左不齐最怕的人便是这位刑堂堂主了,见他发话,忙不迭的赔小心:“候堂主,老左错了,前阵子不是又有几个弟子失踪吗,老左心情不好就去酒肆散了散心,耽误了正事,下次不会了,还请候堂主原谅则个。”

  五大三粗的左不齐,服起软来一点儿不带含糊的:候仲文这人严肃死板到没边了,你要跟他较真儿,他能一个问题跟你辩三天,一口气儿不歇的,真真惹不起,就连魔尊见到他也得顺毛捋,自己不过是个堂主,服个软怎么了?这叫明智!

  左不齐承认了错误,候仲文便不再拧着不放,而是朝主位的赤翎魔尊一礼道:“魔尊大人,属下这次召集大家议事,是有了重大发现。”

  赤翎魔尊点了点头:“候堂主请讲。”

  “这次那两位炼气期弟子失踪前,属下曾令两队金丹弟子远远相护,一来保护宗门弟子安全,二来若真有意外也好尽快找到线索……”

  “说得好听,你敢说你这么做不是以宗门弟子为饵,枉顾他人性命?”道堂堂主赵望北打断了候仲文的陈述。

  候仲文抬眼看了看他,神色依旧肃然,也不见动怒,语气平静地道:“若以侯某为饵能钓出这些失踪事件的幕后黑手,侯某愿以身为饵,若幕后黑手不找出来,还会有更多弟子受害,堂堂魔宗,弟子却连门都不敢出,这会动摇多少人的道心?”

  赵望北还有些不服,却没再反驳。

  候仲文又道:“再说,赵堂主所言的诱饵里,一多半都是我候氏弟子,其中还有两个是我嫡亲侄儿!”

  候仲文没有道侣,自然也就没有后人,那两个侄子在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了,他是把他俩当成儿子养的,整个魔宗都知道,那两个侄子对候仲文来说是半徒半子的存在。

  赵望北一听此言,便知道自己在此事上狭隘了,偏激了,他的弟子出了事,心中有怨,因此说话便冲动了,他当即起身,朝候仲文深深一辑道:“赵某失言,还望候堂主海涵。”

  候仲文起身回了个礼,表情依旧严肃,语气平平地道:“赵堂主无须如此,都是为了魔宗。”他说完这句后又坐下道:“属下接着说,原本属下以为有两队金丹弟子相护,可说万无一失,但谁知那两位炼气期弟子无缘无故忽然偏离原来的路线,竟把两队金丹弟子甩开了,待那两队金丹弟子赶到时,两位炼气期弟子已然遇害,但这次在出事现场有重大发现。”

  听候仲文说到这里,在座诸人皆下意识地挺直了腰,就连一向喜欢搞小动作的符堂堂主白芸芸也收起了她的小锉刀,危襟正坐,神情严肃起来。

  “两队金丹弟子在赶往出事现场时,远远看到一队灵兽宗弟子正从那附近经过,后来在出事现场,其中一位金丹弟子的灵兽也闻到有妖兽气息,并根据气息找到埋在现场泥土底下的一缕妖兽毛发,那是炼气期弟子拼死留下的证据,属下认为,此事并非巧合,定然是灵兽宗所为。”

  赤翎魔尊点了点头,对在座诸人道:“我不久前与崇仙门的崇化尊者碰过面,崇仙门门下有一名弟子曾向他禀报过,在探查第一次出事的现场时,那弟子的灵兽也察觉到过即将消散的妖兽气息,他当时也有些怀疑,但有用的信息太少,才不得不将此事暂且放下。如今看来,灵兽宗的确嫌疑巨大,你们且等一等,待我与崇化尊者商议后再决定下一步该如何。”

  他说完便转身去了内殿与崇化尊者传讯。

  ……

  杜羽裳在经历了四次幻境后,重新出现在刻着“红尘问心镜”五个大字的岩石前,那黑衣年轻人见她出来,忙转到岩石后面去查看,一边看还一边赞叹:“姑娘你可以啊,每一关都是满分。”

  杜羽裳见他说得玄乎,也跟着转到岩石后面看看是怎么回事,只见那岩石后显现出几个竖向排列的篆书:财、色、仁、义。在这四个篆书后面是整整齐齐的四个长条,均为绿色。

  杜羽裳有些看不懂,不由问:“就这?怎么看出来是满值?”

  黑衣年轻人指了指篆书后面的四个长条:“这是分值,底色是红色,得分才是绿色,就像第一关,如果你囚禁孕妇,抓住一个黑衣人拷问消息,然后将那孕妇剖腹取子,那这个长条就全是红色,意味着你得了零分。”

  杜羽裳顿时惊讶:“还有人在幻境里这么做的?”

  黑衣年轻人有些不屑地点头:“不止有,还多着呢,原本我们是不知道还能有这种操作的,幻境里发生的事情咱又看不到,但架不住人家要说出来呀,那人通不过考验不服,竟然自己说出来让咱们评理,结果被那日值守的同门给打了出去,这都什么人啊,恬不知耻。”

  杜羽裳不由附和道:“确实是恬不知耻,这么说起来,能通过这红尘问心镜考验的,至少都得是行得正坐得端的人,那你们做什么要叫魔宗?”

  那黑衣年轻人就笑了起来:“我们魔宗从立宗以来就叫魔宗,只是个名字而已,难道叫魔宗就要行邪魔外道之事?那有些人叫李善张正义的,也不见得就善就正义啊,咱们怎么做,跟叫什么名字有什么关系?”

  这话说得杜羽裳颇有些汗颜:自己这活了近千年的老妖怪,居然还不如一位炼气期弟子豁达透彻,简直惭愧至极。

  “是极是极,师兄言之有理,这么说来,魔宗弟子都是过了这红尘问心镜的了?”

  黑衣年轻人点了点头道:“对,至少得有两条满分,其余两条分数过半者,才能加入咱们魔宗,毕竟人无完人,那有那么多全满分的。”

  “每个人经历的关卡都是一样的吗?”

  黑衣年轻人摇头道:“第二关不是,第二关映射的是闯关者心目中最好看的人,以此考验闯关者的心性人品,这一关最难了,好多同门师兄弟都折在这一关上,就连魔尊大人也才得了一半分数。”

  杜羽裳心想:扯淡,我心目中最好看的人不一直是我自己吗?怎么可能是云扬那小毛头?

  不过,魔尊大人到底对他心目中最好看的人做了什么才导致得分只有一半?

  好奇得很啊!

举报

作者感言

何澜庭

何澜庭

作者语:大概是做了不可描述的事情吧。~(@^_^@)~

2020-07-23 11: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