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神农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3400 2020.07.12 11:47

  “能进秘境的不是崇仙门的同门便是玄天宗的道友,就这点儿人也要争抢?”吕博文有些难以置信。

  杜羽裳冷笑:“道友不见得会抢你,同门也不见得不会抢你,若动手的是同门,那可比道友还狠呐,定然是下死手的。”她可不就是死在同门手里。

  吕博文点头道:“知道了,我会自己小心的,前辈也要当心啊,希望运气够好,在秘境里也能遇到前辈。”

  杜羽裳翻了个白眼:“然而我并不想遇见你。”

  吕博文做了个捂着心口的动作,这时终于轮到他查验资格了,执事弟子指着杜羽裳道:“你的灵宠不放进灵兽袋里的话,进去可就不能跟你落在一个地方了。”

  吕博文点了点头:“嗯,我知道的。”

  执事弟子于是不再言语,检查了他的秘境资格玉牌后便放他站上圆台。

  很快一百位两宗弟子都上了平台,这时,平台上的纹刻发出微光,自行向下凹陷出小拇指粗细的凹槽,崇化尊者和玄清尊者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一起割破手腕,将鲜血滴入圆形平台边缘的凹槽里,那些鲜血顺着凹陷下去的纹刻在圆盘上游走,很快便将所有纹刻填满。

  两位尊者忙摁住手腕上的穴位止血,又有执事弟子前来给两人撒上止血药粉,只是两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额头也是冷汗不断,哪怕是化神期尊者,放掉身体内四分之一的血也还是会虚弱的。

  而此时圆形平台上,吸满了尊者鲜血的纹刻忽然放出耀眼白光,将整个圆形平台笼罩在白光中,待白光消失后,平台上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

  一阵熟悉的眩晕后,杜羽裳睁开了眼,入目是一条雪白的甬道,也不知是何材料所造,白得没有任何瑕疵,甬道内也不见有光源,但却光亮如白昼。

  这甬道宽丈许,高亦是丈许,长度未知,一眼看不到尽头。肉眼可见的范围内,前无同门,后无道友,白茫茫的天地间仿佛只剩她一人,哦不,一鸟。

  嗯,还是熟悉的地方,熟悉的味道。

  她尝试着给吕博文传音,然而没用,这里好像有等级很高的禁制,契约通道被临时切断了。

  看来真的只剩她自己了呢。

  这秘境杜羽裳也来过好几次了,因此没什么可惊叹、可感慨的,她左右看了看,然后原地转了几圈,有些头晕地甩了甩脑袋,朝自己鸟头所指的方向飞去。

  神农秘境里没什么技巧可言,全凭运气,运气够好的话,找到那种从来没有人光顾过的药园,那就真是赚大发了。运气不好的话,随便走走就一头撞进关卡,被里头的种种难题拖住,一直耗到时间阵法重启,然后只能活生生的等死。

  白色的甬道看起来没有尽头,其实不然,甬道每隔五百丈远便会有两条岔路,一条在左边,一条在右边,岔路的另一端便是机缘所在了。

  挑选岔路全凭直觉,杜羽裳飞了一段距离后随便选了个左边的岔路飞进去。

  岔路亦是五百丈长,尽头是一扇门,门里是一座十丈见方的空屋子。

  杜羽裳叹了口气,她总爱说“贼不走空”,但在这神农秘境里,走空是常有的事儿,只要不撞进关卡里都应该值得庆幸。

  大多数岔路尽头的房间都有两扇门,一扇门是入口,人进去后入口那扇门会消失,另一扇门则是出口。但还有极少数的房间只有入口,没有出口,那便是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关卡了。

  但是关卡不代表绝路,不仅不是绝路,对某些人来说反而是机缘,若能通过其中的试验解出谜题,不仅能出去,还能得到大好处。杜羽裳的仙府,就是从关卡里得来的。

  但是,即使关卡里会有极好的奖励,也没人愿意遇到关卡,毕竟,解谜这种事也很看运气的,关卡里的谜题不见得就是你擅长的,这点很致命。

  在经历了第一间空屋后,杜羽裳似乎走起了背字运,接连踩了七八间空屋,每个屋子之间距离至少十几里,她翅膀都扇得软了,啥也没捞到。

  她如今会飞倒还算好的,以前进来只能靠走,效率更低,一天走下来,人都累懵圈了,也不过能寻十来个房间,还有一多半房间是空的,再一多半房间里的灵药是低阶的,不值钱的,那个中辛酸简直不堪回首。

  “也不知那小子有收获没有。”杜羽裳暗暗嘀咕了一句。

  “啊嘁!”被杜羽裳念叨的吕博文,此时正在一处关卡里愉快地解题,他揉了揉鼻子道:“今天怎么总打喷嚏?是不是有谁想我了?哎哟,这题有点难啊,要不是我读书的时候成绩好,还真答不上来……”

  杜羽裳自然想不到吕博文已经一脚踩进了关卡,在又走空几次后,终于遇到了不是空房间的屋子。

  有东西的屋子和空屋子就连结构都不一样,空屋子长得跟外面的甬道一个样,几面墙都是茫茫白色,屋顶和地面亦然,而眼前这间屋子却是生机盎然:四面墙仍旧是白色,但屋顶却是镂空的,能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虽然有阵法隔阻,人出不去,但雨水和阳光却可以洒进来。

  屋子的地面上是厚实的黑色覆土,土里种着八株玄参,玄参是化气期灵药,倒不是说只有化气期才能用这种灵药,而是灵药里蕴含的药力相当于化气期的程度,这种等级的灵药,在灵药中不算好的,但也不算差,不过这些玄参应该是上次秘境开启后才重新种上的,只有一千年份,虽没达到杜羽裳的期望值,但总比她自己那座仙府里的灵药等级高一些,而且玄参口感很好,杜羽裳对这次的收获还算满意。

  将地里的八根玄参全部拔起来后,杜羽裳从出口离开了这个房间,等秘境关闭后,这些有土壤的房间会有秘境守卫过来重新播种,在时间阵法的催化下,再次长出新的灵药。

  杜羽裳进入甬道后又靠转圈的方式决定了一个方向往前走,她又一次选择了左边的岔路,岔路的尽头依旧是一扇门,不同的是,那扇门前的地上,坐着一个人,看他的服饰应该是玄天宗弟子。

  那人面朝门坐着,额头抵在岔路旁的白墙上,身上看不出有没有伤口,但他身下有血,而且还不少,在秘境这种满世界纯白的地方,血的颜色格外刺目。

  杜羽裳用神识探过去,才发现此人呼吸脉搏都没有了,而他腹部有一个大洞,洞内脏腑不见了一大半,地上那一摊血就是从他腹部流出来的。

  杜羽裳想都没想,转身就飞走了,至于那扇门,就算里面有什么好东西她也不想要,况且那里头猫着一个杀人凶手的可能性更高,她若愣头愣脑冲进去,倒真成“鸟为食亡”了。

  杜羽裳飞出很远后才重新找了一条岔路拐进去,推开门后,她愣住了:怎么可能!居然是关卡!

  身后进来的门已经消失了,但房间里白茫茫一片,并没有出去的门!

  这一刻,杜羽裳的心里是很慌的。

  虽然她曾进过一次关卡,但那次解谜解得有多难她至今记忆犹新,她可不认为再进一次关卡,她还有那运气能出去,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她如今是凤凰之体,即使被关个几千上万年也不怕寿元不够。

  杜羽裳叹了口气,认命地飞到空屋子中间,触发了关卡禁制。这还是她上次进入关卡后花了好几天时间才琢磨出来的,运气差一点的人,恐怕三个月都在屋子里团团乱转,根本不能触发禁制。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丰富的阅历还是很有优势的。

  杜羽裳有些得意。

  不过,如果她知道隔壁关卡里,吕博文不仅一进去就触发了禁制,而且已经解完谜题出来了,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禁制触发后,场景瞬间变幻,不再是惨白一片的秘境之地,而是一片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森林郁郁苍苍,湖泊碧水潺潺,眼前有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远处有山鹿在树林里啾啾低鸣,遍地长着年份深远的灵药,树上挂着晶莹剔透的灵果……

  在场景变幻的同时,一个半透明的少女出现在杜羽裳面前,那少女梳着双髻,发髻上绑着粉色飘带,身上穿着一条粉色纱裙,整个人浮在半空,看起来轻灵而飘逸。

  而杜羽裳也变成了她当年的样子:一袭红衣,发髻高挽,明艳得仿佛照亮了一片天地。当然,她同样也是半透明的。

  随后,两个半透明的美丽姑娘同时惊呼了一声:“怎么是你?”

  那粉色少女瞪着眼嘟嘴道:“什么叫怎么是我?我是这座关卡的守卫,不是我还能是谁?倒是你,这神农秘境有一百零八座关卡,你怎么又到我的关卡来了?上次仙府都给你拿走了,还来?”

  杜羽裳自己也很惊讶,有些无奈地摊手:“我还以为你是幻境虚构的呢,想不到你竟然是守卫,失敬失敬!我也不想进关卡的,上次进来就把我吓个半死,这次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又碰到你,缘分啊!”

  粉色少女撇了撇嘴:“缘分倒真的是有缘分,可问题是我这关卡就一套试验程序,你已经通过试验了,不能再试验一次,怎么办?”

  杜羽裳惊讶道:“意思就是没题了呗?不会吧,神农秘境等级这么高,怎么可能没题了?”

  粉色少女摊了摊手:“要不怎么说是缘分呢,神农秘境一共有一百零八层,每一个层都有一千零八十个房间,这一千零八十个房间里,只有一个是关卡。而这一百零八层都是无序互通的,你有可能从第一层出来直接就到第一百零八层了,也有可能到了第九层,你想想看,在这么多的房间里,要遇到同一座关卡,需要什么样的运气!你跟我说说,你这是什么运气?”

  杜羽裳笑了起来,看得出来粉色少女比她还郁闷,这么一想,就觉得挺开心的,上次的那些谜题险些没把她为难死,这回终于轮到别人为难了,真好。

  

举报

作者感言

何澜庭

何澜庭

自从我女儿成为本书第一位读者后,每天当面催更,比吃饭还勤,半夜了都还要追着我让我再写点儿……

2020-07-12 11: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