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正魔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3145 2020.07.08 13:18

  赤翎魔尊摆了摆手,又道:“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咱们也不能只讲道理,还得做好打打杀杀的准备,虽然崇仙门是有上万年资历的超级宗门,但咱们也不必怕他们,崇化尊者一心只求大道飞升,虽然道行深厚,但并不善于打斗,我们并非没有赢面。”

  赤翎魔尊从容地安排手下堂主们备战,这等宗门大战,他们身为守方还是有些优势的,其他七位堂主配合阵堂堂主百里扶风布下若干杀阵困阵幻阵,就等着崇仙门打上门来。

  阵即布妥,便有弟子来报:崇仙门的高阶修士们已到阵前。

  赤翎魔尊将手负在背后,几个闪身便来到魔仙城外两军对垒处。

  修仙之人干架自然不会靠人海战术,拼人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高阶修士一巴掌能拍死几十个低阶修士,随你多少人都填不满等级差距。

  有崇化尊者在,场面暂时还算稳得住,两边都很克制,没有动手。

  赤翎魔尊隔着阵法站在崇化尊者面前,朝他躬身一礼道:“弟子见过掌门师叔祖。”

  崇化尊者看到他的满头白发,不由得想起赤练师侄来,心里有些感慨,沉吟片刻后才怅然道:“你如今已是魔宗宗主,不再是崇仙门弟子,无须再向我执弟子礼。”如果宏明师侄没有伏杀赤练师侄,那眼前这位魔宗宗主就还是崇仙门的优秀弟子,赤练师侄若还活着,以她的天资,说不准崇仙门已经有第二名化神尊者了。

  可惜啊,可惜。

  赤翎魔尊抱拳道:“弟子始终记得掌门师叔祖的恩情。”

  崇化尊者神色黯然地摆手道:“罢了罢了,从前的情分无须再提,如今两宗大战在即,你我已是敌人,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赤翎魔尊点了点头,面色平静地道:“理应如此,只是弟子还是要替魔宗辩解一二,崇仙门的历练弟子并非魔宗所杀,还望掌门师叔祖明鉴。”

  宏明道君不等崇化尊者开口便怒斥道:“休要狡辩,魔宗历来便仇视我崇仙门,当初我两位徒弟命丧你手,这仇还没报,如今你们又对我宗门低阶弟子下手,果然是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赤翎魔尊眼神冰冷地朝宏明道君看过去,嘲讽道:“我们从不仇视崇仙门,我们只是仇视你而已。休要说什么邪魔外道,拿当初污蔑我师尊那一套来污蔑我,我师尊不屑于解释,但我不会,你说我邪魔外道,证据呢?你说我杀你徒弟,证据呢?你说我杀崇仙门低阶弟子,证据呢?空口白话就想给我定罪,想得倒是挺美的,要我说,你的徒弟就是你自己杀的,崇仙门的低阶弟子也是你杀的,因为你素来心思歹毒,连同门师妹也设计伏杀!杀几个同门也属正常!”

  宏明道君气得跳脚,咬牙切齿道:“果然邪魔外道善于狡辩,你以为凭你一张嘴就能颠倒黑白?你师父赤练魔女,欺师灭祖,我杀她乃是替天行道,你等邪魔外道,当杀。”他说完又对崇化尊者抱拳道:“还请掌门师叔为死去的宗门弟子报仇!”

  崇化尊者摆了摆手道:“不急,即使要动手,也得让人心服口服,否则便是以势压人,有违大道,玄竹,将证据拿来。”

  站在人后的玄竹真人忙上前几步,将装着染血黑布的木盒子双手呈给崇化尊者。

  崇化尊者接过木盒后打开,递到赤翎魔尊面前,肃然道:“这是在弟子遇难之地附近找到的一片衣料,崇仙门辖区内只有你魔宗尚黑,这衣料你作何解释?”

  赤翎魔尊隔着阵法仔细看了看那块黑色碎布,见那碎布上果然有魔宗弟子服特有的暗纹,于是点头道:“这衣料的确是属于魔宗弟子,但……”

  宏明道君急道:“掌门师叔,他已经承认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崇化尊者没有理他,而是对赤翎魔尊道:“你接着说。”

  “这衣料上有魔宗炼气期弟子的专属暗纹,的确是魔宗低阶弟子服,但既然都是炼气期定是实力相当,若真有打斗,必然会打得天翻地覆,就算是暗算也不可能一击秒杀,那遇难之地定是草摧树折,满地疮痍,怎会仅有这一块衣料作为证据?”

  他见崇化尊者点了点头,接着又道:“其实前些时日遇难的,不仅有你们崇仙门的低阶弟子,魔宗也有三名低阶弟子陨落,我在他们遇难之地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仿佛三个大活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宏明道君冷哼道:“狡辩!”

  崇化尊者眉头紧锁,他直觉赤翎魔尊说的是实话,若真如此,这些低阶弟子遇难背后隐藏的真相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这时玄竹真人在背后低声道:“掌门尊者,弟子觉得宏明道君言之有理,魔宗的确善于狡辩,这般证据确凿之事也能被他们说得很无辜,魔宗示弱,显然是自知不敌,想骗取掌门尊者同情,掌门尊者莫要心软。”

  赤翎魔尊冷眼看着玄竹真人,嘴角带着一丝讥讽,暗暗鼓动灵力,身后显化出一尊人首蛇身手持双剑的巨大法相,化神期修士的威压直冲出来,对面崇仙门的众人除了崇化尊者外,其余人等皆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好几步,额角见汗。

  宏明道君更是失声惊呼:“化神期!”

  玄竹真人脸色发沉,他一个金丹真人,站得比几位元婴道君还靠前,那威压冲过来自然第一个压制的就是他,压得他连脚都动不了,只觉得五脏翻腾,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来,忙暗自调息,不敢再张口多言。

  再说,他也不好意思再多言,先前说魔宗自知不敌才主动示弱,结果才说完赤翎魔尊就召唤出了尊者法相,把他的脸打得嗷嗷的疼。

  崇化尊者将手一挥,身后亦是法相显化,替诸位同门抵挡住魔尊的威压,但心里却是一阵阵肉疼:这么年轻的化神期啊,未来必然不凡,竟被宏明师侄生生逼成了敌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宏明道君则是一阵胆寒,他与赤翎魔尊有杀师之仇,这臭小子还在金丹期时,就已经逼得他堂堂一个元婴道君连宗门都不敢出了,如今他晋级化神,自己这根基受损化神无望之人还能有什么活路?

  赤翎魔尊看了一眼对面诸人的反应,神情淡漠地收回法相,朝崇化尊者抱拳道:“掌门师叔祖,弟子先前所言句句属实,并非示弱,只是不想两宗起无谓的争端,免得中了他人奸计。”

  化神尊者说出的话,分量自然与元婴道君不同,崇化尊者对此事本就有些迟疑,如今对方又有修真界最顶级的战力作柱脚,他自然对赤翎魔尊的话更信了几分:若魔宗真有心与崇仙门敌对,此时已有了硬碰硬的底气,大可不必耍这些不入流的手段,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不过,若真有第三方势力暗中嫁祸挑拨,会是谁呢?目的又是什么?

  崇化尊者陷入深思。

  这个问题的答案,赤翎魔尊也想知晓。

  先前在迷踪岭他突然离去,便是因为接到宗门传讯,说有三名炼气期弟子命牌碎裂,陨落在外,他匆匆赶到出事地点却没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他也疑心过是不是崇仙门暗中下手,但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的猜测。

  如今想来,崇仙门那边能找到碎布作为证据,大约是幕后之人笃定崇仙门战力更高,因此将其视作冲突主动方,指望对方拿着证据找魔宗讨要说法以引起争端;而魔宗没有高端战力,就算拿到证据也不见得敢跟崇仙门叫板。

  幕后之人唯一算漏之处,便是自己晋级化神期,有了与崇仙门抗衡的资本。

  崇化尊者思索良久后才道:“魔尊所言有理,若两宗再对峙,恐为奸人所乘,此事暂且按下不提,我会叫人重新探查弟子遇难之地,看看是否会有其他发现,还请魔尊释放我门下三位长老。”

  “此乃应有之义,掌门师叔祖请放心,弟子也会调动魔宗全部力量,查找有用信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有些事情发生了,总会留下蛛丝马迹。”赤翎魔尊转头打了个眼色,示意属下放人。

  崇化尊者点了点头,取出一枚玉牌道:“这是我的远程传讯符,一旦魔宗有新发现,请务必告知一声,若我宗门有线索,也会与魔宗共享。”

  赤翎魔尊一挥手,阵法屏障瞬间消失,那玉牌稳稳当当地飞入他手中,他拱手道:“多谢掌门师叔祖。”

  崇化尊者摆了摆手:“如今你已晋级化神,大可不必再遵循旧称,你我平辈论交即可。”

  赤翎魔尊的脸上难得有了一丝笑容,赧然道:“弟子不敢,倘若有朝一日师尊回来,弟子与掌门师叔祖平辈论交,师尊又称掌门为师叔,岂不是乱了辈分。”

  崇化尊者脸色一僵,心底里生出一丝同情来:这孩子别是生了心魔了吧,赤练师侄已陨落五百年了,据说当时魂飞魄散连灰都没剩下,就算没有魂飞魄散,五百年也应该早已轮回转世无数次,再难寻回,哪里可能回得来。罢了,若这孩子想从对我的称呼上找到点儿念想,便由他去吧。

  他心中黯然,暗暗叹了口气道:“也罢,依你所言便是,我宗门还有要事,这便告辞了。”

  “恭送掌门师叔祖。”赤翎魔尊躬身拱手相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