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1、突袭

蛋里孵出来的魔女 何澜庭 3268 2020.07.09 10:51

  崇化尊者点了点头,祭出飞剑飞身其上,他身后诸位崇仙门修士也随之祭出飞剑或是飞行法宝,而后他朝魔宗诸人摆了摆手,转身化作遁光远去,其余诸人紧随其后。

  就在此时,赤翎魔尊身后再次显化出人首蛇身法相,那法相手中一柄长剑脱手飞出,化为一道光影直奔宏明道君而去,瞬间将其捅个对穿,自后背而入,自前胸而出,剑光逞凶后又一闪而过,回到法相手中。

  宏明道君猝不及防之下受此一击,顿时一口鲜血喷出,脚下飞剑也失去控制,整个人像个被戳漏的血袋子般洒着热血从空中坠落。

  崇化尊者遁光绕回,一把接住坠落的宏明道君,又招手捡起失控的飞剑,皱眉看向赤翎魔尊。

  赤翎魔尊朝他拱手一礼道:“掌门师叔祖勿怪,宏明道君设计伏杀我师尊,令她喋血凤陨谷,明明是同门相残道君却毫无悔意,口口声声说是为师报仇,既然弟子为师尊复仇天经地义,那我向他寻仇也是应当,此乃私怨,与两宗无关。”

  崇化尊者不悦道:“即是私怨,当在私下里了结,若下次再当我面行凶,勿怪我不念旧情。”

  赤翎魔尊神色恭敬地道了句:“弟子不敢了。”

  崇化尊者恼他在人前动手伤了他的脸面,只哼了一声便提起血淋淋的宏明道君驾驭飞剑离去,这时赤翎魔君又以灵力喊道:“陈天星,这一剑是我替师尊收的利息,你的狗头暂且先寄放在你脖子上,待我师尊回来,定将你抽魂炼魄,挫骨扬灰!”

  崇化尊者闻言脚下顿了顿,虽没再言语,但对赤翎魔尊的埋怨倒是消散了不少,对手里拎着的宏明道君,那真是恨不得立刻将他扔得远远的。只是他身为掌门,身不由己,哪怕他再厌恶此人,却不得不忍他、让他、容他。

  崇仙门众人离去后,魔宗诸人这才真的松了口气,原本以为会有一场恶战,想不到竟被魔尊化解于无形。

  符堂堂主白芸芸扭着腰肢走到赤翎魔君身侧,一双风情满满的媚眼落在他身上,由衷赞道:“魔尊大人英明,属下佩服之至。”

  书生模样的阵堂堂主百里扶风也道:“魔宗短短数百年发展到能与超级宗门相抗衡的程度,确实魔君大人领导有方,魔君大人英明。”

  赤翎魔君摆了摆手道:“不必恭维我,若不是崇化尊者宽容仁厚,数百年前我就死在陈天星手里了,哪里会有魔宗存在,这些年也是崇化尊者高抬贵手,容我等在崇仙门辖区内发展,无论如何,这情分我们不能忘。再则,崇仙门毕竟是存在上万年的超级宗门,其底蕴深厚超乎想象,日后切勿再说可与之抗衡的话,显得我等过于轻狂。”

  魔宗诸人齐齐拱手应道:“是,属下遵令。”

  “这次低阶弟子遇难,确实有些阴谋的影子,你等定要约束各堂弟子,若无要事不得外出,外出需多人随同,以免遭遇不测,另外魔仙城加强戒备,对可疑之人定要严加盘查,防患于未然。”

  “是,属下遵令!”

  赤翎魔尊安排好宗门事务后便驾驭遁光去了迷踪岭,只得到人去楼空的结果,好在他知道吕博文是崇仙门弟子,有根脚便不难找,因此并不着急。

  ……

  另一边崇化尊者拎着受伤的宏明道君驾驭飞剑回到宗门,将其送到药师堂疗伤。

  其余随同前往魔宗的道君们虽然对崇化尊者的不作为颇有微词,但当年那段公案崇仙门高层都很清楚,崇化尊者对魔尊诸多宽容也是情有可原,再则宗门里目前也仅得一名化神尊者,总不能因为宏明道君惹下的祸端就去跟另外一位化神尊者硬怼吧,两虎相争必有一伤,最好结果也就是两败俱伤,委实不值得。

  因此,长老会的道君们虽心有不满,却也无计可施,只得各自回府约束弟子,减少外出。

  崇化尊者回到问道峰后,连发四道短程传讯符,将吕博文、李海,以及当初参与探查任务的另外一组筑基期修士召至问道峰。

  “你等将上次探查任务的过程仔细道来,从抵达任务地点说起,事无巨细,不得有任何遗漏。”崇化尊者端坐于主位,对四名站在他身前的筑基期弟子吩咐道。

  第一个上前讲述的便是李海,修仙之人记忆力远超凡人,时隔多日,他还能清楚的说出当时三人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甚至连当时的肢体语言也都有所描述。

  “……玄竹真人就说……妖兽若蛮力破阵,宗门会有感应,至于以阵道修为破阵,妖兽还没这能力。吕师侄,有想法是好的,但是要贴合实际。”李海如同鹦鹉学舌般把当时玄竹真人教训吕博文的话重复了一遍。

  崇化尊者举手示意李海暂停,他把目光转向吕博文:“你为何疑心是妖兽所为?”

  吕博文从李海开始说话起就知道躲不过去,理由早就想好了:“弟子有只灵兽名为红羽,对妖兽气息十分敏感,弟子刚抵达十里坡时,红羽曾告诉弟子它感应到一股正在消散的妖兽气息,因此弟子才妄加揣测,说出此等谬论,还请掌门师叔祖见谅。”

  崇化尊者摆了摆手道:“不,你很好,你说的也未见得就是谬论,现在一切尚未有定论,无须妄自菲薄。”他说完又示意李海继续往下说。

  四人的讲述花了大约两个时辰,但除了第一个讲述的李海话中有一些有用信息外,其余三人的讲述中并无任何异常,但崇化尊者还是耐心听完,并把这四名筑基期弟子表扬了一番才让他们各自回去。

  ……

  崇仙门的药师堂几乎属于闲置建筑,这许多年来因有崇化尊者坐镇,与其他宗派矛盾甚少,没有矛盾就没有战斗,没有战斗就没有人受伤,偶尔有外出历练的弟子受伤回来才会来药师堂坐一坐,上次胖师弟黄明远被杜羽裳啄的伤口,便是在这药师堂包扎的。

  但那是个例。

  修士的修为越高,自愈能力越强,很多小伤都不用管自己就长好了。还有一些擅长炼丹的修士,随身带着各种金疮药疗伤丹,根本无需药师堂出手,人家有点小伤小痛的,自己就解决了。

  因此,药师堂几乎常年空置,负责值守药师堂的两位炼气期弟子闲得都快长毛了。

  但是今日,这两位炼气期弟子很忙,因为来了个大单。

  宏明道君伤势沉重,不仅是被捅了一剑,更因为这一剑,导致他无法压制旧伤,新伤加旧伤一起发作,简直要了他的老命。

  他此前对崇化尊者说的有伤在身并非谎言。五百年前那一战,杜羽裳自爆元神,他虽然侥幸活下来,但不知何故竟有一缕奇怪的火焰进入他的身体,缓慢而坚定地摧毁他的道基,让他不仅无法痊愈,身体更是每况愈下,若不是他寻得偏方缓解,只怕修为早就跌到金丹期甚至化气期了。

  赤翎魔君那一剑,犹如打开了某种魔咒,那奇怪的火焰竟冲出他体内的桎梏,在他身体里蔓延开来。

  因此,在两位炼气期弟子为宏明道君的胸腹上药包扎伤口时,便被他的惨叫震惊了。

  “有这么痛吗?你是不是下手太重了?”弟子甲皱着眉向弟子乙传音。

  “哪有,这位可是元婴道君,我敢下重手么?”弟子乙有些不满地传音道:“谁知道他怎么叫得这么惨,知道的倒是晓得咱们在给他上药包扎,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在肢解他呢。”

  弟子甲忍笑道:“人无完人嘛,也许这位道君就是比一般人怕疼一些呢。”

  外伤上完药包扎好后,两位炼气期弟子又领了一枚内伤丹药喂宏明道君服下,这位道君全程都在惨叫,意识清醒时还能忍住一二,只哼哼唧唧,意识模糊时便会发出杀猪般的惨嚎,十分渗人。

  数个时辰后,外伤药和内伤药起了效果,伤势被控制住了,宏明道君恢复清醒。但体内那奇怪的火焰却并没被他压制回丹田紫府,而是随着他灵力运行,游走在他奇经八脉之中,令他痛不欲生。

  他神色晦暗,眼中闪过一抹凶光,暗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修为跌破元婴期,只怕瞬间就会因为寿元不够而老死。对于一位修士来说,眼睁睁看着自己老死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没有之一,为了杜绝这种情况发生,他可以做任何事情,就像他那个师父一样。

  ……

  吕博文回到自己的院子后,见到正趴在软榻上啃灵药的杜羽裳,有些愧疚地道:“前辈,对不起啊,我把您出卖了。”

  杜羽裳瞬间觉得灵药不香了,好吧,生吃灵药本来也不香,如今更是连咽都咽不下去了:“你个臭小子,就知道你靠不住,说吧,怎么出卖我的?”

  吕博文就把在崇化尊者那儿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杜羽裳松了口气道:“还好只卖了一半,没有给我全卖了,你也别多想了,赶紧修炼吧。我看呀,这修真界风平浪静了上万年,眼看着又要起风波了,你最好潜心修炼,赶紧把修为提上去才是正经,否则风波之下你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吕博文点了点头,有些不确定地问:“前辈您不会离开我吧?”他已经习惯这个随身老爷爷了,满肚子问题有人及时回答的感觉真的很好,不像以前,师尊从来不不理他,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玩单机。若真有风波,有前辈在,似乎也不那么可怕了。

  杜羽裳摇头道:“这我可说不准,没法给你一个肯定答复,赶紧修炼,别墨迹。”

  于是吕博文听话地开始修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