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楼里有人

梦魇猎杀 荆徒 2063 2019.09.21 19:05

  这一摸,却摸了个空。

  韩辰瞳孔一缩。

  “消失了?被拿走了?还是……”

  这么一回想,似乎刚才自己应该是接触到了那块石头之后就陷入了昏睡,才做了一个那样诡异莫名的梦。

  自己昏睡过去的这五分钟内。

  有人进来,在桌上的档案上写了“快逃”两个字,而且还把石头拿走了?

  韩辰感觉到莫名的毛骨悚然之感。

  叮叮叮……

  手机响了,是刘化打过来的电话。

  韩辰来不及多想,按下接听。

  “到哪儿了?外面现在下好大的雨……”

  刘化在烧烤店等了快十分钟,而且外面呼啸的海风夹杂着暴雨,让他的心情似乎有些焦躁起来。

  “今天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在楼里加班吗?”韩辰略微顿了顿,随后将声音压的很低问。

  “谁?不是都走光了吗?除了你就应该就只有……保安室里有人吧?”刘化明显愣了愣。

  “保安室?”韩辰重复了一遍。

  保安室,不在楼里,在与大楼距离差不多三百多米远的距离外。

  其实还有住院部,住院部里住满了精神疾病的患者,以及部分此时仍在值班的医生护士。

  但住院部比起保安室,还要离的更远,差不多和办公楼隔了有一公里远。

  “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刘化问。

  韩辰犹豫了一下:“没事。”

  他不确定自己现在所遇到了什么,甚至不确定自己刚才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幻觉。

  但刘化似乎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雨这么大,我开车过去接你吧?你在办公室等我。”

  “嗯……行。”韩辰点点头。

  他挂断电话,打算给保安室打个电话,让夜间值班的保安过来一趟。

  手指刚按在拨通键上,还没拨通,他忽然听到了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

  嗒塔嗒……

  脚步声离档案室越来越近,甚至可以明显的从中察觉出来着就是奔着档案室来的。

  韩辰脑海中的弦瞬间紧绷起来。

  他把桌上的灯一关,随后身形向下一蹲,蹲在了桌后,将自己隐蔽在阴影中,随后快速的给刘化编辑着短信。

  “小韩?你在吗?”

  出乎意料的,脚步声停在门外后,竟然响起了一道让韩辰感到略有些熟悉的声音。

  门被轻轻敲响:“小韩?”

  韩辰愣了愣,在脑海中思索了一下这道声音的主人,随后麻利地从桌后爬起来:“我在!”

  随后他三步做两步,大步朝着木门走过去,拉开插销,顺手又将墙上的灯给打开。

  他从声音中听出来,门外的,正是今天夜间值班的保安之一——王福生。

  拉开了一道门缝,韩辰从门缝中瞥了一眼,发现的确是自己认识的那名保安,心中才稍安。

  他把门拉开。

  “王叔,我正准备去找你一趟呢。”韩辰眼睛微不可微的扫了扫王福生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王福生把手中的手电筒啪嗒一下关掉,略有些憨厚的脸上明显有些意外:“找我?”

  “叔,楼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吗?”韩辰开门见山,直接就问。

  王福生点点头:“是啊,只有你在加班……我看外面忽然下了暴雨,过来问问你要怎么回去。”

  韩辰:“没事,医技科的刘化这会儿正好在外面,他要过来接我。”

  “也好。”王福生似乎有些唏嘘:“不过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虽然工作拼,但也别累垮了身体啊,我看你最近一周都天天加班到深夜……”

  “也没什么事儿,今天最后忙完一点,也就结束了。”韩辰笑了笑,回应道。

  王福生算是所有人都公认的好人,五十多岁,无儿无女,老婆也去世了,但这都没有将他打倒。

  他仍时常值夜班,甚至有时候有的员工加班加的晚了,路上没有灯,他还会打着手电筒帮忙护送着回到员工宿舍。

  据说王福生还拿自己微薄的工资供着几个山区出身的贫苦学生上学,这基本上差不多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韩辰和他关系不错,过年过节回家一趟有时候还会给王福生带上瓶酒,带上点特产在随手桑给保安室里的一众安保人员。

  “王叔,能带我去监控室看一看吗?我想看一看半个小时内的录像。”韩辰略微犹豫了下,但最后还是这么说。

  每一层楼楼道的录像,都可以在监控室内查看得到,而监控室的钥匙,则在保安室的值班保安手中。

  保安室内其实也同样可以查看到监控,不过只是楼外各关键部位,以及大门附近安装的几个探头。

  要查看楼内的录像,只能在监控室内看。

  “看录像?”王福生一愣。

  他没想到韩辰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调取监控录像,说实话并不算什么难事。

  但,这是明显不合长门岛精神病院的院内规章制度的。

  调看监控录像,要么需要职权,要么需要特事特办,需要个理由。

  总而言之,韩辰不过一个档案管理员的身份,是无法查看得了监控录像的。

  韩辰看王福生并没有给他回应,心中猜测到了点他是怎么想的。

  韩辰心里一横:“王叔,我觉得楼里现在有人。”

  王福生原本还憨笑着,听到韩辰这么说,他的脸色一下变了。

  “有人??你是说……”

  韩辰点点头:“我刚才听到了敲门声。”

  “你的意思是,有人现在藏在楼里?小偷?”

  对于王福生来说,一旦楼里若是藏进了外来者,盗窃或是搞破坏,对医院造成了严重损失的话,属于他的严重失职。

  王福生是个好人,对待工作也同样认真。

  “你确定你所说的吗?”王福生脸色一点一点变得凝重起来。

  看到韩辰又点头回应之后,他瞬间拿起了腰间的对讲机,迅速在对讲机内汇报:“办公楼里可能有贼!把大门关上!”

  长门岛精神病院不大,但也不算小。

  院内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靠近住院部,风景甚好,向来是轻型的精神病患者疗养的地方。

  但同样的是,这里会偶尔有一些小偷从这里潜入进来,再偷偷摸摸的摸到办公楼或者住院部,偷盗东西。

  这样的事儿,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