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巴掌 噩梦之药

梦魇猎杀 荆徒 2093 2019.09.27 22:46

  “暂时还不清楚。”韩辰摇摇头。

  “你说的是真的?”陈同阵脸色霎时间变得很难看。

  “你问问他呗,他刚才不是也过去了吗?”韩辰指了指窗外的刘化。

  陈同阵眼神渐渐地发生了变化,脸色阴晴不定,但却并没有如同韩辰所说去询问刘化。

  而是掏出手机,沉默了几秒钟,似乎想要给什么人打电话。

  他当着韩辰的面,拨通了手机通讯簿里的一个号码。

  没有一秒钟耽搁,对面似乎立马就接通了。

  “现在什么情况?”陈同阵开口询问。

  韩辰侧耳倾听,想要试着看能不能偷听到电话那头的人与陈同阵的对话。

  但他却什么也没听见,陈同阵刻意将音量放的很小声。

  通话,持续了不到一分钟。

  挂掉电话,陈同阵忽地站起身来,动作幅度之大,甚至差点将桌子都撞翻。

  陈同阵给韩辰的第一印象,是一个典型的高级知识分子,且颐指气使,气质非凡,不像是那种容易被其他人所说的话所左右自己情绪的人。

  但此时却明显失态了。

  他站在窗户边,敲了敲玻璃,把站在窗外屋檐下背对着两人闷闷地抽着烟的刘化注意力吸引过来,面容严峻地说:“你进来。”

  刘化愣了一愣,似乎有些意外,他愣了愣,随后将烟头往面前的水泊中轻轻一弹,重新走回房间内。

  他还以为陈同阵和韩辰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一边走着,刘化一边思索着自己该怎么和韩辰解释今天自己将他带到这儿来见陈同阵的这件事。

  换句话说,他知道自己与陈同阵的协议,是有违职业道德的。

  帮助外面的人偷自己上班的地方的东西?

  说白了就是人品有问题。

  而韩辰的性子他也清楚,对外人还好,从不多管闲事,但对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朋友,那可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

  茶馆分为一个个隔间,彼此之间隔音效果很好。

  刘化朝着这儿走过来的时候,一边走,一边感到有些焦虑。

  他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韩辰解释。

  推开房门,重新站到两人面前。

  “辰哥……其实……”刘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很犹豫。

  “没事,你不用和我说。”韩辰摆了摆手。

  刘化一愣。

  韩辰说实话有些心凉,他也没想到过自己这个过去一年内关系处的相当不错的朋友,竟然不仅自己干这样的事,而且还拉着他参和。

  要不是陈同阵所说的话勾动起了些他的兴趣,且自己也注意到了精神病院内的确有些异常,他说不定一听到陈同阵的请求就会转身就走。

  但现在……

  陈同阵似乎有些着急,并没有理会刘化与韩辰之间的谈话,他自己思索了一小会儿,随后直接抬头看向刘化。

  “你现在回去拿他们的东西,多久能拿到手?”陈同阵丝毫不避讳,直接就当着韩辰的面问刘化。

  刘化沉默不语,甚至不敢直视两者的目光。

  陈同阵似乎有些着急:“说话啊!”

  刘化终于开口,脸色有些灰暗:“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整座办公大楼被从上到下彻底封锁了,保管处在顶楼,今、明两天,至少也是今天晚上……我没办法进去。”

  陈同阵更急:“那为什么你今天下午他们一进院的时候不去弄?!我之前和你说了什么???”

  “我……”刘化张了张口,却没有为自己辩解。

  韩辰皱了皱眉,看着刘化低低垂下的头。

  这和韩辰印象中的那个性格外向,甚至可以说是活泼开朗,年龄不过二十出头,还比自己小一岁的刘化不太一样。

  刘化什么时候变的这样唯唯诺诺?

  “既然这样,我们的合作就停止吧。”陈同阵极其失望,重重地叹了口气,伸手去抓自己放在旁边的公文包,似乎急着离开这儿。

  合作停止四个字,听起来,就像是千钧之力一样,压得刘化身体向下一沉。

  “那,那我的药呢?”刘化瞳孔一缩,连忙抬起头,不敢置信。

  “你说呢?”陈同阵扫了刘化一眼,眼神中就写着失望两个字。

  “不,如果没有药……”刘化心中一慌,一下子站起来,想要拉住陈同阵。

  但陈同阵轻轻躲过,丝毫不理会刘化,而是递给韩辰一张卡片:“我现在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希望你明好好考虑考虑我的提议,如果愿意再商谈的话,请直接来这个地址。”

  他的提议,就是让韩辰帮他拿出档案,换来一笔不菲的报酬。

  韩辰低头看了一眼卡片。

  这是一张淡蓝色的半透明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圆规和一个矩交织在一起的韩辰从未见过的奇怪图案,而且写着一个地址。

  熊海市长门岛诺威港502号。

  韩辰记得这儿,似乎是港口旁边的一家餐厅。

  “嗯。”韩辰轻轻点头,作为回应,并没有直接拒绝。

  “陈先生,你别走,求求你……”刘化苦苦哀求。

  他膝盖已经快要跪在了地上。

  陈同阵看见韩辰收下卡片,头也不回的就走,丝毫不理会刘化。

  随着陈同阵走的越来越远的身影,刘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浑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韩辰怀疑自己说不定轻轻一碰他,他说不定都会弱不禁风一般瘫软地上。

  韩辰看着刘化仿佛一个濒临末路的可怜虫,眉关紧锁:“什么药?你吸毒?”

  刘化半晌没有出声,似乎仍旧没有从打击中走出来。

  “不、不……”刘化眼神毫无神采,望向韩辰的瞳孔简直都有些涣散。

  “你不会想知道的……”

  啪!

  韩辰一巴掌扇在刘化脸上,一声脆响。

  这一巴掌,直接将刘化从桌子上扇了下去。

  “说!”韩辰怒目。

  他是真的搞不明白。

  自己这个朋友,昨天,甚至乃至于十分钟前,还好好的。

  怎么现在,听说自己没办法再从陈同阵手中再获得某种药物的时候,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多年的瘾君子一样,令人厌弃、唾弃?

  这一巴掌,似乎把刘化打醒了些。

  “噩梦,是噩梦啊!血液滚动,尸山血海,细长的人形黑影、到处挂着尸体的魔树……没有那种药物,我只要一闭眼就能看见……”刘化终于崩溃,抱头痛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