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班车

梦魇猎杀 荆徒 2118 2019.10.18 16:00

  先不提张医生所说的那个什么真实之石那样不科学的东西到底是真是假,毕竟过去几个小时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足够推翻过去的世界观,完全无法用已有的知识体系来解释。

  甚至于,韩辰觉得若是他将自己所经历的这些说出去,可能都会引发世界规模范围内的巨大轰动。

  先不考虑这个。

  韩辰现在思索的是,他总觉得面前这个张医生,话总是只说一半。

  他藏着掖着不肯把话说完整,而且明显要更重要的另一半他却只字不提。

  比如。

  刘陈曦死了,她真的死了吗?

  她到底是怎么死的,他是怎么知道刘陈曦死了的?

  更关键的是——刘陈曦如果已经死了的话,那现在在车上的那个正在往这儿赶来的又是谁?

  ……

  ……

  ……

  暴雨下的越来越大,董海峰开着车,听着噼里啪啦的雨珠重重打在车顶上,略有些心慌。

  雨刮器在这样的情况下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仿佛螳臂当车,只能徒劳的抹去玻璃上的水流,提供不了更多帮助,董海峰面前的视野依旧很模糊。

  “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下这么大的雨?”董海峰一边给自己点上一根烟,一边单手握着方向盘,思绪飘飞。

  点完烟后,董海峰眉头皱了皱,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发现前面依旧一辆车也没有,随后右手飞快的中控屏幕上又一次打开了拨号页面。

  打给自己备注为老婆的那个女人。

  看着自己打下的这个备注,董海峰叹了口气。

  明明已经结婚十多年,但最近一个月以来仿佛像是陌生人一样。

  虽然自己工作比较忙,但为了这个家付出的可也一点没少。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自己平时打电话也不接,问话也不回,甚至下班了回到家都见不到她人。

  大半夜还时常惊悚的发现她就静静地坐在床边,一句话也不说,这一坐简直能直接坐到天亮。

  这种情况换成是谁,谁能受得了?

  他越想越烦躁。

  嘟嘟嘟……

  还是没接。

  第十三次打过去,她还是不接电话。

  “这死婆娘!”董海峰怒骂了一声,心中的怒火开始沸腾。

  他心中实在是气的要命,甚至已经决定等会儿要是见到了自己老婆刘陈曦,肯定要指着鼻子怒骂她。

  打倒是不可能打的,自己也没那个胆,再说了,倒也很有可能打不过。

  快要到上桥的位置了,董海峰慢慢的降低了一些车速。

  桥附近就已经出了市区,虽说路况会更好一些,但那里的横风实在太大,现在天气条件还这么恶劣,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一边观察着前面的情况,琢磨着桥上会不会有积水时,董海峰忽然看见了前面一个地方好像发生了点状况。

  一辆车停在那儿。

  “嗯?”董海峰瞧了一眼,却隐隐约约觉得有点眼熟。

  “这不是……”董海峰犹豫了一下,干脆打了半圈方向盘,往那儿开了点,再一瞧之后却怔了一下,“长门岛精神病院的单位的班车?”

  刘陈曦就在这辆车上!

  董海峰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又勃然大怒:“还在车上,又不是有什么紧急的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他怒气冲冲的开车过去,停到班车旁边,看见车里的灯的确是开着的,而且还能看见车里满满当当坐的全是人。

  大巴车开着双闪和示廓灯,就停在大桥旁边的一块空地上。

  董海峰按了下喇叭,随后从副驾驶上摸起雨伞拉开车门下车。

  走到大巴车驾驶位边上,敲了敲车窗。

  车窗被打开,大巴车里的司机探了个头出来,先是左右张望了一下,然后才看向董海峰:“怎么了?我们就临时在这里停一下。”

  董海峰把伞柄夹在胳膊下,搓了搓有些冷的手:“没什么,师傅,你们单位的刘陈曦在车上吗?”

  司机愣了一下:“你是……”

  “我是她丈夫,找她有点事。”

  一说到这儿,董海峰心里又慢慢升起了些怒气。

  司机看着董海峰,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董海峰:“你再说一遍?”

  “我是她丈夫,在熊海市第二人民医院心肺科上班的。”

  听到董海峰这么说,司机直接拉起了窗户:“你等一下。”

  董海峰感到莫名其妙,但也没什么别的选择,只好打着雨伞等在车旁。

  等了十多秒钟,车门打开了,下来了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

  他打着伞,三步做两步走到董海峰面前:“小董啊,我正准备联系你呢,小刘她……”

  话说了一半,似乎有些顾忌。

  董海峰认得面前这个人。

  长门岛精神病院的副院长——岳群,也是刘陈曦的顶头上司。

  以前刘陈曦没有变的这么奇怪的时候,没少听她唠叨抱怨自己精神病院里这个副院长过。

  “她有点奇怪……”岳群说话支支吾吾,董海峰以前从来没有见到他这样过。

  两人七八年前的婚礼,还是岳群当的证婚人呢,岳群在董海峰眼中一直都是一个威严且不苟言笑,对身边所有人都很苛责的一个常见的领导形象。

  但现在,怎么却变得有些像是受了惊吓一样?

  董海峰也顾不得生气了,忍不住问:“她到底怎么了?”

  “哎……”岳群叹了口气,“你还是自己上去看看吧。”

  董海峰略一犹豫,但也没觉得有什么,便干脆上了车。

  刚随着岳群一上车,董海峰就听见了点火声,司机把车发动着了。

  不仅是这样,他还把门给关上了。

  董海峰朝车内看了一眼,发现车里每个座位上都坐着人,而且都在看着自己。

  但奇怪的是,他们都面无表情,脸板的像是扑克一样,而且自己这一眼竟然还没有看见自己老婆刘陈曦到底坐在哪儿。

  “这……”董海峰隐隐约约间感觉到有些奇怪,浑身不自然。

  忽然间,车开起来了。

  董海峰心中一急,转头就朝着驾驶位喊:“哎!师傅你开车干嘛啊!我车还停在旁……”

  话音还没落,他突然间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岳群变了一张脸,变成了一张只会出现在噩梦中的鬼气森森的面目狰狞,恐怖至极的脸!

  董海峰骇的魂飞魄散,大脑中一片空白,只看见岳群的嘴角快要咧到了耳根边上,从嘴里吐出了个蛇一般的信子,在微笑的看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