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不翼而飞的人

梦魇猎杀 荆徒 2003 2019.10.16 23:16

  【我们并不知道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却能猜到一些。】

  【它可能在寻找着xx(用笔用力涂掉),但现在还没有找到】

  【被困在这里已经十三天,我们始终走不出去,也回不去,联系不上外面的人,甚至笔也快没墨了,我们会在这里慢慢死去……】

  纸上的字写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但最后一个字后面,还能看到些不深不浅的划痕,似乎是写下这段话的那个人写到这里之后笔就真的恰好没有墨了,拿笔尝试了几下见写不出来便无奈而绝望的放弃。

  这是一份绝笔的遗书?还是留给后来者看的一份信?

  韩辰拿着这张纸,手微微有些颤抖。

  就是这份有可能是信一样的东西,让他脑中的最后一根弦断裂开了。

  信上的两个关键词。

  它。

  真实世界。

  就这两个词,以及纸上的明显能看的出来绝望而无力的笔迹,让他看着感到有些莫名心里发慌。

  更重要的是——纸上的涂痕。

  那个将他们带到这里,困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是在寻找什么?

  而写下这段话的那个人,又不知道是出自什么目的,把明明已经写下的那个名词又重新涂去。

  “我刚才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思索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而且还发现了些东西……”刘化忽然间开口,“辰哥,你看那个墙角,那儿有一摊已经干涸了的血迹。”

  韩辰顺着刘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看到门口旁边有一摊已经发黑,早就干透了的血迹,墙壁边上还有些痕迹,像是因为外力猛烈打击而造成的。

  韩辰犹豫了一下,把纸递给刘化,然后朝着门走了过去。

  这里和昏迷之前所待着的那间病房一模一样,无论是房间内东西的摆放,还是大小,都完全一致。

  只是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荒废了二十年以上的废弃精神病院。

  楼道里、窗户外,周围静到了极点。

  窗外依旧高挂着两个像是月亮一样的天体,与先前韩辰在那一次梦中所看到的一模一样。

  换句话说,他们现在就身处在那个韩辰在噩梦中看到的,并且走近的长门岛精神病院。

  ……

  韩辰摸了一下兜,摸到了兜中的手电,打开手电照亮了面前的房门。

  啪嗒。

  手电筒的开关被按下,房间内短暂的拥有了人间的光明。

  但所照亮的东西却让两人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往下一坠。

  门上有字。

  五个阿拉伯数字,而且像是用力用什么利器刻下的。

  【54821】

  看到这个阿拉伯数字的瞬间,韩辰瞬间联想到了另一串数字。

  3532。

  就是那个听到的神秘播报声中所说的那串数字编号,完整的来说的话那段话应该是囚徒3532。

  这串数字,代表的是所谓的囚徒的编号?

  那门上的这串数字,岂不是就有可能是囚室的编号?

  刘化倒是不知道这么多,但他总隐隐约约间有些对这串数字有些畏惧,就像是看见了来自灵魂深处恐惧的东西一般,向后退了几步。

  “那张纸,我就是在这儿看到的。”刘化给韩辰指了一下血迹旁边的空地,艰难地吞咽下一口唾沫,喉结动了动。

  先前他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的时候,心中害怕的要命,看到这摊血迹和这串数字的时候,更是惊恐到了极点。

  直到看到那张纸,看到了微弱至极的人类气息之后才稍微好了一些。

  韩辰点点头,思索了一小会儿,却始终没想明白这串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便把注意力投向了墙角的那滩干涸的血迹上。

  血迹已经干了很久,甚至于可以说是完全渗入进了墙壁中去,如果不是刚才拿手电筒照的那一下看到了些许痕迹,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没发现。

  韩辰蹲下身,照着血迹看了看,却有了一个意外发现。

  “门和地板是连着的?”

  地上没有任何缝隙也就算了,但门与地面之间,竟然也没有任何缝隙。

  刘化听到韩辰所说的之后一愣:“没有门缝?”

  他凑过来一瞧,发现果然是这样。

  地板与门之间压根就没有任何的缝隙,别说连张纸都塞不出去,简直就是连空气都不可能逃得出这间房子。

  韩辰一下子爬起来,一个箭步走到窗户边上,伸手想要拉开窗户看看。

  同样的结果。

  窗户竟然也是假的。

  与其说是玻璃窗,不如说是某种透明的坚硬材质做成的墙壁。

  韩辰不信邪,深吸一口气,随后拿手电筒坚硬的地步重重砸了砸窗户。

  却发现窗户纹丝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而且刚才手电筒底部给予韩辰的反震回来的力量告诉他自己——他不可能打的碎折扇窗户。

  窗户把手也没有任何用处,根本拉不开,比焊死了还要坚硬的多。

  韩辰尝试了各种方法,都打不开窗户,心里咯噔一声:“这真的是间囚牢?!”

  房间里根本没有任何能逃出去的地方,不管是门还是窗,其实都是假的!

  这是一间被封闭住的密室!

  ……

  刘化看着韩辰的动作,无奈的说:“其实刚才我都试过了……”

  在韩辰到来之前,他已经尝试了各种方法,却发现不管是门还是窗他都打不开,甚至就连那三张病床,他都没办法推动。

  换句话说,这间病房完全就是一个整体,不像是普通见到的那些建筑,而更像是用模子浇筑出来的一般。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韩辰愣住了。

  整个房间都没有缝隙,门和窗户都是摆设,没有任何能出去的渠道,那这里……

  那十几个曾经在这里的人呢?!

  即便是他们有可能已经死了,那为什么只看到了一滩门边上的血迹,却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

  而他们所说的那个将他们困在这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会不会是因为它,他们才消失在了这里?

  刘化也瞬间想到了这一点,瞳孔陡然间放大。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些不可思议和对未知的恐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