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楼梯间里的呼喊声

梦魇猎杀 荆徒 2099 2019.10.12 19:46

  要是太过于突兀的来访,说不定有可能都会找不见他人。

  “行。”刘化找到手机里存着的张医生的电话,编辑一条短信给他。

  但过了十几秒,张医生都没有回复,刘化看了一眼,没怎么放在心上,又将手机揣回了兜中。

  可能是还没有看见。

  “好了。”

  韩辰点点头:“行,咱们上去吧。”

  话是这么说,但抬头一看面前的楼梯,韩辰还是感到压力倍增。

  但也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选择,他只能硬着头皮,打开手电筒,踏入到了楼梯间内。

  楼梯间的窗户似乎是开着的。

  月光被乌云遮住,所能透出来的光亮聊胜于无,只能提供极其微弱的照明。

  朝里走了几步,能够很清晰的听见外面呼啸刮过的狂风,以及从窗口处灌进来的雨水,打在大理石地面上所发出的响声。

  有声音总比没有声音要好些,要真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才真的是恐怖,韩辰稍松了一口气。

  直走到楼梯间内的二楼转角处,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既没有突然昏过去,也没有看见什么想象之中的恐怖景象。

  “也没什么嘛……”刘化走在韩辰身后,拿着手电一边照着面前的楼梯,一边想。

  那名保安的动作和行为把这里渲染的这么可怕,实际上好像只是他自己的臆想?

  韩辰倒是不这么想,他警惕地扫视着周围的环境,同时快步的迈上一个个台阶。

  走着走着,忽然间他听到了身后的刘化似乎嘟囔了一句什么。

  【快……】

  “你刚说什么?”韩辰忽然问。

  他只听到了一个快字,后面说的话有些含糊不清,什么也没听见。

  安静的楼梯间内忽然响起韩辰的声音,在空旷的环境之下显得分外突兀。

  “什么?”刘化一怔,“我没说话啊?”

  两人都停下了脚步,愣住了。

  韩辰刚才清晰的听见身后的刘化说了句什么。

  但刘化却说他没说话?

  在这样的环境下,刘化应该不是在开玩笑……

  韩辰忽然间有些头皮发麻,回想到了刚才的那个保安所说的:“给你们手电,从楼梯走,楼梯里灯是坏的,你们不要犹豫,什么都别管,直接上楼就行,走的快一点……别问,别管。”

  以及他刚才像是活见鬼的表情和神态,简直就预兆着这儿真的可能有些什么。

  嗒塔嗒……

  沿着窗边滴下来的水珠接连落在地上,韩辰浑身一激灵。

  “走!”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解释,他一伸手拽住刘化,抓住刘化就快速往上走。

  三步做两步,简直如同飞奔一样,两人像是蹿一样蹿到了三楼。

  每一层的铁门都只是虚掩着,韩辰一把推开门,忽然间听到了身后楼梯内又响起了声音。

  这一回,韩辰确信的确不是刘化在开口说话。

  【快逃啊!逃到抵抗阵线去!】

  【快跑!它已经……不是你能对付的!】

  韩辰听清楚了。

  和自己第二次在梦境中所听到的内容一样,呼喊声是要让他快逃离这里。

  而且,这个声音和自己先前在办公大楼内楼梯里所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可以说应该完全就是同一个人。

  刘化也听清楚了这个声音。

  他跟在韩辰身后,一个箭步从楼梯间中夺门而出,脸上却露出了莫名的恐慌神色,嘴唇抖了几下:“辰哥……你听见了吗?”

  刘化犹豫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心境,接着说:“我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韩辰愣了一愣:“你说什么?”

  “像是我姐的一个朋友,住院部的一个医生,叫孙光。”刘化沉默了几秒,“而且,我记得当时他们两交谈的时候,提到过一个词,虽然刻意避开我了,但我还是无意听见了。”

  一个词?

  韩辰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抵抗阵线?”

  “对……所以刚才我们所听见的……”刘化咬了咬牙。

  抵抗阵线?什么意思?是一个组织吗?

  韩辰一时之间丝毫摸不着头脑,只感觉脑子里特别乱。

  似乎什么都和刘化的表姐刘陈曦有关?

  他刚准备开口,却听见了一道声音。

  “你们找谁?”

  韩辰抬头一看,发现一名年龄大概二十五岁上下的女护士手里提着一个暖壶,疑惑地看着他们两人。

  现在已经是深夜,而且寻常要是有病人或者病人的家属来,都会提前通知,怎么会有人突然到这儿来?

  但是能进的了大门,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护士只是心中有点疑惑不解而已。

  韩辰脑子里有点乱,但还是冲着护士挤出了个笑容:“我们是医技科的,来找一趟张梦龙医生,请问他现在在吗?”

  “哦……他现在应该在自己办公室里吧,你们可以去看一看。”

  护士扫视了两个人一眼,倒是没问他们两是来干什么的,丢下这一句话之后就急匆匆地提着暖瓶又走了。

  她走后,韩辰轻轻叹了口气:“咱们等会儿再聊那个问题,先去找张医生吧。”

  办公室的位置刘化记得,他在前面领着路,两人朝着张梦龙的办公室走去。

  韩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虽然在长门岛精神病院工作已经一年多了,但说实话精神病院里的有些地方他都没怎么去过。

  平时偶尔来住院部,也是在大厅拿了档案就走,回到档案室里再仔细整理。

  像这里疗养院的三楼,他来过也就那么一两次,隔的时间也很远,现在基本上没有什么记忆了。

  “基本上就没有几个人。”韩辰打量着,除了刚才那个护士之外他就再没有看见一个活人。

  叩叩叩……

  刘化站在张梦龙医生办公室门口,哆嗦着轻轻敲了敲门。

  直到现在,他的手还是有些抖。

  刚才在楼梯间里听到的呼喊声,让两人都仍有些心有余悸。

  敲了几声,却并没有回应。

  “不应该啊?刚才那护士不是说他在办公室里面吗?”韩辰眉头一皱。

  门上也没锁,韩辰自己动手敲了几下之后,干脆心里一横,把门推开——

  这个动作相当失礼,若是张梦龙医生就是在办公室里,只是一时走神没听见的话,很有可能惹得他心中不快。

  但韩辰无暇顾及这么多,他推开门之后,看到办公室里的景象,不由得心中悚然一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