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梦魇猎杀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别坐电梯

梦魇猎杀 荆徒 2255 2019.10.11 08:05

  他发现登记簿是崭新的一页,自己刚写下的名字写在最上面。

  如果没记错的话,不过差不多十个小时之前自己到这儿来帮忙那时候签下的名,应该是在中间位置。

  而现在翻到了新的一页,只能说明在自己之后,还有不少人来到了住院部大楼过。

  韩辰心里这么想着,但却什么也没说,他只把笔递给刘化,看着刘化写完自己的名字,才冲着保安点点头,把笔和登记簿递还给他。

  保安扫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心中稍安。

  忽然间,他像是察觉到了有一处不对劲。

  “你衣服这儿怎么了?”

  保安指着刘化的外套袖子,指着上面的一道很长的划痕。

  应该是刚才穿过树林时,不小心被哪根树枝给划烂了,但刚才两人都没有注意到。

  刘化原本心理素质就不怎么样,还以为保安是发现了他们两人其实是编了个理由要进来的,心中顿时一慌乱。

  生怕自己的解释让保安联想到他们两人是从树林过来的,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嘴唇抖了几下,但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急的头上甚至都渗出了汗。

  “刚从档案室出来,出门走的急,不小心被门把手划了一下。”韩辰见状,连忙帮他解围,“这不是着急吗,岳副院长一直催一直催……”

  “噢……”保安颇为同情的点点头,“那倒也是”。

  院里所有人都知道,岳副院长最爱鸡蛋里头挑骨头,没事都要找点事,现在真遇到事,那还不得把手下人往死里整。

  “行,那我们上去了。”韩辰笑了笑,准备转身就走。

  他把雨伞折起来,直接挂在门边的台沿上。

  被雨水打湿的衣服贴身粘着,很不舒服,但现在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两人刚走到大厅左侧的电梯旁,就听到后面的保安的一声叫喊。

  “等等!”

  保安的这一声喊,在空荡荡的住院部大厅内回荡着,虽然喊声不大,但却因为回声而显得放大了几分。

  韩辰心中咯噔一声,停下脚步。

  刘化心中紧张,精神也高度集中,更是差点没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喊给惊得跳起来。

  还以为保安反悔,又不打算让两人上去了。

  两人转过身,却发现保安手里拿着两个东西正在朝着他们走来。

  他的步伐走的飞快,似乎像是非常不想到大厅这儿一块来,但又在强忍着自己想立刻转身就走的欲望。

  “别……别走电梯。”保安年龄差不多快有四十岁,略显憨厚的脸上竟然掠过了一丝紧张和恐惧。

  韩辰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给你们手电,从楼梯走,楼梯里灯是坏的,你们不要犹豫,什么都别管,直接上楼就行,走的快一点……别问,别管。”保安走过来,极快的把两柄手电塞到韩辰和刘化的手中,然后转身就走。

  整个动作迅捷无比,让韩辰和刘化看的一愣一愣。

  他说的话和动作,都显得莫名其妙。

  别问?别管?

  看着他走的越来越快,直到彻底消失在视线中,韩辰才反应过来,看着手中的手电筒,罕见的苦笑了一下。

  其实他和刘化身上都有手电筒,不带手电筒怎么可能穿的过黑暗的森林,只是保安不知道而已,这份好心又不能拒绝,拒绝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保安的话,给原本就有些奇怪的气氛,又加上了些诡异的氛围。

  韩辰抬头看了一眼,发现楼梯间里一点儿光亮都没有。

  保安说灯是坏的,里面的灯果然真是坏的。

  “走楼梯吗?”刘化迟疑了一下,低声问。

  黑黢黢的楼梯间里,仿佛躲藏着噬人的恶魔,潜伏在阴影中的幽魂。

  饶是胆子再大一些的人,到这个地方来,恐怕都会不自觉的感觉到浑身一阵阴寒。

  而且韩辰看着这个黑暗的楼梯,勾动起了些不好的回忆。

  第二次梦境。

  和王福生好端端的走在办公大楼里的楼梯间上……忽然晕倒……陷入噩梦中……像蜡烛一样融化的楼梯……从墙壁两侧伸出的触手……

  韩辰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冷颤,脖后颈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梦境中的东西,很有可能与现实世界存在着某种他现在还无法理解的联系,也就是说,办公大楼里真的有古怪,所看到的融化的楼梯可能真的代表着些什么。

  那这里呢?住院部呢?会不会其实也是那样?

  更关键的是——那个保安,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紧张?

  这回还要不要走楼梯?

  “我们走楼梯吗?”刘化看着韩辰一时半会儿没说话,还以为是韩辰没听见,他又问了一遍。

  韩辰一咬牙:“走!”

  既然保安说了不要坐电梯,估计不会空穴来风,很有可能是他真的知道些什么。

  刘化不知道韩辰先前的遭遇,他只觉得楼梯间很黑,刚才保安说的话很奇怪,但手里有手电筒,也无所谓,便点点头。

  他一边把原先虚掩着一半的门推开,一边问:“我们去几楼?”

  这一问,其实才问到了关键处。

  韩辰最没有把握的,不是进住院部的大门,毕竟想要进来实在是可以用太多理由。

  他真正心里没有底的,其实是找到那十个今天下午入院的病人的位置。

  要知道,住院部可一共有六层,除了一层大厅之外,剩下五层韩辰去过的次数屈指可数,毫无线索的去找,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问保安,问他们的位置在几楼?

  保安绝不可能知道。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这里的值班的医生。

  “那个你见过的张梦龙医生,在几楼值班?”

  “他不在主楼,在附属楼疗养院……”刘化手往上一指。

  住院部很有意思,这儿虽然是长门岛精神病院最重要的地方,但却不仅仅只有一个让精神病患者们住在这儿治病观察的功能。

  它还有一个相连接着的小楼,一栋三层的小楼,和住院部的大楼是相连接着的。

  疗养院。

  并非常见的老干部疗养院、部队疗养院之类的,而是轻度精神疾病患者进行健康评估,身心治疗的疗养院。

  疗养院面朝着那一片郁郁葱葱,风景甚好的树林,三楼处则直接是和住院部的三楼连接着的。

  从外面来看,就像是两个原本独立的建筑,中间搭了一座顶端盖着透明玻璃盖的桥一样。

  说是一栋建筑也没错,只是这样的设计,实在是不怎么符合传统的审美。

  “在疗养院?那我们还是得先上三楼。”韩辰看了一眼楼梯旁摆着的楼层分布图。

  说来说去,还是得先进楼梯间,走到三楼,寻找到张梦龙医生,看他能不能帮帮忙找到那些病人。

  “你给他发个短信,说我们找他有点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