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逃离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4096 2021.05.22 08:00

  黄花沟的景色真是美极了!这里有山有水,还有满山坡的野花。自从八路军独立团驻扎在这儿之后,贾兰几乎每天都要去小河边洗绷带。清冽的河水欢快地流淌着,贾兰看见自己的身影在河水里闪了一下,便破碎了。贾兰抱了一盆带血的绷带、敷料正在洗着。突然小花气喘吁吁地跑来:“贾兰,快回去吧!团长叫你赶紧回去呢……”

  “是不是冯大巴掌又来了?又叫我去陪他喝酒啊?我不去……”

  “谁说叫你去陪酒了,你姐来了!”

  贾兰一怔:“贾梅?”她手里的敷料落在石头上。

  贾兰三步并做两步,几步奔回营地,推开门,果然看见姐姐贾梅正坐在她的床上。

  “姐!”

  贾梅站起来,惊喜地看着贾兰:“兰兰……”一步跨到贾兰面前,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

  贾兰和姐姐手拉手、面对面地坐着,两个人的眼圈儿都有些红红的。

  “姐,外边兵荒马乱,你怎么一个人跑来了?”

  贾梅犹豫了一下:“没事!我还带了个伙计——贵宝。”

  贾兰顿生疑惑:“贵宝?又是新来的用人?”

  贾梅点头:“我知道八路军纪律严明,就没让他跟过来,我让他在附近的镇上找个小旅馆住下等我。”

  “看来你也学聪明了!”

  “兰兰,瞧你又黑又瘦,姐看了真心疼。”说着潸然泪下。

  “哭什么呀,我这不是挺好的嘛!”

  贾梅泪眼婆娑地看着贾兰:“都怪我,当初不该丢下你自己回去!”

  “姐,别再提那些事了。你到这来不会是劝我脱离八路军吧!要是那样,你趁早别说。”贾兰很坚决地说。

  “看你说哪去了!姐是来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真的?新郎不会是叶知秋吧?”

  贾梅点头:“就是他。”

  贾兰冷下脸:“我不喜欢他。”

  “我们俩订婚了,妈把婚礼定在中秋节那天。中秋节是阖家团聚的日子,我希望你能回去参加我们的婚礼。”

  “我是八路军战士,怎么能说走就走?”

  贾梅哀求:“请几天假总可以吧?参加完婚礼你再回来嘛!”

  贾兰摇头:“不行,我不能回去。”

  “为什么?”

  “只要一到家,妈他们就不会再放我出来了!参军打鬼子是我梦寐以求的理想,就是再苦再累我也不会放弃。”

  贾梅着急地说:“女孩子就不该上战场,打仗是会死人的。”

  贾兰坚定地说:“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我贾兰自打参加八路军,就没怕过死,你别劝我了。”

  贾梅生怕闹僵,赶紧转移话题:“你肯定不回去参加我的婚礼了?”

  “姐呀!叶知秋的身份弄清楚了吗,你就急着嫁给他?”

  “知秋是国军中校啊!这有什么可怀疑的。”

  “那是以前!你别犯糊涂了,上次我回卓资山,就是他带人追赶我们的。”

  贾梅说:“他那是想把你留下!”

  “留下?那他怎么会朝我们开枪射击呢?他就是想置我们于死地。”

  “不可能!他就要做你姐夫了,怎么会害你?你肯定看错人了。”

  贾兰无奈地说:“姐!叶知秋肯定投靠了蒙政会,不然的话,他怎么能在卓资山待下去呢?”

  “就算投靠了蒙政会那又有什么啊?德王,李守信,也都是民族领袖嘛!”

  “哎呀姐,你也太糊涂了。李守信是个大汉奸,他早年就镇压过嘎达梅林,现在又认贼作父,是地地道道的卖国贼啊!”

  贾梅不信:“不能吧?知秋说,李守信和德王都是为了蒙古族的利益,才暂时和日本人合作的。”

  “你别听他的,那是在骗你呢!”

  “我搞不懂这个政府那个主义的。不过,知秋绝对是个好人,他对咱们贾家忠心耿耿……对了,现在他一直在帮爹的粮仓做事,是爹的得力助手,你不应该怀疑他。”

  “姐,我是担心你看走了眼,引狼人室。”

  “兰兰,喜日子已经定了,连请柬都发给亲朋好友了,现在取消婚礼,贾家多没面子?”

  “你真的不能跟他结婚!我不想让你后悔一辈子。”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知秋稳重谦恭,人品很好,姐姐难道会爱上一个品行恶劣的男人?”

  “我不敢妄加评论叶知秋的人品,但他的政治立场是反动的。单凭卖国求荣这一点,他就是我们的敌人,你不能嫁给他。”

  贾梅苦笑着说:“兰兰,对我来说,蒋委员长也罢,德王也罢,李守信也罢,他们都是搞政治的,站在谁那边又能怎么样?我对政治根本就不关心。”

  “哎呀姐,你真糊涂……”

  “兰兰,咱们是女人,女人的归宿就是要嫁人。嫁给谁都得过一辈子,相夫教子,恪守妇道才是正理儿。我们女人懂这些就足够了,懂那么多政治呀、主义呀有什么用?”

  “你真是白白上学读书了!跟你说这些事,简直是对牛弹琴。”

  贾梅不急不恼地说:“以前我什么事都听你的,这次我跟知秋的事必须自己拿主意。兰兰,你马上去请假!要不我去也行,奇团长这人通情达理,他不会拦着你。”

  “你可千万别去!团长不会批准。”

  “你没试试,怎么知道不行?”

  正说着,柱子匆匆跑进来:“贾兰……哟,有客人啊!”

  “柱子,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贾梅啊,你怎么来了?”柱子看见贾梅,有点儿意外。

  “有事吗柱子?”贾兰问。

  “团长叫你马上过去一趟,有急事。”

  贾兰扮个鬼脸说:“糟了!他是不是知道我家里来人了,又要批评我。”

  原来要见贾兰的是从绥蒙军区赶过来的首长云平。

  云平的行踪显得有些诡秘,到这之后,先是只见奇剑啸一个人,说有重要事情商量。没说两句话,奇剑啸就明白首长是专门为贾兰而来的。

  “听说贾兰的姐姐来了?”

  奇剑啸吃惊地说:“首长的消息好灵通啊!”

  云平笑道:“不是我消息灵通,是卓资山的地下党送来了情报,说贾家大小姐想把她妹妹带回去。我们正好利用这次机会,把贾兰派回卓资山镇!”

  “还要派贾兰回卓资山啊?”

  云平点头说:“上一回,只不过是让她回去投石问路而已,这一回,才是真的让她回家哩。奇剑啸同志,你不会舍不得你手下的兵吧!”

  “我们服从组织安排!”

  “好,我们商量一下,贾兰同志怎么样离开独立团,才能取得敌人对她的信任……”

  这时柱子领着忐忑不安的贾兰走进来。贾兰一抬头,看见奇剑啸身边站着一位首长正在笑眯眯地看着她。

  云平:“贾兰同志,我们以前见过面的。”

  贾兰敬了一个军礼,然后打量着云平:“好面熟啊!”

  奇剑啸告诉贾兰——云平当年在归绥时,是学校的教员,曾经当过他的老师。贾兰恍然大悟,说怪不得面熟呢,自己当年在学校里见过云先生。奇剑啸知道军区首长要单独给贾兰布置任务,便带着柱子向外走去。

  房间里只剩下贾兰和云平,贾兰局促起来。

  云平笑眯眯地看着她,把一杯茶放在她面前:“贾兰同志,喝茶吧!”

  贾兰急忙站起:“首长,我不渴!”

  “你家是卓资山的吧?”

  “是,首长。”

  “令尊可是贾氏粮仓的贾二河?”

  “是,首长

  “你离开家有多久了?”

  “两年多了。”

  “想不想回家看看?”

  “不想。首长,八路军就是我的家,没有组织命令,我哪儿也不去。”

  云平笑了:“贾兰同志,如果组织上给你一个任务,让你回家呢?”贾兰怔了:“回家?又叫我回家?”

  “这回是真正地回家。”云平的神情严肃起来,“贾兰同志,组织上准备派你去卓资山执行一项特殊任务,相信你一定能够胜任。”

  贾兰急切地问:“什么任务?”

  “等你回到卓资山镇站稳脚跟,卓资山地下党的负责人会派人跟你单线联系。在卓资山期间,你的一切行动都要听从一个叫‘胡杨’的指挥。接头时,他会让人把一片胡杨叶子带给你的。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

  实在是太意外了,贾兰听得发愣:“我……”

  云平不再问贾兰愿意不愿意接受任务。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这样问她,凡是组织上布置下来的任务,愿意的要执行,不愿意的也要执行,这是铁的纪律!走之前,他又叮嘱了贾兰一番,要他回去后多做父亲的思想工作,一定要把他争取到我们这边来。

  原来,上回贾兰从卓资山带回来的那两麻袋天皮交给军区之后,有关部门专门对这两袋子金云母做了化验,结果吃惊地发现,那些云母矿石里面,居然掺杂着一些硝石和磷矿石。武器专家们指出:日寇真正想掠夺的并不是天皮,而是利用天皮做掩护,秘密开采可用作火药的硝石和磷矿。为了弄清敌人真正的意图,并且摧毁他们已经开发的矿山,决定让贾兰回家,通过贾二爷得到第一手情报,搞到矿山的位置图和兵力部署图。

  夕阳西下,残霞如火焰般浓烈。贾兰与奇剑啸漫步在山野。贾兰知道,这是他们临别前最后一次谈话了。贾兰的神情十分激动,只有对着奇剑啸,她才能吐露心中的真实想法,真情实感才会流露出来:“……还让我离开你吗?我不离开你……”

  奇剑啸严肃地望着她说:“让你回卓资山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我为什么当你的老师,亲自训练你?那是云平首长早就有了安排,确切地说,是卓资山的地下组织亲自点你的名让你回去!”

  “卓资山的地下组织怎么会知道我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我只知道卓资山地下党有个叫‘胡杨’的同志,对你的情况以及你们家的情况了解得非常清楚。贾兰,作为革命战士,我希望你能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贾兰沉默片刻,抬头看着奇剑啸问:“团长,究竟是什么样的任务,非得让我回去不可?”

  “这是组织上的高度机密,连我都不清楚。可见首长对你十分信任,好好想想吧!”

  “我走了,儿童班的孩子们怎么办?”

  贾兰说的“儿童班”是独立团不久前刚刚成立的一个孩子班,是小五子招揽来的七八个流浪儿。小五子是他们的老大,他们得知小五子参加了八路军,就都跑来投奔他。他们跪在贾兰面前不肯走。贾兰只得去求团长,力主将那些孩子们留下来。苏克和老海却反对——我们是作战部队,又不是收容所!可是娜仁大姐站在贾兰一边,说这些孩子也够可怜的了,留下他们,一方面给他们一个温暖的家,另一方面,让他们帮着送信、干杂务也不错嘛。一时,团部决定不下来,就让那几个孩子暂且留下,等待开会表决,然后再决定他们的去留。

  “这个你不用担心,儿童班由卓小花来照管,她会干好的!”奇剑啸说。

  “我非去不可了?”

  奇剑啸看着贾兰:“我再说一遍,这是任务,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贾兰用孩子般纯真的目光望着奇剑啸:“我听你的!你叫我去,我就去。”

  “哎,这就对了。”

  “那我什么时候走?”

  “越快越好!”

  “我姐姐来了,想叫我回卓资山镇参加她的婚礼,我可以跟她一起走吗?”

  “云平和我做过周密的计划,你回卓资山,必须得找一个充分的理由。得让叶知秋相信你回去的合理性!我看你姐姐这次来,还是跟叶知秋有关系,说不定她是叶知秋派来的。”

  “我怎么走?”

  “云平要我们充分利用叶知秋,也许他会成为你在卓资山潜伏下来的保护伞。”

  “让我跟他打交道?真麻烦!”

  奇剑啸说:“你必须克服个人的感情,取得他对你的信任!”

  “具体计划有了吗?”

  “要想个办法把叶知秋调来,让他亲自把你接走。这样你回到卓资山就会免去好多麻烦。”

  “把叶知秋调到这来,可能吗?”

  奇剑啸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对此非常有把握,因为他已经想好了一出苦肉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