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闯山(二)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4236 2021.05.20 22:20

  石田秀吉头一回亲自带兵打仗,他的自信满满的。田中交给他一个营的队伍由他指挥,其中日军一个排,其他的都是绥蒙自卫军。给他的任务,就是出其不意,攻下乌拉山,彻底消灭铁蹄军。

  原来那岳丽逃回鹫巢后,叶知秋带着她来见田中。她添油加醋地向田中禀报了事情的经过,说那个冯大巴掌已经死心塌地投靠八路军了,已经完全没有争取他的希望啦。田中闻之大怒,马上命令队伍向乌拉山挺进,要不等冯大巴掌把队伍带下山就将其一举全歼。

  兵贵神速。出兵的第二天,日伪军的清山队伍就开到了乌拉山脚下。石田制定的军事方案是从《孙子兵法》里套用来的——围点打援,调虎离山。

  却说冯大巴掌被岳丽打伤了大腿,幸亏贾兰留下来帮他疗伤,取出子弹,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娜仁大姐又派人送了盘尼西林过来,那还是奇剑啸去北平时买回来的消炎药。冯大巴掌的伤口没有感染,复原得很快。有贾兰在身边守候着他,冯占魁很是受用。每当贾兰过来给他测体温或者是量血压时,他就纠缠着她,让她给他讲故事。贾兰趁此机会,把一些革命道理讲给他听,譬如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友谊故事,臂如当年井冈山的一些故事,譬如红军长征的故事,还有延安的故事等等。这些故事让冯占魁听得人了迷,渐渐地从中也受到了革命的熏陶。

  第五天,贾兰给他的伤口拆了线,并搀扶着他下床练习走路,他虽然疼得直冒汗,但在贾兰面前想充好汉,硬是咬着牙坚持着不呻吟。贾兰见他真的坚持不住了,只得扶着他回到床上。冯大巴掌伤口一疼,就会想起那个臭姨子,忍不住又骂起了脏话。贾兰马上就会制止他,说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是不会口出污言秽语的。冯占魁便停了骂,摸着脑袋干笑着说:“瞧我这臭毛病,这辈子是没改啦!”

  贾兰摇头说:“只要你上心,没有什么毛病是改不掉的。我从前刁蛮任性,娇生惯养,臭毛病可多啦!自从进了八路军队伍,那些臭毛病渐渐地都改掉啦。”

  冯占魁便举起巴掌说:“向贾兰小姐学习!”

  贾兰纠正他说:“革命队伍里不能叫小姐,要叫同志。”

  冯占魁马上又说:“向贾兰同志致敬!”

  贾兰忍不住乐了。因为她看见他举起手敬礼时,他那只巴掌果然出奇地大,像一只小簸箕似的。她笑着问他:“你的手为什么长那么大呀?”他说:“唉,爹妈给的,没办法呀。就像爹妈给了你那么漂亮的一张脸,那是老天爷赐给的呀。”贾兰说:“我长得可不漂亮,你看走眼了。”冯占魁认真地说:“谁要敢说你不漂亮,我立马一枪崩了他,你信不信?我跟你说,我只要看见你,就觉得心里舒坦,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你更漂亮的女人啦……”贾兰急忙将话题岔开。

  远方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枪炮声。冯占魁仔细听了一下,觉得不对劲儿。贾兰问他为什么觉得不对劲儿?他说:“枪炮响起的方向,是铁蹄军在沙坝子布置的一道非常重要的防线。如果那条防线被攻破,那么,乌拉山就再无险可守,敌人就会长驱直入,打到山上。”片刻,萧副官匆匆忙忙奔进来,向冯占魁禀报说:“一支凶猛的日伪军组成的队伍,正在攻打我们的沙坝子。”冯占魁一听急了眼,问现在情况如何。萧副官说:“沙坝子告急。如果没有援兵,估计那儿的守军坚持不了半天。”

  冯占魁急忙叫来几个营长,与萧副官一起商量着如何调兵遣将,将全部家底都押上去,一定要死守沙坝子。不料,一直在旁听着的贾兰却插嘴说:“不能那么打。那么打,会把家底儿都赔光的。”

  铁蹄军那些上层的军官,都把惊异的目光投向贾兰。

  冯占魁瞟了贾兰一眼,似乎不大把她当回事儿似的:“那你说怎么打?”

  贾兰不紧不慢地说:“敌军围攻沙坝子,就是想把铁蹄军的主力调出来。你如果直接派兵增援沙坝子,恰恰中了敌人之计。我敢说,他们在路上已经布置好了埋伏,就等你的主力下山,然后装进口袋里,一举将你们消灭。”

  冯占魁没想到贾兰居然分析得头头是道,她竟有如此丰富的军事知识。冯占魁唤来前来送信的一个小班长,向他询问着沙坝子那边的情况。小班长说:“敌人来势汹汹,没几个时辰就突破了我们的防线。可是,他们的军号响了一下,他们就又撤了回去。”贾兰马上指出:“敌人本来是可以占领沙坝子的,可是却没有,他们又退了回去。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敌人是有意不占领沙坝子,等待着我们的援军去送死。”

  贾兰的一番分析使铁蹄军的军官们心服口服。冯占魁遗憾地拍着自己的大腿说:“恨我这条腿不争气,我不能亲自上前线去带领士兵们冲杀啊!”

  没想到贾兰却站起来,望着他说:“司令,如果你信得过我,把指挥权交给我,我还帮你打赢这一仗!”

  冯占魁完全没想到贾兰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其他的军官们也都没有想到,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冯占魁。冯占魁想了一下,居然爽快地答应了。“好啊,贾兰小姐……不不,贾兰同志。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决定了,我把我的铁蹄军交给你来指挥,你帮我打胜这一仗吧!”

  铁蹄军的军官们都感到惊愕,可军令如山,他们谁也不敢违背。况且冯占魁指着他们说:“贾兰同志是代表我去应战的,你们必须得听从她的指挥。有违军令者,杀无赦!”

  石田没想到自己如此完美的计划会被对手识破——下山后的铁蹄军并没有直奔沙坝子,而是突然拐了个弯儿,消失不见了。

  很快,日军侦察兵给他送来了消息:下山带兵的,是个女人,穿着八路军的军装!

  女人?石田完全迷惑了——八路军的一个女兵,带着铁蹄军的部队下了山,而且并没有按照预定的路线进军,又突然消失不见了——她这是玩儿的什么把戏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贾兰正带着铁蹄军的队伍穿越一片一望无际的莜麦地。她知道这莜麦地是最好的掩护,只要部队钻到里面,那就等于是鱼儿回到了大海。东西南北任我行,敌人根本猜不出我们行进的方向。

  石田是头一回看见如此广阔的一片莜麦地,就像是一个久居沙漠的人突然看见了大海,那份惊愕是可想而知的。他顿时对那种植物产生了一种心理恐惧,如果用现代医学的观点来解释,应该是有“密集恐惧症”。那一株紧挨着一株的莜麦连成一片,一直铺展到天际尽头。他知道他的对手、他的敌人就藏在这片青纱帐里,可是,你若想在茫茫大海里寻找一条小鱼,谈何容易!更何况他们可不是什么小鱼,他们是机灵的海豚、是凶猛的大白鲨、是会潜水的飞鱼、是会隐身的乌贼鱼……即便你是一个最优秀的打鱼人,你也不见得能一下子确定它们的位置。

  当石田正苦恼着无法确定对手藏在哪里时,贾兰可没闲着,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对手藏在哪里。原来贾兰仔细地研究了地图,认定敌人可能打伏击的地点在途经沙坝子的火烧沟。因为那条沟下面只有一条路能通到沙坝子,而且那条沟极为狭窄,两侧草深林密,最适合打伏击了。铁蹄军的主力部队下山前,贾兰让传令兵给奇剑啸送去了一封急信,要奇剑啸配合她行动——她带铁蹄军从沟南端主攻,奇剑啸带野马特遣队从沟北端潜人到莜麦地里埋伏好,准备着。她预见到如果战斗突然打响,敌人仓皇之间,会一头扎进那块巨大的莜麦地里。那样一来,他们就完蛋了!因为在青纱帐里打游击是我们的强项。一进青纱帐,敌人就会化整为零,如同旱鸭子下水,完全辨不清东西南北,我们就可以将他们一点儿一点儿地吃掉。

  实际情况与贾兰的预见完全一样。当她带着铁蹄军突然出现在火烧沟时,那些埋伏在那里的敌人突然发现自己的屁股后着火了,一阵强火力将他们压得抬不起头来。这正是贾兰所要的效果。被打蒙了头的敌人一片混乱,连滚带爬窜进了附近的那片莜麦地。贾兰带人马冲锋陷阵。铁蹄军的士兵见他们的新指挥位漂亮的女八路,居然如此勇敢,自己岂能落于女人之后,紧跟着她冲杀着,一个个勇猛无比,很快就把敌人全部赶进了莜麦地里。完全不出贾兰所料,敌人进了莜麦地不一会儿,莜麦地里就四下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枪声——那是奇剑啸接到了她的信,带人马在青纱帐里布下了埋伏,将逃窜进麦田里的敌人化整为零地切割开来,一块一块地吃掉,一个一个地射杀。他们有的放冷枪,有的用刺刀,有的用匕首,有的用绊马索先将敌人绊倒然后再跳过去骑在敌人身上,用手榴弹当铁锤使将敌人的脑袋砸开花儿……

  情况发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了,石田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有十几名日本兵紧紧地跟随着他,保护着他。这是出发前田中对领队少尉的交代,要他务必保护好石田,不能让他出任何意外。当他们在莜麦地里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地方时,石田杀红了眼,咬牙说要杀开一条血路冲出去。但是少尉按住了他,对他说:“田中君吩咐过我,要绝对保证你的安全。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套中国老百姓的衣服,请您换上。”

  不想石田毅然拒绝换衣服,说:“不!我是军人,怎么能在战场上逃跑?”

  “可田中长官说……”

  “不要管他说什么了,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决不临阵脱逃。换上便衣逃跑,那是军人的耻辱!”石田很坚定地这样说。

  后来那少尉将石田在战场上的表现汇报给田中时,田中觉得石田是个优秀的军人,他的素质非同一般,是可以委以重任的。

  于是这一股人马大约十多人保护着石田秀吉向莜麦地外突围。在突围的过程中,不断有士兵被流弹射倒,等他们穿出青纱帐时,只剩下石田和少尉等五六个人了。

  满怀希望的石田朝前方望去,他顿时傻了眼——前面,八路军的队伍布下了一条散兵线,形成一道弯弧,犹如一张大网张开,正在等候着他们的到来。这时候他们本来是可以缩回到莜麦地里去的,但麦地里的冷枪早已经令他胆战心惊、毛骨悚然了。石田杀红了眼,抽出战刀狂叫着向前冲去。他宁可明着死,决不暗着生。战马嘶鸣,那道弧形包围圈正在渐渐缩小。马刀的光亮像无数个小太阳在蓝天上闪烁着,释放出耀眼的光芒。马蹄踏碎夕阳的余光,鲜血正在到处浇灌着即将成熟的莜麦。石田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流露出绝望的神情。日军少尉嚎叫一声,挥舞着军刀向我八路军战士扑过来。从莜麦地里奔出来一个女八路,她手中的枪响了。日军少尉中弹倒地,身体软得像一摊烂泥,一动也不动了。

  附近,奇剑啸惊喜地看着冲向敌人的贾兰,看见她带着铁蹄军的士兵们铁桶般包抄过来。奇剑啸压抑住心中的惊喜,对一旁的苏克说:“喊话,叫他们投降!”

  苏克用日语对着那几个日军还有伪军喊起来:“放下武器,赶快投降吧!八路军优待俘虏,不杀你们,快投降吧……”

  几个日军知道已经走投无路了,把目光都集中在石田身上。石田把马刀横在胸前,痛苦地四下望着。八路军正朝着他们压过来,没有一条道路可走了,全是死路。一个日本兵绝望地对石田说:“长官,抵抗已经没有意义,听他们的吧!”石田根本听不进去,他疯狂地挥着马刀向贾兰冲过去。他看见刚才是她开枪打死了少尉,他要为少尉报仇。他深刻地记住了她那张美丽的面孔。但这时,奇剑啸扣动了扳机。

  石田手中的马刀掉到地上,扎在黄土里。他捂住受伤的胳膊,绝望地弯下了腰。倒下的那一刻,他看见了一轮血红的夕阳浑浊而明亮,形状正如大日本帝国的国旗,却正在摇摇欲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