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叶知秋(二)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5719 2021.04.21 20:33

  兵贵神速,独立团在急速撤退着。

  风声沙沙,脚步沙沙。卫生队的战士们抬着担架、背着伤员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贾兰紧跟着队伍,跌跌撞撞地跑着。卓小花瘦小的肩头竟然背着那只沉重的消毒锅。等卫生队的人马都过去了,贾梅才拎着皮箱踉踉跄跄地赶了上来。她抬头望去,队伍正在前方穿越一片树林。她也急忙跟着进了树林。

  进了树木,贾梅才发现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她迷路了,一时辨不清东南西北了。仔细听了一下,枪声似乎在身后响着,那么,朝着枪炮声相反的方向奔跑就是了。又奔跑了一会儿,突然觉得不对劲儿,急忙四下张望着:“不对,枪声怎么又跑到前面去了?只得扭过头来朝来路方向跑去。她跑得太急,被脚下的树根一绊,一下摔倒在地上。

  贾梅挣扎着爬起来,抹去头上的灰土,她看着胳膊上大片的擦伤疼得哭了起来:“哎哟……”

  敌人的枪声越来越近,似乎能听见日军的喊声……

  贾梅顾不上再哭,抓起小皮箱,藏在一棵大树后面喘息着,她的目光里满是惊恐。她知道,一旦被鬼子抓住,会是多么可怕的后果。越想越可怕,浑身也禁不住筛糠似的抖起来。

  正当绝望之时,突然听到有人轻声喊她的名字:“梅儿,梅儿……”

  贾梅扭头一看,顿时喜出望外,原来是叶知秋出现了——就像少女时代读到过的那些外国童话一样,每当公主有危难时,白马王子总会突然出现在面前。叶知秋虽然没有骑着白马,可他从容镇定,健步如飞。

  贾梅看见他就像见到了救星一般,一头扑到叶知秋的怀中哭了起来:“明君哥……”

  叶知秋抚摸着贾梅的头发安慰着她:“没事了!有我在你身边,什么都

  不用怕,啊,不用怕……”

  贾梅泪眼婆娑地仰头看着叶知秋:“明君哥,你不是走了吗?”

  “是啊,我走了,可越走,越想,越不放心你们姐妹俩!所以我就返回来找你们,这不正赶上部队转移。”

  “这该死的地方,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幸亏你来了。”

  “梅儿,跟我一起回卓资山镇吧!你爹你妈,他们都在那儿呢。”

  “我跟你走了,妹妹咋办?”

  附近的枪声突然又激烈起来,炒豆子似的。

  “现在顾不上她了,我们先回去……你放心!兰儿她早晚也得回来。”

  “你有办法?”

  叶知秋肯定地点了点头。

  “好吧!咱们走……”

  叶知秋取出一套早就准备好的便衣递给贾梅:“快脱下这身灰皮,把这个换上……”

  又过了一会儿,由于外面硝烟弥漫的缘故,林子里的光线十分昏暗

  ……远处的枪声惊飞了林中的宿鸟,发出一阵瘆人的聒噪。押后的娜仁大姐和几个战士抬着担架上的伤员从林子里快速跑过。大嘎子带着侦察排的十几个战士在断后。

  娜仁大姐一抬头,似乎看见前面一个穿着老百姓衣服的女子和一个男人在前方一闪,不见了。娜仁大姐有些疑惑地喊了一声:“谁呀?”

  身影消失了,没有人回应。

  与此同时,贾兰也在到处寻找姐姐,与后面赶来的二后生不期而遇。

  贾兰喘着粗气问他:“二后生,看到我姐了吗?”

  “大小姐啊?没有。她不会掉队了吧!”

  “我倒不怕她掉队,我是怕……”

  真是怕啥来啥。傍晚,娜仁大姐将她捡来的一套八路军军装交给了团长。奇剑啸在那军帽的衬里上,看到两个用钢笔写着的字一一“贾梅”。

  “果然当逃兵了,可耻!”娜仁大姐无比愤怒。

  这时候贾兰跑过来,听到了大姐的话,也看到了姐姐的那身军装,她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啦!

  夜色中,部队临时驻地冒起了炊烟,大锅里开水沸腾……卓小花正为一个新战士挑着脚底板上的血泡。伤员们早已用担架支起了床铺。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这里是一片安宁祥和地气氛。

  卫生队的临时帐篷外,贾兰和二后生一路走来。二后生停住脚步,不再往前走,不安地说:“二小姐,就算我们回去找她,我也得向班长请假呀!”

  “班长要不给你假呢?”

  二后生犹豫了一下:“那我就不能去,这是部队的纪律。”

  “二后生,我问你,是谁把你带出来参军人伍的?”贾兰很不高兴地质问着。

  “当然是你,还有大小姐了。”

  “那现在我姐不见了,让你帮着出去找一下你都不愿意,你还有良心

  “好吧!豁出去了犯纪律,我跟你去找。”二后生是厚道人,他最怕人家说他忘恩负义。

  俩人正要走,却被赶来的奇剑啸给拦住了。奇剑啸用严厉的目光盯着贾兰:“你们要去哪儿?”

  “我……去找我姐姐。”

  “请假了吗?”

  “没有。”

  奇剑啸问二后生:“你呢?”

  二后生低头说:“没。”

  奇剑啸很生气地说:“都没请假,你们就敢擅自离开部队?马上回去!”

  贾兰不服气地说:“大队长,我姐姐不见了,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可你却不闻不问。我们自己要去找,你又拦着不让去。我不相信八路军骑兵团会这么冷酷无情……”

  二后生暗中拉贾兰,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你拉我干吗?对他有意见我就得说。”贾兰甩开二后生,气呼呼地看着奇剑啸。

  “二后生,你马上归队。贾兰,有意见到大队部来提。”奇剑啸说完,转身走了。

  “提就提!”贾兰跺着脚大声喊着。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要疯了。

  是被逃兵姐姐给逼疯的!找不回姐姐,她太没面子啦!一赌气,她转身回到了住处,也不点灯,在黑暗中呆呆地坐着。不知道和谁发狠生气,她决定就一直这样坐下去,坐到天亮。她不知道这么做的结果是什么,反正,这是一种态度,不让她去找姐姐,她就用这种方式来表示抗议。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一只手摸索着点亮了马灯,屋子里一下亮了起来。贾兰没有抬头,也知道点亮马灯的人是谁。

  奇剑啸放下手中的火柴,看着贾兰问:“现在冷静了?”

  贾兰气鼓鼓地说:“没有。”

  “到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正确?”

  “当然了!就算贾梅不是我姐姐,她还是八路军骑兵团独立大队的战士吧?你的战士失踪了,你还不管不顾?这算什么首长!”

  “你姐姐已经不是八路军骑兵团战士了。”奇剑啸说。

  贾兰吃惊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当了逃兵。”

  “你怎么知道她当了逃兵?”到现在,贾兰也不愿意承认姐姐当逃兵这个事实。她依然抱有希望——也许姐姐就是掉队了,迷路了,她也许会突然归队的

  奇剑啸从桌子上拿起贾梅丢弃的军装问:“这是她的军装吧?”

  贾兰接过来看了一眼:“是!”

  “有人亲眼看见,她跟着一个男人走了。”

  贾兰还是不相信:“肯定有人诬蔑我姐姐。贾梅不可能当逃兵,更不会跟什么男人走……”

  “贾兰同志!你现在不是贾家大小姐了,你是个八路军骑兵团战士,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感情用事,懂吗?”

  贾兰不吭声了。

  “我问你,在这之前,贾梅有没有离开部队的念头?有没有回北平的想法?”

  贾兰点了点头:“有过……”

  “她跟你商量过?”

  “嗯,她还劝我跟她一起走。”

  奇剑啸恼火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向组织上汇报?”

  贾兰嘟囔着:“我以为……这是家里的私事儿,不需要向组织汇报。”

  “家里的私事?你们姐妹俩把八路军骑兵团当成旅馆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

  贾兰不服气地争辩:“大队长,就算我姐当逃兵了,可我跟她不一样,你不要把我跟她相提并论。她是她,我是我,我们是两码事儿!”

  “嗬,你怎么那么多道理?”

  “难道我说得不对?”

  奇剑啸摆摆手说:“你回去写份检查,好好认识自己的错误。”

  “写就写……真麻烦。”

  “认识必须深刻,不然的话,你过不了这关。还有,我问你,叶知秋还跟你们姐俩说过些什么?”

  “这些我也必须向组织上汇报吗?”

  奇剑啸肯定地点头:“对,都得汇报。”

  “他给我和姐姐带来一封家书,还劝我们跟他回家去。”

  “还说什么了?”

  “他说,国民党百万正规军都没能挡住日本人的军队,光凭八路军骑兵团这些落后的装备还能打败他们?还说……曲线救国什么的。”

  “这么说,你姐姐当逃兵,跟叶知秋有关系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他说的那些话,我根本就不相信。”

  奇剑啸在走出去的时候,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儿——这个叶知秋,肯定有问题!他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哦!

  当夜,奇剑啸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老海。老海拎着一盏马灯正在查哨,后边跟着柱子和小圪抽。小圪抽是老海的警卫员,他人小腿快,心里总是喜欢跟柱子比个你高我低的。

  “叶知秋前脚走,敌人后脚到,这里面肯定有问题!鬼子好像对咱们的兵力部署情况非常熟悉。”

  奇剑啸思忖着说:“要听我的,当时就该把那个姓叶的抓起来。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呀,就是心慈手软,这分明就是革命不彻底的表现!”老海的口气中带有责备的意思。他这人就是心直口快,心里想啥,马上就要说出来,若不说出来,会憋得难受。

  “又上纲上线啦!现在是国共合作时期,党中央一再强调只有民族内部团结了,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得注意政策。你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抓人,他要真是国民党军统派来的,那会影响两党两军的关系。”奇剑啸显然在政策的把握上,比老海要站得更髙一些,看得更远一些。

  “我说不过你……但在贾家姐妹的去留问题上,你总有错误吧?”

  “好!我承认有百分之五十的错误,我检讨……”

  “态度不好!承认错误还留个尾巴,百分之五十就完了?”

  奇剑啸诚恳地说:“贾梅虽然当了逃兵,好在赶上部队转移,没造成严重后果,就随她去吧!但通过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看出贾兰跟她姐姐不一样,她坚强,革命意志也更坚定。”

  老海不以为然,说:“我看俩人都一样,今天姐姐跑了,明天妹妹也得跟着跑。老奇啊!我早就劝过你,当初就不应该留下她们,结果怎么样?”

  “我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如果贾梅真的是让叶知秋给带走的,那这个叶知秋肯定有问题,你说他究竟想干什么?”

  “这得问你呀!”经过一个岗哨,老海压低声音,“这姐妹俩没来之前,咱们大队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自从她们来了,什么老同学、小神童都出现了,今天居然还出了逃兵。要不是你拦着,贾兰就带着二后生擅自离队了……无组织无纪律,这还了得!必须得严肃处理。”

  “我已经让贾兰写检查了。”

  “光写检查就行了?得给她严重警告处分。”

  “贾兰毕竟是个新战士,我看,这次就不要处分了。”

  “又心软了!这种资产阶级大小姐,你管得不严,迟早也是个跑。”

  “我看不会!如果贾兰真想离开骑兵独立团,早就跑了。哎!你没看见撤退的时候,她背着这么大俩包一直没掉队?新战士,不容易了。”

  老海咂摸出点滋味:“哎,你怎么老护着她啊?”

  奇剑啸笑了:“老海,对待贾兰这种富裕家庭出身的战士,我们得看到她本质上好的一面。批评教育当然要有,但方式方法一定要得当,不能伤害了她的革命热情。”

  “那……让她写份检查就算了?”

  “她不相信姐姐当逃兵,以为贾梅在转移的时候失踪了,她是心里着急才要带着二后生去找人。其实,贾兰所犯的错误就是个违反纪律的问题,我们不能把她姐姐当逃兵的责任,强加到她的头上。通过这件事,我倒觉得,叶知秋这个人必须引起我们的警惕了。”

  老海:“看看!这才说到点子上。”

  二人一路说着,一路査岗。回到营房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两天后,卓资山镇东街的贾公馆幽兰阁里,宽敞明亮的客厅里气氛温馨。贾家人与叶知秋围坐在一起喝茶,太阳从窗外温暖地照进来。莜麦的清香从山顶上倾泻而下,瀑布般涌进了客厅。

  贾梅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母亲柳如嫣的身边,她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对面的叶知秋:“妈!在林子里,日本人已经追上来了,我吓得迷了路,东南西北都不分清了,要不是明君哥赶来救了我,我早就没命啦。”

  “哥哥嘛!理所当然这么做了。”叶知秋穿着一身熨烫笔直的中山装,十分谦和地微笑着。

  贾二爷感激地看着叶知秋说:“明君啊!你把梅儿给我送回来了,这让我怎么感谢你!”

  “伯父言重了,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再说,我没把兰兰一起带回来,心里总觉得对不住二老。”

  “俗话说: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兰兰从小就任性,只怕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就随她去吧!”

  “那可不行,外面兵荒马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得了。”柳如嫣说,她最心疼小女儿。别看贾兰总是惹祸捣蛋,但做母亲的总是心疼最小的那个,这也是人之常情。

  “伯母不用担心!过些日子我再去趟大榆树,想办法让兰兰回来。”

  柳如嫣髙兴起来:“那可太好了。”

  “我先给妹妹写封信,劝她趁早脱离八路军独立团,赶紧回家。”

  “信能送到吗?”母亲关心地问

  叶知秋接过话头说:“我试试看吧!我有位朋友跟八路军独立团有些关系,通过他,也许能把信送到兰兰手里。”

  柳如嫣急忙对贾梅说:“梅儿,那就快写!把话说得重点,就说我和你爹都让她气病了,病得很重,活不了几天啦……她要再不回来,就再也见不到我们了。”

  “妈,别吓坏妹妹!我劝劝她,她会动心的。”

  “这封信一定要把握好分寸,别起副作用。”贾二爷叮嘱大女儿说。

  经过大家协商,一致认为,只要对兰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兰兰是个聪明人,相信她不会继续顽固不化的,也许会回心转意回到家的。

  贾梅开始动笔写一封充满亲情的信,她相信这封信会打动妹妹的,会将妹妹拯救回来。走出了战争的阴影之后,她的心情有如窗外投射进来的七月的阳光一般,明媚而又温柔多情。

  红召乡的西北角,有一座庄严而又富丽堂皇的寺庙——红召宝化喇嘛寺。当家的是二喇嘛布音道尔吉。二喇嘛成立了红召自卫队,联合八路军抗日。红召成为真正的“红色召庙”。

  独立团悄然潜人了红召,在这儿安顿下来。红召的地理位置非常好,进可攻,退可守。一旦日军再来清剿,他们便隐人大青山深处,那是日本鬼子绝对不敢贸然深人的地方。

  一个荒芜不堪、到处长了杂草丛的院子,改为八路军骑兵团卫生队的临时医院。不时有伤员抬进来。所有的护士、军医都在忙碌着。贾兰正在给一位伤员包扎伤口,清理血污,看上去她的动作熟练了不少。

  又一个昏迷不醒的伤员被抬进来,娜仁大姐上前检查:“送到隔壁房间,马上手术。”

  伤员被送进隔壁房间,娜仁大姐跟了进去。柱子这时走进来,看见贾兰,快步走了过来:“你的信。”

  贾兰觉得意外:“我的信?”

  “好像是你的家信。”

  “不可能!家里怎么会知道我们部队的新地址呀?”

  “听说,这封信是卓资山镇的一个小商人送过来的。”柱子把信放桌子上走了。

  贾兰更加诧异。拿起那封信拆开看了起来——是姐姐贾梅的笔迹。贾兰急切地读了下去:

  “兰儿,我已经平安回到卓资山镇幽兰阁。家中一切都好,勿念。我们大家一起商量你的事情,一致认为你在八路军的部队里没有前途,不如及早固心转意,返回北平,或者定居归绥城……兰儿,爹妈年事已高,他们经受不起整日为你担惊受怕的折磨,作为儿女,我们应该体谅老人,不能再让他们为你日夜不眠,牵肠挂肚了……我们是父母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孩子,鸦雀尚知反哺之恩,我们做儿女的岂能对父母不敬不孝……”

  贾兰边读信边气恼地骂:“狗屁!当了逃兵,还有脸来劝我!”当她读到后面的时候,一下子呆怔住了——

  “兰儿,爹妈被你气病,已然卧床不起,生命垂危。你若不归,他们的病定然不会好转,日久天长,难免不出意外,望你三思而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