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试探(二)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8030 2021.05.23 20:00

  贾兰神情郁闷地走了进来。院内遮阳伞下正在看书的柳如嫣看着小女儿进来,关心地问:“兰兰,你跑哪去了?你姐不放心,出去找你去了。你们没碰上?”

  贾兰没有说话,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柳如嫣担心地望着她的背影:“乖乖!这又是怎么了?”

  贾兰进了自己的卧室,非常郁闷地躺在床上发呆。就这样不知道躺了多久,她居然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睡梦中,她似乎看见独立团的战士们都在看那张报纸,大家议论纷纷。突然间大家发现了她,说就是她,她是叛徒!所有的战士向她奔跑过来,要抓住她、枪毙她、处死她、千刀万剐她……她一下惊醒过来。

  门开了,母亲走进来,对她轻声说:“兰兰,你看谁来了?”

  贾兰坐起,看见董心洁跟着母亲进来,笑眯眯地看着自己。柳如嫣对董心洁:“这小祖宗今天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知怎么了!”

  董心洁说:“少女的心就是秋天的云,一会儿阴一会和晴,我跟她聊聊,没事!”

  “那你们聊着!”柳如嫣走了出去。

  董心洁走到贾兰的床前坐下,拉住她的手问:“兰兰,为什么不开心啊?”

  贾兰气鼓鼓地把那报纸扔给董心洁,让她看。董心洁拿起看了一下标题,吃惊地说:“哟,兰兰,你在报纸上发表声明了?”

  “都是叶知秋出的馊主意……”

  “这声明不是你发表的?”

  贾兰看了董心洁一眼,没有说话。

  董心洁低声说:“是不是觉得发表这样的声明很丢人?”

  “岂止是丢人,简直就是耻辱!”

  “我理解你的心情!兰兰,上帝让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净土,不容亵渎。不过有时候坏事,也会变成好事儿!”

  贾兰不解地看着董心洁:“变好事儿?什么意思啊?”

  “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是件坏事,对你们家来说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儿……那些日伪特务看见你的声明,就不会到你家来找麻烦,你父母也就不会为你担惊受怕了。一个声明,保护了你一家人的安全。你说这是不是坏事变好事呢?”

  “可我从感情上还是接受不了……”

  董心洁说:“兰兰,人生在世,自己的信仰不能动摇。但有时候,为了信仰,我们还得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孩子!上帝看得很清楚,他会原谅你……”

  贾兰说:“董姨,我的信仰和你的不一样,但你的话还是让我心里好受了。”

  董心洁说:“哎,这就对了嘛!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明天,后天,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等着你去做。振作起来,不要消沉下去,好吗?”

  贾兰望着董心洁,认真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她去店铺时,发现桌子上放着一封信。她打开一看,里面用暗语写着给她的新指令。胡杨指示她,到父亲那里,查清楚贾二河原来开采天皮的地方,最好能搞到矿区的完整资料。

  晚上回到家,吃罢晚饭,大家各自回房间歇息。贾兰知道每天这时候父亲喜欢用草药泡脚,一边泡脚一边听着唱机里的山西榔子。贾兰默默走进来,把一杯茶放在父亲面前的桌子上。闭眼听戏的二爷睁开眼睛,对着贾兰一笑:“兰兰,还没睡啊?”

  “不困,我还不想睡……爹!我想和你聊聊。”

  “好啊!自打你回来,我还没跟你单独拉呱过哪。坐吧!”

  贾兰坐在父亲面前说:“我想和爸爸谈谈姐姐的婚事。”

  “你对你姐姐的婚事有想法?”

  “爹,姐姐不能嫁给叶知秋。”

  贾二河严肃起来:“说说你的理由。”

  “我不喜欢叶知秋这个人……”

  贾二河笑道:“又不是让你嫁给他,你不喜欢,你姐喜欢就行了嘛!”

  “爹,叶知秋的身份非常复杂,姐姐不能嫁给这种人!”

  “他是什么人?”

  贾兰欲言又止:“反正,我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

  “兰兰,咱家不搞家长制,尤其是在你和梅儿的婚姻问题上,我提倡你们自由恋爱,自由选择自己所爱的人,绝不搞父母包办那一套。既然你姐姐爱上了叶知秋,我和你妈只能尊重她的选择。”父亲说。

  贾兰叫了起来:“爹,你怎么也糊涂起来了!姐姐被爱情蒙住了眼睛,前边就是火坑她也会奋不顾身地跳下去。我们是她的亲人,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犯错误。”

  贾二河耐心地说:“兰兰,你不把话说明白,我怎么好去干涉你姐姐的恋爱呢?你告诉我,叶知秋到底是什么人?”

  贾兰犹豫了一下,此刻,毕竟还不能说出真相来,只能撒谎:“他……他是国民党军统局的人。”

  贾二河一拍大腿说:“你看你看,就算是共产党和国民党有天大的不和,但眼下是国难之时,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你不能因为他不是共产党就反对他当你的姐夫。兰兰,你是个女孩子,我希望你能及早丢掉八路军那一套政治思想,和我一样,在政治上做一个中立的人,不要被那些主义啦思想啦给搞昏了头。”

  “爹,我没昏头,昏头的是我姐,她就不该爱上叶知秋!”

  “叶知秋怎么了?作为一个男人,他很优秀嘛!他会为梅儿带来幸福,我才没反对这桩婚事。”

  “我可没觉得他多优秀!”

  “好多事情都可以见仁见智!兰兰,你为姐姐负责,替她考虑,这都没错。问题的关键是,你能说服你姐姐不嫁给叶知秋吗?”二爷问。

  “不能!所以我才来求助你和妈,希望你们出面干涉。”贾兰说。

  “好吧!我试着和梅儿谈谈,她要是铁了心嫁给叶知秋,那谁也不能强迫她,是不是?”二爷以商量的口气对小女儿说着。他真担心这个任性的小女儿会大闹婚礼,搞得贾梅和叶知秋下不来台呢。

  “要是咱们家的人都反对这桩婚事,姐姐会重新考虑的!”贾兰想起了自己的任务。看见爹已经把两只脚从木盆里拿出来了,就取了一块手巾过去半跪着,给爹擦脚。她这一举动让二爷很感动。虽然此生无儿,但能得此孝女,也心满意足啦!贾兰一边给父亲擦拭着双脚,一边问起了有关当年他开采天皮的事情来。二爷不知道女儿为什么问这些,以为她不过是随口问问,就对她讲了起来。贾兰知道了其中一个最大的矿区是在什么地方。二爷说那地方早被日本人给封锁啦,现在谁也进不去呢。接着贾兰问起了还留没留着矿区的有关资料。二爷说:“当年开矿,请了一个俄国人当工程师,有关资料都在他的手里。”贾兰问那工程师叫什么名字,现在哪儿。二爷想了一下说:“他叫谢寥沙,好像是去了归绥城吧。”

  当叶知秋看到报纸上登载出来的贾兰的《声明》,他开心地笑了。他的计谋成功了,现在,贾兰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处长,报纸上有什么好消息,把你高兴成这样!”走进他办公室的岳丽看见他在独自发笑,便问。

  “你看——贾兰在绥远的报纸上发表声明,与八路军脱离关系。这正是我所期望的啊。”叶知秋把报纸拿给岳丽看。

  岳丽看罢,似乎有些不相信:“贾兰是真心反共了?”

  “让她进鹫巢的时机已经成熟,你马上通知下去,正式解除对贾兰的监视。

  自从上次在乌拉山与贾兰相遇,岳丽一直将贾兰当成自己的对手。可突然间对手变成了盟友,这让她一下子适应不了。但她知道叶知秋与贾家是什么关系,只能将自己的不快掩饰起来,表面上装出服从命令的样子。那次夜晚陪叶知秋饮酒,叶知秋向她道出自己的心声,她知道叶知秋真正喜欢的人是贾兰而不是贾梅,所以她在内心就更加醋劲发作。

  叶知秋决定去探望贾兰,和她好好谈谈。当他走进幽兰阁时,迎面正碰上贾兰。他对贾兰笑嘻嘻地问:“出去啊?”

  贾兰待搭不理地点了点头。她的脸上,依然是那副高傲的神情。

  “能不能占用你十分钟时间,我有事要和你谈。”

  贾兰想了一下:“去花园吧!”

  幽兰阁的后院是个大花园,里面大都是兰花兰草,长得非常茂密,兰草优雅的姿态让人陶醉。葡萄架下,有一张木头桌子和几把藤椅,平时,人们可以坐在这里喝茶聊天。

  叶知秋和贾兰坐在葡萄架下。此时这里显得安谧极了,只有几个小蜂子嗡嗡地飞舞着,然后落到那些快要凋零的花朵上。这是秋日最美好的时刻,就连偶尔掠过来的风都是傭懒的,无力的。

  “你能主动在报纸上发表脱离八路军的声明,这非常好,我们俩的距离又近了一步。”叶知秋呷了一口用人送来的茶,慢慢地说。

  贾兰却是神情漠然:“你想说什么,就快说吧!”

  “我想在切人正题之前,先问你个问题。”

  “说吧?”

  “你说,是蒋介石的国民党能救中国,还是汪先生的国民党能救中国,或者是共产党的八路军能救中国?”

  贾兰揣摩着叶知秋的意思,无语。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是吧?现在让我来告诉你,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都救不了中国!大家都很清楚,无论从国力上还是军事力量上,我们都无法与日本抗衡,抗日抗到最后会是个什么结局呢?那就是蒋介石的焦土政策——全国上下人都灭绝了,没有生命,没有炊烟,中华民族在地球上永远消失了……你说,这样的抗战,它会灭绝种族、灭绝国家,我们能要吗?”叶知秋侃侃而谈。

  “你的意思是,不要抗战,听凭日本人亡我中国?”

  叶知秋摇头说:“这种亡国论是共产党的宣传,其实在抗日与亡国之间,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什么路?”

  “以暂时的屈辱求和,换取长远的和平稳定,以保全我们这个民族不被灭绝。”

  “就是汉奸理论吧。我不能接受。”

  “中日战争打到现在,双方都疲惫不堪了,日本方面也有停战的意向。汪先生正是看到了这一线希望,才开始了他的和平之路。而在我们这里,无论是德王还是蒙政会,都是为了让百姓安居乐业,不要遭受战火的蹂蹦,免于生灵涂炭……”

  “照你这么说,蒙政会为日本人做事,倒是有功了?”

  “对!这就说到问题的本质上了。任何事情我们都得看结果,只要结果对人民有利,那就是正确的。贾兰,我希望你能真正理解曲线救国的深刻含意!如果你理解了这点,我愿意吸收你加人我们的组织。”

  想到“老胡”的嘱咐,贾兰故意流露出迟疑的神情来:“在没听你这番理论之前,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我以为凡是跟日本人合作的都是汉奸呢。”

  “你想得太简单了!这个世界不只有黑白两色,它是一个彩色的世界。无论什么都不能简单去划分,非此即彼、非好即坏,那是不对的。”

  贾兰强忍着心中的厌恶,说:“好吧,就算蒙政会是为内蒙古的老百姓着想,以后呢?”

  “你的意思是,等我们消灭了共产党和蒋介石的国民党之后?”

  “那时候日本人会离开中国吗?”

  “当然会!日本人民也厌恶战争。停战之后,日本人就会撤兵离开,把中国交给中国人自己来管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会继续秉承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大力发展中国的国力。只要国富民强,就再也不怕那些列强来欺负我们。这不是中国人最企盼的事情嘛?”

  贾兰装作被说服的样子:“我们真的能有那一天吗?”

  “肯定会有!那不是用武力、用硬碰硬能办得到的事情,内蒙古的事情,只有依靠蒙政会和德王,才能实现和平,结束战乱!”

  贾兰装出犹豫的样子:“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静下心好好想想?”

  “那当然了!贾兰,你被共产党洗过脑子,要想转过这个弯来,当然需要时间。我有足够的耐心等着你回心转意!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参加八路军不过是头脑发热,误人歧途,我相信你会扔掉共产主义那套虚假的学说,回到三民主义的道路上来。”说完,叶知秋起身走了。

  贾兰坐在那儿半晌没动,她觉得自己的耳朵被脏污了。阳光从葡萄的枝蔓间筛漏下点点光斑,宛如许多快乐的小精灵在她身上脸上滑动着、蹦跳着,万物都在享受着秋天的快乐。她却觉得快乐与自己无缘。此刻,她的心里,满满地装着沉重。

  依然是在店铺的经理室里,老胡用严肃的目光看着贾兰。他的目光很有穿透力,贾兰总觉得那目光里有种威严的不可侵犯的东西。老胡的声音不高,但每个字都说得很清晰:“……他开始给你灌输那套汉奸理论了!你的反应很好,不要一下子就同意他的观点,你得做出犹豫不决的样子,一步一步循序渐进,最后再装出接受了他的政治信仰,这样打人鹫巢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什么事情也不要做,每天继续你的大小姐生活,多花钱买衣服首饰什么的,让他觉得你的物欲需求越来越强烈。你的生活越奢侈,他就越相信你已经抛弃了原来的信仰,才会真正相信你这个人。”

  贾兰吃惊地看着老胡:“你怎么知道我每天疯狂购物?”

  “我不但知道你每天挥霍你父亲的钱财,迷惑敌人,还知道八路军独立团派了二后生回来做你的助手。”

  贾兰更是吃惊:“我还没来得及汇报,您就知道了?真是神了……”

  “不是我神,是胡杨洞察一切,高瞻远瞩,统筹全局,就连二后生回来,都是他安排的!”

  “啊,他真厉害!我能见见这位胡杨吗?”

  老胡摇头说:“你只能和我单线联系!”

  贾兰孩子气地说:“真想知道胡杨是个什么样的人。”

  老胡看着贾兰的样子笑了:“胡杨也是普通人,没有三头六臂!”

  “对了,红召根据地那边有什么消息?”

  “那边的形势依然很严酷,敌我双方还在拉锯。但是红色根据地仍然存在,这就是我们最大的胜利了!”

  “太好了!这些天我一直为他们担心呢……”

  老胡在离开之前,再次叮嘱贾兰——主动去找叶知秋,表示愿意考虑他提出的那些要求。当贾兰按照老胡吩咐将这番话对叶知秋说了之后,叶知秋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不相信地问:“你真的想通了?”

  “听了你的一番话,我认真想了好几天,这才发现自己在政治上太幼稚,想法也过于单纯。”

  “我让贾梅捎给你那几本书,都看完了?”

  “看完了,很有启发!”

  “那你说说看。”

  “蒙政会为了拯救民族,宁可背负着天下骂名,也要一意孤行,走上艰难的谋求和平之路。这要有很大的勇气!”这段话,是贾兰连夜编出来的。她一边编,一边唾着自己——真是肉麻,肉麻!

  叶知秋笑道:“认识提高得很快啊!继续说。”

  “德王和李守信这些人,表面上是在帮助日本人,其实是在学古人使用韬晦之略,为的是在图谋本民族的发展和崛起。”

  叶知秋髙兴地点评说:“认识越来越深刻了!那么,加人我们组织的事儿想好了吗?”

  贾兰犹豫了一下说:“这事……我还没有想好!”

  “贾兰,你是一位热血青年!眼下时局动荡,国家风雨飘摇,作为一个有责任心、有正义感的青年,怎么能隔岸观火、置身事外呢?来吧!加人我们的组织,让你身上的爱国热情充分发挥出来,你会成为一个坚强的战士!”

  贾兰看着叶知秋,有些调皮地问:“让我加人你们的组织,你真的这么信任我?就不怕我是八路军派回来卧底的?”

  “你要真是回来卧底,就不会这么说了。再说,我们已经对你进行了一个阶段的考察,你顺利过关了。”叶知秋笑道。

  “你们进行了考察?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贾兰吃惊地说。

  “鹫巢的考察当然是极其隐秘的,让你知道了,那还叫考察嘛!”

  “你不会一直派人盯我的梢吧?”

  叶知秋呵呵笑着摆手说道:“不说了,都已经过去了!对了,问你个事儿,据我所知,八路军高层有一位叫云平的领导,你见过他吗?”

  “云平到独立团视察过,还跟我聊过几句叶知秋感兴趣地:“哦?他都说了些什么?”

  “他问我在八路军能不能呆得惯,还说……八路军很艰苦,没有卓资山的生活条件优越,希望我能坚持下去,不要半途而废。”

  叶知秋有些失望地:“就说了这些?”

  “就这些。你问这个干吗?”

  “如果让你去见云平,他会见你吗?”

  “难说。云平身边的警卫员很多,接近他不太容易。你不会是想让我去刺杀云平吧?”

  叶知秋笑了:“这是我计划中的一部分!”

  “什么时候?”

  “眼下时机还不成熟。贾兰,现在你是我手中的一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把你派出去,当然这也有我对你的情感在里面。”

  贾兰连忙说:“你别对我提什么情感,我不愿意你伤害我姐姐。”

  “有时候,我倒是觉得你是我的上司呢。你可是我的小姨子啊,俗话说,小姨子有姐夫的半个什么来着……嘿嘿……”

  “咱们公是公,私是私,别把二者混在一起好吗?”贾兰板起脸来说。

  “好好!我欣赏你这种做事的态度。贾兰,今天我就接你进鹫巢!你把粮店的事情安排一下,估计你得有些日子不能回家了。”

  “我还没答应去鹫巢啊!”

  “走吧,听我的没错!”他亲热地拉着贾兰,向外走去。

  贾兰假意推脱着:“我还没想好呢……”

  “你早晚会想通的,姐夫还会害你呀?”

  “呸,谁承认你是我姐夫了!”

  “你姐承认了,早已经是事实啦。走吧!”

  从那天开始,贾兰被叶知秋带到鹫巢开始进行特殊训练。这是鹫巢的一个训练馆,高高的穹顶下安装着许多探照灯,可以变幻各种不同的光线,贾兰已经换上了一套衬衫长裤。她背着手,接受着“特殊训练”。使她没想到的是,教官却是岳丽,是她最讨厌的那个女特务。

  岳丽来给贾兰当教官,心中非常得意——这下她可以报乌拉山的一箭之仇了!虽然叶知秋一再叮嘱她:你对她的训练不能太过分了,要适可而止。但她哪里忍耐得住发泄从乌拉山带回来的愤恨。她围着贾兰走了一圈,用威严的口气说:“记住,我叫岳丽,我的日本名字叫松田芳子。我是专门训练女特工的。我的话不说二遍,我的命令不能违背,我说话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断,这几点你要牢牢记住!”

  “记住了。”

  岳丽皱起眉头:“再说一遍!”

  贾兰大声喊道:“记住了!”

  “我在满洲里接受训练的时候,我的教练说过,作为一名帝国的优秀特工,首先应该具备的素质是什么?请回答。”

  “要有足够的胆识,临危不惧,遇难不慌!”

  “不对。”

  “要有过硬的功夫,准确的枪法。”

  “不对。”

  “那……聪明过人,反应机警。”

  “不!你说的都不对。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首先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

  贾兰大声道:“是!首先要有过硬的心理素质。”

  “这么说吧!你刚刚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而被揭穿的时候,你可以毫不动容,没有一丝惶恐不安,依然坚持你说的就是真理;你偷了人家的钱包被人当场抓住,你却镇定自若地说,那就是你的钱包;你在三秒钟之内杀了一个人,你必须在两秒钟之内想好那个人该死的十条理由。这就是当特工首先具备的心理素质。”

  贾兰忍不住说:“你的意思是,一名优秀的特工,就是无赖加上厚颜无耻?”

  岳丽抬手狠狠给了贾兰一记耳光。贾兰的嘴角顿时流出血来,她愤怒地望着岳丽。岳丽为自己终于出了口恶气而兴奋。

  “我刚才说过了,我说话的时候,谁也不能打断,这个耳光是给你的教训,明白了!”

  贾兰一个立正:“是!”

  “作为一名优秀的女特工,又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不知道。”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们女人比男人多了一件法宝,我们可以不用任何武器就让男人屈服。知道那件法宝是什么吗?”

  “色相。”

  “对,色相。这可是百试不爽的法宝,你一定要学会使用这个法宝,换句话来说,你随时要准备和那些有情报价值的男人上床。”

  贾兰吃惊地问:“这也是我们要学的课程?”

  “当然,而且是一门主要的课程。”岳丽得意地说。她计划,再过两天,从鹫巢找两个大汉,逼着贾兰上床。如果她不答应,就强迫她,非得把她处女的那点儿贞洁给她破坏掉。

  “我拒绝……”贾兰断然说。

  又一个耳光掮到脸上,贾兰的嘴角流出血来。她开始领教什么是“魔鬼训练法”。

  连着两个月,贾兰接受了“魔鬼训练”。她要和打手一起审讯嫌疑犯,看着犯人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迹斑斑,她必须得冰冷着脸毫无反应。她要学习射击,必须得子弹发发正中靶心,成为一个神枪手。她还得学会使用各种武器,有长枪短枪,还有火箭筒之类的重武器。她还得练习徒手格斗,她像只沙袋,一次次被一个大汉摔倒,又不屈不挠地爬起来,继续与大汉格斗。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布满伤痕。大雨中,她在奔跑。她浑身上下早已湿透,依然咬牙坚持着。烈日下,她用一把匕首练习刺杀动作,在一个男人的教授下,她把匕首一次次刺进稻草人的“心脏”。清晨,岳丽教她学习化装术,一会儿将她化装成一个老太婆,一会儿又把她装扮成清纯的女学生。傍晚,她继续跟着审讯犯人,用皮鞭抽打犯人,以练就她的铁石心肠。

  叶知秋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贾兰。直到有一天,岳丽让两个大汉强奸贾兰,他才从暗中现身,制止了岳丽的胡来,并且严厉警告了她。岳丽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但叶知秋的话她不敢不听。当他们一起在餐厅里用餐的时候,叶知秋问起对贾兰的训练情况。岳丽说:经过两个多月的训练,贾兰可以毕业了!

  “你认为,她能够胜任鹫巢的特殊任务了吗?”叶知秋问。

  岳丽点头回答:“她有过人的毅力,好多女孩子不可能坚持下来的训练,她都顺利通过了……只有一门训练她不及格。”

  “什么?”

  “色相!她坚持不靠色相去勾引男人。为了这个,她不知挨了我多少耳光,脸都打肿了。”

  “这个嘛……不学就不学吧!”叶知秋摆了摆手说。

  岳丽故意装出不理解的样子,问叶知秋:“处长对这个女孩子为什么这么宽容?难道,你喜欢她?”

  不想,叶知秋痛快地承认:“我是喜欢她。”

  “可处长不是就要娶她的姐姐了吗?”

  叶知秋叹了口气,说:“人世间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我是单相思,贾兰她并不喜欢我。”

  “现在正是个好机会。处长,我可以让她名正言顺地和你上床,对她的训练,我有这个课目……”

  叶知秋摇头说:“爱是不能强求的,我宁可娶一个我不爱的姑娘,而不会娶一个不爱我的女人。我已经把这桩婚姻当成一次赌博了。”

  “明白了……”岳丽有些丧气。

  叶知秋却有些激动:“你不明白,你什么都不明白……你只会妒忌!”说完,叶知秋转身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