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苦肉计(二)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6108 2021.05.22 13:00

  对于贾家来说,今天是个前所未有的好日子,因为——贾兰回来了!

  客厅里洋溢着一片欢乐的笑声。贾兰小鸟依人般亲热地依偎着母亲。贾二爷摸着小女儿的一只手久久不肯松开。姐姐像个有功之臣,对大家讲述着那段传奇的经历。对她来说,那是她一生中最为惊心动魄的一个时刻了。

  ……在一面陡立的山崖下,一辆后开门的大吉普车停在路边。几个汉子带着贾兰匆匆跑来。车门开了,从吉普车上跳下来叶知秋和贾梅。贾梅看见夜色中走来的贾兰,悲喜交加:“兰兰!”姐妹二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叶知秋上前说:“行了,快上车。等回到家,你姐妹再好好说说心里话。”

  贾兰有些犹豫地说:“姐!我要这样走了,战友们会把我当成叛徒的……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哎呀,人家把刀都架到你的脖子上了,你还跟人家藕断丝连。”

  叶知秋对贾梅说:“梅,兰兰在八路军里被他们洗了脑子,要她转变认识,还需要花费点时间!”

  贾梅拉着贾兰的手不放:“那两个押送你的人可能早被打死了,现在八路军肯定恨死你了,你要回去,人家饶得了你吗?”

  贾兰埋怨地说:“姐呀,你为什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再走这步棋啊!你让我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不逼上梁山,你就不会跟我回家的,姐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听话!上车。”贾梅连说带哄,把贾兰推上了吉普车,于是叶知秋也上车。吉普车绝尘而去,一个紧张而令人胆战心惊的黑夜被抛在了身后……

  二爷最感欣慰的是小女儿终于又回到了身边。他对大家说:“兰兰回来了,咱们一家人终于团聚了,真得好好庆贺庆贺。”

  “咱们自己家庆贺一下就行了!外面的亲朋好友都不要惊动。”柳如嫣这样说。贾二爷有些不解:“为什么?哦,就因为我女儿参加了八路军!打鬼子抗日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我贾二河觉得光荣,干吗要偷偷摸摸地怕人知道!”

  “既然觉得光荣,你怎么还哭着喊着让孩子回来?”

  贾二河笑了,说:“她不是个女孩子嘛!她要是男孩儿,我不仅不让她回来,还要鼓励她在战场上多杀敌人。”

  “妈,你看爹的觉悟多高!就你的思想落后,光知道把女儿拢到身边当贴心小棉妖,都像你这样谁还去打小日本啊!”贾兰撒娇似的说。

  “你妈就像张开翅膀的老母鸡,把孩子拢到翅膀底下她才放心!”

  大家都笑了起来。

  “别光顾自己高兴了,这回兰兰回家,知秋帮了大忙、出了大力,还没顾上感谢人家呢!”

  坐在一旁始终冷眼旁观着的叶知秋急忙站起来说:“哎,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说谢就太客气啦。”

  贾兰故意不客气地说:“只要你一天没娶我姐姐,你就是外人!”

  “兰兰,怎么跟你姐夫说话呢?”贾梅嗔道。

  “哟,还没当叶太太,就护着他了?”贾兰嘲笑姐姐。

  叶知秋尴尬地一笑,说:“贾兰说得对,目前看来,我在这个家里还是外人!”

  柳如嫣连忙打圆场:“兰兰,知秋哥哥把你救了回来,怎么连个谢字也不说,没规矩。”

  “我可没让他救我!他不插手还好,这一插手倒把我的后路都断了。我在八路军那边已经成了十恶不赦的叛徒加逃兵,恐怕再也回不去了。”贾兰沮丧地说。她奇怪自己原来很会演戏啊,而且,演得还不错!

  柳如嫣吓了一跳:“乖乖!你还想回去啊?”

  “说话得凭良心,要不是知秋救你,你早就上八路军的断头台了!”贾梅觉得兰兰就是缺心少肺,没有良心。

  “别造谣啊!八路军可没有断头台。”贾兰说。

  “那拉出去枪毙,还不是一样嘛!”贾梅说。

  叶知秋大度地摆摆手:“贾兰刚回来,脑筋一下子还转不过弯来,得让她慢慢地接受现实。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容易,改变一个人的信仰是很难的事!”

  贾兰小声嘟囔:“什么乱七八糟的!”

  贾二爷怕孩子继续顶牛,连忙说:“是啊,人是得有信仰。我虽然不信仰什么共产主义、三民主义……但我有自己的生活信条,那就是不能背叛自己的民族、国家,不能忘了祖宗。”

  叶知秋看了眼手表:“伯父,伯母,我还有事,就先吿辞了。”

  “你忙你的!别因为家里的事情误了你的正事。”二爷说。

  叶知秋点头:“贾兰,你在八路军那边吃了不少苦,这两天先好好休息一下。回头找个时间,我想跟你好好聊聊。”

  贾兰奇怪地问:“我跟你有什么好聊的?”

  柳如嫣嗔怪女儿:“兰兰,怎么说话呢?”

  叶知秋一笑:“没事,谁让我是她哥哥呢……”转身对众人说,“……对了,咱们对外统一口径,谁也不要说贾兰是从八路军那边回来的。”

  柳如嫣说:“上回梅儿回来,我们全家就定了一个对外的口径,就说她们姐妹到香港读书去了。”

  叶知秋说:“那就继续这么说,今后无论对谁,都说贾兰是从香港学成归来。”

  柳如嫣夸奖叶知秋说.•“还是知秋这孩子心细,想得周全。”

  “那我先走了!”叶知秋向外走去。

  贾梅急忙跟上:“知秋,我送送你……”

  看见他们亲热地出门,柳如嫣抱怨贾兰:“你说你这孩子,你姐夫为了把你救回来费了多大周折,你怎么一点也不领情。”

  “妈,我还没承认他是我姐夫呢!”贾兰撅起了嘴儿。

  “还用你承认啊,他跟你姐马上就结婚了,当你姐夫还不是早晚的事。”母亲说。

  “你们都同意让我姐嫁给叶知秋了?”贾兰看着父母。

  二爷说:“是啊,我们都同意了。怎么,你有不同意见?”

  “对,我不同意!”贾兰态度坚决地说。

  贾二河和柳如嫣互相看了一眼。小女儿反对姐姐的婚事,这倒是他们事先没有想到的。

  这时,在幽兰阁的院子里,叶知秋正准备上车,贾梅抱住他的胳膊用娇嗔的口气说:“知秋,别跟兰兰一般见识,她就是那么个人,说话不管不顾,胡乱放炮。”

  叶知秋一笑说:“我知道她的性格,不会往心里去!”

  “我看,她的心还在八路军那儿没收回来呢。”

  “这就需要我们用亲情慢慢感化她,兰兰被共产党赤化得太深了。”叶知秋分析道。

  贾梅说:“我指的不是赤化,我是说她个人的感情问题。”

  “哦,贾兰不会真的爱上奇剑啸吧?”

  “我能感觉出来,兰兰喜欢他,她的心恐怕早就交给奇剑啸了!”

  叶知秋沉吟片刻:“你得让她明白,这种爱太不现实。我们得想办法让她绝望,不能给她留下任何幻想!”

  贾梅点头说:“回家的日子久了,但愿她会忘掉乡下那些土包子。”

  “我们还得帮帮她,让她彻底离开八路军。”

  送走了叶知秋,贾梅回到客厅。这时父母忙了一天也累了,已经各自回到自己的卧室去了,只有贾兰还在客厅翻弄桌子上的那些糖果糕点。对她来说,这些美味儿早已经久违了,她贪婪地吃着,仿佛有一张永远填不满的肚子似的。贾梅看她这样,不免心里有几分心酸,心想:唉,那八路军队伍里过的是啥日子哟,她居然能忍受这么长时间,也真难为妹妹了。

  夜里,姐妹俩睡在一张床上。本来她们各自有各自的卧室,但贾兰非得要赖在姐姐的床上不走。贾梅也有一肚子的话想跟妹妹说。姐妹俩便挤在一张床上唧唧咕咕地说个没完没了。

  “……你真的不赞成知秋当你姐夫啊?”贾梅问

  “姐,不管你怎么说,我都坚决反对你们结婚。”

  “为什么?”

  “叶知秋配不上你!”

  “瞎说!知秋仪表堂堂,人又聪明能干。他对贾家忠心耿耿,对我关心体贴,人家哪一点配不上我?”

  “他是汉奸,就凭这一点,你就不能嫁给他!”

  “不许胡说!就算知秋为蒙政会做事,那也是救国的一种方式,他绝对不是汉奸。俗话说,大丈夫能屈能伸……”

  “姐,你被他的花言巧语给蒙蔽住了,什么救国,什么能屈能伸,那是汉奸理论,没骨气!”

  “兰兰,看来知秋说的没错,你被八路军给洗了脑子,看谁都像是汉奸。好!等你在家里住上一段日子,和他相处一下,你就会了解知秋的为人了!”

  “不用相处,我也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

  贾梅只得转移话题:“我先不跟你争了!说说你回来以后有什么打算吧?”

  “我想帮爹做点事情。”

  “你想到粮仓去做事?”

  “咱家的贾氏粮仓在东街不是有家大粮铺吗,我去那儿当会计吧!打算盘我还是蛮行的呢。”

  “好啊!”

  “我去铺子做事,你说爹会同意吗?”

  “你是爹的宝贝疙瘩,只要你能把心收回来,想干什么爹都会同意。”

  姐妹俩又说了一会儿知心话儿。贾梅还想问问妹妹的个人感情问题,和奇剑啸目前是什么关系,但是没想到,刚才还滔滔不绝的贾兰,一下子就打起了呼噜,居然睡着了。

  唉,她可能实在是太累了,也罢,反正日后姐妹俩有的是时间在一起,那些问题,慢慢问她也不迟。贾梅心疼地看着贾兰,给她用被子盖上了裸露在外面的胳膊。睡着半夜,贾梅被惊醒,原来是贾兰在说梦话,嘴里喊着“冲啊……杀啊……”,再看她躺在床上,可被子早已经被她蹬落到床下了。贾梅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把被子给妹妹盖好。她真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被军队给搞成这个样子。

  贾家的幽兰阁是一出江南式的庭院,院子里树木葱茏、鸟语花香,虽然已经是秋天了,可这里的花花草草依然生机勃勃。

  贾梅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贾兰正在院里做操。她的脸蛋红扑扑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儿,显然,她已经运动了好一会儿了。

  “姐,你好懒啊,一直睡着不起床,真懒!”

  “你起得倒是早啊!”

  “那当然了,我们在部队,天一亮就起床了。早上做的事情可多了,要出操,要练刺杀,还要整理个人内务,哪儿有闲工夫睡懒觉呀。”贾兰说。

  贾梅说:“那你为啥不叫醒我呢?”

  贾兰说:“看你睡得那么香,就不忍心叫啊。姐,快去吃早餐吧,吃完了,你陪我去趟大百货商店,我想去买瓶香水,还有袜子内衣什么的,刚回来什么都找不着啦。”

  “谁让你马大哈了,整天丢三落四的。”贾梅说,“等买完东西,再到晋剧团戏院去看场戏吧。然后,我们去吃一顿大餐……”

  贾兰感慨地说:“这种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很陌生了。”

  “这才是该享受的生活。”贾梅说。

  吃过早餐,二姐妹手挽着手、胳膊挎着胳膊上了街。东街一如既往地繁华热闹。姐妹二人走在路上,不少人回头看着她们。有人认出她们,尤其是女人们,互相窃窃私语着,咬着耳朵根子。她们知道,穿戴打扮如此与当地人不同的,只有贾二爷的两位千金。她们却不理会,旁若无人地说着笑着,一路从东街逛到了西街,又从北街逛到了南街。

  贾兰感慨地说:“真像做梦,山沟里跟这儿,简直是两个世界。”

  贾梅笑道:“早知道你会后悔,还不如早点跟我回来呢!”

  “行了姐,你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贾兰一边说着,一边机敏地回头望去——她早发现身后有个人一直在跟踪着她们。当她猛回头时,那男人就把脖子缩起来,假装看路边的店铺或者是电线杆上张贴的东西。贾兰知道自己被盯梢了,她只是微微冷笑了一下,继续和姐姐逛大街,似乎根本没有留意到身后的那个盯梢者。

  一直逛到天黑,姐妹二人才疲惫地回到家。那时客厅里已经亮起了灯,贾二爷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贾兰和贾梅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把那些东西扔在地上、沙发上。

  二爷看见她们,笑着问:“又去购物了?”

  “爹!兰兰犯了购物瘾,只要上街,看见好东西就买,就这一天呀,好几百块钱都花出去了,你得说说她啊!”贾梅觉得妹妹实在是有些太过分了。

  “人家喜欢嘛!”贾兰扔下东西,依偎在贾二河身边。

  贾二河疼爱地抚摸着贾兰的头发说:“只要我女儿喜欢,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就几百块钱嘛!”

  “爹偏心眼儿!”贾梅又撅嘴了。

  “哦,我怎么偏心眼儿了?”

  “我买件几十块钱的首饰,你都说我奢侈,妹妹买这么多没用的东西你都不管,这就是偏心。”

  “你妹妹在部队吃了不少苦,应该给她些补偿。”

  “补偿?我都成了她的用人,整天帮她拎东西,可把我给累坏了。”

  “行了姐,你不是让我出去散散心,享受有钱人的生活嘛!怎么一回家就发起牢骚来了。”贾兰拉住姐姐的手说。

  “我是觉得你有点不对劲儿!以前你从来没这么大手大脚过,现在倒

  好,一掷千金根本就不当回事,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就是被你刺激的。”

  “我怎么刺激你了?”姐姐不解。

  “我这次回来,到你的房间一看,嗬!那么多漂亮衣服,柜子里光旗袍就新添了十几件,我还一件都没有呢。”妹妹说。

  “我快要结婚了,那是家里给置办的嫁妆嘛!”

  “不行!爹,姐姐有什么,我也要什么。”

  贾二爷疼爱地摸着小女儿的头发说:“好,好,你跟你姐一样!”

  贾兰撒娇地说:“姐姐有份好工作,我也要出去做事。”

  “刚回来,先休息一段时间,做事急什么?”二爷不当回事儿地摆了摆手。

  “爹,我不能坐在家里让人伺候着,我想帮你做事。”

  “小孩子家家,你能帮我做什么事?”

  “爹,我想去东街的贾氏粮铺做事!”

  “开玩笑!你去店铺干什么啊?”

  “当会计啊,我的算盘打得很好,你忘了?还是当年你教我的呢。爹,让我去店铺吧,求求你了。”

  贾二河思忖半晌:“好吧,西街店铺的老板马良是个靠得住的人,你去历练一下,也好!”

  贾兰高兴地抱住爹的胳膊:“爹,你答应了?太好了!”

  第二天,第三天,贾兰又去逛大街,又是大大小小的包儿拎回来一大

  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演戏给人看的,尤其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始终有一双眼睛在紧盯着她。她必须得瞒过那双眼睛。

  第六天的傍晚,贾兰和贾梅逛街听戏回来,喜叔匆匆迎上前来:“二小姐,你猜谁回来了?”

  “谁?”

  “二后生!”

  二后生经过长途奔波,蓬头垢面,样子十分狼狽。看见贾兰,他激动地迎上来:“二小姐!”

  贾兰惊讶地:“你怎么回来了?”

  二后生看了一眼贾梅和喜叔,说:“二小姐,你跑了以后,他们就把我关起来了,每天审问我……那个杜大兴还打了我。”

  “他们为什么要审问你?”

  “我不是跟二小姐一起去投奔八路军的嘛,他们说,二小姐是蒙政会派去的奸细!”

  贾兰恼怒地说:“他们怀疑我是奸细?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们不但怀疑你,连我也不放过!后来,见我说不出什么情况,就把我赶出来了。”

  “部队把你给开除了?”

  二后生点头说:“是!我没地方去,只好回来找你了。”

  贾兰早知道其实这是组织上的安排。奇剑啸怕她一个人在这里身单力薄,需要有人帮助她,便把二后生派了回来。

  “既然回来了,那就跟着我吧!喜叔,你马上给二后生安排一下住处。”贾兰回头对喜叔说。

  “哎,让二后生还住以前那间房子吧!”

  “行!不过被褥得换套新的,房间让丫鬟们打扫干净点。”

  喜叔应着向外走去。贾兰看了贾梅一眼,说:“姐,我问二后生点事,你看……”

  贾梅笑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好吧,我出去。”

  当客厅里只剩下贾兰和二后生两个人时,贾兰急切地抓住二后生的手,压低声音:“是团长派你回来的吗?”

  二后生点头说:“团长说你身边需要人手,就派我回来帮你了。”

  贾兰感动地:“他心里牵挂着我!”

  “我从团长的眼神里看得出来,他很惦记你。我走的时候,他还叮嘱了好多事!”

  “他的身体怎么样?”

  “很好。你走了以后,团长带着部队又拔掉鬼子的几个炮楼,现在,咱们的根据地可牢固了,小股的日伪军根本就不敢到那儿去。”

  “太好了!咱们海政委、娜仁大姐、小花、柱子、大嘎子,还有儿童班的几个孩子,他们都好吗?”贾兰急切地问着,其实自己离开队伍只有短短的几天,可她感觉好像是离开了几年似的。

  “都好……你一下问了这么多人,我先说谁?”贾兰连珠炮似的发问,使二后生一时有些应接不暇了。

  贾兰让二后生先说儿童班的孩子,一个一个说。小五子怎么样?偷东西的毛病改了没有?二后生告诉贾兰:“小五子的毛病已经彻底改了!前天炊事班丢了条鱼,有人怀疑是小五子干的。查了半天,结果是让猫叼去了……”说到后来,二后生从怀中掏出一只精巧的小手枪,递给贾兰:“瞧我给你带什么了!”

  贾兰惊喜地接过:“呀!这是团长随身带的那把小撸子。”

  二后生告诉贾兰:“是团长让我把它交给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让你用它防身。”贾兰听了心里一阵阵地发热。

  “你带枪了吗?”

  二后生从腰间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来,炫耀地对着贾兰晃了一下:“八路军战士哪离得开枪呢?这也是团长给的……”

  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贾兰急忙给二后生使个眼色,二人急忙把枪藏进了怀中。

  来人原来是董心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