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跟踪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8332 2021.05.22 18:56

  董心洁这些日子到卓资山有些勤,三天两头都要来一趟,为的是落实给灾民的赈粮。二爷这边倒也痛快,说到做到,打开粮仓,将他几年来贮藏的好莜面一车一车地拉了出来。董心洁和教会其他的几个人验收着粮食,并且记账人册。一天快忙乎完了,她正打算去幽兰阁,却见石田秀吉从一辆三轮摩托车上下来,迎着她走过来。

  “干娘,要出去?”

  “二小姐贾兰回来了,那孩子从小跟我学钢琴,我想过去看一下。”

  石田警觉地问:“贾家二小姐从哪回来?”

  “这孩子一直在香港读书。”

  “干娘,我想跟你一起去拜访她,可以吗?”石田问。

  董心洁犹豫了一下说:“上回扣押天皮的事情,你已经得罪了贾家,我怕人家会给你吃闭门羹!”

  “我就是想去解释一下那件事。叶知秋虽然找了田中说情,但如果我不同意,那批原料还是不会还给贾氏粮仓的!”

  董心洁想了一下说:“既然这样,你就跟我一起去吧!”

  粮仓离幽兰阁不算远,董心洁带着石田秀吉走了一会儿就走到了。当他们进了院子后,正在浇花的贾梅看见,急忙迎上来:“董姨,你来了。”

  石田弯腰对贾梅示好,并用中文问候着。可贾梅好像没有看到他似的,理也不理,这使石田有些尴尬。

  董心洁问:“梅儿,这两天怎么没见你去医院啊?”

  贾梅说:“妹妹回来了,我每天陪妹妹到处逛逛。”

  “兰兰香港那边的学业全部完成了?”

  “完成了。”

  “我就是来看她的,她人在哪?”

  “正在客厅和一个伙计说话呢!董姨,我带你去。”

  贾梅带着董心洁向客厅走去。那石田便紧跟在后面,好像是董心洁的跟班似的。

  客厅里,二后生刚把枪藏好,贾梅就领着董心洁和石田走了进来。贾梅对贾兰说:“兰兰,董姨看你来了!”

  贾兰奔过来与董心洁拥抱了一下。她对董心洁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让董姨看看,我们兰兰一下子长成大姑娘啦!”董心洁感慨地说。

  “那以前我是小毛孩子啊?”贾兰笑着问。

  “差不多,上回见你,你还是一副学生样,现在一下就成熟了。”

  石田看着贾兰,一下子就认出了她,顿时心底泛上一种不打不成交的感觉来。贾兰见了他,也早认出来,对他挤了挤眼睛,那意思是说——不要暴露我们的关系,不要让他们知道我们曾经认识。对一名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来说,当俘虏无疑是一种耻辱。而贾兰恰恰知道他的底细,这令他非常难堪。

  “这位就是二小姐吗?”石田领会了贾兰挤眼的含意,假装不认识一般看着贾兰问。

  董心洁忙说:“哦,忘了给你们介绍,她就是我说的贾兰。这是石田秀吉,我的干儿子!”

  石田向贾兰鞠了一躬:“在下石田秀吉,效力于绥中日军宪兵队,请多关照。”

  贾兰淡淡地说,但是话中依然有另外一层意思,只有石田能听得出来:“我要遇到什么麻烦事,可以找你吗?”

  “随时效力。”

  “二小姐,没事我出去了!”二后生一时觉得留下不是,走也不是,见现在是个空子,急忙说。

  贾兰摆摆手说:“你去吧!”

  二后生向外走去。石田用猜疑的目光看着二后生的背影。他觉得这背影也很熟悉。他没看错,他被俘那一天晚上,就是二后生站岗放哨的,只不过他是在外面,石田没看清他的面孔,只是看到过他的背影而已。

  贾梅挽起董心洁的胳膊:“我妈这两天正念叨你呢!说想跟你拉拉家常,我陪你上去吧!”

  “好,我去和你妈说几句话。石田啊!你陪贾兰聊聊天……”

  贾梅也不愿意和日本人说话,她也跟着董心洁上了楼。客厅里只剩下贾兰和石田。两个人都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请问贾小姐,你回来,是执行任务,还是当逃兵了?”石田压低了声音。

  “当然是逃回来的。”贾兰淡淡地说。

  “可是,那次我见你,你丝毫也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啊?”石田的目光是怀疑的,探测性的。贾兰知道他是一个智商很高的男人,要他相信自己是从八路军那里叛逃回来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是,我从来没想过要离开八路军。可是,我出了医疗事故,他们要送我上军事法庭,没有办法。正好姐姐去看望我,我就跟姐姐一起回来了!”贾兰觉得这么说应该十分圆满,滴水不漏。

  “回来得还算顺利吧?”石田又问。

  “不顺利,很麻烦,可以说很惊险。不过,我姐姐的男朋友帮助了我们,我们才侥幸逃了回来。”

  石田不再询问。他听出来了,这件事情叶知秋已经插手了,或者说整个事情都是叶知秋策划的。他相信叶知秋的手段,知道他能干出“策反小姨子”的事情来。但他内心深处的怀疑并没有减退。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中国女子,他始终有一种很奇怪的矛盾心理——觉得她身上有迷人的魅力,既想与她接近,又害怕和她接近……为什么会这样?自己一直不明白。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贾兰说她回来,是想帮父亲把贾氏粮仓的生意做好,替家父分担一些杂事,当初去香港读书也是基于这种想法。

  刚好没了话题,贾梅从楼梯口处探下头来:“兰兰,董姨叫你呢!”

  贾兰客气地对石田点头:“失陪了!”便向楼梯上走去。

  楼上柳如嫣的卧室里,董心洁正和柳如嫣坐在沙发上说着话儿,两位太太如同亲姐妹似的交谈着。看见贾兰上来,董心洁疼爱地拍了拍身边的地方,让贾兰坐在她身边儿!贾兰乖巧地坐在董心洁身边,依偎着她,这让董心洁心里涌出一种母性的温柔与冲动。她抚摸着贾兰的手说:“正商量你的事情呢。”

  “我有什么事情?”

  “想不想出去做事?你妈妈怕你待在家里闷得慌呢!”

  “当然要做事了!我可不愿意待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种资产阶级大小姐的生活我不想过……”

  “那你想干什么?”

  “我跟爹说好了,我要到店铺去管账呢!”

  董心洁点头对柳如嫣说:“去那儿也好。店铺清静,管账也只是打打算盘,适合女孩子。”

  “兰兰,董姨对你可关心了!她说,以后你要有什么事就去找她!”贾梅说。

  “董姨从小就疼我,我遇上难处,董姨当然不会不管了。”贾兰笑嘻嘻地说。

  “那是……兰兰,刚才和石田聊得怎么样?”董心洁注意地问。

  “石田的汉话说得很好,他还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不那么令人讨厌!不过,我还是不喜欢日本人……”

  贾梅也说:“我也不喜欢。”

  “董姨没说让你们喜欢他!认识一下,又没什么坏处。”董心洁说。

  外面传来轿车喇叭声。贾梅一听这声音就高兴起来:“哎呀,是知秋来了,我去看看!”她急忙向外走去。

  石田正无聊地观看着客厅里的陈设。叶知秋出现在门口,他看见石田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会在这儿。石田也看到叶知秋,却不意外,他知道叶知秋与贾家的关系。两个人没有问候也没有寒暄,只是互相用防范的目光盯着对方。

  “石田君,我奉劝你手不要伸得太长,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叶知秋阴郁地低声说道。

  石田也狠狠地回道:“我陪干娘到这儿来访亲会友,没想跟你争地盘。不过,贾家二小姐这一回来,接班的事情恐怕就轮不到你了吧?”

  叶知秋刚要说什么,却见贾梅出现在楼梯口:“知秋哥哥!”

  “梅儿,快叫兰兰下来,伯父让我来接她去店铺呢。”叶知秋说。

  “我爹呢?”

  “他在店铺里等着呢。你快去叫兰兰!车就在门口。”

  “哎,我这就叫她下来!”

  天黑之后,董心洁和石田一起离开了幽兰阁。他开着一辆带翻斗的三轮摩托车,亲自送董心洁回梅力盖图。

  途中,石田问:“干娘,你怎么从来没提起过贾家二小姐!”

  “我没提起过她吗?”

  “没有,我以为贾家只有一位小姐呢!”

  “你现在知道也不晚嘛!你觉得她怎么样?”

  “这个女孩子很聪明,气质也不错……只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不像个学生,倒像是个军人”

  董心洁笑了:“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我就是军人。军人的气质与众不同,只要在部队里呆过的人,你就能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感觉到军人的气质。干娘,你实话告诉我,贾小姐真是在香港读书吗?”

  “她父母说她去香港读书了,应该不会有假吧!他们什么事都不会瞒着我。”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

  “我倒觉得,贾家应该注意的人是叶知秋。”董心洁话里有话地说。

  “怎么,干娘也不喜欢这个人吗?”

  “很不喜欢,我觉得这个人眼睛后面还有一双眼睛。”

  “这种人居然要做贾家的乘龙快婿,真是太可惜了。”石田遗憾地说。

  董心洁注意地看了石田一眼:“为什么这么说,你了解叶知秋?”

  “有所了解……他这个人精明能干,但是心狠手辣。我看他接近贾家是有利可图,他只想利用贾家大小姐,并非真心爱她。”石田把要说的话说了一半儿,留下了一半儿。

  “你是猜测,还是另有证据?”

  “干娘,没有证据我不会乱说话。”

  “真是这样,下回见面我就得提醒二爷,千万别急着给女儿办喜事。”

  “是啊,婚姻大事不能操之过急。”

  “可你得把证据给我,我才好去说!”

  “我会给你。”

  沉默了一会儿,董心洁问:“石田,花铃还是没有信儿吗?”

  石田摇头说:“没有,真是怪了。”

  “你没往东京打电话吗?”

  “打过了,可就是找不到人。”

  “别急!战争期间一时联系不上也很正常,你要学会耐心等待!”

  “我已经有足够的耐心了。”

  石田虽然嘴上是这样说的,可是心里却依然非常焦急。自从上一封写给花铃的信被退回来之后,他就开始隐隐地不安起来——怎么会退信呢?难道,她搬家了吗?如果搬家,她也会给我来信,告诉我新的地址啊?

  这晚,石田秀吉再次给妻子写了一封信。信很短,只是让她尽快给自己回信,不要中断了联系。他实在没有把握这封信会不会依然如上一封信一样,被东京方面给退回来,上面写着一行日文:“查无此人……”

  第二天一早,岳丽来到石田的办公室,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她一进来,便向石田敬了一个标准的日本式的军礼,然后用流利的日语和石田交谈起来。石田不由得夸奖她的日语讲得好,岳丽自豪地说她的血管里其实也流淌着大和民族神圣的血液。

  石田有些不相信地看着岳丽,问:“你真有我们大和民族的血统?”

  “我妈妈是日本人,爸爸是中国人,我在日本度过了我的童年。”

  两个人的距离仿佛马上拉近了。岳丽说她是鹫巢方面派过来的联络员,为的是沟通两边的合作关系,并强调了一下在情报方面要互通有无。石田马上说:“你们策反贾兰的事情,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岳丽笑着说,这个是叶处长的家事儿,并不是我们的计划,所以,与我们没有关系。石田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再追问下去不好,可能会把双方的关系弄僵,也就罢了。

  午餐时间到了,岳丽说要请石田下馆子,以消除工作中的疲劳。石田犹豫了一下答应了,于是他们来到了那家“米西咪稀”酒馆。岳丽倒了一杯清酒递给石田,观察着他的脸色问:“石田君,你好像有什么心事?”

  “我太太好久没有来信了,这令我很烦恼。”

  “看得出来,你很爱你的太太!”

  “用中国话说,我们是青梅竹马的夫妻,感情很深。”

  岳丽忍不住笑了:“石田君是不是每天都要写一封信啊?”

  “差不多!她有十多天没来信了,我很担心。”

  “战争期间,邮路不畅,你不必太担心。”

  “谢谢你的安慰!”

  “知道你心情不好,来,先干一杯吧。”

  二人饮了一杯清酒,气氛开始缓和起来。岳丽开始将话题切人正题。

  “石田君,我这次来,是要告诉你——我们鹫巢有个机密的行动计划,叶处长给它取名为‘狼针草计划’,对八路军来说,它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石田颇有兴趣地听着:“请接着讲!”

  “‘狼针草计划’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把我们训练好的特工派到八路军队伍里去,让他们接近八路军的核心机密,尤其要接近那些高级首长,等到时机成熟,他们就会像一根根狼针草,紧紧地扎在他们的身上,想拔都拔不下来……”

  石田对这个计划表示出赞赏。岳丽马上盯住他问:“我已经把我们的核心机密吿诉你了,请你也把你们的计划跟我说说吧。”

  石田说目前他们只是配合鹫巢,并无自己的计划。岳丽不信,问:“你们的‘天皮计划’难道不是精心策划的一次秘密行动吗?”石田笑着回答说:“‘天皮计划’其实只是一个矿山开采工程,谈不上什么秘密行动。”岳丽摇头说:“我不相信,如果只是为了开采云母,干吗要搞得那么诡诡秘秘的?你们一定有其他目的。”石田说:“真的没有其他目的。如果你不信,可以带你去矿山看一看。到时候一看便知。”

  作为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叶知秋一直非常欣赏岳丽的嗅觉,她对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看法,并且实践证明,她的直觉往往是非常准确的。譬如在对待贾兰“叛逃”这件事情上,贾兰刚一回来,她就对叶知秋表露了自己的看法:“处长,贾家二小姐被你弄回卓资山,这是我们的一次胜利。但我不相信她会跟八路军彻底决裂。’’

  “哦?说说你的道理。”叶知秋微笑看着她。

  “凭我当特工多年的经验,贾兰属于那种信仰坚定、不易屈服的女孩子,她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背叛八路军。”

  “那么,你认为她回绥中是负有特殊使命了?”

  岳丽点头说:“共产党一直把卓资山作为重要的情报基地,暗中不断发展扩大他们的情报机构,贾兰会不会是他们的一颗棋子?”

  叶知秋对岳丽更加欣赏:“不管贾兰是不是八路军派回来的,你的嗅觉很灵敏,这非常好!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贾兰拉过来,再派回去,让她成为我们手中的棋子,成为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单凭她的坚忍执着,就会把八路军独立团闹个人仰马翻。”

  “想法不错,就怕实施起来困难!”

  叶知秋自信地说:“越是困难,就越有挑战性,我早晚会征服这个狂傲的小丫头!”

  “处长,我能帮你做些什么?”

  “对她进行考察。谁知道共产党对她动过多少歪脑筋,我们得多留几个心眼。”

  “我马上安排人盯住她,看她都去什么地方,和哪些人有过接触。如果她真的是共产党派回来的人,就会有所行动,早晚会露出马脚。”

  “很好!跟踪贾兰的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你派两个有经验的弟兄盯死她。”

  从那天起,岳丽就开始了严密监视贾兰的任务。她手下有五六个弟兄,已经都被她培养成盯梢的高手。她自信地认为,派出的盯梢贾兰丝毫没有发现,所以贾兰的每一个行动,就会暴露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不料,弟兄们汇报上来的结果却令她失望。当她把盯梢记录汇报给叶知秋之后,叶知秋也大为不满。

  “……前天,她们姐妹俩在东街玩了一整天,贾兰买了不少香水、内衣什么的东西……昨天,她们上了卓资山顶,在山上玩了多半天,回来又去塞外楼吃了晚餐……今天呢,贾兰还是跟她姐姐一起出去的,在大百货商店购物,买了一块牛牌香皂,两张高婷的唱片,还有五尺士林布……”

  “我不想听这些无聊的琐事,我只想知道贾兰有没有可疑的行为?”叶知秋不耐烦地说。

  “没发现可疑的地方。”

  “她接触过的人,没什么不对劲的吧!”

  “除了售货员和服务生以外,她们没接触任何人。”

  “看来,贾兰对卓资山还是蛮有感情的嘛!”

  “盯梢这几天,她们除了吃饭听戏逛商场买东西就是野游,处长,还要不要继续跟踪?”

  “当然得继续跟踪,不能有一点放松。”

  “是!”

  对贾兰的秘密跟踪继续进行着。

  而贾兰依然是全然不知的样子。上午,她跟着父亲贾二爷走进了贾记莜面店铺。看见老板来了,所有的员工都起立,对二爷父女施礼,众人齐声说老板好。贾二爷笑呵呵地给大家介绍贾兰,说:“这是小女,她初来乍到,你们要多多帮助她。”贾兰便对众店员鞠了一躬,说声:“诸位好。”又对马柜头说:“马柜头,我初来乍到,业务生疏,还请你多多关照!”

  “哪里,咱们店铺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啊!”马柜头对贾兰说。

  贾二爷突然宣布:“从今天起,贾氏粮仓卓资山分仓的经理,由小女贾兰来担任。”这个宣布非常突然,众员工纷纷交头接耳。大家都知道,分仓的经理权力很大,可以说是这个店铺的大掌柜了。贾兰也没这个思想准备,一时有些慌乱。当她看到父亲用鼓励的目光望着她时,就上前对众员工拱手说:“诸位同仁!虽然我在管理方面没什么经验,不过我有信心和大家一起把这个店铺管好。眼下,我们贾氏粮仓处于艰难时期,我愿意与诸位齐心协力,济世救民,共度国难!”

  众员工惊讶之后,便是一片掌声。二爷满意地看着女儿,也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来。

  之后便是熟悉业务。马柜头领着她去视察粮库,然后核对账目,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不一会儿便熟悉了。稍微有些麻烦的是柜上有真假两本账,马柜头告诉她,这一本是咱们店铺用的,另一本是应付日本人的。“日本人对店铺盯得很紧,时不时会突然跑过来查账,他们是怕我们把粮食卖给八路军呢。”马柜头低声告诉贾兰。贾兰听了觉得好笑:现在由我来当掌柜了,想给八路军卖多少就卖多少,白送都愿意,根本不入账,鬼子到哪儿查去?

  歇下来的时候贾兰向窗外望了一眼,看见那个跟踪她的人还蹲在门外,假装是锔锅匠,可却不干活儿,眼睛时不时地瞟着店铺这边。贾兰又觉得好笑起来:这些蠢家伙也太低估她的智商了,凭这些小泥鳅,能盯得住我?对了,二后生呢?今天她派二后生去商店买蒙古刀,盯梢的特务不会也盯住他吧?

  贾兰猜测的没错儿,二后生果然也被跟踪了。

  那是一家蒙古人开的民族用品商店,柜台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蒙古族用品,什么蒙古袍啦、马鞍子啦、喝茶用的木头碗啦,还有形形色色的蒙古刀。

  二后生认真地挑选了一把蒙古刀,他知道贾兰买这个是要送给谁的。他嘴里念叨着:“我们老板喜欢这样的,这个行。”售货员告诉他这个很贵的!他笑着说:“我们老板有钱,越贵越喜欢啊!快给我包起来。”

  这时二后生用眼角瞟去,发现一个特务正在附近探头探脑观望着他。二后生似乎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们,只顾忙自己的。这时售货员已经把蒙古刀包好了。二后生接过包好的蒙古刀,付了钱,便向百货商店外面走去。

  二后生一路轻步走着,知道那两名便衣跟在后面。二后生的脚上功夫好,他走起路来比跑得还快,后面盯梢的特务累得有些跟不上,气喘吁吁不时地擦拭着汗。二后生故意逗他,时而加快脚步,时而又慢了下来,或者干脆停下来,找个地方去撒尿。等二后生走进店铺时,那盯梢的几乎快要瘫倒了。

  贾兰从二后生手里接过那把蒙古刀,看了一下,很满意那样式。她重又包好了。二后生对她说着刚才被盯梢的情景。贾兰探头从窗户向外望去,果然看见那个盯梢二后生的家伙正一手扶墙,一手捂着肚子喘息着,还没有缓过劲儿来。贾兰觉得好玩儿,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毕,她和二后生商量起来。按云平首长的指示,她回到卓资山之后,只要有了公开的职业做掩护,就算是站稳了脚跟。那时,便到西街的韩家铁匠炉对面的电线杆上,贴一张小广告。之后,胡杨就会派人来与她联络

  贾兰从桌子上拿过一张纸,开始草拟小广告词儿。二后生用一块抹布擦拭着柜台。这时,跟踪他们的那个便衣特务走进来,假装顾客,观看着柜子里的各种米面。

  二后生凑过去:“先生,买米面啊!”

  那人看了二后生一眼,说:“不买,随便看看。”

  “先生尽管看好了,我们这儿的莜面是卓资山的一大特色,吃起来那个香啊,你们闻闻,味道是香吧?”

  二后生抓起一捧莜面放在那个便衣的鼻子下面。那便衣特务不好拒绝,只得汕汕地闻着。二后生假装没把持好,一个趔趄,手上的莜面就扬到了那特务的脸上。那特务被面粉呛得不停地打起喷嚏来了,他满脸都是面粉,样子十分狼狈。二后生急忙说抱歉,并让他到后面去洗洗。那家伙恶狠狠地瞪了二后生一眼,打着喷嚏愤然而去。一旁,贾兰笑得前仰后合

  特务出去后,贾兰把新起草的那则小广告交给二后生:“你马上去韩家铁匠炉对面,把这个贴在对面的电线杆上。”

  二后生看着那广告词:“本店新进一批当年的新筱面,欲购者从速……”

  这也能做广告啊?”

  贾兰一笑:“你只管拿去张贴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小广告张贴出去的第三天,一个身穿长袍、头戴礼帽、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的中年男子走进来环顾。

  二后生急忙迎上前去:“请问先生,买什么?”

  “你们打广告,说是新进了一种上好的莜面?”

  “是啊是啊,我们经理亲自进的货。我们这儿有武川的莜面,还有商都、化德的莜面,还有后旗的莜面,请问先生要买哪儿产的莜面?”

  “我要买大青山产的莜面。”

  “我们进货可不多,请问您要多少?”

  “八百八十八斤零八两。”

  “要的可不少啊,恐怕我做不了主,您得进去和我们经理面议。先生请!”他带着中年男子进了经理的办公间。

  “掌柜的……这位先生要买大青山莜面。你们谈着,我出去照料一下!”二后生说着走出门去。

  贾兰激动地问:“先生要买哪里产的莜面?”

  “我要卓资山顶上的莜面。”

  “是你自己吃吗?”

  “不,是给我家大掌柜买的。”

  “大掌柜爱吃莜面?”

  “爱吃,甚于山珍海味。”

  “为什么爱吃莜面?”

  “莜面对身体好啊,吃了强身健体,益寿延年。”

  “请阁下报上尊姓大名?”

  “多年流落江湖,早已忘却了姓名。”

  “那如何称呼?”

  “我是胡麻,为了和胡杨有所区分,你叫我‘老胡’好了,大家都这么叫。”

  暗号全部对头,贾兰激动地握住中年男子的手:“老胡同志,可把你给盼来了。”

  老胡微笑道:“贾小姐,是胡杨派我来和你接头的。”

  “胡杨?”

  “你不知道他,他可知道你啊!”老胡严肃地看着贾兰,“胡杨指示,你受我的直接领导,我们俩单线联系。”

  “明白……我的任务是什么?”

  “取得叶知秋对你的信任,打入他的鹫巢!”

  贾兰吃惊地:“让我参加汪伪特务组织?”

  老胡点头说:“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鹫巢正在针对八路军秘密筹划一项绝密的行动,这个行动叫‘天皮计划’。胡杨给你的任务就是让你想办法深人鹫巢,取得‘天皮计划’的详细情况。”

  贾兰问:“还有其他任务吗?”

  老胡说:“还有,坚决不能让你父亲的贾氏粮仓落到叶知秋手里。粮仓落到他手里,就等于是落到了汉奸手中,这个任务相对你可能会更容易一些。”

  贾兰点头说:“我知道叶知秋一直在打贾氏粮仓的主意,只要有我在,他的阴谋不会得逞。”

  “以后有事儿会找你。情况异常,你就在粮店门口放一把扫帚,记住了?”

  “记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