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谍战特工 绥远抗战风云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胜利(三)

绥远抗战风云录 咖啡苦不甜 9222 2021.08.02 23:41

  【《绥远战报》摘录之四:二十四曰下午,贺总来到卓资山。他一来,就跑到前沿的一个小山包上来找我们去看地形,了解情况。卓资山西侧及东北侧有两个山头,敌人在那里设有防御工事,不时从这两个山头向我们这里打炮。我们十分担心贺总的安全,劝他不要前去,他笑笑说:“打仗还怕炮弹?走嘛!”当贺总了解了卓资山敌人的动向以后,当即向我们指出:应该不失时机地迅速发起进攻,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

  黎明刚刚将大地洗白并且洗得发亮。奇剑啸和贾兰站在一个山头上。贾兰用望远镜向远方观望。

  奇剑啸问:“雕窝山上有动静吗?”

  “还没有!”贾兰摇头,放下望远镜,“敌人没上钩?”

  奇剑啸思忖着说:“他们接到沙狐的情报,没理由不上钩啊!”

  “要不,咱们马上进攻雕窝山,给他来个霸王硬上弓?”贾兰跃跃欲试的样子。

  奇剑啸摇头说:“硬碰硬可不划算!敌人在雕窝山囤有重兵,再说雕窝山的地势对敌人极为有利,我们未必能攻得下来。你忘了冯占魁攻打雕窝山的教训了吗?”

  “没忘……”贾兰说。

  “所以我们一定要把雕窝山里的敌人调出来,然后再发起进攻。”

  “要是敌人发现我们的行动计划怎么办?”老海在一旁有些担心地问。

  “那时候他们想再回兵雕窝山就晚了,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

  老海笑道:“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啊,心眼就是多!”

  山坡下,独立团的战士们正在枕戈待旦。许多战士趁此机会小寐片刻。可是杜大兴却睡不着,他低声问身边的小圪抽:“哎,这好像不是马鞍山啊?”

  小圪抽说:“你没睡醒吧!啥马鞍山,前面是雕窝山!”

  杜大兴傻眼了:“啊,雕窝山?我们不是去马鞍山吗?”

  “听说行动计划改了,不去马鞍山了。”小圪抽也诡秘地说。

  “那我们究竟要攻打哪儿啊?”杜大兴问。

  “那是军事秘密,我可不知道!”小圪抽说着,抱着枪转个身,背对着杜大兴,不再理睬他了。

  杜大兴显露出非常紧张不安的神情。昨天夜里,他已经把紧急情报送了出去。叶知秋肯定已经收到了他的情报,可是,那居然是个假情报,难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吗?

  站在高坡上的贾兰和奇剑啸继续用望远镜观察着。贾兰发现了什么,激动地叫起来:“鱼咬钩了!”

  奇剑啸也急忙眺望着:“雕窝山的敌人派出来十辆军车,这就是说,雕窝山剩下的守军只有不到一个连的兵力了!”

  老海早已按捺不住,跃跃欲试:“打吧!”

  “打!部队急行军,马上前往雕窝山!”贾兰下令。

  ……

  叶知秋再次走进前线指挥部,面见何将军。何将军的脸色很不好看,叶知秋不好问什么,只能在沉默中等待着。过了一会儿,何将军问:“奇剑啸带队伍反水,全部投降了共军,这事儿,你知道吗?”

  “听说了……无名高地已经成了共军的据点,这对我们的防守是非常不利的啊!”叶知秋说。

  “是啊,这等于是把我们的胸膛撕开了一个口子,他们的手可以随时伸进来掏我们的心脏或者是其他的器官。”何将军十分绝望的样子。本来,在此之前,他一直是自信满满的,可是,没想到战役还没打响,他就被人踹了一个窝心脚。这令他必胜的信心丧失了一半儿。

  叶知秋禀报说:“刚才我接到一份紧急情报,说蒙绥军区的独立团已经直奔马鞍山去了!”

  “情报可靠吗?”何将军问。

  “非常可靠!这是我安插在他们内部的沙狐刚刚送来的情报。”

  “你的那只沙狐,还潜伏在独立团?”

  “是!自从鹫巢被摧毁之后,我下令让沙狐停止一切活动,他才得以保存了下来,没有被共产党发现。最近我又启用了他!”

  何将军琢磨着:“马鞍山——他们要攻打马鞍山?”

  叶知秋急切地说:“军座,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的队伍,从雕窝山出动,您再派一支队伍,我们形成合围之势,便可以将独立团一举歼灭!”

  何将军想了片刻说:“太多的人马我的防守卓资山,给你派一个连的兵力吧,由你指挥。”

  叶知秋本指望何将军会派出一个团的兵力,这样,他就有把握将独立团一举歼灭掉了,可没想到,何将军只是草草应付了他一下,这令他大为不快。

  ……

  叶知秋带着部队上了马鞍山,几乎等了一个上午,也不见共军的一兵一卒。中午时分,他用望远镜突然看到雕窝山上冒起了一股浓烟,这才意识到不妙:“不好,我们中了共军的调虎离山计了!回防雕窝山!”

  晚了一步,这时,独立团的战士们已经开始猛攻雕窝山。

  “冲锋!”贾兰下令。

  司号员吹起了嘹亮的冲锋号……战士们向山上发起了冲锋。

  正在冲锋的独立团的战士们快要冲到一个山洞口时,突然遇到了从两个暗堡里射击出来的密集火力。冲在最前面的一排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奇剑啸冲上来,挥着驳壳枪大叫着:“卧倒——隐蔽!”战士们全被猛烈的火力压得趴在了地上,抬不起头来。奇剑啸匍匐前进,爬到一块巨大的岩石后边。贾兰也爬着过来,卧在他身边。从两个暗堡里射击出来的子弹更加稠密,犹如下冰雹一般。

  奇剑啸和贾兰等战士被密集的子弹压在那块大岩石后边,动弹不得。

  这时老海也跑过来,甩掉头上的帽子骂道:“妈的兔崽子,暗堡修的真结实。快把我们的全部重火力都压上去。”

  “重火力都压上去了,还是不行!”贾兰说。她的头发有几缕已经被战火给燎得焦黄。

  “给我两个炸药包,我亲自去把狗日的暗堡给他炸掉!”老海愤愤地说。

  “不行!你不能亲自上去!”贾兰拉住了他。

  苏克从另一边迂回过来:“团长,政委,我们的第三次冲锋又被敌人给打退了!”

  “知道了。”

  贾兰注意到苏克的眼镜碎了:“哎,眼镜怎么坏了?”

  “被弹片打碎了……”

  “那你的眼睛还行嘛!”

  苏克幽默地说:“其实,我不戴眼镜比戴眼镜看得更清楚!”

  奇剑啸也幽默地说:“看来,再好的眼镜,也不如自己的眼睛好使!”

  众人都笑了。一时,战场上的气氛轻松起来。娜仁大姐和卓小花等人抬着担架从火线上抢救伤员,匆匆经过。她关心地看了老海一眼,什么话也没说,但那份关心是谁都看得出来的。老海的心头一热,他刚想说什么,一个战士穿过枪林弹雨跑过来报告:“马鞍山的敌人正在朝我们这边开过来!”

  “离这还有多远?”

  “不远了,也就是半个多小时的路程!”

  老海骂:“妈的。敌人回防得真快!”

  “我们必须在回防的敌人赶到之前,拿下军火库,不然任务就完不成了!”贾兰说。

  奇剑啸带着战士们前赴后继,终于将一个炸药包放到了暗堡下面,老海拉响了导火索,飞快地跑回来。轰的一声,暗堡飞上了天。战士们向前冲去,可冲到山洞口时,却又被里面的火力给压了回来。奇剑啸赶到问:

  “怎么样,老海?”

  老海大声说:“他妈的,山洞里还有重火力,进不去啊!奇剑啸紧张地思忖着……

  ……

  战斗正激烈时,杜大兴探头探脑跑来,上了一辆军用卡车,他用手枪顶着司机的头喝道:“快开车,不然杀了你!”

  司机只得启动卡车。卡车刚刚开了一会儿,突然车门从外面开了,两个人挤了进来个是大嘎子,一个是小圪抽。

  “沙狐,你以为你逃得了吗?”大嘎子说。

  杜大兴大惊,急忙开枪,可是却搂不出火儿来,枪没有响。大嘎子讥笑道:“好一个沙狐,亏你还是鹫巢训练出来的优秀特工呢,枪里的子弹什么时候被换成了哑弹,你都不知道!”

  小圪抽也笑道:“杜大兴,我一直想立个大功,没想到应在你这儿了,这回我可真要立大功了!”

  杜大兴绝望地说:“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大嘎子说:“就你那两下子!团长早就发现你是奸细了,只不过没惊动你!”

  小圪抽说:“你这是要去投敌吧?你给你的主子送了假情报,他还会相信你吗?”

  “你的面前,只有死路一条了!”

  这时司机已经将大卡车停下来。大嘎子和小圪抽二人一左一右,把杜大兴架下了车。杜大兴哪里敢挣扎,只是害怕地看着他们俩:“你们要干什么?”

  大嘎子说:“不干什么,给你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这时,叶知秋坐在一辆吉普车里,后面是几辆军用大卡车。他带着几卡车的士兵正急速地往回赶,他万没想到沙狐会欺骗他,给他假情报。冷

  静下来一想,这应该是贾兰的鬼主意,只有她才能想出这样的诡计来呢。突然,司机指着前方说:“有车!快看,正朝我们开过来……”

  叶知秋疑惑地看着:“该不会是共军的车吧?”他急忙让司机停下车来。

  后面的军车也一辆接一辆地停下来。叶知秋把身子探出车窗,用望远镜朝远处瞭望着——那辆朝他们开来的大卡车的车头前,飘着一块白布。叶知秋一阵惊喜——是沙狐!他一定有重要的情报要送给我吧?

  对面那辆卡车的驾驶室里,杜大兴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大嘎子和小圪抽拉开了车门。小圪抽在跳车前的那一刻对杜大兴摆摆手笑着说:“好好去迎接你的主子吧!我们不奉陪了。”

  说完,大嘎子和小圪抽同时跳车。嘴里塞着破布的杜大兴满面惊恐之色,原来他的双手被捆绑在方向盘上,双脚也被一副铁链子固定在汽车上,使他无法离开这辆车。而他的脚踩在油门上,车在慢慢地行驶着。

  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杜大兴向前望去,只见叶知秋的车队离他越来越近,他急忙挣扎起来……

  坐在吉普车里的叶知秋已经真切地看到了对面驶来的那辆大卡车驾驶室里的人——正是杜大兴。与此同时,杜大兴踩住了刹车,他的那辆卡车停在了叶知秋吉普车的前面。叶知秋下了车,向杜大兴的那辆卡车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着:“沙狐……怎么回事儿?”

  嘴里塞着破布的杜大兴看着叶知秋苦笑。叶知秋踩到驾驶室的踏板上,隔着车窗,一把扯掉杜大兴嘴里的破布。

  杜大兴喘息着说:“处长,车上……有炸药!”

  叶知秋大惊失色,急忙跳下卡车。下令让停在附近的卡车赶紧离开,但是晚了一步,随着一声巨响——那辆挂白布条的卡车炸上了天。靠近它的那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也被炸飞。卡车开始着起火来,一时火焰熊熊。车上的士兵号叫着跳下车来,身上后背头发都在燃烧着……他们在地上翻滚着、扑腾着,一片混乱……

  叶知秋从地上爬起来,望着这一切,目瞪口呆……

  ……

  【《绥远战报》摘录之五:虽然我们的部队刚刚赶到,还没有摸清卓资山守敌情况,地形也不熟悉,远在商都的独二旅尚未赶来,但是,如不迅速发起进攻,敌人可能很快逃走,那就要贻误战机。贺龙同志不顾长途奔波的劳累,一面指示我们从速查清守敌情况,一面立刻部署战斗。贺总决定:今天黄昏发起攻击。由我们三五八旅担负主攻任务;王尚荣、朱辉照同志率领的独一旅配置在卓资山东南,准备阻击集宁前来增援之敌,协同三五八旅进行战斗;杨嘉瑞同志等率领的独三旅进占卓资山以西及以北地区,截敌退路,并准备阻击从归绥来援之敌。这时,前沿部队抓住了几个俘虏,查清了盘踞卓资山的敌人是国民党嫡系何文鼎的六十七军军部及其精锐新编二十六师,他们是刚从集宁赶来的。我们马上把这一情况报告给贺总。贺总一听,精神振奋,指着卓资山方向说:“何文鼎!好嘛。这可是我们的老对头了,一定要敲掉他。告诉部队,要发扬英勇顽强、猛打猛冲的作风,全歼该敌,活抓何文鼎!”】

  ……

  独立团的两个战士在火力掩护下,终于接近了敌人的暗堡,把两个炸药包放在暗堡上,拉响了导火索,然后一骨碌翻身滚到一旁。一声巨响。

  暗堡里,敌人的机枪顿时沉默了。

  我方阵地上,老海大喜,率先带战士们呐喊着冲出去。突然间,从暗堡里又喷吐出密集的火力,将我军的战士扫倒了一大片。

  趴在地上的老海急了:“奶奶的,还真炸不烂啊!”

  冲锋的战士们不断有人中弹,倒在血泊中。

  苏克跑过来喊:“政委,团长说不能再硬攻了,再硬攻我们的老本就要拼光了!团长叫你赶紧带战士们撤退!”

  老海红了眼,问:“撤退?谁下的令?”

  苏克说:“团长下的令!”

  老海恼怒地说:“认输了,不打了!奇剑啸他想干什么?”

  老海额头上流着血跑了过来。

  奇剑啸吃惊地说:“你挂花了?”

  老海抹了一把头上的血:“没事儿,擦破点儿皮!妈的,这块硬骨头真难啃啊!你啥意思?要撤,想当孬种?”

  奇剑啸说:“硬拼不是办法,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

  “你说!”

  奇剑啸接着说:“回防的敌人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不能让敌人给包了饺子,一个也走不了!现在,我们非撤不可!”

  “那任务就完不成了,不行!”

  奇剑啸又说:“任务必须得完成!给我留下八个战士做敢死队,你们大家都上车离开!”

  “八个人?那不是胡闹嘛!这么多人都打不下来,八个人就能行了?”

  奇剑啸点头说:“肯定能行!”

  “为什么?”

  奇剑啸说:“我们这八个人埋伏起来,不让敌人发现。你们把车全部开走,守山的敌人一看见车全开走了,就会以为我们全部撤离了,他们势必放松警惕从山洞里出来。到时候,我们给他来个出其不意,猛冲进去,炸掉这个火药库……”

  老海担心地:“那你们……?”

  “这叫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老海,只要山下没有一辆车,敌人肯定相信我们全部撤离了,我这还是从贾兰那儿学来的古希腊木马计!”

  “不行,老伙计!要留也得我留,你撤退!”

  “别和我争了,敌人快到了!”

  “不,你走,我留下!”

  两个人争论不下,便将目光转向贾兰。贾兰一直出奇地安静,看着他们二人的争吵。奇剑啸让贾兰做出决定:“贾兰,现在,你是团长,军事上得听你的!你下命令吧,应该怎么办?”

  贾兰冷静地看着二人,吐出几个字来:“听老团长的,我们撤!”

  “我不走……”老海还在坚持。

  奇剑啸态度强硬地对老海说:“咱不能把老本全赔进去!我命令你带部队离开!你要不走,就以违抗命令,军法论处!”说着掏出枪来,把子弹推上膛。老海呆怔住了。刚刚赶回来的大嘎子、小圪抽看见这个场面,也顿时怔住了……

  ……

  奇剑啸一个一个地审视着留下来的八位战士,大家的身上都挂满了手榴弹。他一开始也想挂,但敢死队的勇士们说:“有他们挂足够了,你负责消灭通道上的敌人,指挥就行了。”敢死队的勇士们是大嘎子、柱子、小圪抽……每个人的身上腰上还都捆着炸药包。

  苏克突然从岩石后边闪出来,他身上也捆着一个大炸药包。奇剑啸看见了他,奇怪地问:“苏主任,谁叫你留下的?”

  “我叫我留下的!”

  奇剑啸生气了:“胡闹!你是蒙绥军区派来的人,我得对你负责,马上离开,下山!”

  “奇团长,别忘了我也是独立团的老战士了!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个山上。”苏克态度坚定地说。

  奇剑啸凝视着苏克,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他回过头来低声对众战士说:“同志们,我们独立团没有一个孬种,哪怕只剩下一个人,我们也要勇敢地冲进去,炸掉敌人的火药库。大家有决心吗?”

  众战士齐声回道:“有!”那声音在山间久久回荡着。

  “隐蔽!”

  战士们立即分散隐蔽到犬牙交错的礁石后面去,一个也看不到了。这时奇剑啸突然听到贾兰的声音:“老团长……”

  奇剑啸回头望去。贾兰跑到他身边:“老团长,算我一个!”

  奇剑啸摇头说:“不行!你赶紧下山。”

  贾兰激动地看着奇剑啸:“我不离开你!再说,我现在是团长,我有权命令你——你下山,我留下!”

  奇剑啸温柔地劝着她:“听话啊!”

  “我不听!”

  “贾兰,你现在是团长,你肩膀上的担子非同一般,所以,你必须得下山,不能留下。”

  “我不走!”

  奇剑啸温柔地扳住贾兰的肩膀,凝视着她:“听话,我们只是暂时的分别,等任务完成,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你要保证,一定要活着下山!”

  “好的!我向你保证,明天这个时候,我们就坐在一起吃饭了……”

  贾兰终于退让了,尽管是泪眼婆娑的样子:“好吧,我听你的……不过,你一定要活着见我!”

  “还有,等这场战役打完了,我们胜利了,你得履行你的诺言——娶我!”

  “一定娶你!”

  贾兰泪眼迷蒙地:“剑啸,我等着你……”

  奇剑啸郑重地点了点头。

  奇剑啸走过去,突然张开双臂,将贾兰紧紧地抱住。贾兰知道这是生离死别,也紧紧地抱住了他。贾兰抬起头来,她的嘴唇急切地寻找着他的後麦地。”

  唇,两个人开始吻别……这是他们俩头一回拥抱,这是他们爱情第一次热烈的表白,这是他们第一回接吻,但是,二人都知道,这个头一回,也许是最后一回……

  终于,奇剑啸松开贾兰,轻轻吐出两个字:“保重!”

  贾兰点点头,一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看着奇剑啸,向山下走去。

  贾兰在她的日记里记下当时的情景,也记下了自己的心声:“剑啸第一次骗了我,他知道,那是我们最后的永别,可我却相信了他的话!”

  ……

  【《绥远战报》摘录之六:晚六时,贺总下达了发起攻击的命令。我旅八团(现为硬骨头六连所在的某部一团)首先向西山顶高地发起了冲击。战士们充分发挥了夜战、近战的特长,发挥了刺刀、手榴弹的威力,勇猛地突入敌阵,占领了西山顶,攻入卓资山。

  其他各团也从西、南、东三面展开全面进攻。战士们以灵活机动的战术动作,一个小分队、一个战斗小组地猛向敌人纵深楔入,人自为战,互相配合,分割敌人,聚而歼之。英勇的战士,一上阵就准确地投出手榴弹,压制敌人火力;一冲上去,就亮出了刺刀,杀得敌人心惊胆战,乱成一团。何文鼎的部队装备精良,火力很强,但在我英勇顽强的战士面前,在近战夜战中,在刺刀、手榴弹面前却失去了它的威力,不堪一击。在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在战士们刺杀声中,我军摧毁了一个又一个防御工事,歼灭了一股又一股敌人,战斗发展异常迅速。】

  ……

  雕窝山上,突然平静得令人窒息。

  驻守军火库的十几个士兵从山洞里钻出来,看着已经离去的几辆共军大卡车,有人拿望远镜眺望着。一个小军官高兴地叫喊着,跳起舞来……

  有人把钢盔扔到天上,庆贺他们的胜利。

  庆贺胜利的敌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附近八名八路军战士正在悄悄地接

  近了山洞。他们的脸上都抹着一道道的黑色。那些守防的士兵扔掉了武器,高兴地唱着跳着,也有人抢救他们的伤员。奇剑啸躲藏在暗处,他回身,对战士们做了一个出击的手势。

  大嘎子抽出匕首,柱子和小圪抽拔出腰间的匕首,苏克也抽出刀子,大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上去,将附近的士兵们的咽喉割断。那几个守防的士兵一声不吭地倒下。奇剑啸一挥手,勇士们向敌人的山洞里冲去。

  山洞口的十几名士兵发现了奇剑啸,大惊失色,急忙向山洞里奔去,一边跑一边去抓枪。奇剑啸一边追击一边射击,撂倒了几个士兵,其余的士兵逃进了山洞。

  此时,回防的车队正在全速前进。叶知秋的头上被爆炸的碎片擦破,裹着纱布,他目光阴鸷地望着前方。前面的车突然停下来。从山上下来了送信的通信兵,急匆匆跑到他车前报告:“报告,共军的部队全部撤离了雕窝山。”

  “我们的火药库呢?”

  “火药库安然无恙!”

  叶知秋高兴起来,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但是他高兴得有些太早了,当他们到达山脚下时,从山顶上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枪声。

  叶知秋大吃一惊,急忙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快,赶快冲上山去,保护火药库!”

  士兵们纷纷从卡车上跳下来,向山上冲去。

  苏克边开枪射击边跑到奇剑啸身边:“老团长,回防的敌人已经上山,朝我们压过来了!”

  奇剑啸回头望着山下——叶知秋带领着国军正黑压压地向山上冲过来。奇剑啸回身,挥舞着驳壳枪髙声叫喊着冲啊——!

  那一刻,奇剑啸等勇士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勇敢地向前冲着。

  那一刻,敌人的机关枪喷吐着死神的火舌。

  那一刻,勇士们不时有人倒下,将青春的躯体献给了他们为之信仰的事业。

  那一刻,奇剑啸抡着驳壳枪,将敌人的机枪手击毙。

  那一刻,山洞里有十几个敌人冲出来,奇剑啸带战士们与他们展开肉搏。

  那一刻,刀光闪闪,血肉横飞……

  大嘎子同时抱住两个士兵,一刀一个,将两个士兵的咽喉割断。与此同时,一个士兵也将刺刀刺进他的肚子,鲜血喷溅出去……

  苏克也英勇地与敌人肉搏着,他用手枪近距离射击着敌人。一个军官挥着战刀,猛地将苏克那条握枪的胳臂砍了下来。苏克扑过去,用另一条胳膊去捡起枪来,一枪击毙那个军官。他继续与敌人肉搏着,渐渐不支,慢慢倒下……

  柱子与一个大块头的敌人抱在一起,在地上翻滚着。大块头的敌人占了优势,把他压在身下,猛地掐着他的脖子。柱子顺手抓住一个钢盔,用力砸下去……

  战士们踩着敌人的尸体向前冲去。

  守卫山洞的士兵被柱子砸了一个满脸花。柱子爬起来,继续向前冲着

  敌人被独立团勇士们不要命的进攻给吓呆了……奇剑啸带着最后三个战士冲进了山洞……

  枪声骤然间停歇了。

  一时天地间万籁俱静。

  叶知秋带领部队已经冲上山来,他觉得不对劲儿,急忙挥手,下令停止追击。

  山洞里死一般寂静……

  叶知秋意识到什么,急忙挥手大叫着:“快,后退……”他的话还没说

  完,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叶知秋被炸得血肉无存,几块军装碎片很快在火光中烧成灰烬。火光直冲云天,将半个天空全部染红了。爆炸声此起彼伏,久久不能平息……

  那一刻,山脚下,贾兰望着山上冲天的火光和浓烟,她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呆立着。

  那一刻,老海、娜仁大姐,还有其他战士们眺望着远方雕窝山上久久不肯散去的硝烟,全都摘下军帽低头默哀,眼睛里无不闪着泪花……

  雕窝山火光冲天……

  贾兰的脸上两行清泪流下,她知道这些泪将化成两条河条叫作

  “大黑河”,一条叫作“小黑河”,它们将流向远方,一直流到他的身边。

  ……

  【《绥远战报》摘录之七:黎明来临了,东方出现了一片朝霞。卓资山即将重见光明,回到人民的手里来了。这时,东边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国民党绥远部队的精锐一O—师从集宁赶来,企图增援卓资山,挽救他们失败的命运。但是,贺总已经把英勇善战的独一旅摆在那里等着他呢!独一旅二团,在俘虏了从卓资山向东逃窜的一部分敌人以后,立即占据了有利地形,顽强进行阻击,给一O一师以迎头痛击,使它不能前进一步。在西边的独三旅顺利地攻占了福生庄之后,也英勇地阻击了西来的援敌,从而保证了全歼卓资山的敌人。

  贺总看到最后解决战斗的时机已经成熟,八点整,命令我们发起最后的攻击。我旅集中主力,在四门山炮支援下,猛攻卓资山高地防御工事,十时许全歼残敌。敌一O—师在我独一旅阻击下,死伤很大,向西北方向狼狈逃窜,至此,战斗胜利结束。这是一个漂亮的歼灭战。这一仗全歼了何文鼎的精锐新编二十六师,毙伤敌副团长以下官兵二千余人,俘虏少将副师长以下官兵一千八百余人。敌二十六师中将师长被俘后,在押解途中逃脱。

  在胜利的欢呼声中,晋察冀野战军在收复丰镇、集宁以后,到达了卓资山以东的马盖图地区,两大野战军胜利会师。贺总在卓资山热烈地迎接了聂总的到来。在两位司令员会面的时候,聂总对晋绥野战军攻克卓资山的胜利,热情地进行了赞扬。贺总兴高采烈地对我们说:“同志们,我们这两支兄弟部队胜利会师了,现在,我们要一起去打归绥。同志们,晋察冀老大哥远道而来,请他们坐火车,我们用两条腿,同他们一齐去归绥,打国民党!”

  ……

  很多年以后,在卓资山上的烈士陵园,一双苍老的手慢慢打开小皮箱。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从小皮箱里取出一个已经发黄的用莜麦杆编织的相框,里面有一张黄旧的照片,那正是年轻时代的奇剑啸的照片,他英俊洒脱,面对镜头微笑着。

  皮箱里还放着一件已经发白的旧军装,叠得整整齐齐,军装袖口上绣的那朵花依然鲜红。

  贾兰老人把相框放在了奇剑啸墓碑上。

  “剑啸,谢谢你陪伴了我一辈子!这六十多年我从来都没有寂寞过!因为我们在一起,从来都没有分开,从来都没分开过……我是你的新娘,我们终于能更亲密地在一起啦”

  新中国成立后,在当年被炸的那座雕窝山山洞旧址,贾兰不知去过多少次,想找到奇剑啸的一些遗骨。巧的是,很多年以后,利用高科技真得找到了奇剑啸的遗骨。因为当时机警的奇剑啸爆炸前躲进了山洞中的一个小洞,那小洞被炸塌,人被炸死,遗骨却保存了下来。贾兰把这些遗骨,一部分撒在卓资山的莜麦地里,一部分埋在了卓资山烈士陵园。

  贾兰老人把照片和那把蒙古刀工工整整地摆放在墓前。穿过几行樟子松、油松、云杉,在那座坟墓附近,铺展开一片无边无际的莜麦地,那是一片灿烂的金黄色,黄得让人心醉,无数成熟的莜麦铃铛,随着轻风在不停地摇曳着,仿佛在集体吟唱着一曲动人的歌谣。而那歌谣来自于卓资山那片沃土,来自于天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