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太仓

徐逆 墨尔本律师 950 2019.09.01 23:49

  出了营帐,只见赵晟带来的军士们已经把粮食卸好了。

  “那我就先走了!”

  赵晟刚说完,左琮立刻乖觉地牵过他的马,又递上了马鞭。

  “左兄,你是校尉,我是副校尉。可别乱了等级啊。”赵晟笑着提醒道。

  “是是是,愚兄这一激动就忘了礼数。贤弟一路走好啊!”

  左琮被一提醒,立刻又恢复了刚才的傲慢。

  ***

  未央宫•宣室

  仅仅三天,长安城的粮食价格翻了十几倍都不止。尽管江迢拼了命了调拨粮食,出售平价粮食,还在长安各大城门口开设施粥厂,可还是抑制不住失控的粮价。

  即便是南军拼了命的弹压,也只能维持皇宫官府等重要场所的安全。至于其他地点,则陷入了混乱之中。

  无尽的混乱终于惊动了皇帝。在某一天经过连接建章宫和未央宫飞阁走廊的时候,徐皇亲眼目睹了上百名南军士兵和数千灾民之间的殴斗。震怒之下,他找来了江迢,当场痛骂了一顿。

  “陛下息怒!老臣这些天已经发令从各地调运粮食平抑物价了。”江迢跪在地上,诚惶诚恐道。

  “光是调运粮食有个屁用!”徐皇一拍案桌,几乎用怒吼的声音喊道。

  “臣知罪!可是无陛下手谕,臣不敢调动军队!”江迢把头伏得更低了,“新军已经建立成型,依臣之见,眼下正是个实验成色的好机会。”

  徐皇听了,眉头一挑,似乎有所意动。

  “西军远在细柳,南军已经抽调不出兵力了,北军远在渭北防御匈人。眼下只有中军和东军最宜使用。”江迢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那依你的意思呢?两军都需要使用吗?”徐皇追问道。

  “长安城所有的存粮都在太仓,东军近在灞上,离得最近。不如调东军驻守太仓,抽调出南军士兵进城维护治安。”江迢恭敬地答道,“现在上林苑工程已经停了大半,但是宫殿园林不得不防。中军正在昆明池操练,不如就让他们分兵去把守。”

  早知徐皇有此一问,江迢早就准备好了各种答辞。

  果然,徐皇听了他的安排井井有条也十分满意,但还是问了一句:“那就这么安排吧。对了,洛阳进贡的驿卒没影响吧。”

  江迢微微一笑,“陛下尽管放心,东军早就把从灞桥到清明门一路上都牢牢看住了,决计没有影响。只是……”

  徐皇见他话里有话,连忙问道:“只是什么?不要话说一半!”

  “只是那样东西体积过大,运不进来!”见徐皇神色疑虑,江迢笃定地解释道:“回陛下,洛阳白马寺那边已经把宝贝献出来了,现在就在太仓暂时安放。只是如今长安城内灾民遍地,运输不通。”

  徐皇的面色先是一喜,但是听到运不进来宫,随即又沉了下来。

  江迢不急不燥,继续说道:“陛下不如以视察太仓为名,銮驾前往太仓。一方面可以安抚民心,一方面借着銮驾护卫的名义,就好把那样东西拿进宫了!”

  徐皇捋着长须思忖良久,道:“好,你去安排。后日朕便前往太仓。跪安吧。”

  江迢见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心中窃喜地下去了。

  ***

  “陛下,那宝贝是什么东西啊?看把您给乐的。”

  江迢刚刚出殿门口,一旁的宦官王桂山连忙上前,又是递水又是敲背,十分殷勤。

  “这里面的乐趣你可就不懂啦!”徐皇哈哈大笑道。

  “奴婢没什么文化,哪里懂得陛下的乐呢。”王桂山老脸上的褶子都挤做了一堆,笑道:“奴婢只盼着能为陛下分担一些不乐的心情。这样,陛下就天天快乐了!”

  徐皇听了这样荒诞无稽的马屁,也十分受用,摆摆手示意道:“你先下去吧,换王顺来服侍朕也是一样的。”

  王桂山听到这话心里又恨又怕,眼睛里闪过一丝阴厉的神色,想要有所动作,但还是低着头下去了。

  “干爹!”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宦官守在门口,见王桂山出来了,连忙上前讨好道。

  王桂山笑咪咪地摸了摸他的头,道:“顺儿,陛下让你进去服侍,你可得留着神。刚才陛下训斥了太师一通,可别拗着!”说完,就赶紧让他进去。

  等王顺进了内殿,王桂山一招手唤过另一名小宦官,对他叮嘱道:“你悄悄地去见太傅他老人家,就说……,去吧!”

  那小宦官得令而去,王桂山也挺着大肚子走开了。

  ***

  江迢刚回到府里,屁股还没坐热,就传来了王桂山给胡云龙通风报信的消息。他嘿嘿一笑道:“胡老头居然如此糊涂,难道他竟不知道南军侍卫都是我的手下吗?”

  “父亲不愧是朝廷砥石,什么事都逃不过父亲您的掌控!”一名中年男子在旁笑道。

  江迢听了这话虽然开心,但还是沉下脸来道:“还不是你不争气!老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扬州刺史,封疆开府了!”

  “父亲教训的是!”听到江迢的训斥,中年男子立刻低头认错道。

  “哼,我让你做的事都做得如何了?”江迢擦洗过后,换了一身便服,一屁股坐在卧榻上问道。

  “回父亲的话,赵泉那边态度很硬。好像是拿了什么准信一样,根本不拿父亲放在眼里。”中年男子回道。

  “哼,赵泉拥兵自重不是一年两年了。如今牢牢抓着太子不放,就单等陛下咽气,当然是鼻孔朝天了。”江迢一脸的不屑,“老夫我如今在军中也有了强援,等东西两军一成型,哼哼!”

  “父亲,曾伯南和我有一样的顾虑,这个秦王靠得住吗?”中年男子端过茶壶,给父亲续了一杯茶。

  “这小崽子看来志向不小,可惜经验不足。算盘竟然打到了老夫的头上!不过么,”江迢嘿嘿一笑,“如今我们相互利用,也不必过于小心。他现在还不敢呲牙。”

  “世骏,”江迢对中年男子说道:“眼下还有一件事,只能由你去办!”

  “父亲请讲!”江世骏躬身垂袖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