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问罪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95 2020.01.01 01:09

  半日后,喊杀之声渐渐弱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伤兵和侥幸逃生的百姓们的哭嚎之声。成规模的抵抗已经消失,虽然还有零零散散的官兵抵抗,但更多的,还是无法控制的抢劫。小小的柴桑城已成为人间地狱。薛志刚站在城头,左右簇拥之下,俯视着这一切,此刻的他仿佛神一般,掌控着城中人的生死。

  薛军还好,曹军和由乱民组成的杂兵们见人就抢,扒砖卸瓦,无所不用。一群群士兵们身上还留着满身的血污,怀里却揣着一包包的金银财物。

  在东北墙角处,一队十余名官兵还在负隅顽抗。要不是薛敬之下令捉活的,只怕他们早就被射成了刺猬。

  横七竖八的尸体堆在两军之间的空地上。层层叠叠的薛军虽然都不敢贸然上前,但倚仗着人数的优势,还是逐渐试探着向前推进。只见这十几名官兵个个带伤,虽然勉强站立,但久战力竭,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

  其中被簇拥在当中的黄嵩更是因为用力过度,双手已经无法举起刀枪而微微发颤。为了不让手下看出来,他把刀头朝下插在地下当作拄棍,勉强支撑。

  眼见得这群残兵已经是强弩之末,薛军士兵个个蠢蠢欲动,谁都想拿那十两银子。

  此时,薛敬之却按捺住了手下,缓缓走到黄嵩一众面前,丢下手中的长刀,道:“大局已定,再动刀兵不过是徒伤性命,不如降了吧。”

  顶在最前面的官兵年纪不过十八九岁,黄嵩看他没有经验,特地让他留在最后。此刻众人都已带伤,他反而成了最前面的那个人。

  那名小兵咽了咽口水,又回头看看黄嵩,只见他背靠城墙,双手拄刀,面无表情。自己也只好继续不动。

  “事到如今,你还在坚持什么呢?”见对方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薛敬之更是好奇的问道。

  “呸!逆贼!我黄氏一族满门忠义,绝不做贼!要杀便杀,罗嗦什么!”黄嵩正色道。

  “贼?什么是贼?谁是贼?”薛敬之冷笑道。

  “窃钩者诛,窃国者候。窃国为一己之私的算不算贼?役天下之人如同私奴的算不算贼?”这些话从薛敬之的嘴里轻描淡写地说出,就仿佛天经地义一样。可对面的官兵们听了却是个个目瞪口呆。

  “如今的天下,边境烽火不断,中原蝗灾四起。苛捐杂税还大都进了太师江迢的私囊。你也是江东人士。扬州、江州的好田土有多少是江氏名下,想必你也知道。”薛敬之冷笑道,“可就算这样,只要一声令下,百姓们还要被锁拿进京去替皇帝去修上林苑。成千上万的民夫死在工地上而不是死在抗击匈人入侵。”

  “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则天下永无宁日!”说到这里,薛敬之也逐渐激动起来,他振臂高呼道:“天下之人怨恶天子,视之如仇寇,名之为独夫,其实为民贼。古之桀纣,亦不过此!今受朝廷盘剥是死,举兵反之也是死。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黄门侯!”薛敬之又上前一步,正色凛然道:“你满口忠义,难道忠的就是这等独夫民贼吗?你想以死殉国,难道就是与天下为敌而死吗?”

  一番话被薛敬之说的正义凛然,黄嵩手下的官兵们纷纷低下了头,握着兵器的双手也不那么坚定了。黄嵩也不驳斥,只是默然不语。

  见事已成了八九分,薛敬之又放缓了口气,道:“诸位上不负当差的那份皇粮,下不负本地的百姓,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此忠义之士,我薛某定当相交,如有愿降者,我必定重用!”

  那数十名官兵被薛敬之的气势所慑服,纷纷扔下手中的刀枪,默默地走到了薛军阵中。转眼间,墙角就只剩下了黄嵩一人。

  见事不可为,黄嵩仰面朝天,双眼之中流下两行热泪,长叹道:“可惜何刺史信你之计,才有这满城惨祸。”

  薛敬之淡淡地道:“黄门侯,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我薛氏未必就不是下一个帝王家,将军留下这有用之身,将来也可为天下百姓造福,没什么可遗憾的。”

  黄嵩无奈的点点头表示同意,松开紧握的长刀,向前数步跪倒在地,“嵩前日无状,今日又杀伤将军手下。若不嫌弃,嵩愿牵马坠镫,从此效力左右。”

  薛敬之连忙上前扶起他,脸上笑得合不拢嘴,“黄将军言重了。彼时也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今后还是要将军多多出力才是啊,哈哈!”

  在城头远远旁观这一切的薛志刚见到这一幕,不由得抚须微笑,对身边的薛老大、薛老二道:“你们学着老三一点,看看他用的都是什么人。不要整天都弄些阿谀逢迎的小人在左右。”

  薛老大闻言也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

  正得意之间,谭格怒气冲冲地推开拦路的薛军士兵,带着十几名曹军甲士冲上了城头。

  “薛志刚,曹帅到底是谁杀的?”谭格强按怒火道,“我适才砍了曹帅的尸身,虽然身体都不见了,但曹帅的额头正中是一处箭伤。这等狼牙箭只有我们禁军才有,城中的官兵绝无此等利箭!”

  “谭将军休要动怒啊!曹帅当时心急,先我一步进城,正和官兵说话间,就起了冲突。混战中谁也顾不上谁啊!”薛志刚眼珠一转,一副委屈的模样,“再说了,小侄敬之比曹帅更先一步入城,也是差点死在官兵手里。”

  “哼,你说的好听!当初提议招降的是你,进城找内应的也是你侄子。今天先一步和官兵接头的也是你侄子,说!是不是你们和官兵暗中勾结好,再黑吃黑?”谭格虽然体型不高,但说话中气十足,一张黑脸上满是血迹,显得分外骇人。

  “谭将军想多了!全天下谁不知道咱们起兵是以曹帅为领头的。这一路上攻城拔寨全是靠曹帅才能所向披靡。我把曹帅害死有什么好处?接下来的仗谁来打?须知这里可不是洛阳,皇帝还好好地呢。”薛志刚两手一摊,表示十分无辜。

  (补31号的第二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