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廷议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 2019.12.12 23:54

  江迢话语一出,众人的眼光齐刷刷的投向了赵晟,看得他害羞的低下了头。

  “秦王殿下久居边塞,还深入匈人王帐,深知其虚实。臣以为当听秦王之见。”江迢顺坡下驴,既然皇帝把赵晟也召了来,肯定是要听他的意见,说不定还会委以重任,自己也就顺着皇帝的意思,把他不敢说的话说了出来而已。

  见徐皇的目光也投向自己,赵晟不得不硬着头皮出班奏道:“启奏陛下,臣虽与匈人打过交道,但匈人部落繁多。多年交战更是分裂出许多小部落,但不知此次进犯的是哪一部?有多少兵力进犯?所图者何?”

  赵晟的这些问题明显是问曾贺生的,于是曾贺生也老实答道:“据前线的败兵消息说,此次南下的匈人部落是弥林部,约有上万人之众。至于南下所图嘛,尚未探明。”

  赵晟听了连连摇头:“弥林部首领野利巴哈是野利布哈之弟,两人所辖部落一向是同进退,没有单独行动的道理,除非是野利布哈已经败亡,可臣从未听说过类似的消息。”

  “况且弥林部虽是大部落,但所辖兵马从不过万人。当年以右骨都侯野利当周之威,也不过凑了上万人。此次突然动如此多的兵力,所图虽然不明,但也绝对不小。”赵晟说着也开始不解起来,“以臣愚见,须多派探马详细查实野利巴哈所图。究竟是打劫完就走,还是长期占据城池,抑或是别有所图。”

  “那依你之见,匈人会不会南下侵扰长安?”徐皇睁开眼睛,俯身问道。

  “除了两年多前里应外合攻打云中外,匈人并无大举进攻我国的举动。”赵晟答道,“虽然一两次偷袭可以取利,但是匈人的头人们知道绝对不是我大徐的敌手。倘若某一部落和我大徐做对,且不论我军将如何惩罚,就是周边的部落首先就会乘火打劫落井下石。”

  “这么说来,匈人是不会南下长安的咯?”徐皇又追问道。

  赵晟想了想,小心翼翼的答道:“长安有重兵把守,除开镇守宫内外的南军,尚有四军共计十万之众。倘若我军大举出动,踏也把弥林部踏平了。还请陛下宽心。”

  “那就好,那就好!”徐皇听了这话,长舒一口气。

  “不过,”赵晟话锋一转,又把徐皇的心给吊了起来,“上郡是北地大郡,郡城被占,朝廷也不能不有所举动。”

  “秦王的意思还是要出兵咯?”

  突然,一直不做事的温云松捻着长须问道。

  “郡城被占,必须出兵。否则匈人以为我软弱可欺,日后必将有更多的郡城陷入危险。”赵晟上前一步,正色道。

  徐皇摸了摸鼻子,似乎毫不在意,“出兵是一定要出兵的。”

  见皇帝开了口,温云松也不好继续反对了。

  “但是,派谁去,派多少人去,打多久,都要定个章程。”徐皇指了指赵晟,道:“继续说下去。”

  “是!”赵晟拱了拱手,又继续道:“以臣之见,不妨以南军坐镇长安,其余四军全部出动,一举消灭了弥林部,让这个部落的字号从此消失。”说着,他的眼睛里冒出两道精光,让徐皇着实吓了一跳。

  “陛下,不可!”

  一听赵晟开口就是出动四军,江迢可吓了一跳,连忙出声反对。

  徐皇一听江迢开口反对,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一旁的小太监连忙送上了丹药,让徐皇服下。

  一见皇帝犯病,底下的臣子们也不好争起来,殿内又陷入了沉静。

  “你们继续说吧。”或许是丹药起了作用,徐皇原本苍白的脸庞此刻又焕发出些许红润,等气息稍稍平复一些,又让江迢继续说了下去。

  “眼下国库已经拿不出十万人的军饷了。”江迢叹了口气,一开口就又是噩耗。

  “粮草也是。前俩年关中大灾,靠的外省调拨才勉勉强强度了过去。今年是关东蝗灾,东起徐州的小沛,西迄司隶的弘农,赤地千里,寸草不生。老臣调集了临近州郡的所有存粮去救灾,所幸其他州郡今天都是丰收,倒也能够维持,可雍州这边的粮食前几日刚刚装上渭水上的粮船。此时怕是追不回来了。”

  说完,江迢摇着头叹息不已。

  “既然司隶的蝗灾可以从附近州郡调拨,那长安的军粮是不是也能从临近州郡调拨?”徐皇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启奏陛下,不能。”江迢很直接了当的回答,“今年凉州也频遭匈人袭扰,护羌校尉李森部已经被调往凉州,陇西的军粮也被带走了。东面的并州是抗匈前线,每年的军粮自供尚且不足,根本拿不出粮食调给长安。”

  徐皇听了这话虽然不悦,但还是压住火气继续问道,“那太仓呢?”

  “太仓自从前年赈灾以后,就一直没满过。而且长安新多出了七八万兵,这两年都是左手进右手出,根本存不下粮食,眼下太仓所积,不过供长安禁军三月之用。要是十万大军一起出发,再加上后勤运粮的民夫,只怕是一月不到就吃光抹净了。就算仗打赢了,大军也要被饿死了。”

  听了江迢的话,胡云龙再也忍耐不住,拍案怒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难不成坐视匈人不管吗?”

  “胡太傅稍安勿躁,”江迢笑道,“老臣并未说过反对出兵,只不过需量力而行。以现有的军饷军粮,最多支持三千人出征,要是出兵万人,那最多支撑打半个月的仗。半个月一到,无论胜负就都没有粮了。”

  “子理(赵晟)啊,三千人能打吗?”徐皇以手撑头,有气无力的问道。

  “这……”

  江迢一下子把十万人杀价到三千人,这让赵晟十分为难,但还是无奈答道,“这要看匈人的目的是什么。倘若匈人掠完便走,那么万人也就足够了。倘若匈人占据城池不走,那别说三千人,就是三万人犹嫌不足。”

  “哼,”胡云龙哼了一声,“平日里素闻秦王极擅用兵,何以今日如此畏惧匈人?难道当年沙陵、渭城破敌,都需要三万人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