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应付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85 2019.08.22 23:05

  “好他个江庸之(江迢),陛下亲口御旨也敢打折扣!”胡云龙忿忿不平道。

  “可是太傅,这件事我看最好不要插手。”温云松皱着眉头小心道。

  “为何?”

  “以下官看来,江迢敢正大光明的让我在督察的时候看到这样,必定留有后手。”说着,温云松又向前了一步,“要知道,这一千多人和编制里的两万五千多人可差了足足好几十倍呢。”

  “这事的确有蹊跷,”经温云松一提醒,胡云龙也开始回过味来,“上林苑工程现在正忙着,所有的钱都经过江迢的手,他有足够的理由搪塞。”

  “不过,也不能白白便宜他,”胡云龙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奏疏上你该怎么写还是怎么写,明儿个我来安排让曾贺生看到。看看他和江迢怎么办!”

  ***

  第二日丞相府

  在“偶然”瞥见了温云松关于新建三军的军械粮饷监察奏疏后,曾贺生果然急匆匆地去往丞相府找江迢商量了。

  “太师,你看这会不会太悬了?”曾贺生见江迢看完奏疏仍然不动声色地在看各地的奏疏,不由得担心问道。

  “慌什么?御史中丞杜涌是我的学生,只要他在一天,御史台就起不了什么风浪。”

  “可是,数量毕竟相差太大……”

  没等曾贺生说完,江迢就不耐烦的打断道:“就算你现在再加十倍,足够一万人的军械粮饷也不够用的。更何况……”

  江迢看了看左右无人,低声道:“每个月的军饷扣三成这是定例。你不扣的话,叫那些经手的人怎么拿?他们会瞎猜乱想的!”

  “太师,胡云龙那里还好糊弄。可是赵辉和其他两个军司马,可是天天上我那的门房里坐着。说是不给够钱,就不走了!”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江迢白了他一点,“前天不还给你了三万钱吗?”

  “前天一到账,那些军作匠的人就拿走了。说是抵扣这两年的军械欠账!”曾贺生一脸苦相。

  “这也太不像话了!”江迢一拍桌子,“堂堂朝廷的太尉,居然被民间工匠堵着要债!明儿个我叫万顺(曹绍乐)调一百南军过来替你守门,看看谁还敢放肆!”

  “可赵辉三人该如何处理?还要太师示下!”曾贺生见工匠债主的问题解决了,就转而问三个新军的军官来,这三人是朝廷新任的高级军官,可不能用士兵糊弄了。

  “这样吧,”江迢略一沉吟,“我这还有长杨宫工程的十万钱,统统给你。你从明天开始连续三天,每天给他们三人发一万钱。到了最后一天,给付有两万钱,其余两人各一万。”

  见曾贺生不懂,江迢撇了撇嘴,似乎在说你怎么这么笨!但还是叹了口气道:“你就算是一下子全给了他们,他们第二天也还是照样会来你的门房里蹲着。要是闹大了,谁也不体面!”

  “但是你要是每天都给他们一点,这样既显得你尽力在办,又显得你能力就这么多。他们也就不好意思再狮子大开口。这样,以后想给多少,那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说完,江迢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下你可懂了吧!

  “太师高见!”听了江迢的指点,曾贺生又惊又喜,连忙赶回太尉府里依计行事了。

  “唉!”江迢长叹一声,想来也难。要糊弄到皇帝、官员、民间都能说得过去,这十年来的辛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有时候想想,还真不如早点收手致仕不干了,也好似这样提心吊胆。

  “父亲,”一个宽脸大嘴的中年男子从屏风后走出,对江迢恭敬地行礼道,“这个曾太尉看起来名过其实,这点事还要父亲教他,看来……”

  “住嘴!”江迢毫不客气的打断他,“伯南(曾贺生)乃是朝廷重臣,哪里轮的到你来多嘴!这次怎么想起来长安了?”

  “回父亲的话,是母亲大人叫儿子来的。就是问问父亲还缺什么过冬的衣服被褥,下人是否够用。”中年男子略一停顿,“当然,还有儿子入仕的事……”

  “我自会安排的。”

  “可是我已经四十多了,再不出仕,这辈子恐怕就只能以白身终老了!”中年男子见江迢仍然不为所动,情急之下也不再用谦称说话了。

  “你以为,现在的朝廷还是什么好地方吗?”江迢反问道,“胡云龙和我相斗已经势同水火!而赵泉又在洛阳隔岸观火,拥兵自重!最近还冒出来个赵晟,新建的长安三禁军里有两个军司马都是他的旧部!”

  “上林苑工程又迫在眉睫,我每天忙着调钱粮,拨民夫都忙不过来。一旦有个差池,胡云龙立刻就会上位!”江迢扔下笔,一脸严肃地说道,“你还以为这个朝廷是你父亲一手遮天吗?”

  见中年男子语塞,江迢又继续说道:“陛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太子即位已经是摆上日程的事了。你没见到长安的官员们已经向胡秀卿(胡云龙)抛媚眼了吗?一旦太子即位,我就是替先帝背黑锅的奸臣,到时候咱们家恐怕就是诛九族的罪过!”

  “儿子无知,惹得父亲生气了。”中年男子惶恐不安,跪倒在地连声谢罪道:“儿子只是一腔热血,也想替父亲分忧而已。”

  “起来吧,”毕竟是自己儿子,江迢见他认了错,也就挥手让他起来了,“说起分忧,我倒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中年男子连忙凑上前来仔细听,“所谓未虑胜,先虑败。我虽然全力和他们周旋,但也不能不考虑万一败了的准备。你过来听我说……”说着,江迢的声音轻了下去。

  ***

  三日后•太尉府

  曾贺生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诸位,我曾贺生向天发誓,我要是有钱还贪墨不给,叫我立时死于刀剑之下!子孙后代也世代为奴!”

  付有无奈,可也不甘心,最后尝试着做一次努力,“可昨天您老还不是给我们每人两万钱吗?这可比前两日还要多一倍呢,今日怎么就会没了?”

  “什么?你有两万钱?凭什么我只有一万!”赵辉听了立刻暴跳如雷,立时就要揪着付有去御前打官司。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