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雄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81 2019.12.29 12:33

  见赵晟一脸的惊愕,江迢并不意外,他接着道:“他怎么回的中原,可没人知道。但他挑唆本家薛氏造反,把闽州刺史和中郎将都杀头示众,眼下正聚众割据城池对抗朝廷。这一节,可是人人皆知了。”

  “不会吧?是不是搞错了?”赵晟还是不敢相信。

  江迢叹道:“是真是假,殿下一看隔壁州郡的公文便知。可更严重的是,大将军赵泉派去平叛的军队也跟着他一起造反了!”

  赵晟听了更是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江迢并不在意,继续道:“所以再派中原禁军,老夫也不放心。因此,还要请王爷走一趟了。”

  “可是,上郡那边不是还有匈人占着吗?我离开草原的那年,野利巴哈的部众便有数万之众,此人绝不可小觑。”一谈起了军国大事,赵晟立刻变得谨慎小心起来。

  “呵呵,匈人那边不过是芥藓之疾。”江迢毫不在意的道,“有赫连多杰牵制,他绝无南下的可能。”

  “太师何以如此确定?”赵晟越听越不对劲,皱起了眉头问道,“赫连多杰虽然和野利兄弟不和,但和大徐更为敌对。况且这些匈人狡诈无信,根本不足用之以援。”

  “三年不见,殿下风采依旧如昔啊!”

  话音刚落,一个高个的黑瘦汉子从门外进来。赵晟定睛一看,竟是赫连多杰。

  见赵晟立刻便要动手,江迢连忙拦住他,“殿下且听老夫一言!”赫连多杰也笑呵呵的一屁股坐下,并无敌意。

  赵晟看了看江迢,虽然也缓缓坐下,但浑身上下无不紧盯着野利巴哈,随时准备动手。

  “右贤王这次从草原来,一路可还安全?”江迢顺手给他倒了一杯茶,两人竟似多年相识的老友一般热络。

  “野利兄弟被我打得抱头鼠窜,哪里敢撩我的虎须。倒是太师春秋已高,要注意身体啊。”赫连多杰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江迢身后的婉珠,又看看江迢,一副色迷迷的模样。

  “哈哈,右贤王说笑了,老夫这把年纪早断了这种念想。这可是王爷的红颜知己啊。”江迢捋着胡须,大有深意道。

  “王爷不必这样看着我。”赫连多杰喝了口热茶,对警惕的赵晟笑道:“当年王爷为了自保,被迫杀了我叔叔,这都是过去的事了。更何况云中的战事都是野利当周叔侄挑起来的,我的部族也因为战争而人口大减少,幸亏王爷刺杀了我叔叔,我才有了翻身的机会,说到这个我倒要感谢你呢。”

  “既然都是旧相识,那就更好说话了。”江迢笑道,“右贤王此番冒险来中原,就是为的和大徐商讨如何共同剿灭野利兄弟,彻底为边境除害。”

  赵晟听了他们一唱一和,并不入彀,反问道:“既然你来是出于好意,那么陛下知道此事吗?”

  赫连多杰不防有此一问,瞥了一眼江迢,让他接话。

  江迢道:“这件事不能让陛下知道。”

  见赵晟想开口说话,江迢又接着道:“虽然右贤王有意和大徐修好,但毕竟朝野上下非议颇多。此事若是泄露,连累了陛下就不好收拾。所以老夫一力担下,有什么骂名尽管往老夫头上甩就是了!”

  “江太师为国背负骂名,真是忍辱负重啊,佩服佩服!”赫连多杰也在一旁笑嘻嘻道。

  “老夫当国十多年,哪一天不被骂,早就习惯了。”江迢听了吹捧,也轻飘飘起来,“回到正题,这次右贤王来,是专程解决盘踞上郡的野利巴哈的。所以,王爷你大可不必担忧边境。”

  “王爷还不知道吧,”赫连多杰向前附身道,“薛敬之敢于在闽州作乱,最关键的还是有野利兄弟的支持。”

  “什么?”赵晟听了这话更是不敢相信。

  “当年你逃走之后,族人们分为了两部分,薛敬之也跟着野利兄弟走了。如今野利兄弟屡战屡败,眼看就在草原活不下去了。所以薛敬之才乘机唆使野利兄弟让他南下,在徐国内部起事。一旦得手,便接应野利兄弟南下入主中原。”说起了往事,赫连多杰也是感慨万分。

  赵晟思忖片刻,觉得他的话竟七八成可能是真的,但江迢今天晚上弄这么大动静,还让赫连多杰都亮相,恐怕不只是为了国家这么崇高。

  果然,江迢道出了他的真正目的,“老夫不日就会上奏陛下,让王爷你领军平叛。军队一出武关,便从南阳北上,直取洛阳,收缴赵泉的兵权。”

  “如果我没记错,适才太师说的是闽州有叛乱吧。”赵晟冷冷道。

  “不错,不过薛敬之加上一群流寇乱民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江迢悠闲地又嗑了一口茶,续道:“这次勾结薛氏的是洛阳禁军左司马曹万山,他是大将军赵泉的嫡系心腹。倘若薛敬之勾结的不是曹万山,而是....”

  “不太可能吧?赵泉已经位极人臣,无以复加。听说太子和胡太傅又对他信任有加,他没有理由造反吧?“对于江迢的猜想,赵晟满脸的不信。

  江迢叹了口气,“殿下平素极为英明,怎么到了现在却如此迂腐?赵泉身为太子亲信,在新皇登基后必定大受重用。到时候殿下你的兵权还能保得住吗?”

  “只要翦除了他的兵权,太子还不是任你我揉搓?”江迢得意地笑道,“到时候老夫主政,王爷主军。右贤王还能配合王爷你剿灭野利兄弟平定边乱。失去了野利兄弟的支援,薛敬之便是瓮中之鳖。王爷,中兴大徐之功,唾手可得,难道你就甘心这么放过吗?”

  听了江迢的谆谆诱导,赵晟还有些迟疑,“只怕莫须有的罪名,不足以信服吧?”

  “罪名都是现成的。”江迢听了这话更是乐不可支,“中原的蝗灾并不严重,可大将军以十万禁军,居然镇压了一个月都没摆平。这等失职,直接撤职都没问题。更何况,右贤王会送来一些野利兄弟的部众充作人证,让他赖都赖不掉。”

  听到这里,赵晟眼前一亮,这几天来诸多的线索似乎连成了一线,突然向赫连多杰问到:“这次太子遇袭,是不是你的人干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