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勾连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68 2019.08.05 17:43

  赫连天奴并未意识到单于的这些小细节,只是把所有人都摈退,单独和野利桑多密谈起来。

  ***

  在茫茫草原上,离右贤王王帐最近的部落也有三五百里的距离。所以匈人并不担心赵晟会逃跑,只是把他扔进了一座空帐篷里就自顾自的走了。在没水没粮没马没兵器的前提下,光靠步行很可能走着走着就被野兽吃了。

  赵晟越饿越是两眼冒星,长途跋涉的劳累加上饥渴无力,他趴在矮几上渐渐睡着了。

  在梦里,他身着匈人服饰,统帅十万匈军,从河套一路南下,攻破了晋阳,攻占了洛阳。徐皇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江太师被捆着跪在他父亲面前认罪。而他的父王则黄袍加身,被人簇拥着登上了大位。只是奇怪的是,朝堂上都是匈人打扮的大臣在朝拜。而自己则手按剑柄,虎视眈眈地盯着群臣。

  梦到这里,赵晟已是半梦半醒。只觉得一勺勺热粥喂进自己的嘴里,饥饿之下也顾不得别的,便囫囵吞下。那喂粥之人显然十分细心,每一勺都不烫不凉,温度适中。温热的粥中还撒了些许糖,对于久饿之人最是有益。

  一碗粥喝完,赵晟略微恢复了点力气,可还是一副神情萎靡的样子。那喂粥之人又盛了第二碗粥,耐心地一口一口喂给他,还极有耐心的替他拭去嘴角溢出的食物。等到喝完了三碗粥,赵晟全身暖洋洋的,四肢渐渐恢复了知觉,终于缓缓睁开眼睛。

  打量自己所在的帐篷,只见这是一个颇为豪华的贵族帐篷,布置打扮都是匈国最上乘的。

  “世子,你醒啦!”说话的声音颇为熟悉,赵晟扭头看过去,原来是薛敬之。只见他一手端碗,一手掌勺,正是他在给赵晟喂粥。而他的身后是薛志强,此时已换上了一身匈人服饰。

  “现在是几时了?”赵晟仍然一脸发懵。

  “现在是戌时三刻了,这是我叔叔居住的大帐,你先在这里休养一段时间吧。”薛敬之见他渐渐清醒,也放下了粥碗。

  “你叔叔的大帐?”赵晟第一次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太多的未知让他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

  看赵晟茫然无助,薛志强叹了口,开口道:“世子爷,说来你可别着急。我已经降了匈人,如今是乌鹭单于钦封的右谷蠡王。”

  赵晟听了这话犹如五雷轰顶。他从来没想过,也没见过云中郡的任何军人投降匈人。或许作战失利被俘的有许多,但是投降匈人,替匈人作战的却绝无仅有。此时,曾经的云中郡最高军政长官现在居然堂而皇之的位居匈国上座,这对赵晟的三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见赵晟目瞪口呆,薛敬之也苦笑道:“我也被封了个当户的官职。但是过不了几天,我还要作为叔叔的信使,回中原联络家里。”

  “你也?”曾经一起并肩作战,在沙陵大破匈军的薛敬之也接受了匈人的封赏,这让赵晟更是难受。

  “世子爷你先冷静一下,投降也是迫不得已的事。人在矮檐下,哪能不低头呢……”薛志强拉过一个垫子,坐在赵晟面前,道:“右贤王大人说的不错,除了当今太子赵沨之外,你就是徐室唯一的皇室宗亲。当今天子无道,世子完全可以起兵取而代之……”

  “不用多说了,你们既然已经决定了自己的路,那就各走各的路吧。”赵晟别过头去。

  “也罢,你现在刚刚醒来,还很虚弱,先休息吧。”薛志强无奈的说,“这个帐子你先住着,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们都是被俘的中原人,理应相互照应。”

  说完,薛志强意味深长地给了赵晟一个眼神,默默地起身出帐去了。

  “敬之,你我曾经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可今后,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你也出去吧。”赵晟别过头去,不想再看薛敬之一眼,可眼中已经泛起泪花。

  “世子,我背负家族重任,在这里万万死不得。”薛敬之拉着赵晟的手,在说到‘重任’和‘死’这两个字的时候,特地加重力度捏了捏。

  赵晟心知有诈,可仓促之间,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只能任由他说下去。

  “世子,有些事,我叔父和你毕竟隔了一代人的关系,没法说开,”薛敬之在‘没法说开’四个字上,又捏了捏赵晟的手,“但你我不同,毕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兄弟。我就同你说开了吧,我叔父已经决意投入右贤王麾下效力。作为报酬,右贤王也会暗地里给我们薛家一些好处。这样,我们就不必再仰江太师的鼻息了。”

  赵晟在听到‘江太师’的时候,又感觉到了重手。他略一皱眉,继续听薛敬之说下去:“你且好好休息。我过几日就会回中原,到时候我再来看你。有什么想捎的,我替你传话。”

  这次的重音是‘回中原’,‘想捎的’,‘传’。

  赵晟心内头绪万千,一时间也得不出什么结论,只能含糊着答应。薛敬之叹了口气,也随之出帐去了。

  赵晟躺在榻上,喝着剩下来的粥。心里却想着,刚才从薛志强叔侄的古怪表现来看,一定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说。而且在帐内外,说不定就隔墙有耳。可现在自己置于重重包围的死地,手无寸铁,束手无策。面对这样的绝境,自己有生之年还能生还中原吗?

  帐外

  “天奴王大人,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劝过了。可赵晟毕竟刚刚醒来,脑子还不清楚,容我慢慢劝导,总会回心转意的。”薛志强恭敬地站在赫连天奴面前说道。

  “嗯,”赫连天奴摸了摸胡子,双眉一挑,“你以后也不必说什么我。既然都是一家人,你就称属下就行了。”

  “至于你么,等我安排好,过几天就回中原去吧。”赫连天奴转向薛敬之,意味深长地道,“不过现在中原已经知道你们叔侄投降,还把秦王世子当作见面礼送给我,现在是到处都在通缉你们。回到中原,也要小心行事。懂吗?”

  薛敬之敢怒不敢言,只得低头小心称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