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晋爵

徐逆 墨尔本律师 4 2019.09.14 23:57

  虽说任务都完成了,军队应该立即回营,可付有还是坚持要送赵晟回宜春宫。因此,他让大部队先行返回灞上的军营,自己带着百来个心腹护送赵晟。

  “王爷,这事我总觉得蹊跷。”付有憋不住,终于挑起了话头。

  “哼,等着吧。这次是真的要血雨腥风了。”赵晟面若寒霜,“说不得,大将军一系要被清理出长安禁军了。你昨天就没得到一点消息?”

  “没有啊,所以赵辉刚出现那会,我是真紧张了。”付有想起昨天的经历,此刻反倒是心有余悸起来。

  “当时我就五千多部下。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防住那三千骑兵是没问题,可万一中军剩余两万多人都跟上来,那我就是豁出命去都保不住陛下啊。”

  “是啊,”赵晟也赞同付有的说法。

  “所以,当赵辉不阻拦我派出去的斥候哨探的时候,我就觉得有蹊跷。这哪有这样造反的!”付有越想越奇怪,不由得感叹道。

  “那陛下呢?一点都没生疑吗?”赵晟追问道。

  “陛下被吓坏了,再加上江迢添油加醋,哪里会起疑心。”

  赵晟越想越不对劲,道:“以陛下的聪明,不至于被江迢如此糊弄。要说远在千里之外,只凭战报还能弄虚作假。这近在咫尺之间,陛下只需要出门一看,或者和赵辉一对质,立刻就真相大白了呀。”

  付有似乎想起了什么,急忙道:“现在想想,昨天陛下似乎是有些不对劲。这次来太仓,名为视察粮食,实则是为了一些从洛阳运来的宝贝。”

  “宝贝?”赵晟还是第一次听说。

  “运送的兵士都是南军的人,不过据左琮说,都是些沉重的石头,好像是雕塑。”付有努力回忆道。

  “雕塑?”想起徐皇的一系列举措都不太像一个登基三十多年的帝王,赵晟心里升起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此事就到此为止吧。你这次护驾有功,是不会有什么事的。思圆照章办事,也不会出什么纰漏。”赵晟沉吟道。

  “倒是那个左琮,这次在陛下和江迢面前挺抢眼的。”付有插话道:“擒住赵辉,他也有功。”

  “江迢没察觉到他和我们的关系吧?”赵晟见他提到左琮,便问了一句。

  “没有,但江迢话里话外,颇有拉拢我的意思。”付有尴尬的说道:“什么护驾有功,说是要向皇帝进言升我做将军。”

  “那可就恭喜你啦,付将军。”赵晟听了这话,哈哈大笑。

  见赵晟终于放松下来,付有也松了口气,嘴上却辩解道:“什么副将军?是正将军!”

  “哟,你什么时候又改姓郑了?”

  两人放声大笑,一解昨天紧张的心情。

  “好了,言归正传。老付你这次有大功,别说将军,封个列侯都不为过。”赵晟欣慰地叹道:“要是江迢不给你说,我向陛下进言。从你开始,思圆,左琮,一干有功之臣都要封赏。”

  “王爷,你还是处于热孝之中,最好别管朝廷的事,要是被言官们……”付有犹豫着说道。

  “你还不懂吗?”赵晟目光投向远方,“你也好,思圆也好,东西军诸将也好。你们都是我的人,倘若我对你们的功绩都视若无睹,岂不是太寒兄弟们的心了吗?”

  “我跟了老王爷十多年,从一个贴身小兵做起,出生入死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付有想起往事,又神情黯淡下来,“什么侯啊将军啊,我都无所谓。我这条命早就卖给老王爷了。”

  “父王能有你这个兄弟,泉下也能瞑目了。”赵晟也想起了父亲,不禁一起叹道。

  “好了,倒是我不好,惹得你伤心了。”付有哈哈一笑,“我会管好东军,有了这只军队,谁也不能小觑了你,这你放心。我先回去了。”

  说完,付有拍马回身,带着亲兵们回营去了。

  望着正当中的太阳,赵晟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寒冷。

  ***

  一回到长安,赵辉和其他被停职的中军军官们就被下了大狱。

  由于廷尉和一干司法衙门都在洛阳,因此这案子被交给了胡云龙的亲家,御史丞温云松来审。

  温云松和胡云龙虽然有意放赵辉一马,但是在徐皇的严厉催问之下,也只得严刑拷打,把案子办成了冤案。

  赵辉虽然打仗是个好手,但官场上的弯弯绕却一窍不通。

  起初,赵辉还想死扛到底,咬紧了牙关在大刑伺候下还想一言不发。但是温云松架不住徐皇的压力,只能不断加大用刑力度,终于把赵辉办死在牢里。

  听了这消息,江迢只差没笑出声来了。

  他屁颠屁颠的跑进宫去,向徐皇求情道:“陛下,如今赵辉已死,而中军诸将均无证据表明他们参与谋反,不如就此罢手。”

  “太师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

  江迢一听这话,哪能不懂弦外之音。徐皇这是在怀疑以后出行再遇到这样的事怎么办。

  “陛下宽心,南军素来最忠于陛下。北军远在棘门防范匈人,也不会有什么异动。而东西两军经过此事,完全证明了都是忠勇之士。”

  徐皇听了却不买账,“哼,朕听说那赵辉还是宗室远亲?”

  “回陛下,赵辉是太祖皇帝之弟,周王的后代。算起来,还是陛下的孙辈。”江迢早就将赵辉的背景一一查清,可谓是有备而来,让一旁向徐皇报告的温云松一句话都插不进。

  “哼,这样的人还有脸当大徐宗室!”徐皇意尤未平,恨恨道:“传旨,剥夺赵辉的宗室身份,从此他这一脉从宗室碟谱上删去。”

  “诺!可是,剩余在押的中军军官们……”江迢试探道。

  “统统贬三级。贬到南方去。”

  “诺!还有,这次护驾,秦王殿下,东西两军,还有南军诸将都是有功之臣,请陛下予以封赏。”

  听到封赏二字,徐皇眉头一挑,沉吟了片刻才说:“东军司马付有,晋封列侯。西军司马俞思圆,晋封关内侯。南军卫尉以下各升三级俸禄,长乐校尉……”

  “左琮!”见徐皇想不起名字,江迢连忙出声提醒道。

  “长乐校尉左琮,晋为中尉,和曹绍青并列。”徐皇慵懒地说道,“至于晟弟么,朕自有裁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