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五章 蒋中

徐逆 墨尔本律师 763 2019.12.29 23:55

  “哈哈,王爷说笑了吧?”赫连多杰满不在意地道,“我从塞上来长安上千里路程,带着几千兵马还的话,还没进长城就被你们发现了。还要在你们禁军眼皮子底下动手,咱们可没那个胆子。”

  赫连多杰的确说的是实话,带着数千军队一路浩浩荡荡还要不被发现搞突然袭击。除非沿途的徐军全都被收买了,否则万无可能发生。即便他和江迢勾结,但在长安附近都是赵晟控制下的禁军,方圆上百里都不可能藏有这样规模的匈军。

  赫连多杰看赵晟的表情也猜出来他相信了自己的话,于是继续道:“这次来京,我只带了五个随从,全部都在门外。王爷若是不信,大可以唤他们进来。”

  “不必了,”赵晟以手示意,“太子遇袭的事,总会水落石出的。”

  “那我们就商量一下具体怎么出兵吧。”见两人暂时放下了恩怨,江迢也十分高兴,连忙岔开话头,谈起了怎么剪除赵泉的兵权来。

  “这是你们徐人自己的事,我就不参与了,哈哈。”赫连多杰连忙起身,想要避嫌。

  不过当他看到赵晟背后低头跪坐的婉珠时,忽然眼前一亮,“中原女子果然和北地不同,就是不知可曾婚配否?”

  婉珠见这样一个凶神恶煞的草原大汉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害怕的哆嗦起来。

  江迢不容他说下去,抢先道:“这是进献宫里的秀女,恕老夫不能相赠。右贤王若是有意,老夫倒可以另寻其他美女相赠。请!”说完,做出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赫连多杰瞥了一眼赵晟,并不生气,只是乐呵呵地走了。

  “王爷,”见赵晟陷入沉思,江迢提高了声音把他唤醒,“这赵泉执掌洛阳禁军也有五年之久。中原司、豫、兖,三州精锐都归他掌管,一个不小心,可是会引起兵变的啊。”

  “嗯,”赵晟回过神来,赶紧和江迢认真讨论起来......

  ***

  次日,回到府里的赵晟头痛难当,也不知江迢给他灌的是什么酒,后劲居然这么大。

  刚躺下休息了没一会,门外就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谁啊?”赵晟不耐烦地问道。

  “我!”

  一听是蒋师傅的声音,赵晟立刻就醒了。

  “师傅。”

  蒋中推开房门,却还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一进门就见赵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蒋中也是一脸的无奈。

  “我刚回来就听秉生(俞思言)和我说,是江迢找你了吧?”

  “是。”

  “除了江迢,陛下和太子都找你了吧?”

  “是......”在蒋中面前,他永远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孩子,“师傅不在的这些日子发生了许多事.....学生正要请教。”

  “我都知道了,”蒋中找了个座位便坐了下来,“这次我去宣城探望正儿,也发现很多不对劲的事。你先说吧。”

  ”是!“于是赵晟便把最近从上郡被侵,到太子遇袭,再到两党都暗地里拉自己上船的种种怪事都说了一遍。

  ”嗯,“蒋中捋着长须,沉吟道:“这些事虽然繁复无踪,但也不难找出头绪。”

  赵晟连忙坐下静听其详。

  “他们都要你远离长安。”蒋中只是一句话,便惊醒了赵晟。

  师傅说的没错,无论是皇帝要他领兵去收复上郡,朝廷要他领兵去平闽州民变,抑或是江迢要他去和赵泉火拼,其共同点就是要他离开长安城。

  “可要我离开做什么呢?”赵晟又继续问道。

  “因为太子来了,所以你必须离开。”蒋中一脸严肃道,“皇帝年长,又是疾病缠身,盘桓于长安并无其他原因,其实就是无法长期远行。这次召太子前来,更是自知不起,皇帝殡天就在眼前了!”

  蒋中的大胆推测让赵晟目瞪口呆。当日召见群臣时,徐皇便已露出一副倦态。昨日单独召见,更是连卧床都下不了。这时候召太子进京,不是为了即位还能是为了什么?

  “有了这个背景,接下来的事便好猜许多了。”蒋中接着道,“上郡的事,我敢打赌十有八九和江迢有关。但闽州民变,却非江迢本意。”

  “无论是外患还是内忧,他最需要的就是一个理由。只要找到一个理由,便可以将王爷你调开。这样,他的南北两军在长安便有绝对的优势,皇帝和太子便落入了他的手里。无论陛下是否殡天,他都可以挟天子以令天下。到时候,只怕还会以圣旨来逼王爷你去和赵泉火拼。”

  “陛下这十多年来,重用江迢,任他贪恋钱财以供挥霍,是弄的民怨四起,内外交困啊。”蒋中长叹道,“如今龙体抱恙,自知不起。陛下要想顺利传位给太子,就非得用王爷你不可。”

  “我年幼无知,对朝政又是一窍不通。我是真的怕耽误大事。”其实赵晟根本就不想卷入这里的斗争,哪怕在云中那段困居孤城的日子都比现在轻松的多。

  “不然!”蒋中一脸严肃道,“大将军一职,向来是赵泉担任。陛下也从来没有剥夺过赵泉的兵权,这就说明了陛下的信任。”

  “但是,”蒋中又一转折,强调道:“赵泉出身贫寒,为了自保竟然攀附太子。而太子又任胡云龙摆布。就算他们能除掉江迢,将来这大徐的天下是否姓赵,还要打个问号啊!”

  “所以,陛下需要一个皇室嫡亲,又能在军中和赵泉抗衡的人。这个人便是王爷你了!”蒋中对赵晟道,“如今陛下,江迢,太子,三方都要拉你。你都不要得罪他们,也不要应承他们。”

  “可是,学生已经.....”赵晟扭扭捏捏地把自己分别都答应了三方,还在太子党的讨贼诏书上签了字的事都说了出来。

  “唉,”蒋中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口头应承也就算了,怎么能落下笔墨呢!”

  他捋着长须皱眉想了半天,方才缓缓道:“本来我是想让你继续等,等到三方哪一方先忍不住出手,你再押宝。如今来不及了,你必须立刻动手,抢回主动权。否则等胡云龙他们一把讨贼诏书抖落出来,陛下和江迢就只能彻底摊牌撕破脸了。”

  “你且随我来,”蒋中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拉着赵晟便出门而去,一路上健步如飞,竟走得比赵晟还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