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章 弑君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071 2020.01.09 23:59

  可婉珠却低头不语,被赵晟拦下后,却也不再上前。

  赵晟无奈之下,只得亲自上前,他猛地一掀开床帘,露出一个病入膏肓的老者来。

  正是徐皇本人。

  赵晟心下大惊,手足无措间竟也说不出话来。一时间,三人都默不作声,五楼充满了尴尬的气氛。

  赵晟看着形容枯槁的老皇帝和半个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是当今皇帝...”婉珠尝试着打破尴尬的场面。

  “我知道!”赵晟不耐烦的打断道。

  “是晟弟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老皇帝的声音好像一架破风箱一样,让人觉得他马上就倒不上下面这口气了。

  “陛下,如今闽州乱匪已经攻破了江州、荆州、豫州等诸多重地。陛下神隐在此,朝野慌乱,民心思变啊。”赵晟单膝跪地禀奏道。

  “哼,”老皇帝不屑的笑了一声,“几十年来朝政都是归于丞相府,有没有朕有什么区别。还是让江太师他们决定吧....”话一多,老皇帝的咳嗽立时响起,这次婉珠不再犹豫,上前一勺勺的把梨膏喂进了皇帝的嘴里。

  “国家糜烂至此,江太师等人责无旁贷,臣愿请陛下亲贤臣而远小人,此实国家之福,社稷之幸啊!”一听皇帝又要甩锅江迢,赵晟立时被一片绝望所笼罩。让江迢处理,无非还是拆东墙补西墙,顺手捞一票等等老花招。这些或可在一时之间糊弄过去,但绝非长远之计。

  “呵呵,晟弟以为,谁是贤臣谁是小人啊?”徐皇见赵晟还不死心,便坐起身来,可这一高难度动作又让老皇帝咳嗽声起,婉珠又是揉胸又是抚背,忙得一张小脸上汗珠涔涔。

  见徐皇一边吃着梨膏,一边摸摸婉珠的小手,显得十分惬意。赵晟看在眼里怒火中烧,却是不敢发作。

  “你看,你也说不出来,”徐皇叹了口气,“这些尘世间的俗事就让他们去处理吧,一切皆是天意。”

  话锋一转,徐皇神经兮兮的道:“朕修道凡二十年,终于体会到了得道飞升的感觉。晟弟,就在这两天,朕马上就要得道飞升了!”

  徐皇越说越激动,一脸的癫狂之色。赵晟暗暗心惊之下,一把拉过了婉珠,让她藏到自己身后。

  “怎么晟弟也看上了这个小娘子?哈哈!晟弟你眼光虽好,但年轻人不可贪恋美色,否则必坏大事啊!”老皇帝咳嗽稍好,大概是梨膏起了作用,此时又是满脸猥琐的讥笑。

  “我这辈子不会再为女色坏事了,多谢陛下的关照。”

  “她不过是个歌女,你就不怕朝野非议吗?须知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啊。一个皇室嫡亲要娶一个歌女?呵呵,秦府居然也堕落到这般地步了!”

  说起了嫁娶,赵晟脑中灵光一闪,向前一步问道:“臣弟正有事要问陛下。不知九年前江南巡盐御史孙雄一案,陛下可还记得否?”

  “当然记得!”徐皇靠在枕头上闭上眼睛,仿佛刚才用多了力。

  “孙雄他巡的是朕的盐,拿的是朕的钱。但是却给那些闾左贫民卖好!花着朕的钱,却拿朕当傻子!哼,杀他一万次都不嫌多。”

  听了徐皇冷酷无情的回答,婉珠却花容失色。虽然她立刻掩饰了下去,但赵晟早就注意着她。

  “那陛下知不知道当年我父王曾为我和孙家定下过一门亲事?”赵晟接着问道。

  “没有,你父亲当年对这件事一直都是沉默不语,他哪敢替孙家出头?”徐皇冷笑道,“要是他也强行出头,只怕也没今天的你了。”

  “那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面对孤身一人的皇帝,赵晟终于问出了几年来一直不敢问的问题。

  “索性都和你说了吧,你父王的确是朕赐死的。”老皇帝拉风箱般的肺此刻平静了很多。

  “什么?”

  见赵晟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徐皇反而笑了,“你父王这个人,外宽而内厉,善谋却无断,为人仁却是妇人之仁,这样的人能成什么大事?”

  “既然他不成大器,那你为什么还要害死他?”赵晟听了简直怒不可遏,一把长刀指向徐皇,随时就会刺过去。

  “因为他在关外连接匈人,阴为援助,长此以往,必定是国家之患。”徐皇摇头道。

  “你心里必定道朕冷血绝情。可你毕竟没有当过国君。天子一人,统御万方,若是做不到孤身一人,那么这个皇位你是坐不下去的。”徐皇大有深意地言道。

  “未必人人都如陛下这般冷血。”赵晟果然被徐皇说中了一般,“太子殿下宅心仁厚,为人诚实,将来登基,未必就不如陛下。”

  “兴我大徐者未必是朕,亡天下者未必就不是太子。”不知道是不是话说多了的缘故,徐皇的脸色越来越红润。

  “怎么,你想弑君?”见赵晟刀光吞吐不定,似乎还在迟疑,徐皇冷笑一声,“你不敢的,你父王更不敢。要想杀了朕,当年你爷爷就做了,哪里轮得到你!”

  想起了一阵往事,徐皇转头望向赵晟,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他的祖父一般。

  “当年就是你爷爷把朝政归还给朕,可又视朕如同小儿!”徐皇一想起屈辱的往事就语气不由得加重,脸色愈发的红润了。

  “呼来喝去,形同傀儡!”

  “可是朕忍了,朕忍了五年,当了五年的孙子,终于把他给熬死了。”徐皇得意地说道,“晟弟,你能忍五年吗?”

  “人人都道朕任用奸臣,可特么的忠臣在哪呢?”

  “朕足足当了五年的孙子,这些狗屁忠臣特么一个都不敢说话!老秦王死了,他们倒做起好人来,一个个地对着尸体打起老虎。好手段,好忠义!哈哈!”

  一个大笑,又惹得徐皇喘起来。

  “你.....”徐皇突然指向婉珠,一张老脸瞬间憋得通红。

  赵晟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老皇帝一个翻身滚下床来,挣扎着爬向婉珠,想要说什么话,却因为呼吸太过急促而说不出口了。

  灯烛下的徐皇身着睡袍,瘦如树干,须发尽白,苍老的脸上呈现不同寻常的红色。好容易喘匀了一口气,徐皇的一双大手还直愣愣的伸向二人。

  婉珠吓得连忙躲在赵晟背后不敢直视。赵晟也连忙拉着她向后连退数步。

  老皇帝爬了几步路,却似乎用尽了他仅剩的力气。剧烈运动之下,本来就呼气多吸气少,徐皇一口气没倒过来。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赵晟小心的用刀背将他翻转过来,只见他两眼翻白,鼻息间气息全无,显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见老皇帝终于驾崩,婉珠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走到木琴钱,“扑通”一声跪下,“爹爹妈妈,女儿终于为你们报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