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反杀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37 2019.07.15 04:43

  那匈人十夫长见被人摆了一道,对手还很可能是自己白天追杀的那两个逃亡者,不由得怒从心底起,恶向胆边生。

  他指挥剩余的手下分为两队,四个人分别看守营地的四个方位。剩余的人则手执火把,准备再次搜索那个杀害自己手下的敌人。

  命令刚下达,有些匈人就犹豫着提出这么晚了,敌暗我明,不如全员防守,等明日天亮再说。

  那十夫长本来心里就憋屈,见手下如此不听话,更是来气,抬手一鞭就抽在了那名提出异议的手下身上。其余诸人慑于他的淫威,也不敢上前相劝。

  突然,只听得“嗖”的一声,一支狼牙长箭如流星赶月一般贯穿一名围观的匈人胸膛。中箭的匈人应声倒地。

  一时之间,匈人骑兵小队乱作一团。那十夫长小队长反应最快,“刷”得一下就趴在了地上。其余匈人有样学样,也纷纷倒地,警惕地环顾四周。

  许久,四周再也没有冷箭射来。十夫长叽里咕噜说了一句什么,一名面孔稚嫩的匈人骑兵小心翼翼地爬向弓箭袋的所在,其余人则继续原地待命。

  不远处的付有则悄悄地摸到了矮丘背后,悄悄地观察着战局。他只恨自己没有弓箭,否则以他的位置,匈人悉数都要送命。见匈人行动,他也想有所行动。

  又是“嗖”的一声,一支冷箭射来,一匹战马应声而倒。只不过这次因为战马身躯庞大,一支箭还射不死,所以它还能在地上来回哀嚎。

  那名奉命去取弓箭的匈人少年被吓了一跳,立刻趴在原地不动了。十夫长立刻破口大骂,话语之中似乎甚为难听。在高压之下,那匈人少年只得继续一步步爬向弓箭的所在。

  眼见得就要爬到,匈人少年再也按耐不住,起身去取挂在马背上的弓箭袋。可是第三支冷箭应声而到,匈人少年当场贯胸,死于非命。

  这支十人规模的匈人小队大多是新兵组成,除了十夫长和那名已经死了的老兵,剩下的八人里有七个人是年纪十五六岁的孩子。唯一一个有经验的战士还被他派去给百夫长大人回报他们已经发现了漏网的徐人。

  这样一来,匈人能作战的包括十夫长在内就只剩下了五人。虽然不知道徐人有多少,但十有八九就是白天自己追赶的那两人,以多敌少,自己仍是胜算多。

  想清楚了这一点,十夫长重新振作精神,吩咐手下把火把插在原地,人却缓缓朝篝火的反方向爬去。只要己方也隐匿在黑夜的阴影里,敌人便发挥不了优势。

  付有趴在矮丘背后,见匈人逐渐隐匿在阴影里,心里暗暗发急,正犹豫着要不要现身缠住匈人,忽听得一支火箭“嗖”的飞来,正中匈人所趴的附近。瞬间火焰燃起,一名匈人骑兵身上着火,直站起身来,手舞足蹈,想要扑灭自己身上的火焰。

  十夫长心里纳闷徐人哪里来的火箭,可又顾不得许多,乘乱赶紧招呼手下起身,直扑拴马的所在,想要夺马而逃。

  付有再也按耐不住,一声暴喝,挺刀而出,一刀剁翻了那名着火的匈人。

  见敌人自己跳了出来,十夫长眼中凶光一闪,立刻带领手下,一拥而上,想要以多欺少。

  付有虽然勇猛,但也不莽撞。他围着篝火,和匈人绕起了圈。十夫长心中不耐,呼哨一声,两名匈人立即从左围攻,自己和一名手下从右围攻。

  付有见左右受敌,也不硬扛,转身便走。十夫长再也不想放跑这名敌人,倒转刀头,想要将刀掷向他。电光火石之间,第四支箭又应声而至,直插十夫长胸膛。

  见十夫长倒地,最强的劲敌已去,付有突然转身,刷刷两刀,荡开劈来的刀刃,和三名匈人战作一团。

  虽然勇猛,但以三敌一,终究还是双拳难敌四手,几个回合下来,付有已是险象环生。一个不小心,左手臂更是被匈人划了一道口子。

  这时,马蹄声响,赵晟骑着一匹战马飞驰而来。只见他张弓搭箭,又是一名匈人倒地。顿时便解了付有的围。

  赵晟马不停蹄,继续飞驰而来,一名匈人被迫转头接敌。但是步兵终究不如骑兵速度快,他抽出鞍配长刀,寒光一闪,那匈人被劈倒在地。

  付有哈哈一笑,也把最后一个敌人放倒。转眼间,匈人已是横尸遍地。

  “世子,你的箭术果然厉害啊。比匈人最厉害的射手,也差不了太多吧。只是那火箭你是怎么做的?”付有踢了踢十夫长的尸体,见他仍死不瞑目,心中却十分快意。

  “付大哥,你受伤了吧。”赵晟赶紧撕下一块衣袖,替付有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只不过我用一块衣袖点着了火罢了。”

  说着,抬了抬右手,果然衣袖少了一块。

  “世子爷初生牛犊不怕虎啊。第一次出来真刀真枪的作战,就干掉了这么多匈人。回去以后,王爷也不会责罚于你的。”付有说着,便割下了十夫长的首级。

  “付大哥你这是作甚?”看着这血腥的画面,赵晟不免有些作呕。

  “我们虽然吃了败仗,但反杀了一队十人匈人小队,还夺得了十夫长的首级。足够将功补过了,况且这次被埋伏,也不是你我的错。我估计是军队里出了奸细。”付有一边把首级挂在马上,一边从匈人的篝火里取了一些烤热的馕饼食物,准备立刻就走。

  “付大哥,我们不休息一会吗?”赵晟见付有忙前忙后,犹豫着问道。

  “这十人小队只有九人的尸体。若是那人回来,我们恐怕就走不脱了。况且这里火光冲天,怕是不一会就会有别的匈人要来了。”付有结束停当,便唤过赵晟上马。

  赵晟点了点头,刚想上马,只听得西北方向一声破空,传来“呜呜”的响声。

  “是匈人的响箭!”付有立刻神色紧张起来,“我们立刻就走。”

  “不,我想去那边看看。”赵晟紧皱眉头,却提出了相反的意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