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 引单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871 2019.08.30 23:59

  “好,我这就去安排!”付有应声答道。

  “伯陵(付有),你且听我说……”蒋雪珂压低了声音,向付有交代起来。

  ***

  太仓处于长安城南,乐游原西北的一处空地上,一共三排二十四座仓库。这里储藏着京畿三辅地区的储备粮食,平日里就由南军的一个营把守。

  可此时,为了防止饥民哄抢粮食,卫尉曹绍乐下令增派了三个营把守粮仓,由自己的弟弟,中尉曹绍青亲自坐镇。

  一队队身着盔甲手执长戈的甲士杀气腾腾地把粮仓守的水泄不通,牢牢地震慑住了觊觎粮食的灾民们。曹绍青站在高高的哨塔上,见军队布置疏密有度,十分满意。

  忽然,远方阵阵马蹄声响起。曹绍青神情有些紧张,作为部下的长乐校尉左琮小心翼翼地道:“我们南军并没有骑兵,来者敌友未明啊。”

  “是啊,”一边回应这,曹绍青一脸紧张地对手下们下达着命令,“紧闭寨门!无我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紧张的情绪也被迅速传染到了普通士兵。所有的人都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处于高度戒备中。

  “闪开!”

  “滚一边去!”

  “这也是你们能拿的?”

  一阵阵粗暴的喝声响起,曹绍青眯着眼睛望去,只见一队全副武装的步骑兵正护送着长长的辎重车队向太仓而来。

  一路上不断有蠢蠢欲动的灾民试图靠近辎重车,可在护卫官兵的长刀铁枪下还算能控制住自己。

  “奉太尉之命,调集粮草充实太仓!开门!”

  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军官骑着一匹黄骠马来到寨门口,手持虎符大声喝道。

  “太尉有令,不敢不从。但还请先验过了虎符再说!”曹绍青在哨楼上喊道。

  说完,曹绍青把手一挥,左琮只得硬着头皮下楼而去。

  曹绍青本是个不学无术的市井无赖,蒙兄长照顾,居然也官居中尉,负责起了长安皇宫的警备。如今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想起临行前江迢对自己的吩咐和兄长殷切的眼神,曹绍青在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了“责任”这两个字的意义。

  看着左琮走下哨楼,小心翼翼地和那马上的军官核对虎符,曹绍青咽了口口水。

  “中尉大人!虎符都对!”左琮在楼下挥舞着手示意道。

  曹绍青长舒一口气,整个人都瘫软了下去。手下们见他满脸是汗,连忙来扶,却被他一手推开,“放他们进来吧。”

  左琮得了意思,立刻指挥手下将厚厚的木栅寨门打开,放辎重车进来。

  “在下南军长乐校尉左琮,从未在南军中见过阁下,未知阁下是?”

  见左琮行礼问到,那青年军官也下马回礼道:“末将中军赵耀,不过是个副校尉。此番太尉下令我们中军押运粮草,我们赵司马便派了我来这趟差使。”

  “哦,失敬失敬!”见对方比自己官低半级,左琮不由得生了轻视之心,“这趟押运的引单在哪里?拿来我看吧?”

  那青年军官也不发火,只是憨憨地一笑,“引单自然要交给曹中尉,恐怕不方便给左校尉看吧?”

  左琮脸一红,他原想要了引单也好在上司面前显摆显摆。可如今对方拿出制度来压自己,也不得不忍着脾气去找曹绍青了。

  那青年军官把他的心思全看在眼里,也不说破,只是指挥着辎重车队按部就班的进入仓库。

  不一小会,曹绍青挺着大肚子踱着步子缓缓走来。

  “这是中尉曹大人,还不快过来拜见!”左琮一边馋着他,一边对青年军官喝斥道。

  那青年军官略一打量曹绍青的打扮,确认了他是中尉,纳头便拜,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你就是赵耀?拿引单来我看!”曹绍青鼻孔对着赵耀,冷哼一声道。

  接过引单,曹绍青粗粗扫了一遍,“白米一千五百斤,猪肉五百扇,腊肉一千条,黄豆五千斤,白菜一万斤,粟米三千斤,小麦三千斤,菰米三千斤,公鸡三百只。”

  看见这么多粮食,曹绍青也倒吸了一口冷气。临来前江迢对他嘱咐得明明白白:“你到太仓以后,把所有的粮食都运到北军营地去。没有我发话,不准运回来!”

  可现如今,有了太尉发到虎符和引单为证,怎么又运来如此多的粮食?太师他老人家莫非真的糊涂了?

  曹绍青一时间也想不清楚这里的弯弯绕,但是在脸上他还是故作镇定地点头示意:“既然如此,左琮,你好好清点一下,没有短缺就在引单上盖章吧。”

  “诺!”左琮虽然脸上一脸谄媚,但还是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恭送曹绍青回房歇息去了。

  “中尉大人好心情啊!”赵耀见曹绍青左手端着茶壶,右手握着算珠,一副大户人家富商的模样,便开口笑道。

  “赵副校尉,身为属下,这么议论上官好吗?你就不怕我说出去?”左琮特地在“副”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哦!末将一时迂腐,还请左校尉见谅!”赵耀恍然大悟,连忙道歉。

  “哼!背后擅自议论上官,我要是向御史丞大人告发你去……”左琮眼睛盯着手指甲,心不在焉的提示道。

  “末将明白!引单上每样各少了一成,就算做给中尉大人的赔礼吧。”

  “嗯?引单上的粮食都是朝廷公帑,你敢擅自挪用?我想用几成便用几成,还用得着你管?”听了赵耀这话,左琮立刻跳了起来,暴怒道。

  “是是是!末将不懂人情世故,做错了什么还请左校尉多多指点!”

  赵耀不动声色地掏出两块黄金,塞到了左琮的怀里。

  “这点钱不成歉意,给左校尉买点酒喝的。这两块金子权当给中尉大人的见面礼了!”

  见到真金,左琮神色立刻变了,“看不出来,赵校尉出手如此大方!看在你我同朝为臣的份上,我也不会难为与你的。”

  一边说着,左琮一边将黄金揣进了兜里。

  “那么,就请左校尉和末将去清点一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