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套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673 2019.12.21 23:57

  不待曹万山回答,薛志刚紧接着说:“金陵的江南大营校尉吴铭,是江太师的亲外甥。”

  曹万山一听这话,顿时联想到了什么,眼珠中凶光一闪,但随即掩藏了起来。

  “江太师把持朝政十多年,玩弄胡太傅形同傀儡。当今朝廷唯一能和太师抗衡的只有大将军!可要除掉他,江太师就要找个理由。”

  听着薛志刚的分析,曹万山又缓缓坐了下来。

  “此次激起民变,完全就是这个太师任命的新刺史,”薛志刚一指地下躺着的赖恩,“一旦激起了民变,他便有理由调兵弹压。弹压失败了自然不用多提,他正好有了理由来弹劾大将军。可一旦压住了,损的便是大将军的名声。在陛下那里,大将军也过不了关。”

  “你说这话,全是臆测,可有凭证?”曹万山虽然语气仍十分冷淡,但话里已经信了薛志刚七八成。

  “凭据就在这里,将军请看!”薛志刚一招手,薛敬之迅速带人压着两名男子上堂。其中一名身着官府,身上却血迹斑斑,另一名则身着绸衣,细皮嫩肉,浑身上下抖似筛糠。

  “将军问他便什么都清楚了。”薛志刚面无表情地朝着绸衣男子道,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你说!”曹万山没有什么耐心,直接冲官服男子吼道。

  “下官是闽侯太守卢伟,小人从小就跟着江太师夫人的陪房周管家做事。因小人认得几个字,因此被周管家推荐来当这个官。临行前,江太师亲口吩咐我说要加大力度搞钱,三个月内就要搞来十万两,否则就让小人掉脑袋。”那官服男子虽然身体也不住颤抖,但好歹也见过些世面,说话还算利索。

  见曹万山眼神冷峻,卢伟心中一凛,又接着道:“太师还说了,就算得罪人也不要紧。朝廷里没人能扳得过他的手腕。上面有他,下面有清德公(赖恩)....哦,不,是赖恩。什么大事都能扛得住,叫我放心搞钱,就算把这些小民扣肠刮肚,也不能少了一分一厘。”

  曹万山听了卢伟的话,心中气愤难平。他的部下共有两万五千人,十万两银子足够他的部下十年的粮饷。现在三个月,江迢就要拿到手,如何叫曹万山不气。

  “就在十天前,周管家的儿子周锐突然来闽侯,给我一封信,说是一旦有人闹事也不要怕,继续搞钱。朝廷的兵很快就会到,到时候多激他们杀几个人就行了。”

  “信呢?”曹万山一拍桌子,几乎用怒吼的声音拍案喝道。

  “信见过就烧了,可周锐就在这里,将军可与他对质。”卢伟吓得两腿发软,磕头便如捣蒜一般。

  见卢伟出卖了自己,周锐也是连忙磕头求饶。

  曹万山手按刀柄,上前一步阴恻恻地问道:“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将军饶命,却是真的,饶命啊,小人也只是奉命行事。”

  “你奉谁的命?行的什么事?”曹万山丝毫不给周锐喘息的机会。

  “一个多月前,小人因犯了相府的规矩,被太师发配回了洛阳。临行前,太师突然把我叫回去,说是有密信要交给赖刺史和卢太守,内容,便如卢太守所言一般了。”

  说完,周锐小心翼翼地抬头瞥了一眼曹万山。可一见他满面黑气,凶神恶煞的模样,又吓得磕头不起了。

  “你说你从长安来?”此时,一直随侍在旁的曹万山白面亲信开口问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你究竟犯的什么规矩,竟然让江迢把你赶回洛阳?难道他不知道此刻中原正蝗灾遍地,盗贼流寇四起吗?”

  “这...”

  见周锐吞吞吐吐,曹万山突然眼前一亮,似乎抓住了问题的关键,便催问道:“究竟犯了什么规矩?不说清楚,老子现在就送你上路!”

  周锐一见雪亮的钢刀,吓得魂都没了。他连忙开口道:“没什么,只不过是玩了一个青楼女子。”

  “什么女子这么重要?以至于你玩了一下,江迢便要赶走你?”那白面亲信步步紧逼,只抓重点。薛志刚在一旁听了,心中也暗暗发奇。

  “是...”虽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周锐也有些面薄了,但毕竟性命要紧,当下便扭扭捏捏地将当日的事请原原本本地和盘托出。

  一听到赵晟也被江迢设计,薛志刚和薛敬之交换了一下眼神。

  见曹万山也闷头不语,薛志刚起身道:“曹将军这下该信我了吧?江迢无非就是拿将军做棋子,无论闽州局势如何,他都立于不败之地!”

  曹万山冷笑道:“人是你们杀的,与我有何相关?我倒不信,他还敢逼反我不成?”

  薛敬之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也只能对将军和盘托出了。相信将军一定知道家叔志强曾任镇北将军,云中一役全军覆灭。本来败军之将不可言勇,但若非江迢卡住军粮军饷和器械。我军又怎会败得如此之惨?”

  “你究竟是什么人?”曹万山听他提到云中,不由得疑道,“你难道是当年沙陵之战的……”

  “不才,在下正是薛敬之。”

  曹万山听了薛敬之自曝家门,也终于动摇了。他也是带兵之人,哪里不懂得粮饷的重要。这几年江迢以各种理由卡拿洛阳禁军的粮饷,已经让军心有所不稳。现在薛敬之提到了云中之变,他也明白了薛敬之其实在暗示自己,江迢随时有能力让自己成为下一个薛志强。

  见曹万山有松动,薛敬之再向前一步,使出了杀手锏,“将军还不知道吧?就在将军入闽的同一天,金陵大营的吴铭也接到了太尉府的虎符,江夏和交州的水师也都收到了虎符。这些兵马可不是去中原镇压蝗灾的吧?”

  “哼,就算你说的是真。这许多兵马,光靠我一路怎么敌得过?”

  见曹万山终于松口同意入伙,薛志刚不由大喜过望,连忙拉住他的手,道:“将军且随我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