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浣衣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185 2019.07.18 20:43

  “那麻烦张大哥了。”赵晟不好意思的笑道。

  什长姓张,名叫东圳,二十出头,岭南人氏。因家中犯了事,被迫出逃,来这边境上一刀一枪博个功名。可是混了两三年,却只混到个什长。

  张什长爽朗的笑道:“哪里哪里。那就解散吧。”话音刚落,众军就一哄而散。

  见众人散开,张什长又压低了声音道:“世子爷,以后还得多多仰仗你呢。”

  赵晟听了这话,哭笑不得,自己尚且前途未卜,哪能顾得上别人呢。

  看赵晟对着自己的服饰东嗅嗅西闻闻,张什长会心一笑,“世子爷怕是闻不惯这味道吧,其实时间久了,也都习惯了。世子若是真的不习惯,不如送到浣衣坊去,花几个铜板让浣娘们替你再洗一洗,去去味道。”

  赵晟闻言如奉纶音,连忙问那浣衣坊在哪里。

  “不远,出了营门左拐,在药局左边的便是,很好认的。”

  赵晟连忙谢过什长,匆匆往浣衣坊而去了。张东圳嘿嘿一笑,也摇摇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出得营门,来到浣衣坊前,果然是十分好辨认。只是一股皂粉香味就吸引着赵晟找上了门。

  只见浣衣坊是一个空旷的大院,院子中间晾着层层叠叠的衣服。洗衣服的浣娘们则坐在四周的大棚下,刷刷地揉搓着正在洗的衣服。

  赵晟见大家都繁忙异常,自己也不好意思直接问。转头看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斜歪在躺椅上,正在嗑着瓜子晒太阳,便上前拱手问道:“这位大叔,我想洗衣服,不知…”

  “你是哪的?”男子正眼也不瞅他一下。

  “小人是南门城防营的。”

  “城防营的衣服都是自己洗。我们只负责外出任务的各军营。”男子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大叔,你看是不是能商量一下。我可以付钱!”

  听到钱这个字,男子耳朵动了一下,扭头看看赵晟道:“十个铜板一件,不讲价。”

  “可以可以。”见男子松了口,赵晟连忙答应道。

  “李大爷,我们这人手都不够呢。前旅和左旅昨天都送来五百套军装,说是三天就催着要呢。”一名中年女子看起来是浣娘们的头头,见李姓男子发了话,连忙出声道。

  “放你娘的屁,你这张臭嘴不想吃饭啦!”男子慵懒的身子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指着鼻子就是一通臭骂,“要不是老子替你们做保,就你这们这群被赶出部落的老弱病残能活到现在?要不就干,不干就滚回草原去,老子最不缺的就是人手,外面排队等着进城的人可多着呢。”

  赵晟见此于心不忍,便道:“李大叔,要不还是算了吧。我回头自己洗得了,就不麻烦大妈了。”说着,就要回头走人。

  “站住,价钱都讲定了。哪能反悔?”李姓男子两眼一翻。

  可浣娘们犹豫的眼神分明在她们已经无能为力。

  “我来吧。”此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晾衣堆里传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匈人小姑娘从密密麻麻的晾衣绳里钻了出来,拍拍胸脯说,“李大爷,洗完的衣服都晾好了。我正好没事,可以帮这位小爷洗衣服。”

  赵晟仔细看去,只见她两颊红润,双袖撸起,身着一套灰白色的棉袍,虽然破旧,但颇为干净。

  李姓男子打量了她一番,点点头道:“那就你来吧。”说完,又往躺椅上一歪,享受起来。

  小姑娘麻利的从赵晟手里接过换洗的衣服,倒在一个大木盆里。可是往水缸里一看,洗衣服的水却不够了。

  小姑娘毫不在意,穿过重重晾衣架,走到一口水井边,“吱呀吱呀”地摇起了一桶水。可是摇了没多久便停下歇一会,再想摇时,又力气不足。只见她涨红了双颊,使出了吃奶的劲摇动把手,可井绳动也不动。

  赵晟于心不忍,便上前助她一起把水桶摇了上来。

  “让客人出力,罚一个铜板。”李姓男子头也没回,但是对水井边的事却十分清楚。

  小姑娘听了,双眼泛泪,简直就要哭出来了。可还没等赵晟安慰她,她就抹抹眼睛,一双秀丽的明眸里尽是坚毅的神色,开始搓洗起衣服来。

  赵晟也不好插口,只好傻站在一旁看着她洗衣服。只见她年纪虽小,但搓洗起衣物来十分熟练。那件旧军装在她的手下,渐渐褪去乌黑的渍迹,泛出灰白的本色来。

  见赵晟盯着自己洗衣服,小姑娘也开始不好意思起来。

  “客官,最多一刻钟,我就洗好了。您先在那边坐一会儿。”小姑娘红着脸说道。

  赵晟回过神来,连忙道:“不打紧不打紧,我半个时辰后再来取便是。你慢慢洗罢。”

  说完,落荒而逃。小姑娘看着他的背影,咧嘴一笑,那一瞬间觉得这个小兵还挺有意思的。

  ***

  回到营房,屁股还没坐热,赵晟又被那股熏天的异味给逼了出来。

  “完了完了,按照这情况。晚上肯定睡不者了。”想着晚上战士们还可能打呼噜,赵晟不由得心生绝望。

  “哟,世子爷,你刚才上哪去了?”

  说话的是付有。此时他成了南门校尉,却也没什么繁琐的要事。闲来无聊,便来找赵晟嘘寒问暖。

  “是付大哥啊,我刚才去浣衣坊送点衣服洗。”

  “嗨,咱们是经历过生死的兄弟,别喊什么付大哥了,以后没人的时候喊我老付就行。”付有递给赵晟一只苹果,拍拍他的肩膀道。

  “晚上住哪啊?”

  赵晟指了指小队所在的营房,付有立刻皱起了眉头。

  “这哪成啊,张东圳!给我过来。”

  “我看你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世子爷来咱们营,那是王爷看得起咱们。你就拿这种房间招呼世子?”

  张东圳一路小跑,听到付有的训斥,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是是是,可咱们没有单间的营房了啊。”张东圳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

  “那,世子爷要不和我挤一挤?”付有转过头来,试探的问道。

  想到付有的脚气和呼噜声,即便是在野外,赵晟也不愿和他同住,连忙摇手道:“赵晟只是一个普通守城兵,要是被王爷知道了我搞特殊,又是一顿训斥。我可吃罪不起。”

  “到底是将门虎子!和那纨绔子弟就是不一样啊!”付有竖起大拇指赞道。一旁围观的众军士也纷纷赞叹不已。

  “世子爷跟我来,我还有些事跟你说。”付有突然附耳上前,和赵晟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