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心声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50 2019.08.01 17:53

  “你还记得三年前沙陵之战吗?”李老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接着说道,“这小娘皮跟我说沙陵只有一个右旅防守,十分空虚。可当我把消息传给族里以后,她转手就把我们要出兵攻击沙陵的消息卖给了你们徐人!薛志强立刻派了左旅前去支援。”

  “幸亏右骨都侯大人带足了兵,没有被立刻击倒”,说到这里,李老板恶毒的盯着乌雅和薛志强,“可是和沙陵城上万守军消耗之后,最后还是成就了你世子爷的威名。”

  看着李老板嘲笑的眼神,好像是在说自己的战功得益于乌雅的反水。赵晟怒从心底起,伸手就是一个耳光,把李老板扇得口吐鲜血。

  “他说的,都是真的吗?”赵晟喘着粗气,强行抑制着怒火道。

  乌雅却只是低着头,身体微微发颤。

  “说啊!这是不是真的?”赵晟上前一步,用力摇晃乌雅。

  “嘿嘿,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世子爷心里难道不知道吗?”吐出一颗和血的牙齿,李老板得意的奸笑道。

  “他说的是真的。可是我缺钱,我需要钱!我有错吗?”乌雅擦去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直面赵晟道,“我想活着,我不想死。这有错吗?”

  “我只是一个卑微如尘土的匈族奴婢。阿爸没了,阿妈又卧病不起。我不弄钱,我吃什么?阿妈病了,为了省钱,药都不敢吃。乌塔卡每天长身体,光饭钱就要二十文。每个月的房钱又是九百文。”乌雅娓娓道来,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每洗一件衣服,我只能收三文钱,洗够七件才够阿弟一天的饭钱。”

  “每天回到家累得腰酸背疼,还得缝补棉衣棉服。每一件才三文钱。”看李老板和赵晟都沉默不语,乌雅面无表情,继续说道:“在族里的大人们和徐人眼里,我们这些人和猪狗又有什么分别?我曾亲眼看见一个匈人大娘为了给她的孩子找一口吃的去和野狗争抢,结果被活活咬死!”

  “整整三天,没人给她收尸。以至于她的孩子饿死在她身旁都没人看一眼。在你们眼里,这种事情每天都有,反正死了一个,再找一个就是了。只要每天有人替你们干活,干活的是谁,又有什么分别呢?”说到这里,乌雅轻轻冷笑道。

  “我阿妈辛苦了三十年,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一生积蓄不过是一头山羊。可笑你们还问她为什么病了?每天睡不足三个时辰,吃不过糠稗。干活却要打十桶水,洗十多件棉袍。怎么会不生病!”

  “如果说我阿妈是被人害死的,那么害她的就是锦衣玉食的官人老爷们!”一席话说得赵晟连连后退。乌雅的口气冷淡,但是字字句句却直戳他的内心。

  近二十年的人生里,赵晟从未为了钱而烦恼过。在他的心里,建功立业,驰骋沙场,获得父亲的肯定,延续秦王一脉的荣耀,这些才是他的人生。但是今天乌雅无情的控诉让他整个的人生观都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这些平凡而卑微的人们为了生存竟如此艰辛。

  “你们两国打仗,在草原上来来去去,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你们脚底的蝼蚁。”乌雅虽然言辞激烈,但说来却心平气和,“我们这些奴婢在官家的眼里不过是些会说话的牛羊,拥有的越多,便越荣耀罢了。”

  “不错,我是出卖了你们,赚了三十两银子”,乌雅拢了拢头发,微微一笑,“除了替阿妈治病,下葬。剩下我都用来买房子和牛羊了。”

  “你想替你的兄弟报仇,就来吧!”乌雅轻轻闭上了眼睛,挺了挺胸膛,对赵晟道,“只是我死后,拜托你们不要为难乌塔卡,他什么都不知道。”

  许久过后,赵晟还是许久未动。当乌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赵晟已经收回了佩刀,冷冷地对乌雅说:“你是人,我的兄弟也是人。你需要钱,他们便要去死吗?”

  “我赵晟虽然是亲王世子,但我平生从未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你也可扪心自问,自我认得你开始,我可有看不起你过?”

  “没有,你待我很好。我也从未见过你欺负奴婢。”乌雅点点头承认道。

  “很好,人非草木,谁能无情?”赵晟叹了口气,“平日里且不说。今日出发前,你几次三番拖延时间,无非就是不想我去送死罢了。”

  乌雅一愣,没想到他竟这么说出来。

  “可这云中城里上万的将士们三年里卫国戍边,他们又何罪之有?”赵晟十分心痛,纠结着说道,“自从我父亲回洛阳后,我一点点失去了回中原的希望,已经把云中城当作了自己的家。”

  “这里的人,无论是徐人、匈人、羌人、鲜卑人,都是我赵晟的家人。尤其是你,你知道吗?”说到这里,赵晟的眼角开始湿润。

  “我已经向薛太守申请了让你弟弟在太守府里当个打杂的亲兵。以后等他大了,也可以选择当兵。我甚至向老付学了匈语,就是想……”

  听了赵晟的心里话,乌雅扑通一声瘫坐在地,掩面哭泣起来。他们虽然相识三年,可好像到今天才彼此说了心里话。只是现在,已经覆水难收了……

  “你既然亲手毁掉了我们的家,让我们的家人无辜送命。那我就不能再容你。”赵晟摇了摇头,又缓缓抽出长刀,对准乌雅。

  “我明白了,你尽管下手吧”,乌雅擦干了眼泪,“只是有一件事求你,请你把乌塔卡带回中原,好好抚养长大。不要让他当兵,也不要从政,就当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平凡的过完这辈子。”

  “小表子,你死到临头还异想天开呢?”一直在旁边听着的李老板嘿嘿冷笑道,“世子爷会听你这两面三刀的小娘皮的话?”

  赵晟也不答话,只是抬手又一个耳光,直接把李老板抽吐了血。

  “我答应你。乌塔卡就是我弟弟,我绝不会让他受苦的。”

  听了这话,乌雅感激地朝赵晟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坦然等待最后的制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