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觐见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687 2019.07.26 23:58

  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赵晟的酒已醒了三分。

  纵然他能帮助乌雅一家,但这云中城内内千千万万的各族百姓又有谁来帮呢?两国相争多年,草原上的坟堆平了又起,造就了多少像乌雅这样的丧父丧夫的家庭。无论是匈人还是徐人,两国百姓无非就是图个太平日子罢了。

  越想越觉得自己无力,赵晟长叹一声,回营睡觉去了。

  ***

  草原,匈国王廷

  一座座白色的帐篷井然有序地排列成一个又一个的圆圈,而圆圈的中心处则是巨大的大汗王帐。无数的匈人男女各司其职,穿梭往来于各帐篷之间,俨然是一座城市。

  在乌鹫可汗十多年的苦心经营下,王廷已经逐渐构筑起土质城墙。各类碉堡和箭楼也鳞次栉比,众达十数万之众的军队把王廷包围的密不透风。往来的巡逻骑兵队身着铠甲,气势比起右贤王部来说,更胜一筹。

  右贤王赫连天奴带着野利当周等人一路奔波了半个月,才赶到了王廷。此时见到草原上竟有如此雄伟的建筑,比起一些徐国州城都不遑多让,野利当周可以说是彻底被征服了。

  “你和野利布哈兄弟跟着我进城,其余人都在城外就地扎营。”赫连天奴不容分说,直接下达了命令。

  王廷的规矩历来都是除非大汗特许,否则觐见的臣子一律不得带自己的部众进城,只能在城外规定的地点自己扎营。

  于是,野利当周等人交出自己的随身武器,下马乖乖地跟随大汗的亲卫部队进城。

  在王廷城门口,几个士兵几乎把包括赫连天奴在内的所有人都扒了个干净,彻底确认了没有携带武器后,才允许他们穿衣进城。

  “这王廷规矩可真大啊。”野利巴哈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要多嘴,小心!”野利布哈连忙朝他使了个眼色,让他闭嘴。

  一行人跟着带路的亲卫一路穿越各种帐篷,绕的眼都花了。

  “大人,咱们还要走多久啊?”赫连天奴语气客气,却也十分不解地问道,“记得去年觐见大汗,也没走这么多路啊。”

  “右贤王大人,这是三殿下特地吩咐的。大汗警卫现在是最高级别,任何人觐见都是这般,还请大人多多体谅。”前面领头的内侍回头,也十分客气的回道。

  “大人,这么多帐篷,怎么看起来都一模一样?”野利当周见内侍说话客气,也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哦,这是王廷的规矩,无论是谁,做什么事,都住一模一样的帐篷,只有王帐才稍大一些。”

  “大汗真是爱民如子啊。”野利当周流着汗尴尬的回道。

  “我们现在才刚刚走过炊事区,这里是负责给整个王廷做饭的。还要穿过服饰区和铁匠区,才能到达近卫区。穿过近卫区,就能见到大汗的王帐啦。”

  虽然内侍一路解释都是笑眯眯的,但想想还要走过这么多路,野利当周完全被唬住了。

  一路无话,又走了大半个时辰。饶是这些草原大汉们五大三粗彪悍无比,此时缩头缩脑,亦步亦趋地走了这么多路,也是大汗淋漓,心中暗暗叫苦不已。

  终于穿过了近卫区,又经过了一遍搜身后,那些名为带路实为押解的武装亲卫们都退了出去,只剩下一个带路的内侍。

  “诸位大人请在候客帐里随便挑选一座帐篷休息,小人这就向大汗禀报。一有消息就会传召诸位觐见大汗。”说完,双手一请,示意众人自便,自己就走了进去。

  “大汗的王帐可真大啊!”野利当周见到这座约莫有百十来丈宽的大型圆帐,不由得发出了感叹。

  乌鹫可汗的帐篷与其说是帐篷,不如说是一座帐篷型的宫殿。位于整座王廷的最高端也是正中央,四周脚底围绕着数十座仆人、太监、宫女居住的小帐篷。而这些仆人居住区再往外,才是赫连天奴等人所在的候客区。

  精壮的战士全副武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密的隔离开内外。赫连天奴直接点了一座帐篷,就带着手下走了进去。

  外面和别的帐篷没有区别,可一进里面,野利当周等人简直怀疑自己进了天堂。

  一座小型的池塘上漂浮着几朵莲花。池塘的四周铺设着豪华奢丽的波斯地毯,地毯上的木质镶金矮几则陈列着各式水果和滋着油的牛羊肉。矮几一侧则是种族不同的各式美女,面披轻纱,手持酒壶,正在等着主人落座。

  “都坐吧,可汗没三五个时辰不会召见咱们的。该吃就吃,不想吃也可以洗个澡。”赫连天奴径直走向正中央的位置,一屁股坐下,两个美女立刻乖巧的递上美酒佳肴。

  “那我就不客气了。”野利当周听了他的话,也不客气起来。当下宽衣解带,往池塘里一跳。两个女仆立刻上前,替他搓背捶腿。

  “大汗真是爱民如子啊。”此刻享受着天堂般的待遇,同样一句话,野利当周此刻说出来却十分真心诚意。

  “你也别太开心,大汗一旦发起怒来,你会生不如死的。”赫连天奴左拥右抱,却提醒道。

  “是是是,多谢大人提醒。”野利当周当即收敛起来,老老实实地接受女仆的服侍。

  可自打从正午进的候客区,直到夕阳西下也不见大汗召见。几人都吃饱喝足,斜歪在厚实的地毯上,无聊的睡着了。

  赫连天奴此时却毫无心情睡觉,他摈退了服侍的女仆,坐在矮塌上发呆。

  根据去年他觐见大汗的情形来看,乌鹫可汗已经是油尽灯枯的命了。在这种老人即将去世,新主却仍十分暧昧的时候,乌鹫可汗仍旧下达了南下进攻的命令。

  是他一生雄才伟略,想在人生的最后关头博一下吗?似乎不可能。匈帝国虽然国号为匈,但掺杂着匈、羌、鲜卑等多族,各族之间颇不友善。匈人虽占大多数,但汗位却被羌人出身的乌鹫所占。鲜卑人久居辽北,长期被匈人奴役驱使着攻打徐国,也是苦不堪言。

  尤其是乌鹫的两个儿子,次子野利桑多为人机敏百变,主张各族平等。深为众部落所拥戴。三子野利彭措为人嘴上尖酸刻薄,勇武异常,对徐战争屡战屡胜,于前线各部落都有恩情,但主张羌人为上,改匈国号为羌,得罪了不少匈人部落。

  乌鹫可汗寿命不久,可仍未选定继承人,这就让草原各部心怀鬼胎起来。这几年各部落之间常有摩擦,虽然最后大都安定,但根子仍在两个继承人那里。

  “右贤王大人,大汗召见。”

  帐门掀起,一名小太监客气地对赫连天奴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