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酣睡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114 2019.12.13 16:31

  一听这话,赵晟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年要不是朝廷吝啬,赵晟又何至于以少敌多?云中城的数万百姓和他的朋友薛敬之又何至于沦落塞外,有家难回?

  可还没等赵晟回答,江迢又抢话道:“陛下,圣人有云,兵者,不祥之器,君子不得已而用之。若能不用兵,则上上之善也。”

  见江迢语出惊人,众人也纷纷议论,仿佛并不相信。徐皇也十分纳闷,只得让他说下去。

  “适才秦王所言甚是,可弥林部并非当年称霸草原的乌鹫可汗。”江迢捻须缓缓道来,“今日倘若是乌鹫可汗进犯,朝廷或许不得不出兵应付。可如今草原四分五裂,彼此仇寇,尤甚于匈徐之间。我自可交好于其他部落,令其讨伐弥林部。此乃驱虎吞狼之计。”

  一时之间,众议又起。

  “能够借刀杀人固然不错,可太师又有良策,能让匈人听命于我?”坐在胡云龙身后的温云松突然发声道。

  江迢嘿嘿一笑,曾贺生立刻会意,起身接道:“伯齐(温云松)此问甚好,自从乌鹫可汗死后,西匈就分裂为两方,乌鹫可汗第二子桑多和赫连多杰占据阴山以北,野利布哈兄弟占据阴山以南。”

  “可自从去年占据王廷的彭措死后,赫连多杰支持的桑多入主了王帐,多杰立刻占据了上风。这两年野利兄弟连连败退,要说野利巴哈南下,臣可是一点都不意外。”

  “那如此说来,野利巴哈是兵败被逼着南下的咯?”温云松见他胸有成竹,立刻追问道。

  “这个嘛……”曾贺生略显尴尬,“臣也只是根据过去的情报推测而已。巴哈如此大动干戈,所图必然不小。臣以为还需要仔细探查。”

  说完,曾贺生小心翼翼地抬头望了徐皇一眼。

  但大出意料之外的是,在讨论的如此激烈的朝堂之上,徐皇居然昏昏睡去了。

  众臣包括江迢在内都十分尴尬,作为群臣之首,江迢也只能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让王桂山轻轻唤醒徐皇。

  “陛下?陛下?”王桂山轻附在徐皇的耳边唤着,可徐皇依旧酣睡如故。

  王桂山转过身来召刚才进丹药的小太监问话,可小太监也满脸无辜,表示这就是皇帝日常服用地丹药。

  “按你这么说,陛下还就……”

  王桂山刚要发怒,那小太监突然一激灵,连忙道:“干爷爷,孙子有个办法,定能唤醒陛下。”说着,他便附耳上前,对王桂山窃窃私语起来。

  “这能行吗?”王桂山一脸的古怪,看上去十分尴尬。

  “没错,只要这么办,陛下一准能醒!”小太监一脸坚定的答道。

  “也罢,就试试看吧。”

  说完,小太监立刻一溜烟儿的跑回了内室,唤出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带到了徐皇身边。

  只听得少女轻启朱唇,悄声道:“陛下,该敬天了。”

  原本靠在榻上酣睡的徐皇听了这话,身体立刻抖了一下,随即慢慢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众人。

  这一切诡异的事情让座下的大臣武将们看得目瞪口呆。他们既没有听清小太监和王桂山的对话,也没有听到那少女对徐皇的话。只是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皇帝就从昏睡中醒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陛下?陛下圣体可还安康?”江迢见徐皇缓缓苏醒,立刻抢先言道,“刚才可把臣等都急死了!”

  可徐皇并不理会江迢的话,居然闭上眼睛自顾自地盘腿打坐吐纳呼吸起来。这一举动又让江迢尴尬当场,其余众人也都面面相觑。只有那名小太监,默默地把少女又拉回了后室。

  众臣都有满肚子的疑问,但是碍着皇帝在场,谁也不好意思。于是,徐皇一个人在御座上打坐吐纳,一干朝臣们都傻愣愣的看着。整个殿内除了时漏的滴滴答答声,再也没有第二个声音。

  直到过了一刻钟,徐皇收手长吸一口气,这才缓缓睁眼,沉声道:“刚才说到哪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又让群臣们面面相觑,曾贺生硬着头皮出班奏道:“适才说到对于野利巴哈为何南下还需要仔细查探。”

  “仔细查探……”徐皇眯着眼睛,似乎在仔细回想着什么,“查探需要多久?查探完又当如何?在此期间,匈人倘若再犯边境又当如何?”

  见徐皇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曾贺生急忙跪下回话:“查探约需半月至一月时间。倘若巴哈只是劫掠,不多时便会北还,届时如何恢复边防,便是臣的职责,可巴哈若是长久侵占,则需要长安禁军出兵征剿,这便需要秦王殿下裁处。”

  一边回着话,曾贺生一边额头上都汗珠涔涔了。

  “至于巴哈所部,目前为止主力尚在上郡停滞不前。而上郡百姓也都在城中,臣的探马回报说匈军并未屠城。”

  “这样吧,一边查探,一边筹粮。等查清楚了,有多少粮便派多少兵。”徐皇显然已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匆匆做了决定,便拂袖而去。

  江迢还来不及再问,徐皇却已经进入了内室。

  “诸位,陛下的旨意都听清了。那就这样吧,老夫和胡师傅负责筹粮。伯南(曾贺生)负责继续调集人手查探匈人虚实。秦王殿下和诸军司马则加紧练兵,准备随时出击。唉,散了吧。”

  江迢吩咐完众人,也意兴阑珊的自顾自走了出去。曾贺生见状,连忙上前搀着他一起走了。胡云龙和王桂山打了声招呼,也不顾赵晟,也和江迢一样自顾自地走了,惹得温云松在背后使劲作揖致歉。

  “唉,看来又没太平日子过了。”见几个朝廷大臣都走了,付有靠了过来,不无深意地说道。

  “伯陵老弟还是慎言为好,”俞思圆朝一干监军们瞟了一眼,示意付有赶紧闭嘴。

  一场庭议最后草草收场,让一干原本热血沸腾的禁军将领们的头上都泼了一盆冷水。赵晟心里也不痛快,只是鼻子里哼了一声,竟也学着江胡二人一般,拂袖而去。

  一名监军看不过去,上前一步,满脸谄媚地对王桂山道:“干爹,这帮大臣好生无礼。干爹身为黄门令,他们竟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说不得,得给他们上点眼药,方知干爹的手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