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粮食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981 2019.08.29 23:59

  可是如今的丞相府门口也没好到哪里去。上百名乞丐把丞相府门口围的是水泄不通。要不是守门的南军将士拼命挤出一条道来,赵晟都进不去丞相府。

  “参见王爷!”听说赵晟来访,大管家江富贵亲自来迎接。

  “罢了,太师人呢?”赵晟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太师正在后堂,殿下请随我来!”江富贵一脸谄媚的招呼奴仆们替赵晟掸去尘土,将他迎入后堂。

  进了丞相府,赵晟感觉自己完全来到了一个不同的世界。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幼无不是面色红润,神完气足。

  “太师府上不缺粮食吧?”赵晟随口问道。

  “回殿下,托陛下的福。府里粮食都还供应的上。”

  “陛下真是好福气啊!”赵晟无奈的笑道,江富贵只当是不懂。

  两人一路穿过重重门户来到江迢所在的书斋。只见门口排队等待接见的大小官员们都排成了长龙。

  “太师公务繁忙,我看还是下次再来吧。”赵晟见这么多人,必定是朝廷公务繁忙,自己也不好打扰江迢办公,连忙告辞道。

  “殿下您还暂且请等一会,容小的禀报一声再走,如何?”

  见江富贵说的诚恳,赵晟也不好让他难做,只得让他先进去禀报。

  大排长龙的官员们见赵晟来丞相府,都是吃了一惊,纷纷窃窃私语起来。

  “秦王殿下还在服丧,就迫不及待的要投奔太师了?”

  “连秦王都投入太师麾下,看来这朝廷没有多少太平日子过了……”

  赵晟负手站在一旁颇为尴尬,听着官员们的冷言冷语,此时也只能故作不知了。

  “殿下,太师请您进去等候!”不一会,江富贵一路小跑出来,作出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赵晟只能点点头,一脸冷漠的走了进去。

  进了书斋,只见江迢手批口说,忙的不亦乐乎。见赵晟进来了,也顾不得打招呼,只是示意他找个地方坐下。

  “右扶风郡太守杜嘉。”江迢面前一个三十来岁的小吏正对着一本账册,正在唱名。

  “汧县八百斤!”江迢想也不想,下意识地说道。

  他嘴里说着,手下还在写着,只见他笔走龙蛇,霎那间一封公文一挥而就。

  江迢拟完公文,递给小吏用章封口,递给排在第一位的官员,也不容他辩驳,就让他去了。

  以下的官员们都如法炮制,江迢面前的队伍很快就消失了。

  “怎么,殿下来有事吗?”江迢忙完公事,一名侍女立刻乖巧的上前递过温水毛巾容他擦脸洗手。

  “本来是有事的,可看太师如此辛劳为国,也就没事了。”赵晟摇头苦笑道。

  “哈哈,”江迢哈哈大笑,示意侍女给赵晟上茶。

  “殿下是想来问问怎么长安出了这么大的饥荒吧?你也看到了,老夫这里忙得跟什么似的。这批人还都只是右扶风郡和益州的官员,上午司隶和山东各郡那架势才叫壮观呢!”

  “太师言出笔随,毫无错误,这份本事足以称之为本朝第一了!”赵晟也连忙起身接过茶。

  江迢得意地道:“殿下你道是老夫随口乱说的吗?这天下十五州哪一个郡哪一个县的钱粮数字都在老夫的脑袋里。”

  说着,江迢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要他们出多少粮食,都是算计好的。他们决计拿得出,又无法抵赖!”

  “佩服佩服!”赵晟竖起大拇指称赞道,“只是远水难救近火。等这么远调运粮食过来,恐怕这长安城里尸体都积成山了。”

  “嘿嘿,殿下这是在为民请命吗?”自从赵晟投入了自己麾下,江迢说话都随意起来了。

  “殿下有所不知吧,胡老头和温云松正憋着劲想要弹劾老夫呢!”

  “哦?竟有此事!”赵晟大吃一惊,“就为了灾民无粮之事?”

  “否则还能为了什么?”江迢一脸的不屑,“陛下忙于静修敬天,哪里有功夫理会这等事。”

  “哦,对了!”突然想起一件事,江迢认真地对赵晟嘱咐道:“近来灾民有点多,长安城都快失去秩序了。回头伯南(曾贺生)会下一道调令,调东军进驻长安平息乱民。殿下你得和付司马打好招呼,别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赵晟听了这话,眼皮跳了一下,并不答话。

  江迢只当他知道了,继续说道:“到时候我会请陛下来看东军镇压乱民,这可是在陛下面前露脸的大好机会啊!”

  “长安的太仓还有多少粮食?”赵晟突然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总还有八千来斤吧。我让南军守在那里,不然早被抢光了!”江迢洗漱完毕,伸了个懒腰。

  “我明白了!太师这就歇息一下吧,赵晟告退!”赵晟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行了一礼就走了。

  ***

  宜春宫

  “好机会!”蒋雪珂拍案而起,把一旁的付有和俞思圆都吓了一跳。

  “如今东西两军的甲胄军械粮草马屁都已到位,我们不再靠江迢什么了。”蒋雪珂兴奋道,“就乘着这个机会,干脆把太仓的粮食在陛下面前放给灾民!有东军两万多人在场,绝不会出什么篓子!”

  “可我就怕万一江迢事后……”赵晟犹豫道。

  “江迢已经从右扶风郡和益州、司隶、关东各地调运粮食,等义仓的粮食吃完,这些运粮也就到了。”蒋雪珂安慰道。

  “不是的,江迢内心猜忌之心甚重,我好不容易才取得他的信任。这次我们给他来个突然袭击,我怕以后他不会再配合我们。”赵晟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蒋雪珂正色道:“不然!正如江迢所言,这是殿下和新军在陛下面前露脸的绝好机会。在陛下在场之时,当着数万灾民的面宣布开仓放粮,爱民如子的名声可不是他江迢,而是陛下的!”

  “这份情,他也只能让给陛下。反过来,如果镇压了,那恶名可就是殿下您和新军的了!”蒋雪珂耐心解释道,“不过么,江迢敢这么干,说明他似乎并不怕殿下你反水。不然,还是先摸摸太仓的底再说,免得到时候一开仓却是一座空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