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解围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277 2019.07.23 08:33

  一语既出,四座皆惊。

  “阁下是谁?”崔实上前一步,颇不友善地问道。

  “呵呵,在下赵晟,一个普通士卒。”赵晟不卑不亢,抱拳行礼道。

  “赵军爷,你是不是调查过我们?”崔实的口气越来越不善,房间里的崔家护院们纷纷围了上来。

  “哈哈,此事又何必调查。云中城里哪个不知?”赵晟哈哈一笑,并不在意的说道。

  “还请军爷给个合理的解释,不然我们很难合作啊。”崔大荣缓过气来,也阴沉沉的说道。

  “这个不难,阁下虽然被崔掌柜介绍为其子。但我看阁下双手老茧丛生,皮肤粗糙黝黑,一看就是长期野外奔波的习武之人。崔掌柜虽然面色也黑,但显然养尊处优已久,并没有这么多老茧。”

  “这是其一。其二,崔实兄虽然面目丑陋,但眉宇五官,和崔掌柜并不相似。再加上崔兄对崔掌柜一直是亦步亦趋,言听计从,这哪里是儿子对父亲,分明是伙计对掌柜啊。”

  赵晟呵呵一笑道:“虽说也有父慈子孝的家族,但崔兄这样一个跑惯了路的人出来做生意,怎么还需要老父亲压阵呢?崔掌柜富甲并州,并不缺这云中城的买卖,这次冒着风险来开拓业务,只怕是多半是替儿子撑腰吧。”

  “只有平时疏于历练的人,才需要自己的长辈撑腰压阵。而崔兄如此精明干练,多半不是崔掌柜的亲子,而是得力助手。”

  “第三,这些日子,崔掌柜在云中城四处结交,但是货物却着实不多。每样药品不过数十斤,对普通的郡县或许够了,但是云中城一旦开战,就需要大量药物。崔掌柜就是看中这一点才来云中做生意的,又怎么会只带这点货物呢?”

  “而离云中最近的城池,就是西南方的沙陵城了。贵公子要是在这次的商队里,必然歇脚驻扎在沙陵。我说的可对?”

  说完,赵晟两手一摊,后退一步,让薛敬之接着说。

  崔大荣和崔实两人四目相对,窃窃私语起来。

  薛敬之也附耳说道:“世子,你可真神了。”

  “神个屁啊,我是喝酒那天听到崔实对崔大荣说,少爷在沙陵如何如何。”赵晟神秘一笑,把薛敬之完全噎住。

  “世子……可真是……”

  “好,老夫做主,可以派崔实和两百名壮丁协助薛大人。只不过敌众我寡,如何作战还需要薛大人交个底。另外,我们只负责救出小儿崔天楷,其余一概不问。”崔大荣商量已毕,站起身来郑重地说道。

  “好,有了崔兄协助,此次作战更是如虎添翼。只是马匹一项,还需要崔掌柜商量商量。”薛敬之闻言大喜,却又腆着脸贪婪的索要起战马来。

  “哼,我们战马有限,所有马匹加起来也就刚刚两百匹,只够我们自己人用的。”崔大荣白眼一翻,没好气地说道。

  “无妨无妨,我扣下了左营的十来匹军马,再加上叔父的太守府里的几匹马,凑个二十匹不成问题。”

  “既然马匹已经解决,还请薛大人交待这仗该怎么打吧。”崔实压制着怒气,平静的说道。

  “好说,你们听我说,我们从南门出发,一路……”见薛敬之示意,赵晟从怀中掏出一份地图来,当下众人就着灯火,认真听薛敬之讲解起来。

  ***

  东方渐白,赶了半夜路,张东圳骑在马上,迎着冷风瑟瑟发抖。

  今天可算倒了大霉了,原指望两位贵人能提拔提拔自己,没想到这两个小祖宗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十人队给拐了过去,说是要解救沙陵之围……

  沙陵城上万名徐军死战一天还不能取胜,何况自己区区二十来个不善马战的步兵和二百来个民间保镖刀客,这次可算上了贼船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一旦太守大人和校尉大人发现这两位小祖宗不见了,必定拿自己开刀。一样是个死,不如赌一把,说不定功成名就,这二位就是下一个卫青霍去病呢?

  抱着这样的想法,张东圳虽然紧随赵晟和薛敬之身后,但仍不时四下张望,一旦有变,立刻溜之大吉。

  此时的薛敬之却十分兴奋。来了边关两个月,终于被自己等到了机会。薛敬之在薛氏族中虽然受到重用,但他的亲生父亲却是个庸才,文不成武不就,若不是有了个嫡长子的名头,只怕早就被几个叔叔给夺去了名位。

  这次跟随族叔来边关历练,正是自己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想到这里,薛敬之又催快了胯下的战马。

  赵晟见薛敬之兴奋,心里却是一阵苦笑。两个月前被匈军追的山穷水尽的险状在脑海里仍记忆犹新。

  兵战凶危!父王的四字箴言在赵晟的脑海里久久徘徊,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反省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如今他本可以按照上官命令,安分守己地守城,一点危险都没有。

  可战机一至,他骨子里那股不安分的血脉又让他热血沸腾起来。和付有五天五夜的逃亡之旅让他们建立起了生死之交,强烈的道德负罪感驱使着他不得不救沙陵,即便今天没有薛敬之和崔家相助!

  可是面对数千乃至上万匈军,连一万多正规徐军都垮下来的战局,该如何挽回,赵晟的眉头又开始紧绷起来。

  “翻过前面就是沙陵了!”带路的俞思言一勒马,用马鞭指着前方黑乎乎的一片丘陵道。

  众军纷纷下马,步行潜至丘陵。翻过丘陵一看,只见沙陵城东面是白渠水,西面是荒干水积成的沙陵湖。匈军大部队驻扎在城池的正北和东北方向,而凭借着几座临时的浮桥,在白渠水的东南面则是匈军的伤兵营和粮草所在。

  “按照匈军大部队军帐里所亮的灯火,匈军主力还有至少七八千人。而匈军的粮草规模,也起码能维持个两万多人的使用。”薛敬之仔细算了一遍。

  “好,那就按照计划。崔兄和崔家军把马背上的干柴树枝都拖在马后,四处奔驰,制造尘土。张大哥你们十人和崔家军擂起战鼓吹起站号,迷惑敌人。”

  “那你呢?”崔实问道。

  “我,还有我的手下,再加上你们最娴熟的骑手,二十个骑兵去匈军粮草营和伤兵营纵火。两面夹击,定能动摇匈军。”赵晟回道。

  “要是匈军不乱怎么办?”

  “匈人历来多疑,稍有不利就作鸟兽散。如今各部落勉强凑成军队,又强攻一日不下,各部落早已人心涣散,只等我军反攻,便立刻北逃。就算匈人主力不退,只要几个部落一跑,城内城外强弱之势就可立时颠倒。匈军只要稍有败相,我们从后夹击,必能一举克功。”

  听赵晟说完,众人的脸上顿时精神振作,跃跃欲试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