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角力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77 2019.08.11 11:03

  “回陛下,臣弟微末之功,何足道齿。只是心念家国,未敢忘怀。虽然身在敌营,却是时时刻刻念着君父故国。”赵晟低头恭敬的答道。他原想把薛志强投降匈人的事抖出来,可想到他曾经为了数百名徐军残兵而舍身相替,自己若是把薛志强弄臭了,只怕这些士兵也难做人了。

  “真是忠义之后啊!”徐皇感动不已,“你在云中三年,对匈人也很熟悉吧?”

  “别的不敢说,阴山南北的几个大部落,臣还是颇为熟悉的。”

  “那你说说看。事无巨细均可。”徐皇端起一杯茶,呷了一口,仿佛在听故事一样。

  “是!阴山南北原是匈国右贤王赫连天奴的势力范围……”赵晟把自己所知道的娓娓道来,事无巨细都介绍到了。徐皇和几个大臣都侧耳倾听,十分认真。

  “现在赫连天奴也死了,野利布哈兄弟和赫连多杰来回厮杀之下,一些匈、羌小部落为了避免战端,已经开始逐渐南迁。前日追杀臣弟的就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匈人部落,他们的驻地离长安不过三百多里。”

  听到离长安三百多里就有一个完整的匈人部落,徐皇陡然变色。而几名大臣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胡太傅不管军事,心里却暗暗得意,开口道:“匈人三年来虽不断骚扰,但进逼长安如此之近却是从未有过。这实在是南北禁军的失职啊。”

  驻防长安的南军和北军两军都是曾贺生的心腹爱将,不知道花了多少钱才买到了这个位置。两军都是防卫长安的禁军,并不负责边防,此时听到胡太傅扣帽子,曾贺生立刻叫屈起来,把责任都推给了大将军赵泉。

  “大将军远在洛阳,留守中都也是责任重大。此事怎么能赖到他的头上?防卫长安原就是禁军的责任,曾太尉这般说,岂不是……”胡太傅冷笑一声,回驳斥道。

  “南北禁军兵力原本就不多,按照编制,各军都该有两万五千人。可如今按照边军编制,都只有一万多人。防守长安犹嫌不足,主动驱赶匈人更是十分困难啊。”江迢见两人要吵起来,连忙接口道,可话里话外,都是替曾贺生在开脱。

  “依太师你的意思呢?”徐皇似乎觉得有理,又问道。

  “依老臣之见,陛下既然决意在长安过冬。不如就干脆把南北二军的编制恢复到禁军,都督收复河套一带,也算是留在长安有个理由。”胡太傅老脸一红,准备横加阻挠,江迢哪里容他说话,又接着道:“虽然如此,但要驱赶匈人回长城以北,只怕还是兵力不足。”

  “云中新破,塞外已经全军覆没。可云中城败回的残兵如今都被召集到了长安,不如以他们为骨干,新建东西中三军,也按照禁军编制。这样总兵力足够有七万多人,打击匈人绰绰有余!”江迢一股脑的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徐皇。

  “胡太傅,你的意思呢?”徐皇沉吟不定,询问起胡云龙的意见来。

  “依臣之微见……此法虽好,但恐怕耗费过巨。上林苑重建如今不过只是建好了建章宫,其他宫殿荒废已久……”见江迢想借机捞取兵权,胡太傅自然不会答应。他立刻搬出了皇帝最关心的园林工程,以此要挟皇帝。

  果然,徐皇一听到上林苑工程几个字,立刻就犹豫了起来。江迢哪会容胡太傅搅乱,立刻补充道:“云中城如今不用再支援,已经省下来一笔银子。近日里洛阳禁军又有一批老兵复员,正好节约下一笔钱,再加上最近开源节流颇有成效,新练军队非但不需要额外花钱,还能省下一些来。”

  “省下一些哪里比得上全都投入上林苑工程!”胡太傅急忙道,“陛下重建上林苑已是一拖再拖,陛下如今就这么点要求,为人臣子的难道不该尽全力吗?”

  江迢嘿嘿一笑,“胡太傅道德文章天下冠绝,但是这工程建造就不大懂行了。如今上林苑工程已经趋近于饱和,人夫和材料都已经到位。就算再加钱,可地方就这么大,十个人挤在一起干活也提高不了效率啊。”

  “陛下,塞外匈人南下逐渐增多。现在据世子所言,居然有部落迁徙至长安三百里之处,简直视我大徐如无物!陛下就算建成了上林苑,可匈人频繁往来,陛下又如何能安心游玩呢?”曾贺生也连忙上前一步,继续警告皇帝如果没有足够的军队,你的园子建了也不敢出去玩。

  徐皇显然被说动了,他伸手制止了胡太傅,“那就依太师所言。曾卿,组建东、西、中,三军按照禁军的编制,就由云中城败退下来的边军为骨干进行编练。”徐皇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对江迢说,“秦王好像曾经做过云中太守吧?那新军的军官任免就让他参考着定吧。”

  听了新军的骨干由秦王指定,江迢和曾贺生都傻了眼。他们好容易定下的计划最后被别人捞了好处,让一旁看热闹的胡云龙心中大笑不止。

  “晟弟刚回来还没见过你父亲吧?”徐皇转向躲在一边的赵晟,“快回去看看吧,都三年没见了,好好歇息歇息。”

  “那就跪安吧,太师你留一下。”徐皇又使了个眼色给江迢,江太师立刻会意。

  退出了正殿,胡太傅满脸堆笑,全然不似当初的阴沉嘴脸。而曾贺生也是假模假样的笑着,两人都对着赵晟傻笑,让他夹在中间也挺尴尬的。

  “世子爷,听说你这三年在云中也立功不少啊。”一听到秦王有权指定军官,再加上赵晟又是这群人的战友,胡太傅立刻和赵晟攀起了话,“据说沙陵一战,破敌两万,全是出自于世子您的手笔啊。可惜那薛志强竟然隐瞒不报,把功劳都写在自己头上,甚是可恶。”

  听到沙陵之战,赵晟不由的想到了当初和他并肩作战的薛敬之,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见赵晟有些出神,胡太傅又接着说道:“听说秦王殿下近日身体抱恙,老夫公务繁忙也没来得及看望,不如今日就和世子同往,如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