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芸娘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6 2019.09.09 23:58

  “不用,”赵晟微微一笑,指着外面自己的亲兵道:“你看看他们穿的都是什么?”

  付有放眼望去,只见外面的宜春军士兵们个个身披铁甲,手持长戈,好不威风。无奈之下,付有只得苦笑道:“虽然如此,人数毕竟太少。我给王爷派三千名步兵吧。”

  见赵晟要推却,付有按住他,道:“值此多事之秋,还是小心为上!”

  “好吧,”见付有执意如此,赵晟也只能答应下来。

  ***

  长安

  此刻虽然只是戌时初刻,但是在长安城却是一反常态的万籁俱寂。

  往日里的灯火酒绿此刻荡然无存。街上也是一片万籁俱寂,了无生机。除了一队队巡逻的南军士兵外,空无一人。

  “这样下去还怎么做生意啊!”

  平素人来人往的海筝苑里此刻空空荡荡的,可这一家子老小还得吃饭,老板娘芸娘此刻犯起了愁。

  “你少说两句,”芸娘的丈夫不是别人,正是江府的大管家江富贵,他正好在海筝苑里办事,突然官府下了宵禁令,闹得他也走不了。

  “现在可不是发牢骚的时候!”江富贵来回走动,心中焦虑不安,“从来没有过突然宵禁的例子!而且这次任何人都不能外出,连我亮出相爷府的身份都不行,看来是真的出大事了。”

  “看你那怂样!”芸娘她扭着满是肥肉的腰肢,揪着江富贵的耳朵,“平时吆五喝六人模狗样的,任凭是谁都要喊你一声大管家。到了用你的时候,连个屁都不敢放!”

  “你放开!”江富贵恼羞成怒,甩开老婆的胖手,道:“你懂什么!你没见这全城都紧闭大门吗?南军士兵一个不留,全部出动就位,你以为这是开玩笑呐?”

  说着,他环顾四周没有人,压低声音道:“陛下出巡太仓,日落未归。这里面肯定有事!弄不好,连太师也……”

  江富贵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让芸娘吓了一跳。

  “那太师也没跟你嘱咐过什么?”芸娘犹自不信地怀疑道。

  “我骗你做什么?我确实不知!”江富贵无奈,又只能坐下忿忿道:“你以为我愿意坐在这?老爷我好歹也是当朝丞相的管家!去哪不能风流快活,何必在你这……”

  突然,他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连忙刹车。

  芸娘开门做生意的人,耳朵何等尖细,一听他说到“风流快活”,立刻柳眉倒竖,伸出胳膊把江富贵揪起来道:“说!去哪风流快活啊?”

  “夫人!夫人!”江富贵自知失言,只能求饶,“我只是个下人,平常都随老爷出入。都是他和那些大官们风流快活,哪里轮得到我?”

  “哟哟哟!”芸娘冷笑道:“刚才不还自称是老爷吗?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下人了?说!究竟去哪风流快活!”

  江富贵实在受不了疼,只能跪在地下,哭诉道:“这城里大大小小的酒楼馆子多多少少我都去过。”

  芸娘听了,又是加大力度,引得江富贵一阵哀嚎。

  “但是,我真的是跟着相爷去的。”江富贵歪着脑袋道:“人家敬相爷的面子,这才给我几分好脸色看,你以为我真有面子啊!”

  “这些年挣的钱全都在你那,我每个月只留一千钱防身,用了多少还都记了帐核对。哪能风流快活啊!”一番话下来,芸娘不由得半信半疑起来。

  江富贵乘热打铁道:“无非就是相爷应酬的时候,我也在旁边吃吃喝喝。但相爷随时都要人伺候,我哪里有功夫风流快活呢?”

  “这倒也是!”说到这里,芸娘不由不信他。

  江富贵身为江迢贴身管家,无时无刻不待命,所有的机密事都是他负责经手。就算想要风流快活,也没时间。

  “那前些日子你送来的小丫头片子呢!”芸娘突然想起来数月前江富贵送来的一个小丫头。

  那丫头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已经是豆蔻初开,眉宇间颇具风情了。

  “哎哟,”说起那个小丫头,江富贵立刻紧张了起来,“前些天相爷还过问了呢,这可是相爷指名道姓要重点关照的!”

  “相爷关照?”

  “没错!说是以后有大用处!”江富贵急道,“不许打不许骂!你要用心聘先生教她唱歌跳舞。这小丫头本是官宦人家出身,识文断字,教起来应该不难。”

  听说江迢亲自点名,芸娘也害怕起来,“我是请了教习,可她真的是……”

  “是什么?你可别给我胡来。”江富贵从她手下挣脱出来道:“我告诉你,相爷吩咐的事你要是给办砸了,我也得跟着一起倒霉!”

  芸娘拉他起来,嘟囔道:“那小婊砸学东西是快,唱歌跳舞都是天生的好料子。我还以为是相爷给咱们挣钱用的……”

  “钱钱钱!你就知道个钱!这些年我腆着脸捞了多少你以为相爷心里没数吗?”江富贵揉着耳朵,示意老婆赶紧给自己揉揉,“上两个月分壮丁那事我陪相爷出去了,全是周、包几家办的。你倒好,愣是厚着脸皮也去捞一笔。”

  被江富贵揭短,芸娘也不好意思了,“死鬼,我还不是替咱儿子好!如今洛阳这地价涨到天上去了!就是有钱,那些王公大臣们也不会卖给你。说不得,以后相爷退了咱还得回老家置地去!”

  “这么多年你少说也存了十万钱了吧?怎么还没买地?”江富贵奇道。

  突然,门口想起了笃笃的敲门声。

  “江大爷,曹中尉差人告诉大爷一声,说是秦王殿下入城了。”

  “什么情况!”江富贵顾不得和老婆商量自家的事,连忙招呼门口的小厮窃窃私语起来。

  “知道了,你下去吧。”

  摈退了小厮,江富贵立刻招呼芸娘更衣。

  “快!真的出大事了!”江富贵抓过一只鞋子就往脚上套。

  “那是我的鞋!瞎套什么呀!”芸娘一边骂骂咧咧地替他更衣,一边问道:“究竟出什么事了?”

  江富贵一本正经的对她说道:“有人刺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