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受降

徐逆 墨尔本律师 2045 2019.12.30 23:58

  “可是这些乌合之众虽然人多势众,但哪里是朝廷官兵的敌手啊。到时候说不得我薛家也要一起玉石俱焚。家叔为了保全我薛家的忠义之名,今日特地瞒了曹万山,派小人进城献上一颗忠心,希望能归顺朝廷,戴罪立功。”

  “哼,既然有心反正,为何不斩曹逆首级来降?反而围城日夜攻打?“要说城外十几万人投降自己区区五千之众,何进是一脸的不信。

  ”大人明鉴,自从起兵以来,上下兵权都在曹逆和他的党羽手里。曹逆不死,家叔也是无可奈何啊。”薛敬之委屈地说道。

  “那你今日前来是要戏耍本官吗?“何进听了这话怒目圆睁,大声喝道。

  ”大人切勿动怒,小人正要禀告。“说着,薛敬之环顾左右,何进顿时会意,拂袖摈退了众文武将官,只留下几个心腹文官。

  薛敬之上前一步低声道:“曹逆身边日夜有人守护,都是洛阳禁军里的精锐,硬攻绝无胜算。为斩曹逆,大人需得派人出城诈降,骗他入城,却在城头设下钢板一块。小人届时也会先一步入城‘受降’,骗曹逆的信任。只要曹万山一进城,钢板落下,必死无疑!曹万山亲随也正好可以一网打尽。曹逆一死,叛军自乱,到时候家叔出面,就能带头归降了。“

  那何进听完,脸色阴晴不定,和左右几个文官低声商议了一番,喝道:”莫非你才是诈降!这等小儿诡计焉能骗我?左右,拉出去砍了!“

  话音刚落,就从堂外冲进来两个官兵,架起薛敬之就往外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吓到了,只见薛敬之哭着喊道:”大人失去良机,坐困愁城。只怕朝廷援兵未到,大人就已先被城外十多万虎狼之辈烹成肉羹矣!“

  听了这话,何进脸色顿时大变,他急忙叫回官兵松开薛敬之。

  “大人切不可中计啊!这分明就是贼兵诈降,要骗开城门。贼兵人多,一拥而入,城内如何抵敌?”一名全副武装的青年军官神色焦急,生怕何进听信了薛敬之的话。

  “黄嵩,你也要造反吗?”何进身边的一名头戴方巾的心腹文官喝道。“你不过是个东门门侯,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

  “属下不敢!只是有些话想问这位使者。”黄嵩见上官发怒,连忙后退几步低头道。

  何进思忖多问几句也没什么,便让黄嵩继续说下去,“贵使说会骗曹万山入城受降,可曹逆久经战阵,在大将军麾下从军二十多年,岂能轻易相信?难道他不会让我们出城向他投降?这是其一。”

  “其二,就算曹逆如贵使之计被我等联合斩杀,可那城外十多万贼兵怎么办?贵使的叔叔能让他们乖乖投降吗?”

  “呵呵,黄门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薛敬之笑道,“如今城外贼兵虽众,但粮食消耗也十分巨大。不瞒刺史大人,城外军粮只够维持十日之数。要想破困,无论是沿江东下还是西进,抑或是北上中原,都要攻破柴桑城。曹万山急于破城,无论城中是否真降,他都会进城的。”

  “曹逆所率之兵不过两万余人,经过豫章一役,所余者也不过万人。而家叔所领薛氏之兵则有三千多人,余下绝大多数都是乌合之众,不足为虑。以薛军和官兵合力之八千余人敌无首之曹军万人,胜负之数只怕还是我们高一些呢!”

  说到这里,薛敬之继续引诱道:“就算不胜,哪怕驱散了城外的围兵,刺史大人和贵家眷至少性命可保无忧啊。”

  这一句话算是击中了何进的要害,他权衡再三,还是同意了薛敬之的投降。

  “大人不可啊!贼兵缺粮,十日之后,便是他们的末日。到时候无需我们动手,贼兵自然大乱。我军只需坚守不出,贼兵必无法破城。况且就算贼兵想要投降,这十几万人的吃喝我们也承担不起啊。”

  “此事无需再议!”那名方巾文官怒斥道。说话间就指挥官兵把黄嵩叉出去了。

  黄嵩边走边还在大哭道:“柴桑是贼兵北上的最后一道天堑,柴桑若失则天下大乱啊!刺史大人切不可中计啊!”

  薛敬之生怕何进受了影响,连忙上前拜道:“大人高义,小人代家叔感激不尽。只是夜长梦多,此事宜速不宜缓。明日大人便可派人出城投降,届时家叔会从旁说服曹万山进城。到时候,城内只需......”

  说着,薛敬之附耳上前,何进听了不断点头。

  ***

  两日后,柴桑城头全无了前几日戒备森严的景象,城墙城垛处自由稀稀拉拉的几个士兵负责放哨。位于城南的大门则敞开着,远远可以看到城内两侧站满了准备投降的士兵,而地上则杂七杂八的陈列着他们的武器。

  江州刺史何进带着本州文武官员站在城门左侧,静待曹万山入城。

  城外旌旗猎猎,戈戟如林。曹万山属下上万名身披铠甲的步骑军队列整齐,气势森严。与之对比的,则是曹军两旁和身后的其他部队。

  只见这些杂兵身穿各式各样的衣服,虽然已经深秋,但有些人还是打着赤膊。所用武器也是五花八门,从正规的刀枪到木竹刀枪,甚至农具都被当作了武器。

  这些人所列的队伍更是歪歪斜斜,军纪涣散。虽然带领他们的都是曹万山派去的军官,但这些杂兵毕竟训练日短,被自己的手下呼来喝去仍然不成队伍,吵闹嬉笑之声不绝于耳。惹得曹万山一脸的怒火,薛志强则是暗笑不已。

  过了好一会,士兵们终于安静下来,曹万山一招手,薛敬之便领着数百名薛军士兵前往城门受降。薛军虽然虽然比不上曹军训练有素,但在叛军中,和其他杂兵们比起来也算是一只得力精锐了。

  只见薛军士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沿途布下了一条道路。

  曹万山见此点了点头,转身向谭格道:“我进城受降,你在此压阵。”

  见潭格点头答应,曹万山便带着数十名亲兵缓缓向城门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