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选择

徐逆 墨尔本律师 757 2019.08.08 23:59

  薛志强前脚刚走,阿二后脚就进了内帐,一眼瞧见晕倒在地的阿大,也被惊了一下:“没想到世子还是不懂怜香惜玉啊。”

  赵晟还在纳闷阿二怎么会说汉话,放眼望去,原来是乌雅!

  “你怎么又混进来了?”赵晟皱眉道。

  “我是来救你来了呀!”乌雅看到香炉里的迷香,秀眉微蹙,“这是西域的迷香!你怎么也有这东西在。难道你想?”看到晕倒在地的阿大,乌雅不得不联想到了龌龊的场景。这样一来,赵晟的道德优势也荡然无存了……

  “这是薛志强干的!跟我没关系啊!”赵晟连忙举手示意自己是无辜的。然而掀开被子,他穿的还是睡衣,似乎更加做实了乌雅的猜测。

  “算了,反正你是贵人。想要什么还不是就要什么,我们这等下人,生来就是服饰你们的。”乌雅越说声音越轻,“不说别的了,今天我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溜出来,可不是和你闲聊的。”

  赵晟心里暗暗腹诽也不知是谁开始闲聊的……

  “你知道吗?赫连天奴真的打算南下中原了!”乌雅认真的说道,“战端一开,会有更多的族人和徐人家破人亡的!”

  “那又如何,我手无寸铁,难道还能制止他不成?”赵晟半开玩笑半无奈的说道,“更何况,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如今你锦衣玉食,在赫连天奴身边,又不愁家破人亡。”

  “不管你信不信,云中城的样子真的不是我想要的,”乌雅听了赵晟的话,羞愧难当,低下了头道:“就算我错了,可现在我要阻止一场更大的悲剧发生。你愿意帮助我吗?”

  “帮你?我一个囚犯怎么帮你?”

  “杀了赫连天奴!”乌雅坚定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却把赵晟吓了一跳。

  “你知道吗?我已经……已经被赫连天奴赐给了大祭司,听说各部落进贡给他的女人没有一个活过半年的。我迟早会死在他的手里的!”乌雅急道。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你自己啊。”赵晟心里暗暗道。

  “如果能杀了赫连天奴让赫连多杰接位,大祭司没了人撑腰。我也能活下来!”

  “可昨天晚上我看赫连多杰也挺迷信的,对大祭司也是毕恭毕敬。他能听你的?”赵晟问道。

  “……赫连多杰这人及其好色”说到这话,乌雅的一张笑脸红成了苹果,“他没把我送给野利桑多之前就几次想把我占为己有。”

  “后来,赫连天奴又横刀把我截下,他对赫连天奴更是不满。最重要的,野利布哈兄弟会拍马屁,越来越得赫连天奴的欢心,近年来越发有和他平起平坐的架势。”

  “那他就敢杀赫连天奴吗?”赵晟冷哼一声,还是不敢相信乌雅的话。

  “我就问你想不想回中原?如果你甘心做赫连天奴的走狗,如果你铁了心和我恩断义绝,那就当我前面白说。”乌雅见赵晟也是始终不敢信自己,绷起一张小脸生气起来。

  “我不是……那你就好好说说你的计划。”赵晟现在也不敢得罪她,只能将就着安抚道。

  “薛敬之会在三天后离开王帐,届时侍卫队长沮渠次仁也会跟着一起去中原。这是赫连天奴手下最勇猛的战士,没了他,我们就能行动了!”乌雅凑上前,附着赵晟的耳朵细细道来。

  赵晟的鼻孔里传来阵阵香味,心猿意马之下哪里还听的进后面的。乌雅急的又拍醒了赵晟,“我说的你在听吗?到时候,我会……”

  听完乌雅的计划,赵晟觉得似乎比薛敬之的计划还可行,就是风险大了些。不过两项权衡之下,他又有些倒向乌雅了。

  说完计划,乌雅又想起了一件事,“最后,薛敬之叔侄是真的铁了心和赫连天奴勾搭在一起了。他们的话你可千万别信,他们就是要稳住你,让薛敬之好从容离开。”

  一边是亲如兄弟的战友,一边是曾经出卖过自己的异族少女。赵晟想想都觉得荒谬,薛敬之为什么要出卖自己呢?自己已经是匈人的俘虏了呀?

  可是乌雅的一句话点醒了他,“如果你一心殉国,那岂不是显得他们投降太过无耻了吗?”

  见自己的话起了作用,乌雅满意的拍了拍胸脯,“那我先走啦!”

  看着乌雅重新扬溢起的笑容,赵晟仿佛觉得又回到了云中城的那段日子。

  ***

  “敬之,一切都准备好了吗?”薛志强回到帐中,第一句话就是问薛敬之。

  “都准备好了。可是……”

  见薛敬之欲言又止的样子,薛志强没给他好脸色看,“我说了多少回了,要成大事者,一定要舍得抛弃,懂得取舍。那秦王世子固然是你的好朋友,可族中人的性命,你自己的性命,孰轻孰重难道你就分不清吗?”

  “敬之,要知道你可是族中这一辈最有出息的孩子。我为什么带你出来?可不是让你送死的!”薛志强坐下严肃的批评道,“原指望边境上博个功名出身。没想到江迢老匹夫竟然把云中做成了绝境死地,害得你也走不了。这笔帐一定要算还给他!”

  “但是切记不是现在。一定要忍!等忍过了这阵风头,再给他算回来。”薛志强忿恨道。

  “而且,现在也是个绝好的机会。有匈人牵制,里应外合之下我们成事的机会就大了很多。”

  “我会把三叔的意见告诉父亲和二叔的!”薛敬之明白了自己身上的担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过两天你就提前一天走,赫连天奴那边我会帮你说话。”薛志强抚须沉思,“这王帐可不是什么善地。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夜长梦多,你还是尽快走为上。”

  “那世子那边,我能不能?”毕竟是三年的兄弟,不辞而别,薛敬之也于心不忍。

  “妇人之仁!”薛志雄斥道,可还没等他说下一句,门口突然有人喊道:“启禀谷蠡王大人,右贤王大人有请!”

  薛敬之叔侄闻言对视一眼,都是神色大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