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徐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露藏

徐逆 墨尔本律师 1296 2019.08.31 23:59

  “不必了,让他们把粮食都入库就行了。”左琮拉住赵耀笑道,“走吧,咱们哥俩初次见面,老哥我做东喝两杯。再说了,你那引单还要我给盖章吧?”

  赵耀看了看不远处正在交接卸货的士兵们,也只能点了点头,“也罢,看样子一时半会是运不完的了,就叨扰左校尉了!”

  左琮哈哈大笑,拉着赵耀就往自己的营房走。

  铺开了酒食,左琮畅怀大饮。

  “赵老弟怎么不喝啊?”左琮抹了抹嘴边的酒水,将一杯酒递到赵耀手里。

  “唉,”赵耀哀叹一声,把酒杯放回案桌上,“如今长安内外饿殍遍地,普通人家连粟米都吃不上,愚弟实在是没有心情饮酒啊。”

  “哈哈,老弟这不都看到了吗?”左琮说着又饮了一杯,肯定的说道:“太尉都运来这么多粮食了,绝不会饿死一个人的!”

  “可就是不知道太师何时下令开仓放粮了。”

  左琮满不在乎地道:“这种事也轮不到咱们这种小人物考虑,老弟喝啊!”

  赵耀无奈,只得喝了一杯。

  “这是宫里的玉液酒吧?老哥你私饮御酒,就不怕……”

  见赵耀居然认出这是专供皇宫使用的御酒,左琮不禁睁大了双眼,哑口无言。

  许久,才缓缓道:“老弟你喝过御酒?”

  这回轮到赵耀无语了,两人面面相觑,十分尴尬。

  “呃……大将军曾经被赐下一些御酒,就送了一坛给我们赵司马。愚弟我也有幸尝过一口………”

  好容易圆了过去,左琮又一眼瞥见赵耀右腰上别着赤色的绶带,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老弟,这这这是诸侯王才能用的绶带啊,你你你不要命啦……”

  左琮吓得瘫软成一滩烂泥,没想到对方竟比自己还要僭越。

  赵耀见自己暴露,干脆就不再掩饰了,镇静的自斟自饮道:“孤王乃是秦王晟,为何用不得这绶带?”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左琮连忙冲着赵晟砰砰磕起头来,动作之猛烈,没几下就额头见血了。

  “你且起来,我有话说。”赵晟示意他别再磕头了。

  “是!末将无不听命!”

  左琮在军中素来无靠山,好不容易碰上个不懂军事的无脑上官,这才得到了重用。如今上官和自己的不法行为都被这秦王查了个底朝天,要是往太师那里一说………这后果左琮区区一个校尉可承担不起,弄不好连中尉大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而秦王在云中和渭城的辉煌战绩对于徐军来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左贤王上万人的部落里都能逃出来,左琮丝毫不怀疑秦王可以像捏小鸡一样捏死自己。

  “好!你如果听孤王的命令,这件事就当作没发生过。”

  还没等赵晟继续往下说,左琮又开始磕头如捣蒜,“末将不过是区区长乐宫的驻防校尉。可如今这长乐宫早已被民间征用,末将也是无地可守啊。”

  “你想说什么?”赵晟见他东拉西扯,便不耐烦的打断他。

  “末将久仰殿下威名!沙陵破敌,力刺匈王,渭城擒贼,哪一件不被咱们大徐军人津津乐道啊!末将就想请殿下把末将调往东西两军,让末将真刀真枪的上战场博个功名。”左琮诚惶诚恐地道。

  “上沙场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要知道不仅功名你没博到,命反倒没了。”赵晟劝说道,“孤王可是再也不想回那过了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了。须知多少人想调往南军还没门路呢!”

  “殿下有所不知,这南军虽然名为天子近卫。但本朝迁都洛阳都有一百多年了,南军就是些闲人养老之地。什么无能鼠辈都往里面塞。”左琮哭诉道,“末将虽然出身军人世家,但一没门路二没本钱,根本就升迁不了。要不是哄得曹中尉开心,末将至今还只是个队率呢!”

  听左琮说了南军密事,赵晟突然灵机一动,道:“升迁军官之事全由太尉府负责,孤王也无能为力。”

  见左琮一脸绝望,赵晟的话又转回来,“不过么,你要是肯听孤的话,我倒是有办法让你做到中尉,执掌整个南军!”

  左琮听到这话,两眼都冒出火来了。

  “末将左琮,只要殿下用得着的地方,愿为殿下鞍前马后效力!”

  赵晟满意地点头道:“好,看你也是一脸真诚,孤就信你一回。”

  说着,招呼左琮上前细声道:“这太仓里如今还有多少粮食?”

  “回殿下,二十四仓里拢共不到一千斤粟米。还不够我们驻防的三个营吃的……”

  “那粮食都到哪里去了?”听说只剩下不到一千斤,赵晟虽然心里有准备,但还是大吃一惊。

  “中尉大人下的令,一个营的弟兄连夜搬到了南军驻地去了。”

  “如今还都在南军驻地吗?”赵晟追问道。

  “这个末将就不知道了,曹中尉亲自督阵,下令要严防死守住太仓。末将也只能守在这里。”

  “好,那你就继续守在这里。没有我的传话,你就把这里牢牢地给圈住。曹绍青并不知兵,这里实际上的最高统帅就是你,做到这点并不难吧?”

  左琮听说只要自己继续奉命,既是松了口气又有些失望。

  赵晟却一笑而过,“不要急,以后有的是机会。你如果真的有本事,南军中尉又算得了什么?”

  “诺!末将一定好好干!”得了赵晟这棵大树,左琮激动的说话声音都变了,“只是,王爷假扮中军校尉之事……”

  “不该问的不要问,”赵晟扶他起来,包扎了额头上的伤口,“孤自有计较,只要你不说,那曹绍青决计不会知道。”

  ***

  帐外的军士们装卸的也差不多了,门外响起了催促的声音。

  “左校尉,粮食都卸下了,要不要您点验一下?”

  “不必了!”左琮高声答道,“你们先下去吧,我这就出来。”

  赵晟替他戴好头盔,仔细叮嘱道:“记住,该做什么仍旧做什么,有事我自然会通知你。”

  “知道了,殿下请!”左琮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